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在線教育再迎爆發?半年席捲150億 資本瘋狂加註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08:18   北京新浪網

  寒冬大突圍:半年席捲150億,融資180起,資本瘋狂加註,在線教育再迎爆發?

  來源:創業邦

  當潮水退去時,才知道誰在裸泳;當寒冬來臨時,才知道誰有盔甲。

  資本寒冬期,在線教育彰顯了自身的禦寒能力,漫長求索路上再現亮光,撕開裂縫的光源來自少兒英語1對1品牌VIPKID。

作爲紅杉資本的“五連投”企業,米雯娟用了5年時間,帶領VIPKID長成了估值超200億的超級獨角獸。從2012年到2018年,除了紅杉,創新工場、經緯、雲鋒、騰訊……均在VIPKID的投資陣營裏,這是讓所有創業者都夢寐以求的組合。

  VIPKID創始人及CEO米雯娟

  在接受採訪時,米雯娟稱,紅杉資本的沈南鵬曾不止一次告訴她,紅杉的投資策略就是找到最好的創業者和最優秀的商業模式,從100個學員到全球近50萬學員,米雯娟用事實向他證明了VIPKID是足以令其興奮的模式。

  今年6月,VIPKID再次宣佈完成5億美元D+輪融資,這一消息更加堅定了一衆大佬們奉陪到底的決心。

  數月前,資本的目光還鎖定在新零售、無人貨架;再往前推是共享單車。兩個風口敗下陣後,在線教育重新吸引了他們的目光。

  死而復生的風口

  在線教育曾經歷過慘烈的破血時刻。

《新浪2013年中國在線教育調查報告》顯示,2013年以來,平均每天有2.6家在線教育公司誕生,猿輔導、一起作業、英語流利說等企業均在彼時創立。一時間,在線教育的賽道熱血沸騰,熱錢涌入,風口猛烈。據WIND數據顯示,2014年全年在線教育領域投資案例達24起,平均每月兩起,資本傾近60億元。

  然而,無法保證效果、內容同質化嚴重以及商業模式和盈利方式不明朗,近60家在線教育公司被迫倒閉或轉型。世紀佳緣掌門人龔海燕也曾投身於此,由她創辦的在線教育公司梯子網、那好網、91外教網節節失利,最終鎩羽而歸。

  2014年12月,血雨腥風的在線教育市場畫上了休止符,標誌性事件是兩起收購案:主角是雷軍旗下的歡聚時代,首先是揮金3億收購鄭仁強雅思在線教學團隊,後又以1.2億收購北京環球興學。

  盈利困難,投資週期長的在線教育,在這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陷入了靜默期。

  風口依然沒有停止,只不過吹向了其他領域,2016年共享單車讓整個創投圈爲之瘋狂,超過600億資金投擲其中;2017年無人貨架接棒,再次“引領風騷”,成資本追捧的“最短命風口”。

  在市場沉沉浮浮之時,受資管新規影響的投資機構,紛紛迎來募資難,尤其是今年8月30日,國家稅務總局對有限合夥創投基金中的自然人LP的徵稅進行了明確,即應按照“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項目繳納個人所得稅,適用5%~35%的超額累進稅率徵稅,這無疑在無形中增加了LP負擔,也使得資本在尋找標的時,出手更加謹慎。

  或許是前期的破血催熟了市場,在線教育在此時開始重新嶄露頭角。

2017年5月,猿輔導宣佈完成1.2億美元E輪融資;

2017年12月,掌門1對1宣佈完成1.2億美元D輪融資;

2018年2月,作業盒子宣佈完成1億美元C輪融資;

2018年7月,海風教育也宣佈完成C+輪融資;

同月,嗨學網宣佈完成數千萬元D輪融資;

於2014年孵化於百度內部的作業幫,2018年10月宣佈完成5億美元E輪融資。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全年,在線教育融資次數超過150起,2018年上半年融資超過180起,融資總額超150億,錢荒背景下,在線教育爲何成爲資本集體追逐的寵兒?

