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京東小哥月入已超2萬 35歲之後去送快遞外賣?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4日 19:57   北京新浪網

  來源:金融八卦女頻道

  高薪實際上只作爲一個噱頭,將人羣往行業裏導流。但事實上正如大部分行業面臨的狀況一樣,職業收入存在着“極差”,每個行業裏也存在着貧富差距。

  · · ·如果說最近有什麼刺激CBD金融民工的消息,大概就是京東財報曝出的快遞小哥月入兩萬了。

  近日京東發佈了Q2財報,除了對外宣佈京東物流目前盈虧平衡之外,財報同時還披露了第二季度京東物流快遞員平均薪酬同比上漲近5%,月收入2萬元以上的快遞員數量同比增長163%。

  ▲來源:京東2019年Q2財報

  與此同時,京東二季度的履約費用率一下子降到了6.1%,物流和其他收入爲56.9億元,同比大增98.1%。電商行業的履約費用,反映的是倉儲、配送等物流成本。履約費用率下降,說明物流成本降下來了。京東對此的解釋是,物流履約效率保持不斷提升加上物流基礎設施不斷完善。至於爲啥提升這麼大,沒說。反正成本下來了,快遞小哥工資漲了,業績大幅提升了,皆大歡喜。

  還記得嗎?今年4月初,京東被曝出將取消旗下快遞員底薪模式,以及調低快遞員公積金,從12%降到7%;同時將增加快遞收件任務,攬件將計入績效,直接影響工資收入。京東物流方面當時的回應也證實了確有調整。隨後劉老闆發了一封內部信,說京東物流去年虧損超過23億,擺在京東物流面前只有兩條路:1.增加攬單量以增加公司外部收入;2.降低內部成本包括五險一金及福利待遇。劉老闆要求大家必須努力提高攬件數量,來增加公司收入。希望大家面對困難,共度時艱。沒想到,4個月後時艱就過去了,快遞小哥們的犧牲換來了公司的業績暴漲。劉老闆意氣風發地表示:

  京東靠規模效應和效率提升來獲得盈利的這一天已經到來。劉強東:賺錢的日子已經到來

  於是,快遞小哥們跟着東哥一起賺錢的日子也到來了。目前據媒體披露的情況,我們發現,一共有3名月入超兩萬的京東快遞小哥爲大衆所熟知。他們分別是在6月份月入3萬的崑山快遞小哥、二季度做到月入兩萬的南陽快遞小哥、以及著名的明星快遞小哥黃少波。

  “據崑山的一名京東快遞員介紹,在攬收政策調整後,他的月收入在6月份直接邁入3萬元大關,“一方面積極進行日常攬件,另一方面也在努力拓展商家寄件業務,尤其一些短視頻平臺上的網店寄件需求大漲,6月單量過萬。”南陽的一名京東快遞員也表示,增加攬件提成對於營業部同事攬件積極性有着明顯提高,目前加上配送和攬收的總提成,他的月收入在二季度也增加到兩萬元。”騰訊科技-京東曬快遞哥工資:月收入超2萬元的人數同比增長163%

  所以說呢,一衆吃瓜路人就不要再爲快遞月入兩萬驚掉大牙了。畢竟,這一人羣在京東,正以同比增長163%的速度在壯大。不過據此前AI財經社的採訪稱:

  大部分人,都是工資一下變少了,工資變多的沒聽過。AI財經社作者,公衆號:AI財經社驚東剩宴

  那麼,快遞員這個職業前景如何?

  讓我們來看兩張圖:

  ▲來源:京東2019年Q1財報

  ▲來源:京東2019年Q2財報

  京東物流沒有公佈快遞員人數,我們從京東的總人數來看,是不是可以說,這個職業還算穩定?無底薪裸奔後,人員還那麼穩定,看來這個職業真的前途無量。也許快遞小哥的薪資水平,正在挑戰着人們對快遞員等服務羣體的認知。

  1.

