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自主招生名額縮減 衍生行業還是一門好生意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3:00   新京報

  自主招生名額縮減,衍生行業還是一門好生意嗎?

  壓縮招生名額、降低優惠分值、嚴懲論文造假……

  近日,教育部發布《關於做好2019年高校自主招生工作的通知》(簡稱《通知》),從招生政策、招生程序、加強監管等方面對高校自主招生提出了要求,並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近年來,自主招生逐漸升溫,甚至有成爲高考“第二戰場”的趨勢。據媒體報道,自主招生報名人次從2015年的16萬迅速攀升到2018年的83萬。在此情況下, 許多培訓機構從中看到商機,提供自主招生政策解讀、背景提升、筆試面試輔導等服務。

  此次政策的出臺能否爲自主招生降溫?又會對自主招生培訓行業產生怎樣的影響?

  影響:初審通過人數或將下降

  “志願服務國家級優秀項目獎有用嗎?”“作文大賽的獎項還認可嗎?”“雅思成績哪些學校會參考?”……1月4日教育部下發《通知》後,某自主招生培訓機構的學生交流羣裏炸了鍋,大家紛紛向機構老師諮詢政策的影響。該機構負責人張丹(化名)在交流羣裏表示:“哪些獎項有用還不好說,要看各高校自己的要求,但預計今年初審環節會篩掉更多人。”

  根據《通知》要求,高校不得簡單以論文、專利、中介機構舉辦的競賽(活動)等作爲報考條件和初審通過依據。對擬認可的賽事證書,要以權威性高、公信力強的學科競賽爲主,並組織相關專家對賽事的科學性、規範性進行認真評估。相關專家認爲,這一條的“殺傷力”會比較大,非官方的獎項以及專利、論文等可能變爲無用,而數學、物理、化學、生物、信息五大學科競賽的地位將進一步提升。

  “2018年自主招生報名人次超過83萬,但是獲得五大學科競賽獎項的學生只有不到5萬人,有很多學生憑藉論文、專利、社會實踐活動等報名自主招生。”愛培優聯合創始人李立勳認爲,這類學生今年會受到影響。

  記者注意到,在自主招生報名人數攀升的同時,從2016年到2018年,自主招生初審通過人數也從10萬人左右增加到15萬人以上。部分高校在自主招生簡章中對報名條件的限制比較模糊,僅要求在特定領域具有鮮明學科特長和一定創新潛質的學生均可報名申請。

  根據《通知》要求,高校應於2019年1月底前將本校自主招生簡章報教育部備案。據知情人士透露,部分高校今年可能會在招生簡章中對報名條件進行明確,更清晰地列出認可哪些賽事。如果學生沒有達到要求,則不予通過初審。李立勳認爲,今年的初審通過人數會明顯下降。在這樣的情況下,張丹建議學生不要盲目報名,要依據自身的硬件水平和興趣愛好選擇匹配自身的學校。

  此外,相關專家認爲,《通知》中關於嚴格制定錄取標準,降低給予自主招生考生的優惠分值的要求也可能產生較大影響。記者梳理髮現,2018年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降分優惠最高達60分,部分特別優秀的學生可獲降至一本線錄取。李立勳預測,2019年一些高校的優惠分值會降低,可能難以超過30分。

  與此同時,《通知》中還提到適度壓縮招生規模,嚴格確定招生專業等要求;引起一些家長的疑惑:“自主招生入口爲什麼突然收緊了?”但在相關專家看來,教育部此次對自主招生提出嚴格要求並不突然,而是引導自主招生迴歸其本來的定位。

  背景:自招始終是針對少數人

  從2003年教育部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22所重點高校開展自主選拔錄取改革試點起,自主招生已經走過了十五年的發展歷程。而這一路一直都算不上平坦。

  改革啓動後,自主招生範圍一度持續擴大,2014年試點高校已達90所,在此過程中出現了“聯考”等招生形式。2009年,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分別嘗試聯盟其他高校進行自主招生考試。兩年內,三大最具實力的招生聯盟成立,即“北約”(含北大、北航等11所高校)、“華約”(含清華、浙大等7所高校)和“卓越聯盟”(含北理工、天津大學等9所高校)。

  然而,聲勢日漸浩大的自主招生一直難以擺脫外界的質疑,有人認爲,聯考讓自主招生變成了提前“掐尖”的小高考,無法起到選拔特長人才的作用。另一方面,對於招考舞弊的擔憂也越來越嚴重,自主招生面臨“信任”危機。2014年,中國人民大學自主招生就因腐敗事件暫緩一年。

