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機器人行業的2108:有倒閉有上市 講故事融資不如實幹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5:33   北京新浪網

  機器人行業的2108:有倒閉有上市,講故事融資不如實幹

  每經網 記者 張虹蕾    每經編輯 陳俊傑    

  作爲硬科技的代表,機器人行業的資本故事也是業界關注的焦點。

  2018年下半年,被亞馬遜創始人青睞有加,外界視爲資本寵兒和協作機器人先驅者的Rethink Robotics宣佈倒閉,讓業界唏噓不已。從2012年開始,機器人熱潮就被掀起,市場上也一度產生機器人“泡沫”質疑。變化正在發生,相比前幾年,資本在該領域的熱度逐漸降溫,變得理性起來。  

  1月10日,在北京舉辦的主題爲“推進機器人產業創新與協作共融”的2019年中國機器人行業年會上,有業內人士提醒,“講故事講不來錢了,還想加入機器人行業的人,要想一想如何做實的問題”。

 豹小蜜”服務機器人接待參會者 圖片來源:主辦方供圖 豹小蜜”服務機器人接待參會者 圖片來源:主辦方供圖

  進入大浪淘沙階段

  2018年,對於機器人產業而言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既有服務機器人第一股科沃斯上市,也有協作機器人企業Rethink Robotics宣佈倒閉。

  Rethink Robotics成立於2008年初,不僅在早期就提出了協作機器人的概念,還先後推出了代表性的工業機器人Baxter和Sawyer。

  資本也頗爲青睞Rethink Robotics,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佐斯曾爲其傾注頗多心血。公開資料顯示,貝佐斯參與了該公司2008~2017年間A輪~E輪的8輪融資,共計1.1153億美元。

  而新經濟創投數據服務商IT桔子的數據顯示,Rethink Robotics的E輪投資方包括Bezos Expeditions、高盛集團(中國)、GE Ventures通用電氣、Charles River Ventures(CRV)、高原資本(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艾德維克(Adveq)等業內相當資深的投資機構。

  在Rethink Robotics隕落之時,一位投資了多個機器人項目的資深投資人表示,2018年以來資本收緊,但市場又沒有預想的好,已經連續有機器人公司退出歷史舞臺。

  河北工業大學科研院院長張明路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Rethink Robotics倒閉可能源於產業定位不準和估值虛高,“某些機器人公司成立之後通過持續融資推高估值,卻沒有考慮社會效益和商用能力跟估值的匹配度”。

  在哈工大機器人研究所所長趙傑看來,伴隨着資本投入和產業變革,機器人產業的大浪淘沙也在持續漸進,企業倒閉作爲個體而言看似是很遺憾的事情,但從整體而言,通過活性的篩選機制最後沉下來的纔是有可持續發展能力的,擁有核心技術的企業。

  估值調整期反思資本利弊

  Rethink Robotics的倒閉讓人思考資本和產業之間的關係。

  早在2016年6月23日,成立於2013年的深圳狗尾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A輪億元級別融資,投後估值超一億美元,成爲資本市場的寵兒。時隔兩年後,在2018年5月3日,優必選(UBTECH)宣佈完成8.2億美元C輪融資,刷新AI領域單輪融資記錄,優必選本輪估值爲50億美元,較B輪估值10億美元增長4倍。

  彼時,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機器人研究所名譽所長王田苗教授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機器人企業估值高和技術的發展趨勢密切相關,源於市場需求的拉動和科技趨勢的變化。如果估值高到一定程度,需要市場進行調節。

  北京康力優藍機器人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劉雪楠表示,估值是反映企業發展的指標,但一味追求高估值無意義。短期內,機器人產業的發展可能會受到股東關係影響,長期的市場風向標還是掌握在消費者手裏,資本對於產業更多起到配合作用。

  而在當下,估值調整的時刻似乎已經到來。國金證券相關研報顯示,2016~2018年,機器人一級市場面臨融資難估值貴,行業開始洗牌,產業進入調整期,尋找新突破方向。僅在工業機器人領域,上下游產業鏈的上市公司就有54家。

  上述研報對54家工業機器人上市公司多維度深度剖析發現,2015年以來工業機器人創企爆發增長,股權市場融資持續火熱,但融資集中在A輪以前,大浪淘沙後持續融資的企業極少。目前資本過熱後已逐漸理性,更加關注技術積累,產業正進入理性發展階段。

  而在數量上,2017~2018年僅有10家公司新介入工業機器人領域,併購和自主研發各佔一半,系統集成佔比70%,零部件業務依舊不多。對於導致上市公司介入工業機器人領域熱情回落,上述研報稱主要源於補貼監管趨嚴、當前二級市場資金匱乏、併購環境較差等。

  行業降溫給實幹企業提供機遇

  從一開始的“大部分都信”到此前的“明確機器人能幹什麼”再到如今的“冷靜判斷”。隨着行業的沉澱,資本的態度也在逐步改變。

  機器人剛剛火起來的時候,幾乎每週都要接待各地官方人士。“說的都是我要投多少多少錢,你要怎麼怎麼樣。”趙傑回憶稱,2011年、2012年開始機器人火起來時,從政府到資本都對機器人產業寄予厚望。

  “現在,機器人溫度稍微降下來一些,那種浮躁的氛圍和現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機器人本身就是實實在在的事,靠吹牛是不行的,還得靠實實在在地幹。” 對於資本趨於理性,趙傑頗感欣慰,“原來講個故事就可以融資,2018年開始就沒有一個成功過,而這給踏實肯幹的企業提供了機會”。

  對於這一點,張明路亦有共鳴,他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2018年的機器人市場已經不像前幾年那樣興高采烈,2019年理性前行的趨勢將會更加明顯,求大求全的時代早已過去,專攻細分市場的時刻已經來臨。

  資本的理性亦體現在從業者的態度中,蘇州綠的諧波總經理左晶提到,“每次見投資者,我不會把行業描繪的天花亂墜,首先是要看到行業的不確定性和風險”。 

  不論環境變化如何,企業估值怎樣改變,資本在機器人產業發展過程中一直都扮演着助推器的角色,京東集團副總裁肖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但如何推動商業模式進一步前進則需要思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