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國務院要求體育領域放寬准入:世界盃版權不再壟斷?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22:52   北京新浪網

  世界盃版權不再被壟斷?國務院要求六大體育領域放寬准入標準

  文|付政浩

  來源:體育大生意

  編者按:2018年10月11日,國務院辦公廳正式印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全文13次提及體育,其中,針對六大體育領域的發展現狀,明確提出進一步放寬體育服務消費領域的市場準入的要求,這可謂中國體育產業的又一利好政策。體育大生意特就體育賽事的放管服、用彩票公益金購買社會體育服務、打破大型國際賽事的版權壟斷、發展冰雪等六大運動、海南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創建全民運動健身模範市(縣)這六大層面的政策利好進行逐一解讀。

  拉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三駕馬車是什麼?曾幾何時,這可謂是一個舉國皆知、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兒童都能脫口而出的“送分題”,當然是投資、出口、消費。考慮到三者在GDP統計中的拉動效應大小不同,這三者之間的順序決不可搞混,而消費總是屈居第三。但如今隨着國家經濟結構穩步調整,大規模投資可能意味着地方政府更多的舉債,這顯然不妥,出口則因爲衆所周知的關稅之戰也陷入低迷,反倒是原本排行老三的消費不僅一躍成爲拉動經濟增長的頭號驅動力,而且大有一枝獨秀之勢。

  在2018年上半年主要經濟數據統計中,消費這一點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就高達78.5%,不僅是自身九年來的歷史新高,也遠遠將其它“馬車”甩得無影無蹤。如果說投資、出口仍是“馬車”,那消費顯然已經成爲拉動中國經濟的“高鐵”。

  既然消費已經成爲我國當前最重要的經濟驅動力,並且其潛力遠沒有得到充分釋放,所以中國註定將進一步升級成爲消費驅動型經濟發展模式。國家發改委此前已經推出“六大消費工程”、“十大擴消費行動”,進一步全面強化消費對經濟發展的拉動作用。而在這其中,體育作爲六大幸福產業之一,體育消費對經濟的拉動價值同樣也深受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從2014年國務院發佈的《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俗稱“國發46號文”)開始,體育消費已成爲國民消費結構升級的重要組成部分,屢屢在各種頂層政策中得到大篇幅的闡述和詳細規劃。

  比如,在2018年9月推出的最頂層規劃《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中,全文共計13處提及體育,而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又根據這一《意見》制訂的實施措施《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全文同樣13次提及體育。其中,明確提出要進一步放寬體育服務消費領域的市場準入,具體要求有六點,對當前體育產業制度不健全、改革不徹底的六大領域提出了全新的改革要求:

  ·加快制定賽事審批取消後的服務管理辦法,建立體育、公安、衛生等多部門對商業性和羣衆性大型賽事活動聯合“一站式”服務機制。

  ·修訂彩票公益金資助開展全民健身賽事和活動有關辦法,研究制定向社會力量購買全民健身賽事活動服務的辦法。

  ·推進體育賽事製播分離,積極打造國家體育傳播平臺,引導有條件的地方電視臺創辦體育頻道。打破大型國際體育賽事轉播壟斷,引入體育賽事轉播競爭機制,按市場化原則建立體育賽事轉播收益分配機制。

  ·積極培育冰雪運動、山地戶外運動、水上運動、航空運動、汽車摩托車運動、電競運動等體育消費新業態。

  ·支持海南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引入一批國際一流賽事。

  ·開展全民運動健身模範市(縣)創建。

  體育賽事在“放”、“管”後終於開始強調“服”

  衆所周知,2014年9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要求取消商業性和羣衆性體育賽事審批,最大限度爲體育賽事鬆綁。隨後,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進一步明文規定要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取消商業性和羣衆性體育賽事審批。

  此後在2014年12月,國家體育總局積極響應國務院的決議,出臺了《體育總局關於推進體育賽事審批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見》,並隨後制訂了《全國性單項體育協會重要競技賽事名錄的通知》、《在華舉辦國際體育賽事審批事項改革方案的通知》,規定除奧運會、世界盃等國際大型體育賽事以及健身氣功、航空運動、射擊、高危體育運動(游泳、高山滑雪、登山、攀巖、潛水)、成立地方興奮劑檢測中心這五大類體育活動需要審批外,其餘體育活動都不需要審批,這種放權力度其實已經超出了國務院要求的只是取消商業性和羣衆性體育賽事審批權的範疇,這也體現出體育總局放權的決心。

