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劍南春董事長喬天明受審 與十八大後首虎關係密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14日 04:54   重慶晨報

  身家28億的劍南春董事長喬天明受審,十八大後“首虎”李春城曾參加其子婚禮

  劍南春集團董事長 、黨委書記、總經理喬天明。  劍南春集團董事長 、黨委書記、總經理喬天明。

  9月12日到14日,四川樂山市中院第一審判法庭內案號爲(2018)川11刑初7號的案件連續審理了三天,除了樂山當地的稅務工作人員外,250公里外的劍南春集團員工也被組織前來旁聽案件庭審。站在被告席上的是劍南春集團董事長 、黨委書記、總經理,擁有劍南春集團30.24%股份的喬天明,他被控涉嫌行賄、私分國有資產等兩項罪名。

  福布斯富豪榜2017年排名顯示,時年68歲的喬天明身家已經達到28億元,位列四川富豪榜第28位。

  權威消息向上遊新聞記者(爆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證實,2015年開始,喬天明被相關部門調查。2017年初,喬天明因身體原因被取保候審。2017年底,其取保候審被取消。

  讓外界疑惑的是,在9月12日開庭前的50天前的7月24日,現年69歲的喬天明還以劍南春集團董事長的身份在當地媒體發文,表示要“高質量打造中國白酒金三角”,希望重振川酒。

  礦工出身的喬天明,在30年間將國企劍南春變成了總資產近90億元的民企,還被指與已落馬的腐敗官員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四川省原副省長李成雲關係密切。

汶川地震後的喬天明。汶川地震後的喬天明。

  礦工出身,喬天明在劍南春的36年

  喬天明在自傳中披露,自他12歲開始,每到寒暑假,就要上山砍竹子賣,綿竹地勢平緩,進山路途遙遠,吃過晚飯就要上路,一直走到天明。第二天再背竹下山來賣。靠着這股韌勁,喬天明考上了綿陽水電學校。

  1969年春節後,喬天明成爲清平磷礦的一名普通工人。在磷礦工作十四年間幹過多個工種:礦工、剝離工、車隊調度、機關幹事等。1978年他被派到黨校學習,學成歸來的喬天明僅僅成爲機關裏的一名普通幹事,爲此他情緒失落了好一陣子。那年他28歲。

  1982年,爲了解決夫妻兩地分居,喬天明開始跑調動。他在自傳中回憶說,那時還沒有請客送禮的現象,完全靠自我推銷介紹,被綿竹酒廠(今劍南春集團)接收,短短兩年便升任爲黨辦副主任。

  1984年,喬天明升任爲劍南春酒廠黨辦副主任,主要負責廠裏生產管理等行政工作。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劍南春整頓,喬天明被調離領導崗位,不久又東山再起。喬天明曾對媒體表示,他一直是個自信的人,每一次挫折,他都在努力積蓄能量,爲下一次崛起做準備。

  1989年喬天明轉任負責銷售的副廠長,恰逢市場經濟剛剛開始蓬勃發展,如何從計劃經濟時代“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思維中解放出來,主動將劍南春的好酒推銷給市場成爲了喬天明的第一要務。

  據劍南春酒廠的老員工回憶,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劍南春的產品大量滯銷,包裝好的白酒堆滿了劍南春酒廠的倉庫。喬天明爲了解決滯銷的問題,力排衆議,除在報紙上做廣告外,還派出了大批銷售人員到全國各地推銷劍南春白酒,讓省外知道並認可了劍南春這一品牌,很快來自全國的訂單紛至沓來。這次銷售解決了劍南春產品滯銷問題,也確立了喬天明在劍南春的地位。

  資料顯示,1996年喬天明擔任劍南春集團常務副董事長、總經理;2000年升任劍南春集團董事長;2001年,他推動企業全面戰略調整,劍南春躋身四川白酒三巨頭陣營。

  劍南春公司的文宣資料稱,在喬天明時代,劍南春成長爲全國500家最佳經濟效益企業和四川省100家利稅大戶之一。2015年,劍南春對外宣佈2016年到2020年的銷售規模將達到100億元。此前,白酒行業“百億俱樂部”成員只有茅臺、五糧液、洋河,這是劍南春第一次提出進入百億元梯隊。

  “翻天覆地,脫胎換骨”,這是喬天明接受媒體採訪時最愛說的一句話。無論對媒體還是對劍南春的員工,喬天明對帶領劍南春創造的歷史也十分滿意,在今年7月24日的那次媒體亮相上,喬天明宣稱,“唐時宮廷酒的美名遠播海內外,劍南春系列產品廣受市場歡迎”。

  因股權問題,劍南春職工拉條幅維權。  因股權問題,劍南春職工拉條幅維權。

  職工街頭抗議“信託受益權”

  2008年汶川大地震時,劍南春集團所在的綿竹市是極重災區之一,劍南春遭遇重創,已經完成改制的劍南春集團,儲存基酒損失三分之一以上,漏掉一萬餘噸,直接經濟損失近10億元。

