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個孩子年入百萬養活一家人 童模童星最終成就了誰?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23:13   中國經營報

  最近,“杭州織裏童模被踢”的視頻引發微博熱搜,視頻中3歲多的童模被踢後,沒有哭鬧,愣了一會兒後又繼續擺好姿勢,進行拍攝。

  目前,已有100多家淘寶童裝店主聯名呼籲規範童模拍攝行業,推動童模保護。織裏當地一家童模拍攝基地稱,5月1日起基地將關停。

  雖然與童星和小網紅相比,童模在童星經濟產業鏈中處於較低層級,但面對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的高薪誘惑,不少家長將自己的孩子推到了閃光燈下。

  童星,是工具還是夢想?

  隨着電商中童裝市場的快速發展,童模行業也應運而生,並且形成規模。這似乎是必然的結果,卻在大衆看來它與兒童真人秀和兒童網紅一樣,帶有更多的目的性。

  不少家長表示,他們送孩子去當童模、做童星或者網紅只是爲了鍛鍊孩子的膽量,讓孩子變得活潑。也有孩子表示,這個行業是自己所熱愛的,自己的理想就是當明星。

  在浙江湖州,有一個織裏鎮。這裏在2002年被中國紡織工業協會、中國服裝協會命名爲“中國童裝名鎮”。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織裏鎮共有童裝生產企業1.3萬家,童裝電商企業7000餘家,年產童裝13億件(套),佔據全國童裝市場的半壁江山。

  與此同時,還有“時尚看巴黎,童裝看織裏”的行業標籤。在這裏聚集着來自全國各地的數以千計的兒童模特。和這裏的服裝企業一樣,童模的市場競爭也十分激烈。

  據悉,在織裏,童模拍攝一件衣服賺的錢在80~180元,根據個人能力或者安排,一天拍攝的衣服大概在20~200套左右。按這樣的方式計算,一天最少能賺1000多元,甚至上萬元。一個童模至少能給一個家庭帶來幾十萬元的年收入。

  業內人士曾向《鳳凰週刊》透露,當紅童星參演大陣容電影、電視劇,片酬一般在10萬~100萬元之間,即便只是一次簡單的商演,最少也要四五萬元,當紅童星的年收入會達到數百萬元。

  這樣的收入水平堪比一個工作多年的企業中高層管理幹部。

  2013年《爸爸去哪兒》爆紅後,不少兩三歲的孩子開始頻頻出現在媒體上,萌娃自身賺足人們眼球的同時,又幫明星父母提升了知名度,獲取了更多的行業資源。

  對此,廣電總局在2016年發出《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嚴格控制未成年人蔘與真人秀節目,不得借真人秀節目炒作包裝明星,也不得在娛樂訪談、娛樂報道等節目中宣傳炒作明星子女,防止包裝造“星”、一夜成名。

  這之後,兒童真人秀節目大多轉爲網播,形式也從單純包裝明星子女轉爲“明星+素人”的模式,如《爸爸去哪兒4》《放開我北鼻》《超能幼稚園》。

  雖然遏制了明星子女的光環,卻也激起了普通家庭的“造星夢”。從節目裏走出來的阿拉蕾、小山竹、Jackson、哈琳等都正式出道,身價倍漲。

  參加完《爸爸去哪兒》之後的阿拉蕾(崔雅涵)並沒有迴歸平常的生活,行程比之前更多了,包括演戲、參加節目、拍攝雜誌、參加國外電影節等等。

  粉絲們吐槽,阿拉蕾的純真感逐漸在消失,拍出來的照片造型越來越成人化,缺少了兒童的活力,多了幾分成年人的滄桑。

  但與阿拉蕾一樣大小,頻繁出入各種舞臺、上各種才藝培訓班,甚至舉家搬遷至橫店的小孩都把成爲明星當作夢想。

  有網友表示,所有的才藝都是自己想要學,哭着喊着讓父母給買鋼琴、吉他或者去學跳舞。家長基本上都選擇支持,但中途由於訓練太苦,自己堅持不下來父母纔去打罵的。

  是誰在“助力”童星?

