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代購涼了,中產慌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14日 05:45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這門生意

  即將消失於今年年底

  這是一個萬億規模的“行業”。

  隨着一架架飛機起落,行李箱的軲轆急速滑動橫跨大洋、流轉全球。人們手提肩扛,一個包,一塊表、一瓶面霜、一管牙膏,組成了這個“沒有生產,只有流通”的萬億級市場。

  毫不誇張地說,中國人已然離不開代購。一方面,“富起來”的中國人需要代購;另一方面,做代購使中國人“更富了”。然而私人代購業從來都是灰色的。走私、偷漏稅、假貨,與之相關的每個關鍵詞都像是一把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劍落聲至。

  日前,規範代購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出臺——這門生意,即將消失於今年年底。

  在中國,一億人靠代購活着

  誰微信裏沒有幾個“海外直郵保真”的代購朋友,誰又不曾拜託出國旅遊的朋友給自己帶幾隻小羊皮口紅,或是找專業的海淘網站去貨比三家買一隻香奈兒包……代購已經滲透到中國人的日常生活。

  代購“產業”的起步階段大約在2005年。留學生或者是在國外工作的人,回國的時候順便幫親戚朋友帶一些當時的稀罕物件,比如手錶、皮包、首飾或者化妝品。

  當越來越多的境外導遊和空姐也隨之加入這一行業,一些頭腦聰明的人嗅到商機,特意穿梭兩地之間做起了職業代購,在國外低價購入商品,加價賣出,以此賺取差價。

  代購之所以大有市場,源於中國人對於奢侈品有着天然的興趣與好感。

  20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勞力士構成了當時的人們對西方世界的最初想象和共同記憶。滿身logo的LV,則在90年代成爲身份與地位的象徵。

  如今人們對奢侈品的興趣只增不減。據財富品質研究院統計,2016年中國人買走了全球近一半的奢侈品,達到1204億美元。預計到2020年,中國消費者境外奢侈品消費將達到1萬億人民幣。

  與之俱增的是更多人對於購買海外高質量、便宜好用產品的需求。馬桶蓋、嬰兒牀、衛生巾、奶粉、魚肝油,藍莓幹……源源不斷的訂單從國內傳遞到大洋彼岸代購人忙碌跳動的微信上,這種中國特色商業模式橫掃歐美日韓,讓全世界爲中國人的瘋狂的消費購買力而驚訝。

  數量龐大的留學生羣體活躍在人肉代購的第一線。去日本留學前對化妝品一竅不通的男生,如今對lamer面霜、雅詩蘭黛小棕瓶、資生堂大紅瓶、人魚姬色口紅樣樣精通。

  亞洲最大規模的批發市場之一韓國東大門,也是代購們的選貨地。到處可見面容精緻的中國女孩,舉着面膜、手霜自拍或直播。如果翻開她們的朋友圈,曬出的幾乎全是滿滿當當的採購成果。

  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後,反而推動了奶粉代購業的井噴式爆發。小山似的奶粉包裹漂洋過海來到天津、青島、上海、寧波、廣州等各大口岸城市的碼頭,然後被送進了千家萬戶。

  2014年海關總署“56號文”生效:未經備案的私人海外代購將被定爲非法。也正是政策的規範,爲海外的亞馬遜、樂天,本土的天貓國際、京東、洋碼頭等企業,迎來了在中國發展正規跨境物流電商的機遇。

  阿里巴巴2017年國際零售業務收入73.36億元,比上一年增長了233%。截至今年3月份,在《福布斯》全球最具價值排行榜上前100名的品牌中,已有75%的品牌在天貓或天貓國際平臺上建立了電商業務。

  跨境電商風起雲涌的時代裏,個人代購依然是不可忽略的海淘力量。

  用澳洲舉例,目前澳洲華人羣體約爲100萬人,至少約有5%(即5-6萬人)從事代購。分析師估計,僅2016這一年,澳洲代購者向中國“出口”了總值高達6億美元的產品。

  “年入百萬”背後,不是滄桑就是骯髒

  因爲天氣原因,飛機晚點3小時降落仁川機場,這個月第四次來韓國的花花直奔向樂天,但是因爲遲到了,預定好的貨已經被別人拿走了。

  像花花這種全職代購者不在少數,“年入百萬”都是拿命在拼:每天免稅店還沒關門就開始排隊,一直排到第二天早上免稅店開門。

  除了這種全職的“空中飛人”,還有大批代購買手是留學生。李晗是前年到法國留學的,她利用課餘時間去老佛爺等知名商場掃貨,快遞迴家,再由老媽分發到全國各地。

  然而,累死累活,李晗只掙了個生活費而已。

  其實,去實體店買也是一樣的。有媒體曾爆料,LV的櫃姐會用提防的眼神看着每一個進門的中國人,只要是購買當季熱款,櫃姐就會說沒貨,但是5分鐘後別國人卻可以輕易買走中國人想要的那一款。