  除了天災,劍南春集團在2012年開始也遭遇了一場以員工維權爲爆發點的內部紛爭。

  2003年,是喬天明接任劍南春集團董事長的第三年,依據四川省委、四川省政府的川委發【2002】 2號《關於加快國有重要骨幹企業建立現代制度的意見》要求,劍南春進行了“國有資本有序退出、實施戰略性改組”的改制方案。除了商標等無形資產仍由政府持有外,其餘國有資本全部退出。該方案於2004年1月正式獲得四川省財政廳批覆,確定劍南春國有淨資產爲92930萬元(不包含商標等無形資產)。

  改制之後,喬天明等20名高管組建的同盛投資有限公司持股69.54%,戰略投資者四川藍劍公司持股8.61%,四川融信投資有限公司持股5.38%,其餘的16.47%股權則由劍南春集團工會代全體員工持股。當時工商檔案顯示,喬天明持有同盛投資41%的股份,間接持有劍南春約26%的股份。

  根據福布斯富豪榜2017年排名,從2004年四川省財政廳正式批覆劍南春改制方案開始,時年68歲的劍南春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喬天明早已擺脫了“億萬負翁”的名號,不完全統計身家已經到達28億元,位列四川富豪榜第28位。

  劍南春集團的老員工對上游新聞記者(全國新聞熱線:M17702387875@163.com)介紹,2003年改制時劍南春酒廠的員工對於改制計劃是普遍支持的,依靠解除職工國有身份補償金即“買斷錢”,當時劍南春的全部職工均參加了信託持股計劃,“2003年之後酒廠效益也不錯,即使遭遇了汶川地震都挺過來了,每年都還有分紅,員工還是比較滿意”。

  劍南春員工與管理層的矛盾爆發在2012年。2012年8月10日,劍南春集團召開的職工代表大會決定,職工將在公司改制時獲得的“出資證明”換成“信託持股受益權證明”。劍南春的職工一片譁然,反對這一方案。

  在劍南春及工會的要求下,部分職工不得不將“出資證明”換成了“受益權份額證明書”。更多的職工選擇了抵制,當年參與了這一抵制行動的劍南春老員工對上游新聞記者解釋,喬天明這樣做是爲了剝奪員工作爲劍南春股東的身份。

  根據媒體報道,劍南春公司所稱的“受益權”,即信託受益權,法理上的解釋是,信託合同中規定的關係人享受信託財產經過管理或處理後的收益權利。它與股權的區別,一方面是受益人不像股東那樣可以通過行使表決權等參與企業的經營管理;另一方面,受益權份額的轉讓不如股權那麼方便,受較多限制,其估價也因此會受影響。

  千餘名原先持有“出資證明”的職工拉着“還我股權”“還我公道”等標語的條幅,掛滿了劍南春廠區的周圍,甚至走上街道以示抗議。矛盾最激烈時,劍南春受影響的員工還到成都集體反映訴求。

  一段喬天明和員工對話的視頻顯示,喬天明說,“現在,我在大家面前是一個不受信任的人。”

 已落馬的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和四川省原副省長李成雲。 已落馬的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和四川省原副省長李成雲。

  李春城出席喬天明兒子婚禮次日被帶走

  劍南春股權風波的轉機在2012年年底。2012年12月13日,十八大後的“首虎”、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落馬。據報道,在李春城落馬後,喬天明被相關部門要求配合調查,但很快就回到綿竹繼續工作。轉變的是,他開始積極處理職工的股權糾紛,頻繁的和員工、綿竹市政府、有關專業機構協商解決問題。2013年7月,劍南春集團按照14.96元(稅前)/1元出資額(1元/股)的對價,回購了職工手中的股權,約有90%的職工選擇賣出股份。

  更大的風暴還在等着喬天明。

  在此次樂山中院的庭審中,檢方除指控喬天明涉嫌在2003年的改制中私分國有資產外,還涉嫌向官員行賄數十萬元。據新京報報道,樂山市檢察機關明確指出,李成雲給予了喬天明方便並違規委任喬天明擔任綿竹市委常委。

  2017年,貴州六盤水市中院公佈的李成雲案信息顯示,2001年至2015年,李成雲利用擔任德陽市委書記、四川省副省長、四川省決策諮詢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爲四川龍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四川興瑞科技有限公司、喬天明等單位和個人在項目用地、商業競標等事項上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其妻黃全芳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摺合636.3467萬元。

  正是在李成雲擔任德陽市委書記的2001年到2006年期間,劍南春集團完成了後來引起巨大風波的國有企業的改制工作。無論是喬天明與其他管理層通過同盛投資,還是職工通過工會,所持劍南春股份均採用信託持股的形式。兩方實際究竟有多少股東則成了一筆糊塗賬。

  “有劍南春管理層爲官員代持了股份”的說法,在近幾年廣泛傳播,一位曾經代理過劍南春職工股權糾紛的律師對媒體曾表示,“幾乎是公開的祕密”。

  除了李成雲之外,喬天明和李春城的關係也非常密切。

  知情人士向上遊新聞記者透露,喬天明的兒子2012年12月1日在成都結婚,時任四川省委副書記的李春城不僅親自到場祝賀,還在婚禮上發表了講話並表示了祝福。次日晚間,李春城便被中紀委工作人員從成都浣花溪畔的家中帶走。

  2015年10月12日,湖北咸寧市中院公開宣判,李春城受賄和濫用職權兩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13年。

  2017年5月31日,喬天明行賄的四川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李成雲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