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4000億資本入局 地產商爭食新能源汽車產業“蛋糕”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10:1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4000億資本入局 地產商爭食新能源汽車產業“蛋糕”

  來源:證券時報

  日前,華泰汽車宣佈與富力地產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富力地產集團將參股華泰汽車,共同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關於此次合作的細節,包括如何參股以及各自的分工,富力地產(02777.HK)與華泰汽車控股的上市公司曙光股份(600303)並未披露相關公告。

  不過,此次略顯“低調”的合作仍然引起了行業廣泛關注。這並非地產商首次入局汽車行業,據不完全統計,近三年內,已有恆大、寶能、華夏幸福、碧桂園、萬達等超十餘家地產商扎推投資汽車產業,尤其是聚焦於新能源汽車領域。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有形市場分會常務副理事長蘇暉告訴記者,地產商涉足新能源汽車行業是爲了謀求自身的多元化轉型,但未來的造車之路並不樂觀,同時也將爲新能源汽車行業帶來一定的衝擊,加劇行業競爭。

  壓力倒逼房企轉型

  據證券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從2017年起,已有超10家地產企業入局新能源汽車領域,涉及範圍包括整車製造、動力電池製造、產業基地或產業園建設、經銷商渠道拓展等,計劃投資總額已達4000億元。

  地產商爲何在近年來扎堆入局汽車行業?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這與地產行業所處的大環境有着密切聯繫。

  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曾向記者表示:“過去三四年,我國經濟的大基調是去槓桿,其中房地產是尤受宏觀調控關注和政策衝擊的行業。”

  記者瞭解到,去槓桿帶來的流動性緊縮容易導致風險偏好快速下降、信用供給收縮、債務違約風險等,而這也將爲房地產行業帶來一定的壓力。

  同時,“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等措施,也進一步削減了地產商對於一二線城市的想象力。今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再度強調了“房住不炒”的定位,並首次明確不將房地產作爲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一位業內人士稱,未來房地產政策不會放鬆,地產行業已漸漸告別暴利增長時代。

  日前,中國恆大(03333.HK)披露了2019年上半年盈利預警,預期淨利潤較去年同期下降49%,其中核心業務淨利潤預期較去年同期下降約45%。

  一位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恆大上半年淨利的下滑,暴露了地產行業告別高增長的信號,未來地產商如果依靠簡單的規模擴張,是很難獲得高利潤的,因此探尋新的盈利模式,進行多元化佈局,成爲了地產企業抗壓的重要渠道。

  據悉,近年來,諸多房地產巨頭所投資的領域已非常寬泛,包括礦產、酒類、娛樂、體育、長租公寓、旅遊、快銷品等各行各業。而目前,新能源汽車產業則成爲地產商扎堆投資的“熱點”領域。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以華夏幸福爲例,多年以前就成立了汽車行業研究院,並從各個權威機構招兵買馬,聘請高級研究人員對汽車行業的實時動向和未來發展趨勢進行研究。該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對於部分地產商而言,進軍汽車行業其實早就在他們的規劃之中。

  產業蛋糕巨大

  “地產商扎堆入局新能源汽車行業,無非是圍繞着三方面展開,即技術方向、政策和土地。”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當前新能源汽車行業正處於風口期,行業本身自帶吸引投資的引力。

  該內部人士還向記者透露:“新能源汽車的發展已是大勢所趨,伴隨着產業成熟度的提高,這個領域也將逐漸面臨收緊和洗牌的局面,因此地產商都是抱着非常緊迫的心態加緊佈局汽車行業的。這一點,從恆大的佈局腳步就能窺之一二。”

  2018年7月,恆大健康發佈公告,正式入主美國新能源汽車公司法拉第未來。入股後雙方的合作進展得並不順利,多次在控制權方面發生博弈,並因此引發了仲裁。不過,此番曲折,絲毫沒有影響恆大入局汽車行業的決心。今年1月,恆大健康以9.3億美元成功收購NEVS 51%的股權,並獲得其多數董事席位,併火速以10.6億元入股動力電池企業卡耐新能源,持股58%成爲其第一大股東。與此同時,中國恆大還以144.9億元成爲了廣匯汽車的第二大股東,獲得其40.96%的股權。

  內部人士稱,恆大之所以重金投入新能源汽車領域,且在行業各個細分領域均進行投資,是因爲這塊蛋糕足夠大。根據公安部官網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全國機動車保有量達3.4億輛。在新能源汽車方面,我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達344萬輛,佔汽車總量的1.37%;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72.85%。其中,純電動汽車保有量爲281萬輛,佔新能源汽車總量的81.74%。

  “新能源汽車代表着中國製造產業的戰略方向,符合政策支持的大方向。基於這個角度進行投資,也會受到地方政策的支持,在某種程度上更加便於地產商擴大規模、獲得土地。”該內部人士稱。

  對此,蘇暉認爲,國家鼓勵發展實體經濟,新能源汽車行業又是戰略新興產業,是重點鼓勵和支持的行業,因此地產企業入局汽車行業屬於恰逢其時,符合企業自身謀求多元化轉型的需求。

  此外,也有行業專家認爲,“汽車+地產”的模式,利於打造具備特色的汽車小鎮,實現共贏效應。尤其是在一些汽車產業較爲發達的省份,大多數產業園與城市相對割裂,存在一定的“城市病”問題,如果地產商介入,有利於加強產業與城市的融合。例如,碧桂園就看中了汽車小鎮的發展模式,於2017年在廣東佛山順德開始興建新能源汽車小鎮。

  跨界難度不小

  對於地產商的入局,部分業內人士認爲,這將利好於行業發展,同時由於部分地產商的介入並不僅僅是投資行爲,還會充分參與到造車的運營中,這將進一步促進行業的技術變革。曹鶴告訴記者,大量資本介入肯定是好現象,可以將我國汽車產業變革的進程大大縮短。

  而另外一部分行業專家則提出了風險提示,認爲地產商的跨界,雖然能帶來巨大的資本和新鮮血液,卻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競爭程度,使得行業競爭更加激烈殘酷。

  蘇暉認爲,地產企業到不熟悉的新能源汽車領域跨界,有許多難以想象和不可逾越的困難,目前,地產企業造車大多數屬於起步階段,產品都還未面世,未來的造車之路不容樂觀。

  “造車不是躺着賺錢,要真正彎下腰去,不是所有的地產商都能完成這樣的轉型。”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來看,地產商入局汽車行業並非一帆風順,不僅進展緩慢,也遭遇了一些質疑。據悉,自寶能入股觀致後,已有80%的經銷商反映門店並不賺錢,銷售情況並無明顯好轉。2018年,萬通地產擬以31.7億元收購星恆電源,曾遭遇了上交所的問詢,據悉,隨後萬通地產發佈公告稱終止了此次收購。

  而近期富力集團參股華泰汽車的項目,也在行業內引發深度討論。有業內人士分析稱,截至2018年,富力地產負債超3000億元,截至2019年3月底,富力的資產負債率爲82.04%,較2018年底的80%上升2個百分點。在這種背景下“負重”入局新能源汽車行業,很難判斷其未來的前景。該業內人士稱,雖然新能源汽車行業的蛋糕巨大,但不排除地產商有跟風投資的可能,因此面對地產商扎堆入局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現象,行業內需要冷靜判斷,相關企業也需要合理評估風險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