  上述這一系列政策主要體現出國家在商業賽事層面的“放權”力度。而在體育賽事審批權取消後,社會辦賽的熱情在很大程度上確實被激發,各種商業賽事的數量呈現井噴式爆發。但由於取消賽事審批,導致賽事處於監管真空狀態,賽事良莠不齊,問題頻發。於是開始進入“管”的階段,即要加強體育賽事的監督管理。

  針對賽事數量最多、也是問題最多的馬拉松和搏擊賽事,中國田徑協會和中國武術協會在2017年陸續出臺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馬拉松賽事監督管理的意見》和《關於進一步加強武術賽事活動監督管理的意見》,此後,2018年初,國家體育總局則出臺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體育賽事活動監督管理的意見》。2018年8月20日,國家體育總局一天之內發佈了《關於進一步規範體育賽場行爲的若干意見》、《境外非政府組織在境內開展體育活動管理辦法》、《體育市場黑名單管理辦法》三個法規性文件,以進一步規範體育賽場行爲與市場秩序。

  如今,在“放”、“管”均得到實施後,終於開始進入“服”的階段。自從體育賽事取消審批制度以來,這看似是在給體育運營公司鬆綁,他們已無需再通過體育總局或者各個項目中心批准就可以自行辦賽,但事實上,他們辦賽卻還需要獲得辦賽地的政府批文以及公安、消防、衛生等部門的批准。沒有這些,同樣無法舉辦比賽。而當體育公司直接找政府、公安、消防、衛生部門尋求審批備案而浪費大量時間成本時,他們又開始懷念體育審批制度。

  一位體育公司老總曾對體育大生意直言:“以前由體育部門進行賽事審批時,他們會有償提供安保、消防、醫療等方面的審批服務,雖然收費不少,但至少省去了我們單獨去找各個部門蓋章的麻煩。如今,體育系統被取消了審批權,但與此同時,政府和安保、醫療等方面的審批卻依然存在,並且安保規則越發嚴厲。這讓我們增加了不少時間和經濟上的成本。畢竟,以前我們只需要跟體育系統打交道,而且大家經常合作比較熟悉,現在需要同時跟多個部門審批,實在苦不堪言。”

  有鑑於此,如今《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明確提出:要加快制定賽事審批取消後的服務管理辦法,建立體育、公安、衛生等多部門對商業性和羣衆性大型賽事活動聯合“一站式”服務機制。

  政府用彩公益金向社會購買賽事

  “小政府大社會”,這是歐美社會發展學家闡述的社會發展方向,而在我國,則長期倡導建設服務型政府。政府轉變職能,努力實踐放管服,使得政府可以從具體繁雜的服務性事務中解脫出來。凡是社會能辦好的,就交給社會力量承擔。通過政府採購的形式把具體事務交給社會組織來承辦,從而讓社會組織獲得更多的發展機會。所以,在2013年《關於政府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服務的意見》(國辦發[2013] 96 號文件)發佈後,各個領域也逐步開始了政府向社會組織購買公共服務的實踐探索,體育自然也是重點探索領域。

  自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競技賽事和羣體賽事基本全部都是國家體委一家辦賽,而隨着社會發展,居民對體育的需求越發多樣化和高標準,在這種情況下,政府一家辦賽的諸多短板也開始逐漸被曝光,所以,國家體育總局近年來也開始嘗試向體育社會組織購買公共體育服務,從而充分調動體育社會組織的專業優勢和專業實力,爭取最大限度地滿足社會各界人士多層次和多元化的體育需求。

  從2014年起, 國家體育總局在江蘇、江西、寧夏、新疆四省區開展體育社會組織服務全民健身試點工作。 這工作所包含的一項十分重要的內容就是政府需要將各項羣衆性體育賽事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 皆交由體育社會組織來承辦,並且將來要在全國範圍內提倡和推廣政府向體育社會組織購買羣衆性體育賽事這一方式。各地政府這些年也陸續出臺了很多類似《向社會購買體育賽事活動服務試行辦法》等行政文件,逐步加大購買公共服務的力度。