  / 他靠收快遞月入8萬,

  成爲明星快遞員 /

  京東快遞小哥憑什麼月入2萬? 據說攬件多,業務量大,收入自然就上去了。

  瞭解快遞這行的都知道,派件本身賺不了多少錢,真正賺錢的業務還是攬收快件。上文提到的,來自廣東茂名的明星快遞小哥黃少波就用自身經歷證明了攬收業務中存在的高收入可能性。作爲京東物流華南區廣州大石營業部一名快遞員,僅2月底——3月底的一個月時間裏,他總攬件數達到了13萬件,3月份收入近8萬元,全部是攬件提成。黃少波說自己一天平均攬收一萬多單,最多的一天攬收量能夠達到3萬件,“甚至需要2臺機器6個人一起幫我把包裹掃描入庫”。每天光發件就4-5車,這讓黃少波的收入一下子接近8萬元,一舉超過CBD金領的月薪水平。

  ▲黃少波工資單截圖當然,這是高峯收入。在4月份取消底薪之後,又有媒體採訪了他,他的月收入是:

  無獨有偶,來自申通的快遞員竇立國也是通過發展攬收業務,5年時間在北京掙下200多萬,買了一輛奔馳SUV,被網友稱爲“開着奔馳送貨的快遞員”。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紐約上市,馬雲帶了八個人敲鐘,其中就有一個是他。

  ▲竇立國演講截圖

  竇立國的成功路徑從100盒名片和1萬張小廣告開始——這筆2000塊的宣傳費用是當時家裏好幾個月的房租。名片傳單散發出去後,陸續有人找竇立國發件寄快遞。於是他有了動力,每天一大清早就出去發傳單。這樣過了一個月,竇立國賺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兩萬。此後,他的快遞業務也像雪球般越滾越大。“快遞這行多勞多得,只要你豁出去幹,月入2萬肯定妥妥的!”一位受訪的中通快遞小哥小王透露。晚上同事們都休息了,小王還挨家挨戶塞名片,甚至和許多門衛打好關係,漸漸地,他成了片區裏最“臉熟”的快遞小哥。現在他每月收入基本可以達到2.7萬左右,甚至更高。電商的風吹遍四海八荒,也把物流業務的火越吹越旺。許多快遞代理也因此過得風生水起。許哥腦子活絡,留意到家鄉工業園區廠子多,石雕、機械等等都是大件物品,物流成本大有講究。所以他跑起了安能和優速這種專送大件的快遞業務,競爭少,需求多,單子也像雪花般飛來。

  2.

  / 中年再就業新出路:送快遞,送外賣,開滴滴 / 收入顛覆大衆認知的,不止快遞這一行,隔壁的外賣小哥也是聲名在外。一位在杭州工作的某外賣小哥表示,自己每個月平均下來一天能賺五六百,接單多的時候能掙八百多快九百,一個月的收入算下來大概在兩萬三到兩萬四之間。根據智聯招聘在2019夏季公佈的招聘薪酬數據,全國的平均薪酬在8452元/月。