  不管是爲了賺錢還是爲了完成明星夢想,在這背後都離不開推手。各類影視和經紀公司,以及培訓機構的相關業務甚至一些成年明星成爲推動童星經濟的主要力量。

  “限童令”出臺後,明星子女很少再出鏡,非明星子女的童星有了更多機會。

  在北京,各類與童星培訓、包裝、宣傳、演藝等相關的公司機構有上千家,它們根據流行風向,爲孩子們進行包裝,或是參加真人秀,或是介紹進組拍攝、參加模特大賽。資質不夠的可以先進行培訓。

  但是這些機構的水平參差不齊,有些節目根本無法在正規媒體上傳播,而那些真正能夠讓孩子在較大平臺露臉的經紀公司(多與電視臺和網站有合作),對孩子自身素質和家長配合度要求較高。

  北京一家曾經多次陷入法律糾紛的兒童經紀公司,在其《藝人合作協議書》《包裝宣傳製作項目明細AA級(童星)》等相關協議中羅列了19.8萬元的費用構成。

  其中,包括一組200張的寫真照片4.8萬元;個人高清影像拍攝4.8萬元;後期剪輯、後期合成等1.2萬元;AA級造型顧問6萬元;雜誌宣傳2萬元,個人專訪1頁;視頻演員卡1萬元……共計19.8萬元。

  一位曾在這家公司工作的才藝培訓老師向《每日人物》透露,這家公司的經紀人基本上都沒有考過“演出經紀人證書”,並不具備代理演員的資格。市面上大多數兒童經紀公司也和他們公司一樣。

  目前,整個行業規範比較亂,利益糾葛相當多。諸如“家長斥資40萬元只得到一張唱片”“家長花20萬元讓孩子帶資進組,最後只得到羣演角色”“花了兩三萬元參加電視臺節目錄制,最終孩子和幾十人一同上臺,一個鏡頭都沒有”等等。

  此外,在一些童星童模的選拔中,一些工作人員向孩子伸出“黑手”的事情時常發生。有的以“測量身材”爲由,要求女童裸身測試,最後將視頻和照片打包成兒童情色產品,轉手賣給色情網站。

  但一旦孩子成名或只是入行,經紀公司、經紀人和整個家庭都會獲得經濟利益。所以即便是面對各種風波,把孩子送進經紀公司和拍攝基地的家長仍舊絡繹不絕,各種星探也常年活躍在各大商場、旅遊景點、學校周圍。

  現在很多童星經紀公司的利益模式是一個類似金字塔的序列:最上層是總監,往下是主管、經紀人、見習經紀人、經紀人助理。

  經紀人助理一週需要工作六天,每天上午去公司打卡後便外出尋找適齡兒童。工資以底薪加提成的方式計算。

  經紀人助理只要在規定期限內完成“拉人”任務,就能升級爲經紀人。此後便可以從童星的活動中賺取提成,級別越高提成越高。

北京三里屯——一個星探經常出沒的地方北京三里屯——一個星探經常出沒的地方

  即便是已經出道的童星,接下幾萬塊錢的活動,最後到自己口袋的也許只有幾千塊錢。

  而相對正規的公司雖然不會收取額外的培養費用,但培訓項目和課程十分繁重,從早晨8點一直排到晚上10點。經濟實力雄厚的公司和家長有的直接將孩子送往國外進行培訓,從小與父母分離。

  織裏童模影視拍攝基地工作人員曾向《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孩子們拍攝到夜裏十一二點是常態。

  但是,即便上培訓課、參加節目和影視劇拍攝,孩子們的成名路十分不易。除了知名的童星,90%的孩子在行業裏並沒有存在感,報酬和投入往往不成正比。

  並且隨着年齡的增長還會出現很多問題。在童模行業內,最受歡迎的是身高在90釐米左右的孩子,1米3以上就不好接單子了,有些家長會爲自己孩子長得太快而擔心。童星的合約一般在3~5年,很多經紀人會優先選擇6歲以下的孩子,以防合約時間沒到,孩子已經不在童星(12歲以下)的範疇了。