  2014年12月,教育部發布《關於進一步完善和規範高校自主招生試點工作的意見》,重新明確自主招生的定位,主要是選拔具有學科特長和創新潛質的優秀學生;嚴格控制自主招生規模。同時要求考覈由試點高校單獨組織,不得采用聯考方式或組織專門培訓。至此,自主招生聯盟宣告解體。浙江大學教育學院高考研究中心主任呂陽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說:“選拔特殊人才是自主招生的本意,它的性質決定了它只是針對小部分人。”

  現實:概念混淆與信任危機

  2015年起,自主招生進入新階段,如考試時間調整到高考後進行,報名由以往的以“校薦”爲主變爲由考生自己向試點高校提出申請等。與此同時,隨着新高考改革的深入,自主招生受到越來越多學生和家長的關注,從2015年到2018年,三年間自主招生報名人次從16萬攀升到83萬。

  部分家長將自主招生理解爲“低分上名校”的捷徑,同時,一些高中和自主招生培訓機構也傳遞出自主招生適合很多甚至所有學生的信息,或強調裸分上名校很難,自主招生纔是大勢所趨。在呂陽看來,這些都是誤解或誤導,其原因在於很多人將自主招生和自主選拔類招生混爲一談。

  記者注意到,自主選拔類招生是高考招生制度改革中,高校多元綜合評價人才選拔的新模式,以北京大學爲例,包括自主招生、博雅人才培養計劃、浙江省“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數學英才班等。而自主招生只是其中一種類型,且招生人數不能超過試點學校年度本科招生計劃總數的5%。與報名人數的暴增相比,最終獲得自主招生降分錄取的學生人數並無太大波動。李立勳也表示:“高校給到自主招生的名額是比較穩定的。”

  此次《通知》共提出了十項嚴格要求(簡稱“十嚴格”),除了嚴控招生規模外,對招生程序和監管等方面的要求也並非“新鮮事”。2017年教育部曾發佈《關於嚴格高校自主招生資格審查和考覈工作的通知》,提出了“五嚴格”,即嚴格報名條件、嚴格材料審查、嚴格學校考覈、嚴格監督制約和嚴格懲處造假。2018年3月,教育部重申,堅決打擊和防範自主招生作假。

  然而,這兩年相關亂象仍難杜絕,社會質疑不斷。尤其是2018年8月“知識分子”微信公衆號發佈的《九省市高中名校學生論文涉嫌造假,或涉自主招生黑幕》一文揭露了杭州市第二中學、成都市第七中學、西安市高新一中等9所知名高中學生涉嫌論文抄襲、造假,再次打擊了自主招生的公信力。在此情況下,相關專家表示,教育部再出重拳,對自主招生進行規範並不令人意外,但能否遏止亂象仍然有待觀察。

  行業:投機作假機構或將面臨打擊

  近兩年,在自主招生報名人數飛速增長的同時,不少培訓機構也從中發現了“商機”,提供政策解讀、背景提升、筆試面試培訓、志願填報等服務。記者注意到,2018年夏天,北京市不少公交車站臺出現過自主招生培訓的廣告。有業內人士曾表示,隨着新高考的落地,2018年會是自主招生培訓行業一大拐點。然而,此次《通知》的出臺或將給行業帶來一些新的波動。

  “部分打着‘初審包過’旗號做諮詢包裝,在論文、專利等方面投機取巧甚至作假的機構可能會受到較大打擊。”李立勳說。此外,如果通過初審的人數下降,一些主打初審後面試培訓的“短期衝刺班”也可能受到影響。而在市場魚龍混雜的情況下,《通知》的下發有利於行業的規範和良性發展。

  “與此同時,學生和家長可能不會那麼容易被忽悠了。”呂陽認爲,自主招生“過熱”與機構的宣傳存在一定關係。自主招生只是“少數人的遊戲”,卻被一些機構誇大成“必走之路”。而《通知》或有助於學生和家長理解自主招生政策,明確招生規模的限制。“在此過程中,自主招生培訓機構的生源可能會受到影響。”

  另一方面,《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中倡導的“多元錄取”也爲行業留出了發展空間。在李立勳眼裏,自主招生的定位決定了相關培訓業務市場有限,很難有大的變化,但高校自主選拔會是新高考改革的方向,在浙江等推行新高考的省份,越來越多的名校錄取名額正在被“三位一體”綜合評價、專項計劃等招生渠道所分流。因此,圍繞自主選拔類招生的五大學科競賽培訓、綜合評價輔導等業務可能是行業未來的重要探索方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