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委員周洪宇:高職擴招100萬力度空前 職業教育迎春天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12:30   北京新浪網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周洪宇: 高職擴招100萬力度空前 職業教育迎來春天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慧,趙煒 北京報道

  湖北一所民辦職業技術學院因爲培訓退伍軍人,受到了中央軍委和國家教育部的表彰;還有一所職業技術學院拿到了國家層面數百萬的補貼,這也是過去很少見的。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改革完善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辦法,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報考,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擴大高職院校獎助學金覆蓋面、提高補助標準,加快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

  3月12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華中師範大學教授周洪宇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他提到,要打通職業教育的上升通道,讓接受職業教育的學生有“面子”和“裏子”,要讓接受職業教育受到重視、尊重。

  他還指出目前職業教育的六大問題,並提出修改《職業教育法》的相關建議,其中包括整合政府職能,打破部門界限,理順管理體制,對職業教育實行統一協調的領導。

  周洪宇。資料圖

  職業教育的六大難題

  《21世紀》: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這會對招生工作以及經濟帶來哪些影響?

  周洪宇:要在一年內擴招100萬人,力度是前所未有的。1998年的時候,中央提出大學要擴招100萬人,當時是含本科和高職高專。這次是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

  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既有利於緩解當前就業壓力,也是解決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戰略之舉,這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大篇幅談職業教育的大背景,但推動職業教育發展有個週期,不會短期內對經濟或者人才結構有較大的刺激。我們應該從國家人才儲備的更長遠的角度來看。

  年初國務院發佈的關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就提出,經過5-10年左右的時間,職業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舉辦爲主向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的格局轉變,由追求規模擴張向提高質量轉變,大幅提升新時代職業教育現代化水平,爲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和提高國家競爭力提供優質人才資源支撐。

  雖然現在離目標還有差距,但是已經開始採取具體的舉措推進了。我知道的湖北一所民辦職業技術學院因爲培訓退伍軍人,受到了中央軍委和國家教育部的表彰,學院創始人很受鼓舞;還有一所職業技術學院拿到了國家層面數百萬的補貼,這也是過去很少見的。他們跟我說,真正地感受到職業教育的春天來了。

  《21世紀》:很多職業學院反饋招到合適的老師不容易,大規模擴招後師生比進一步拉大,是否會進一步拉大教師缺口,如何緩解教學壓力、保證教學質量?

  周洪宇:教師隊伍建設是當前發展職業教育的薄弱環節,需要切實解決制約教師隊伍建設的問題。我們不能只看到現有的職業院校的教師,需要打通兩個渠道,一方面發展民辦的職業教育院校,另外要大力鼓勵扶持企業辦學。職業院校要培養高素質技能人才,可以讓企業的人才來教技術,學院的老師來講理論,二者可以打通,理論和實踐應儘量結合在一起。僅限於現有的師資力量來看,很難完全符合擴招的需求。

  《21世紀》:除了師資力量薄弱,您認爲現在職業教育還存在哪些困難和問題?

  周洪宇:首先是有些地方、部門以及社會,對職業教育的重要性認識不足,需要切實轉變觀念,營造有利於職業教育發展的良好氛圍。二是職業教育經費穩步增長機制不夠健全,仍不能滿足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需求,需要推動建立健全政府投入爲主、受教育者合理分擔、其他多種渠道籌措經費的投入機制,提高職業教育經費保障水平。三是職業教育不能滿足社會對技術技能人才的多方面需求,需要大力提高職業教育質量。四是隨着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產業結構調整、技術革新步伐加快,我國勞動力供求不匹配的結構性矛盾越來越突出,要堅持服務發展、促進就業的辦學方向,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使職業教育更好地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五是西部地區、民族地區和農村地區的職業教育發展相對滯後,校舍面積、實訓基地、教學設備等基礎條件亟需改善,需要因地制宜地開展分區規劃,促進協調發展。

  小龍蝦學院服務特色產業

  《21世紀》:目前來看教育不是高利潤的行業,社會資本在興辦職業教育方面有生意上的考量,難免與國家初衷違和。應該如何引導、規制?