  寒冬中爲何迎來爆發

  “在線教育並不是突然火起來的。”

  真格教育基金副總裁姜敏告訴創業邦,加入真格前,姜敏曾任職於學而思戰略投資部。在他看來,資本寒冬中在線教育公司之所以熱,一定程度因爲教育公司是比較安全的,同時也是抗週期行業。尤其是培訓公司,預收費模式決定其資金流是正向的,即使寒冬融不到錢也不會輕易死掉。

“當然最本質的還是需求旺盛。” 姜敏補充道。

  根據比達諮詢最新發布的《2018年第1季度中國在線教育市場研究報告》,預計2018年在線教育規模突破3000億元,達到3456.7億元。2017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已達12198.9萬人,同比增長18.0%;預計2018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可達14236.1萬人,同比增長16.7%。

  除了肉眼可見的用戶規模,先驅所帶來的典範作用也不容忽視。好未來(學而思)和新東方持續上漲的市值,讓投資人們開始重新審視和關注這個行業,二級市場對教育行業的認可,以及越來越多的教育機構通過併購和IPO的方式參與到二級市場中去,在一定程度上激勵了投資人。滬江和新東方在線先後遞交招股書,也讓他們看到了某種希望和可能性。

  對這點深有體會的是魔力耳朵創始人、CEO金磊,作爲高瓴資本出手的第一個在線少兒英語項目,2016年12月成立的魔力耳朵已經完成3輪融資,除了高瓴資本,真格教育基金、猿輔導均參與了投資。

  魔力耳朵創始人、CEO金磊

  同爲在線少兒英語品牌,與VIPKID選擇的1對1授課不同的是,魔力耳朵的授課模式是小班課1對4。“當時把這個模式寫到官網上時,行業內有很多爭論,有人說1對6更好,也有很多其他的看法。”經過上百節的試課後,最終,金磊和團隊堅持了自己的判斷,從產品上線到今天,通過口碑傳播吸引了上萬名用戶。

作爲魔力耳朵的投資方之一,姜敏向創業邦透露,在線少兒英語是個千億級的市場,從業務模式來講,之所以認可1對4,是因爲在現有的環境下,它針對的受衆人羣是追求性價比的消費者。就像手機市場有了iPhone,但並不妨礙華爲、小米成爲偉大的企業,受衆是有分層的,應該看到這種多元化特性。

  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副總裁汪天凡也表達了相同觀點,在他看來,投資人在選擇標的時,關注的並不是資本在哪個行業爆發,而是該行業的天花板是否足夠高,用戶能否迎來爆發。爲了能夠覆蓋更多的用戶,貝塔斯曼在教育領域下注了針對0-6歲孩子的線上早教平臺小步親子;在線英語啓蒙教育平臺嘰裏呱啦;基於大數據的智能題庫產品作業盒子;幼兒數學智能培訓服務商天賦通教育。

  除此之外,汪天凡也把視角伸向三、四線城市,在他看來,教育市場基礎設施正在不斷完善,80後用戶付費能力逐漸提高,這些都會成爲催生市場規模的爆發的因素。外部時機成熟時,哪家公司自身實力硬,誰就能突出重圍。

  穩坐教育公司頭兩把交椅的公司好未來(學而思)和新東方,它們的核心競爭力在於教研內容以及品牌的積澱,而目前火熱的一大波公司可以說是爲教育提供了新的方式和渠道。

  過去美教主要集中在成人領域,比如51Talk和VIPABC的探索,隨着在線管理模式和技術的升級,使得VIPKID倡導的“1對1”模式,甚至新涌現創業者提出的“1對多”在線教育成爲現實。

  VIPKID不斷攀升的學員數量和愈加壯大的教師規模

  “在線教育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加持下,可以充分賦能老師,而且賦能孩子,讓每一名孩子都能得到個性化的教育,因材施教,使個性化學習不再是一種奢侈品,並得以大規模地實現。”對於VIPKID爲何獲得受衆和資本青睞,米雯娟這樣告訴創業邦。