  面對自然客觀的外形、身材變化後期的“努力”將會十分艱難,如果迴歸正常生活則需要孩子和家長重新面對繁重的學業,離開沒有聚光燈的演藝圈,也意味着經濟收入來源被切斷。

  織裏童模中比較出名的“谷歌”曾向媒體表示,做不了童模之後也會好好學習。她曾向媒體透露自己的願望是成爲演員,這也是她媽媽的目標。谷歌的媽媽帶着谷歌去過一次橫店,但沒有人圍着谷歌轉,她們倆只能坐在旁邊兒乾等着。

  “限童令”後,兒童真人秀製作依舊

  於父母而言,對孩子的培養絕大多數是出於對孩子的關愛。有的家長的初衷可能只是要矯正孩子站姿,或者讓孩子變得更有勇氣、大方得體。但很多孩子最後還是成了父母滿足精神和物質慾望的工具。

  2018年8月24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佈《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2019年2月14日《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於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局務會議審議正式通過,並自2019年4月30日起施行。

  《規定》提出,防止未成年人節目出現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傾向。未成年人節目不得宣揚童星效應或包裝、炒作明星子女,不滿10歲兒童禁止代言廣告。

  但即便有《規定》,但仍有不少童星經紀公司和電視臺做着兒童真人秀節目。

  有的真人秀節目還明碼標價,部分與電視臺和學校合作的節目爲免費,只需通過條件篩選便可以參加。

  但行業內魚龍混雜,即便能夠遇上正規的兒童經紀公司,由公司出錢對孩子進行培養與包裝則比較幸運,但孩子仍舊需要承擔很重的壓力。

  據業內人士向《影視獨家》透露,將一個素人小孩成功推成小明星,通常需要投入幾百萬元的培養成本,培養費用由後期小童星的收入慢慢填補。當然公司也會根據孩子的具體能力來進行着重培養,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這意味着在別人的孩子玩耍時,小童星們已經變成了打工仔。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十五條規定:禁止用人單位招用未滿十六週歲的未成年人。《禁止使用童工規定》(國務院令第81號)、《使用童工罰款標準的規定》(勞動部、財政部文件,勞力字〔1992〕27號)等法規和文件明確規定禁止使用童工。

  面對有增無減的兒童真人秀節目,網友吐槽,似乎一遇上童星,《勞動法》貌似就失效了。

  在充斥着名利、金錢、慾望的影視圈中,孩子的“天真”過早地被抹去。童星們的言談舉止中都越來越成人化,還有些商家給童模的造型十分誇張,並讓他們擺出一些成人式的性感姿勢吸引觀衆眼球。

  一些“眼尖”的網友還看出“童星長大後普遍偏矮”,認爲是童年工作壓力過大所致。

  網友吐槽,讓兩三歲的孩子去拍戲、上節目、當模特,那麼小能知道什麼?怎麼斷定自己的孩子就百分百有表演天分?

  適度參與業餘的演藝活動,或許能夠使孩子得到鍛鍊,但不應把經濟利益放在首位,家長應適可而止,行業也仍需要進一步規範。

  參考資料:

  童星製造:焦慮催生的中國家長,每日人物, 2018.7.20

  觀察|“限娃令”下萌娃們逆流而上成焦點,培養一個童星得花多少錢? 影視獨家 ,2016.11.23

  童模與童星,父母慾望的一面鏡子,娛樂硬糖,2019.4.12

  揭“童星面試”黑幕:偷錄女童裸體視頻 流向淫穢色情市場,北京青年報,2016.10.16

  起底童星產業鏈 300萬才能培養一童星,三湘都市報,2016.11.24

  當織裏遇見阿里 “互聯網+”激活“童裝之都”生產力,浙江在線,2018.12.27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