  就目前的情形來看,政府購買體育公共服務存在很多瑕疵和不足。其中對於社會體育組織而言,最大的問題就是錢的及時兌付。目前,各地政府採購體育公共服務時,主要都是採用定額補助和憑單結算相結合的方式進行資金支付,但客觀而言,體育並不是當前社會民衆的剛需,自然也不是政府採購資金的重點使用所在,所以體育公共服務的採購資金往往不能及時撥付,這導致不少體育組織的資金週轉陷入僵局。有鑑於此,長期以來,業內專家都在呼籲政府應該爲體育公共服務建立專項資金。

  當前,我國體育事業的一大資金來源就是各級政府的彩票公益金分配。比如,國家體育總局2017年度使用的彩票公益金就多達265240萬元,其中76.88%要用於開展羣衆體育工作,23.12%用於資助競技體育工作。而羣體工作中的一大重點就是購買公共體育服務。據瞭解,2017年度體育總局資助全國性體育社團多達5790萬元,這些組織面向大衆組織開展以發展項目人口爲目的的業餘等級鍛鍊達標活動、健身交流展示、志願服務、項目推廣、科學健身指導以及其他形式的體育比賽活動等。

  有鑑於體育系統分得的彩票公益金主要用於推廣羣衆體育工作,所以此番《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就明確提出:修訂彩票公益金資助開展全民健身賽事和活動有關辦法,研究制定向社會力量購買全民健身賽事活動服務的辦法。

  打破電視臺對於奧運會、世界盃的版權壟斷

  熟悉歐美體育產業的人們都知道,版權收入往往是頂級賽事的頭號收入支柱,能夠佔到賽事總收入的30%到65%不等。至於NBA和NFL這類超級聯賽,其聯盟發展史上的諸多突破性時刻也多與天價版權合同密不可分,球員薪水每次大幅提升也基本都是因爲簽下了新的版權合同。從某種意義上,我國和歐美頂級聯賽的全方位差距體現得最直觀的一點就是版權價格方面。比如,NBA現行的電視轉播合同由NBA於2014年與ESPN和TNT簽署,高達9年240億美金,平均每年26.6億美金,而同期(2014年)的CBA版權總收入不過寥寥6000萬人民幣,僅爲NBA的1/350。

  賽事版權價格的長期低迷有很多原因,但體育電視臺利用體制優勢一家獨大、版權市場缺乏足夠競爭則是最直接的原因。多年來,無論是廣電出版總局還是以前的廣電部,都曾多次專門發文來確保央視在獲得賽事版權方面的超然地位。體育大生意查閱到的文件顯示,最早在1985年,廣電部就已經發文稱所有在中國國內舉辦的賽事,央視和各方電視臺均可免費播出,無需購買版權。

  隨後在在1989年,因爲一場拳擊賽,央視不肯支付任何報道權費用,所以國家體委轉而與北京電視臺達成合作協議,這引起了央視的不滿並向主管部委提出內部抗議。當時的廣電部立即向全國電視系統發佈了一條非常強勢且極具爭議性的通知,名字就叫《關於國內體育比賽轉播不得購買電視轉播權的通知》,該通知要求所有電視臺都不得向國內體育賽事支付任何費用。

  在2000年前後,鑑於諸如世界盃、奧運會等國際頂級賽事的版權費用日益擡升,所以廣電總局又發佈了《關於加強體育比賽電視報道和轉播管理工作的通知》,嚴格規定,在購買這些大型國際賽事的版權時,央視是國內唯一的購買方,其他任何平臺不得購買。

  此後央視一直享有這一特殊待遇,即使在46號文要求加強體育版權競爭後,2015年出臺的《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關於改進體育比賽廣播電視報道和轉播工作的通知》仍繼續規定:“重大的國際體育比賽,包括奧運會、亞運會和世界盃足球賽(包括預選賽),在我國境內的電視轉播權統一由中央電視臺負責談判與購買,其他電臺電視臺不得直接購買。”

  正是因爲坐享體制和政策優勢,所以央視可以憑藉這一壟斷資格以低廉的價格拿到奧運會和世界盃等大型國際賽事的獨家版權,然後又昂貴的價格在國內進行分銷。當此之時,央視其實同時具備公共電視臺和商業電視臺的混合基因,遇到爭議時,哪塊屬性好用就用哪塊。