  薪酬排名靠前的城市中,北上深依然牢牢佔據了主要地位,但最高薪資也才達到11204/月,不敵上面提到的快遞小哥和外賣騎手的月收入。

  不久前,一則帖子在虎撲走紅,迅速火爆全網。

  “油、工資太高、不經打,背後的生活擔子太重影響工作狀態”——被HR打得一文不值的,正是年近35的中年人。在互聯網公司中,對中年人的鄙視鏈尤其加重。創始人和HR偏向選擇那些剛畢業一兩年,有基本的職場經驗,好學勤奮,並且體力好,“有韌性,還便宜”的新人。 於是 “來自大型互聯網公司”、“管理級別人員”、“薪資要求高”、以及,“接近35歲”,成了妥妥被嫌棄的求職配置。事實上這種裁掉中年人的趨勢正在全球化。前IBM人力資源副總裁阿蘭·瓦爾德前不久就曾向公衆坦言,爲吸引千禧一代年輕人,讓公司看起來和亞馬遜、谷歌一樣“新潮炫酷”,IBM在過去幾年炒掉的員工數量可能高達10萬人。中國互聯網公司面臨的境遇也是同樣。中年人被自動打上了“不中用”的標籤,面臨進退兩難的窘境。那麼這些被企業嫌棄,又不被新公司接納的中年人,最後都去了哪裏?有人脈有資源的可能會選擇自立門戶。再跳槽一次畢竟依舊面臨着被人選擇,被人淘汰的命運,不想在工作上再被動,只能把淘汰的主動權握在自己手中。但這條道路何其困難。中年人雖然有一定積蓄,但負擔比年輕人大很多。一般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往往要負擔一家人的開銷,老人生病要錢,兒女讀書要錢,房貸要錢,少則要幾千,多則要一兩萬。選擇創業打拼雖然自己可以省吃儉用,但又有誰忍心讓一家人都陪自己吃苦?因此就連創業這條路,中年人也比年輕人多了不少牽絆,早已經過了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年齡。既然無法創業自立門戶,就還得在別人手底下討生活。但招聘市場已不再給予中年人話語權。他們認爲三四十歲的人在自身腦力和體力上嚴重落後,“重新學習”這件事變得對中年人來說很困難,狼性拼殺的競爭激情和氣勢也很難在中年人身上體現。“小鮮肉”成了市場的選擇,淪爲市場棄兒的中年人不得不考慮起以往從來沒考慮過的就業道路:收快遞、送外賣和跑滴滴,俗稱“打零工”。不能說這三者就是好的選擇。對中年失業的人來說,這樣的再就業形式是不得已而爲之。但即使在這些行業,中年人依然存在一定的瓶頸制約。

  3.

  / 大時代下的平凡人 /

  最大的瓶頸還是年齡問題。

  對快遞和外賣行業來說,年輕就意味着體力,體力意味着能跑更多單、賺更多錢。總結而言,年輕就是這個行業的基石和資本。因爲年齡問題被淘汰的中年人,再次進入了一個以年齡爲優勢的行業。除此之外,送快遞、送外賣拿高薪,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月薪2萬、4萬、8萬畢竟只是個例,並不代表大多數。據58同城去年公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外賣騎手期望薪資最高的城市是北京,達到月薪8264元,其次是上海、南京、杭州,分別爲8215元、7897元和7852元。而外賣小哥企業提供薪資排名中,杭州以月薪9121元一馬當先,其次是北京、南京、上海,分別爲9072元、8728元和8481元,全國平均薪資水平達7750元/月。

  這才是外賣小哥真實的收入平均水平,更別提工作過程中的種種心酸。2017年網上就出現過一則新聞,一個外賣小哥因爲高峯期堵車,外賣訂單超時,在上電梯的時候竟然急哭了。包括餓了麼、美團在內的衆多送餐平臺都有懲罰機制,出現超時、對用戶辱罵等違規行爲,輕則罰款50元到200元,累犯直接扣除當月工資甚至永久除名。而且因爲體能與精力有限,最勤快的外賣員最高也就達到月薪兩萬的水平,基本不會再有更高的數字了。換言之,他們賺的每一分錢,全都是血汗錢。要想賺到這份辛苦錢,還很挑地域。無論你是送外賣收快遞還是跑滴滴,甚至一些類似貼瓷磚、通馬桶這樣的苦差事,都只有在一線城市才能享受到高薪機會。一線意味着密集的需求,有需求才催生了市場,這些行業才有發展的空間。

  而一線勞動力的緊缺,也擡高了這些行業的身價,讓從業者有機會憑勞力賺到更多錢。

  雖然這些錢本質上仍然是依靠了體力和勞動的付出才換取來的報酬。

  高薪實際上只作爲一個噱頭,將人羣往行業裏導流。但事實上正如大部分行業面臨的狀況一樣,職業收入存在着“極差”,每個行業裏也存在着貧富差距。

  頭部人羣可能只佔5%,卻拿着比剩下的95%的人高出好幾倍的薪資。

  行業本身重要,卻也不重要。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才最終決定了你在這個行業是否能賺到可觀的收入。

  否則,就算是東哥的兄弟,也會有心慌慌的那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