  周洪宇:從企業來看,社會資本辦學要兼顧微利和社會責任。從我接觸的來看,很少教育企業是單純追求暴利的,大家基本是追求盈利同時也履行社會責任,和公辦學院沒有區別。比如武昌某職業技術學院,發現退役軍人有職業教育需求,學院負責人就重點對接這部分人羣,已經聘請並且還將繼續聘請大量退休軍官來上課。

  民辦職業院校的優勢是靈活性強,對市場的敏感度高,培訓的人才也可以馬上爲社會服務。當學院的教育質量做好了,學生規模也起來了,效益就能提高,是可以盈利的,但是肯定不是暴利行業。

  《21世紀》:廣東、江蘇等東部地區對技能人才需求大,經濟發達,職業教育發展會不會比中西部地區更有優勢?

  周洪宇:地方發展職業教育,主要是看當地的產業需求。並不是說浙江、廣東就能發展好職業教育,中西部就不行。比如湖北的職業教育在全國發展得較早,質量也不錯,有的職業院校招生的分數已經是常年超過本科線。

  廣東沿海地區有其產業需求,中西部地區也有特色產業需求。比較有代表性的,比如湖北潛江的江漢藝術職業學院,從2017年起,開始通過單獨招生考試錄取,培養普通專科層次的小龍蝦產業技能型人才,就業情況非常好。職業教育關鍵是要密切對接市場需求,辦出特色,小龍蝦成爲潛江的重要名片之一,相應的產業鏈對職業人才的需求也很大,這是職業教育對接產業需求的很好案例。

  《21世紀》:事實上,如果一般學生能選擇讀本科還是不會去讀職業院校吧?目前一二線城市將積分落戶和學歷綁定在一起,你認爲這會在將來發生變化麼?

  周洪宇:對職業教育的不重視,是國人長期的一個文化觀念。如果制度設計上沒有正確引導,反過來強化這個觀念,不利於社會經濟的發展。我認爲關鍵是要讓讀職業教育的學生有“面子”也有“裏子”。“面子”是技術類職業受到尊重,“裏子”是畢業後能有好的就業,這對職業教育的質量提出了較高的要求。

  關於落戶,事實上除了一線城市對落戶要求比較多,很多城市對職業教育文憑的學生也放開了落戶的門檻,未來對職業教育文憑會越來越友善,這是個趨勢。

  《21世紀》:你一直在關注職業教育,今年你帶來了哪些相關建議?

  周洪宇:2009年開始,我曾多次就修改《職業教育法》提交議案。今年我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加快《職業教育法》的修法進程,爭取在2020年或者2021年提交審議,確保在本屆全國人大審議通過。

  修改《職業教育法》要注意幾個問題,一是理順管理體制。我國職業教育存在多頭管理的現象,教育部門與行業協會以及政府其他部門之間缺乏溝通銜接,教育、就業與培訓之間相互分離。這種管理體制影響了職業教育的發展。建議通過修訂該法,整合政府職能,打破部門界限,理順管理體制,對職業教育實行統一協調的領導。

  二是將中等職業教育免費制度寫入法律。

  三是適當發展本科、研究生層次的高等職業教育,完善職業教育體系。建議明確:高等職業教育是我國職業教育體系中的重要層次,高等職業教育應在目前以大專層次爲主的基礎上,適當發展本科層次乃至研究生層次的高等職業教育,做好中等與高等職業教育的銜接,培養高層次技能創新型拔尖人才,完善我國目前人才體系結構。

  四是明確投入責任和標準,加大經費投入。一方面建立經費投入保障制度,確保職教經費“三個增長”。另一方面建立教育附加費用於中等職業教育立項、審計、責任追究制度。

  五是建議借鑑發達國家和地區有關經驗做法,構建與現有學位制度相銜接的高職高專院校學位制度,對高職高專院校設立“副學士學位”(或“協學士學位”)。建立副學士學位—學士學位—碩士學位—博士學位的高等職業教育學位制度。也可考慮將高等職業教育學位命名爲“工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