  因爲它是國家政策授權的唯一國家級體育電視頻道,所以它可以用壟斷地位來要求那些商業化程度較高的賽事以低廉的版權價格賣給自己,這其中不僅有中超、CBA,就連奧運會、世界盃、英超、NBA、西甲都得讓步,此時CCTV-5強調的正是自己公共電視臺的屬性,不以商業盈利爲目的。但每年舉行廣告招標大會時,CCTV-5卻又變成了一個赤裸裸的商業電視臺,他們向廣告商強調自己擁有奧運會、世界盃的獨家版權,然後賣出大量的天價廣告。此外,遇到那些處於發展初級階段、需要電視臺宣傳服務的體育賽事時,他們又向賽事索取不菲的信號製作和播出佔頻費,全然忘了自己的公共電視臺屬性。

  這就是CCTV-5的矛盾之處,在公共電視臺和商業電視臺這兩塊牌子之間,哪塊牌子好用它就會用哪塊牌子,將壟斷的價值發揮到了極致。但從整個中國電視行業的長遠發展角度來看,國家應該早日讓電視臺進行屬性切割,只能在商業電視臺和公共電視臺之間二選一。

  所以,此番《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明確提出:“打破大型國際體育賽事轉播壟斷,引入體育賽事轉播競爭機制,按市場化原則建立體育賽事轉播收益分配機制。”這意味着未來世界盃、奧運會也不再由某一家平臺單獨購買。同時,推進體育賽事製播分離,積極打造國家體育傳播平臺,引導有條件的地方電視臺創辦體育頻道。簡而言之,對於體育版權市場而言就是八個字:鼓勵競爭,打破壟斷。

  發展冰雪運動等六大體育消費新業態

  此番《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明確提出:積極培育冰雪運動、山地戶外運動、水上運動、航空運動、汽車摩托車運動、電競運動等體育消費新業態。根據《中國體育產業消費報告》(2017年)的部分數據顯示,這六大運動的消費潛力確實巨大,體育大生意特整理彙總如下:

  山地戶外運動:2017年我國泛戶外人口(每年至少參加一次以上戶外運動)已達1.3億—1.7億,經常參加山地戶外運動的人口達到6000萬—7000萬人。從我國山地戶外運動產業發展的強勁勢頭以及消費深度的持續提升來看,預計我國戶外運動產業當前市場規模約爲2500億元左右。

  冰雪運動:2017年冰雪產業總規模達到了3976億元。截至2017年底,我國滑雪場總數達到703家,滑雪人次達到1750萬人次,滑雪消費規模達到720億元,佔冰雪產業總規模的18.1%。同比2016年分別增長8.82%,15.89%和78.43%。從消費結構來看,年參加10次以上滑雪運動的佔5%,人均消費2萬元左右/年;年參加5-10次滑雪的佔10%左右,人均消費1萬元左右/年;年參加5次以下滑雪運動的初級冰雪運動者約佔85%,人均消費3000元左右/年。

  水上運動:2017年度賽艇項目總產出達到42.136億元,較2016年的6.806億元上漲了519.1%;皮划艇項目2017年度總產出145億元,較2016年的70億上漲了107%,年度增加值54億元,較2016年的33億元上漲了63.6%,吸引社會資本投入達到40億元;滑水項目2017年度社會投資總額1700萬元以上;全年賽事帶動的總消費額達到3000萬元以上。摩托艇項目本年度社會投資總額近1.4億元;全年賽事帶動的總消費額達到30億元以上。

  汽摩運動:2017年中國汽車摩托車運動聯合會舉辦的全國性錦標賽共計 119 場,國家級休閒旅遊集結賽和各類文化活動共計 8 場次,目前審覈授牌256家汽車自駕運動營地,評審認證14家星級營地,舉辦的第四屆中國汽車(房車)露營大會參與20萬人,帶動綜合經濟收入2.5億元。

  航空運動:2017年中國航空運動協會、中國定向運動協會、中國無線電運動協會、中國車輛模型運動協會和中國航海模型運動協會舉辦賽事95場。並舉辦了首屆國際航聯世界飛行者大會,在該大會上重大項目簽約額爲1450億元。經中國航空運動協會命名的航空飛行營地超過150家,中國航空運動協會人數爲30190人,註冊會員18045人,2017年新增會員1587人,增長率爲5.5%。

