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網約車“新生”:不合規運力存亡倒計時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1:25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經濟網訊 (記者 銀昕) “年底之前有司機收到了來自平臺的通知,告訴我們要儘量使運力合規,2019年元旦過後平臺就逐漸對不合規運力停止派單了。”2019年元旦過後,服務於某網約車平臺的一位司機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身爲不合規運力的司機,他的職業前途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根據2016年底公佈的《北京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這位不具有北京市戶籍的司機在“京人”問題上不合規,並且其駕駛的車輛不符合軸距不低於2650毫米,排量不小於1.8升的要求。“一旦全面停止對不合規運力的派單,我們就沒法繼續幹了。”他說。

  2018年11月28日上午,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組織召開網約車順風車進駐式安全專項檢查工作新聞通氣會,指出滴滴出行順風車產品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安全生產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非法營運問題突出、應急管理基礎薄弱且效能低下、社會穩定風險突出、公共安全隱患問題較大、互聯網信息安全存在風險隱患等七大問題,並對除滴滴外的其他網約車平臺也提出了與滴滴類似的幾大問題。檢查組要求各平臺在兩週之內上報具體整改措施。通氣會對合規化運營的明確要求也意味着無論是否情願,網約車“新生”都已到來,無論司機還是車輛,不合規運力在平臺上的存留已進入倒計時。

  針對交通運輸部的整改要求,各平臺措施大同小異

  2018年12月18日,各大網約車平臺不約而同地在這一天對外公佈了應檢查組要求而制定的整改措施,“運力合規化”在各平臺的整改措施中均出現在重要位置,也是各家平臺目前最重要的任務。

  滴滴出行在整改措施中稱將“根據各地網約車實施細則對車輛軸距、排量、車價等不同要求,制定分城市分階段合規目標”,並“克服困難,持續並加快清退不合規運力,逐步減少對不合規人員和車輛派單,直至停止”。易到則稱“圍繞各地《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管理規定》中對駕駛員戶籍、車輛標準、車輛註冊地及車輛所有人等要求,我司已建立健全篩查體系”,並頒佈了合規獎勵政策;易到稱其在2018年的後四個月以來已經清退不合規駕駛員逾五十萬人,並對拒絕合規的司機靜默處理,“2018年12月31日強可在全國重點業務城市全面合規”。在北京地區運力合規率較高的首汽約車稱其旗下自有車輛合規率已達百分之百,非合規車輛主要隸屬於是加盟車隊,首汽稱將加速加盟車輛的合規進程,對不合規司機逐步封停。

  但更現實的問題是,以京滬兩地的網約車法案爲準,不合規運力在司機戶籍問題上是無法繞開的難題,一位在北京地區從事汽車租賃的周姓人士曾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他公司旗下的司機中有95%的司機是非京籍司機,一旦被清退出網約車平臺,對其快車和專車業務將是“毀滅性的打擊”。在車輛方面,軸距和排量的要求都是較高的標準,周先生公司旗下車輛的合規率也不超過一半。

  有沒有在車牌號不變的前提下將車輛換成合規車輛繼續從事網約車的可能?有,但背後的成本是巨大的。《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從多家網約車平臺處獲悉,各平臺都開展了鼓勵司機和車輛合規化及辦理各種入行證件的“綠色通道”,“我們能多跑幾步路的,就讓司機少跑幾步路,很多手續由平臺來幫助他們辦。”但是在車牌號碼不變的前提下,將車輛性質轉換爲運營車輛是不難的,而背後的花銷卻是巨大的。一位不願具名的汽車租賃公司人士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算了一筆賬:在不更換車牌號碼的前提下,以北京地區標準爲例,軸距超過2650毫米,排量不低於1.8升的車輛至少是中端車型,而目前大量服務於“易達”“快車”等基礎級別服務的車型價格均在十萬以下或十萬出頭,而合規車輛最便宜型號的價格也超過16萬元,加上運營車輛在保險上所需支付的更高價格,司機若想繼續從事網約車服務,總計需要增加的花費是近十萬元,此外還要承受強制報廢年限爲八年的規定,“這樣一來幾乎沒有車主願意讓自己的車變爲合規車輛,他們只能退出市場。”該人士表示,此前滿足大量基本出行需求的“快車”“易達”等服務已經窮途末路,留下的只能是“優享”“舒適”“專車”和“豪華車”等中高端服務類型,但這些類型在此前的總單量中佔比不高。