  在代購行業已經競爭到白熱化地同時,假貨就如一條吐着信子的毒蛇悄悄潛入。假貨氾濫後,即使真代購也總會遇到各種消費者的質疑:“你這是不是假貨”、“某寶比你便宜多了”。

  而“自證清白”古往今來都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爲此,真代購們也想了各種辦法:

  建立代購羣,實現內部自治。只要有人發現假代購就相互通知,發朋友圈廣而告之。

  圖片來自:某代購的朋友圈

  此外,還要玩點心理學,把顧客當上帝一樣服侍並不適合代購行業,“假裝脾氣壞”最能握住顧客的心。

  顧客擔心被代購騙,誰成想連作爲海淘“老司機”的職業代購們也會被騙。

  讓代購頭疼和崩潰的何止競爭和假貨兩條,如何“避稅”是個人代購永遠的課題。

  就是看準了代購這根軟肋,一些轉運公司會騙代購說貨物被海關退單了,要求代購承擔清關異常處理費。初入代購行業的小白很容易受騙上當。

  個人代購,真的要涼涼了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將塌”,年入百萬的高光時刻終將逝去。

  法律界普遍認爲,新頒佈的《電子商務法》釋放了一個明確的信號:提高准入門檻,杜絕個人代購行爲。

  野蠻生長的個人代購,不僅侵犯了消費者的權益,也給國家造成了重大損失。除了在進關的時候偷逃關稅,在交易完成了也幾乎沒有代購會申報個人所得稅,由此完成二次逃稅。

  此次立法重申了依法繳納稅務的重要性,但是這並不是今天才有的,一直以來海關和稅務部門都在嚴厲打擊代購中的偷稅漏稅行爲。

  只是由於個人代購的交易大多在線上、管理責任不明、取證難,使得海關和稅務部門常常心有餘而力不足。

  因此,在本次立法中,不僅明確了代購爲電子商務經營者,而且在第十條中特別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人民日報》解讀爲:不管什麼代購,都需要採購國和中國雙方的營業執照。

  這意味着,“個人代購的時代”即將終結,未來代購市場將只剩企業運營主體。

  個人代購者顯然也意識到了,很多人選擇在大門關閉前狠撈一把,立誓要用三個月掙來三年的錢。

  來自某韓國代購羣 

  來自某澳洲代購羣

  代購團滅,中產慌了?

  陷入最後的“狂歡”的不止是代購者,還有消費者。

  其實,消費者並沒有必要恐慌,因爲價格並不會明顯上漲。

  代購能夠贏得市場,靠價格差。爲了平衡偶爾“被稅”的風險,大多數代購會把稅款平攤到所有訂單中,提高一些定價。

  因此,當代購被整頓爲電商平臺時,比代購多的只是部分稅費。而《電子商務法》第十一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依法享受稅收優惠。目前網易考拉、小紅書等正規軍承擔的稅率就遠低於個人代購,未來國家還可能進一步調低稅率。

  《海關總署2016年25號公告》規定,個人郵遞入境護膚品徵收30%的稅,入境眼影等彩妝徵收60%的稅,且總額不能超過1000元。個人攜帶商品通關,5000元以上部分徵稅,稅率與郵遞入境相同。

  價格不會大漲,權利保護卻會明顯提升。在個人代購企業化的過程中,代購的資質將由國家代爲審查。

  不久的將來,消費者將再也不用頂着一張“爛臉”和代購隔着屏幕扯皮,被拉黑後氣哭。也再不用擔心買回來粉餅碎成渣,代購死活不退錢,還發朋友圈罵你S13的窘境。

  無論如何,私人代購時代即將終結。

  在過去的20年,有人靠代購發了財,有人因代購入了獄。而更多人,因爲代購,用上了更多好東西。代購帶給中國人並不只是某物,而是一種新的、全球化的生活方式。

  而這種改變,其實是擋不住的。時間倒回代購尚未興旺的2001年,那一年,周杰倫正火、《流星花園》正在熱播,申奧成功了,穿361°的年輕人眼睛裏的光和渴望特別炙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