  電競運動:2017年中國電競用戶規模達到2.5億,市場規模突破50億,並首次出現了觀賽人次突破100億的賽事,打破了電競史上所有已公佈賽事數據紀錄。除賽事外,中國電競在教育體系、泛娛樂電競產業園、行業規範方面都有持續探索。電競用戶構成中,女性和家長(家裏有尚未工作的子女)用戶佔比均超過兩成,對於一款火熱的遊戲,用戶從接觸遊戲到看到職業化賽事的期待時長是6至12個月。

  海南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

  衆所周知,海南是我國最大的經濟特區和唯一的熱帶島嶼省份,2018年是海南省成爲經濟特區30週年。長期以來,海南的獨特區位和資源優勢不僅讓其成爲國家戰略中的國際旅遊勝地,而且國家還一直有意讓其成爲探索體育旅遊的排頭兵。

  比如,早在2009年《國務院關於推進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09〕44號文)中,其第(八)、(十二)、(二十二)髫均明確提出要發展海南體育產業,其中就提到了舉辦國際知名體育賽事對於海南旅遊具有獨特的價值。2018年4月,國家再度印發《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海南意見”),其中明確提出“支持在海南建設國家體育訓練南方基地和省級體育中心,鼓勵發展沙灘運動、水上運動、賽馬運動等項目,支持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索發展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

  因爲在“海南意見”中,“賽馬運動”和“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這兩組字眼同時出現時大多數解讀都將其視爲海南將迎來馬彩,甚至還有更深一步的解讀認爲海南將開放博彩,隨即引發廣泛熱議,甚至引起股市的個別概念股的股價連續飆升。但事實證明,這只是海南建省30年來的外界第N次對於體育利好政策的誤讀。

  或許正是鑑於“賽馬運動”和“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導致外界關注度的跑偏,所以此番此番《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只是提出:“支持海南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引入一批國際一流賽事。”沒有再提及其他多餘字眼。

  由此可見,其實國家層面真正支持海南發展體育產業的重點其實多年來都始終如一,那就是讓海南重點發展體育旅遊。在“健康中國”國家戰略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等發展理念的指引下,公衆對體育、旅遊的多樣化消費需求日益增長。體育與旅遊進一步融合,滿足人民羣衆節假日期間多樣化的體育旅遊需求,而坐享獨特區位和旅遊資源優勢的海南則是發展體育旅遊最得天獨厚的省份之一。

  創建全民運動健身模範市(縣)

  “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這是1952年6月10日,毛主席爲新中國體育工作題寫的重要批示,具體針對的則是當時剛剛成立、負責領導全國體育工作的中華全國體育總會。此後風雲變幻,但這十二個大字至今卻一直都高掛在國家體委和國家體育總局的辦公大樓之上。

  顯然,從一開始,毛主席就認爲體育工作的本質和真諦不是奪金牌、升國旗,而是增強人民體質,換言之,中國體育工作的重心從來都應該是發展羣衆體育而非競技體育。但多年來,包括很多體育工作者在內,不少行業專家都認爲奧運金牌纔是體育總局的核心工作,這顯然偏離了開國領袖賦予中華全國體總的價值初衷,以致於多年來我們走了太多彎路而不自知甚至還沾沾自喜,直到如今真正需要壯大體育產業時,也只能在扼腕嘆息尋求儘快啓動改革以便正本清源。

  事實上,從1952年的領導題詞到1995年《全民健身計劃綱要》的頒佈,從2009年將8月8日命名爲“全民健身日”到2014年將46號文將全民健身上升爲國家戰略,國家層面對於全民健身事業的重視程度始終一以貫之。2018年,爲了進一步推動全民健身工作,國家體育總局印發了《關於開展全民運動健身模範市和全民運動健身模範縣(市、區)創建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在全國正式啓動創建工作。

  根據《通知》,本次創建工作的目標是通過4年的創建,在全國範圍內建成50個全民運動健身模範市和100個全民運動健身模範縣(市、區)。鑑於模範市(縣)既是在踐行《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年)》所規定的要求,又全面瞄準《“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關於全民健身的主要指標,對於全民健身的推廣意義重大。所以,此番《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也明確提出:“開展全民運動健身模範市(縣)創建。這是對於國家體育總局開展全民運動健身模範市和全民運動健身模範縣(市、區)創建工作的支持和推動。”

  注: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