  但是,挑戰和困難依然不容忽視。

  獲客成本過高VS盈利烏托邦

  資本過熱給所有入局者帶來了新的挑戰,能否在漩渦中沉下心來,應對挑戰,對企業自身以及產品邏輯提出了深度考量。

就眼下而言,較大的挑戰集中在各個企業高昂的獲客成本上。“這也是目前入局的衆多玩家難以獲得大規模盈利的主要原因。”汪天凡說。

  當然也有實現盈利的,比如新東方在線。根據新東方在線7月17日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書顯示,新東方在線2016年淨利潤爲5955萬元;2017年淨利潤爲9221萬元;截至2018年2月28日止淨利潤爲8077萬元。

  不過這很大程度上是憑藉母公司新東方的資源。

  公開數據顯示,截止到2018年5月,新東方在線共有62名全職教師、975名兼職教師、53名全職導師及1525名兼職導師。可以發現,兼職導師佔據了公司教學人員的主體,這些主體很大一部分來自於母公司新東方集團。

  對沒有依託的其他創業者而言,盈利問題則一直是懸在他們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以最近流血上市的“AI+教育”第一股流利說爲例,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上半年,流利說運營支出爲3.471億元,其中銷售與營銷支出爲2.598億元,研發支出爲6090萬元,高昂的支出成本換取用戶的做法,使得公司陷入無法盈利的怪圈,數據披露,2018年上半年的流利說淨虧損達1.823元,上年同期虧損爲6730萬元。

  流利說上市當天

  其他短暫擁有過高光時刻的公司依然面臨着盈利難題,2016年6月,獲得一線機構紅杉、DCM等資本擁躉的國內在線教育語言類第一股51talk赴美敲鐘,這個自成立起就一直虧損的“資本寵兒”至今也未能改變命運,據51talk發佈的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51talk第二季度淨虧損爲7370萬元,去年同期虧損1.332億元。

  其中,總運營費用達2.617億元,去年同期爲2.584億元,同比增長1.3%;銷售費用爲1.633億元,去年同期爲1.536億元,同比增長6.3%,增長主要由於品牌推廣費用的增加。運營虧損爲7650萬元,去年同期虧損1.378億元。

“如果獲客成本極高,對這個行業整體的發展並沒有太大幫助,只會滋生越來越多的泡沫。這也會使得投資人在選擇標的時,爲了規避風險,更加謹慎。”汪天凡說。

  當然,除了獲客成本偏高帶來的盈利烏托邦,來自政策層面的監管也是入局者需要考量的因素。

  但在米雯娟看來,未來在線教育的發展充滿多種可能性,在線教育不是突然興起的朝陽企業,也不是火爆過後就會沉寂的行業,傳統教育如此,互聯網教育也是如此。尤其是如今長成獨角獸的企業,它們經歷了漫長的蟄伏期後才迎來爆發。整個在線英語教育在2017年達到了250億的市場規模,並在2018年保持了19.5%的增長率。

  除此之外,技術的發展也爲千億級的市場規模賦能,並帶來了更多想象力。爲了能夠獲取良好的學習體驗和效果,VIPKID開發了AI+數據賦能教學全場景的教育閉環,在教、學、練、測環節形成了“數據+ 算法+ 場景” 的閉環,讓每個孩子的學習行爲和表現都形成獨一無二的“學生畫像”,從而獲得個性化的學習路徑。

  “新的技術手段能讓教育產品普惠更多人。”姜敏表示。

  他認爲,未來的教育可能是一種“新教育”模式,以技術爲核心競爭力,以學生爲中心,通過數字化的手段,形成一套實時反饋、持續迭代、可追蹤的教育系統,充分發揮老師和學生的潛能,給更多人提供個性化的教育,並且能更科學、更全面、更公平地呈現學習效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