  安全響應機制和網絡安全保護政策   

  11月28日安全專項檢查工作新聞通氣會上指出的另外兩大問題是“應急管理基礎薄弱且效能低下,客服人員配備嚴重不足,應急處置效能低下,與有關部門的聯動機制不健全”以及“互聯網信息安全存在風險隱患,信息系統存在被外部黑客攻擊和內部員工未授權訪問的隱患和風險,沒有嚴格落實數據分級分類管理要求,明文存儲用戶個人信息。”這兩個問題不僅存在在檢查組重點進駐檢查的滴滴出行中,在其他各網約車平臺也普遍存在。

  “一鍵報警”一詞普遍出現在各家的整改措施中。滴滴出行稱將修訂《滴滴出行安全事件應急預案》,建立由安委會統一領導的應急總指揮機制,總部應急指揮中心7*24小時值班,在各大區域建立夜間處置機制,提供“代報警服務”即客服、用戶和警方三方通話;易到稱“在部分城市車主端已上線人臉識別功能”,在乘客端上線“一鍵報警”“行程分享”和“緊急聯繫人”等安防功能;首汽約車也表示將增加“一鍵報警”“司機人臉識別”功能,並設立緊急事件處突專家小組,對安全應急事件分類處理,分級預警。

  乘客的個人信息安全問題最早從滴滴出行的兩次順風車刑事案件而起,順風車社交化和標籤化的玩兒法使順風車司機可以自主選擇帶有“顏值高”等標籤的異性乘客來滿足不正當的心理需求,增大了順風車乘客的危險,同時也是對用戶個人信息保護的不力。針對這一問題,滴滴表示其順風車服務仍將無限期下線,並且已經去除了社交功能,禁止合乘雙方自主編輯內容評價對方,並不向第三方展示,依法保護用戶隱私;針對個人信息安全的問題,滴滴出行稱將完善《滴滴出行數據安全管理總綱》,嚴格落實數據分級管理辦法,杜絕強制授權,過度授權和超範圍收集用戶信息。此外,其他網約車平臺的整改措施中也有加強網絡安全體系建設,保護用戶個人信息等內容。

  “陣痛”之下,網約車是否會向中高端化轉型?

  在各家平臺加大力度清退不合規運力之時,舊日習慣於“秒到”“秒接單”的經常使用“快車”“易達”服務的用戶再次遇到了“打車難”問題。“打車難”問題伴隨着清退不合規運力的出現是短時間內難以避免的,2018年9月滴滴出行曾以內部整頓爲由在爲期一週的時間內實施夜間停運,彼時黑車、黑摩旳重現江湖,人們在路邊聚集打車和被隨意加價的場景彷彿回到了沒有網約車的日子。實際上,從9月中旬滴滴出行恢復夜間運營開始,就開始有部分不合規運力離開平臺,原因之一是對未來合規化運營後自身地位不穩的擔憂,但更多的則是對整個行業的悲觀,預計未來收入有限。也就是說,“打車難”問題在各家平臺運力開始下降,在司機開始退出市場的幾個月之前就已經開始出現,到2019年元旦,各家平臺明確要求司機和車輛合規化之後,這個問題變得更加明顯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各平臺其實也在儘可能地使清退不合規運力的行爲按步驟分階段進行,而非“硬着陸”,在各平臺的整改措施中不乏對司機和車輛達到合規標準的鼓勵政策、幫助辦理證件的“綠色通道”及“靜默”等暫時性措施。“我們還是希望所有司機和車輛都能夠樂意合規化運營,畢竟所有的單量和運力都是由他們撐起來的。拋開京滬兩地對戶籍的要求不說,單是車輛的證件辦理以及戶籍合規司機的證件辦理齊全了,都是不小的工作,這些我們都願意幫助司機去做。”一位不願具名的某網約車平臺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來自官方的聲音則稱此種“陣痛”其實是在有關方面的預料之內的。廣州市交通委員會客運管理處處長蘇奎曾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示,有關方面對網約車有“暫停一年”的說法,所謂“暫停”不是停運,而是用一年的時間達成合規化、規範經營以及建立足夠的安全和應急機制等目標,同時“爲保證運力充足,在合規問題上可能做出讓步”的說法徹底走進歷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