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速看、緊急、震驚……誰在製造朋友圈“標題黨”文章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5:48   新京報

  原標題:速看、緊急、震驚……誰在製造朋友圈“標題黨”文章? 

  起底朋友圈“標題黨”背後的利益鏈條。

  “速看,馬上停播!”、“內部資料,多少錢都買不到”、“名人離世,原因讓人震驚!”……在微信羣、搜索引擎以及各類信息平臺上,時不時就會遇到這類標題誇張的文章鏈接,而點擊進入後,文章內容往往名不副實,有所誇大,甚至一些文章內容爲謠言。

  究竟是誰在製造這些“標題黨”文章?近日,新京報記者隨機抽樣收集了30條標題用詞誇張,並在微信羣、朋友圈流傳的公衆號文章,這些文章中,有22條內容誇大、5條謠言、3條文不對題。發送這些文章的公衆號運營者中,21個爲公司運作,9個公衆號則爲個人所有。

  記者穿透多個運營“標題黨”文章的公司股權發現,不少公衆號的實控人名下控制有多家小微公司,每個公司旗下均有不同的公衆號,這些公衆號互相推送,通過多級跳轉互相增加點擊量,最終通過發佈廣告、軟文或導流至自己名下的充值小說站獲利。

  根據“騰訊網絡安全與犯罪研究基地”發佈的文章,目前依然沿用這些套路在網絡上散播標題黨內容的人,主要是通過違法廣告獲取流量從而變現。

  誇張、驚悚的標題:從低俗暗示到養生謠言,誇張標題引誘點擊

  “每次打開家族羣,總會有長輩發送各式各樣的‘標題黨’文章,大部分都是各類僞科學。”7月1日,有網友向新京報記者抱怨。

  根據該網友提供的公號鏈接,記者發現確實有不少公號發佈的文章標題誇大,甚至有不實內容。例如一篇題目爲《5顆就能要人命?正大量上市,你肯定吃過!趕緊看》的文章,其內容爲轉載某地方電視臺的新聞報道,講的是吃櫻桃核中毒的一則案例,但該文章將此斷章取義爲“5顆(櫻桃核)就能要人命”。記者查詢小程序“微信闢謠助手”發現,該條信息爲謠言。

  7月1日至7月9日,新京報記者通過朋友圈、微信羣轉載等渠道收集了30條標題用詞誇張的公衆號文章。經記者統計,從內容來看,這30條“標題黨”文章中,有18條與生活有關,12條則爲時政類雜談。而從寫作手法看,這30條文章中有22條內容誇大、5條爲謠言、3條文不對題。

  誇大是標題黨文章的最典型特徵,而誇大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事情,更易獲得讀者關注。

  如新京報記者在一個主要成員爲城市老年人的微信羣中看到一則名爲《央視沉痛播放,住電梯的都看看吧…》的微信公號文章,文章內容講的是由一起電梯墜落事故引發的如何安全乘坐電梯指南,但該文章全篇沒有提及央視,更未有“沉痛播放”的橋段。

  另一則在中老年人羣中廣泛轉發的微信公號文章《中央保健局51張機密圖,張張能保命!速度收藏轉發~》中,記者發現其僅僅是總結了一些日常保健方法,如洗腳按摩等,但輔以“中央保健局”的頭銜,就收穫了6.7萬的閱讀量。而文章內容並非“機密”,“能保命”更無從談起。

  還有的誇張標題公號文章,記者經查詢,發現爲“舊聞”,但該公號將時間刪去,並配上略顯誇大的標題,就炮製成了一篇標題黨文章。

  新京報記者統計發現,這些公衆號除了文章標題誇大外,公衆號名稱也往往向“高大上”的方向起,如“高層內部參考精選”、“學習興國”、“世界時政網”等。但據記者調查,這些頗具政府色彩的公衆號背後的運營者往往是個人或小公司,如“高層內部參考精選”的運營者顯示爲“平陽縣林培添理髮店”。

  “這類公衆號和低俗文章大多有一些共同特點:公衆號名稱大都與‘政商’‘養生’‘保健’有關,比如‘政商參考’‘政史大爆料’‘健康排毒’等,關注了公衆號會發現其文章大體雷同,不少屬於低俗標題黨,打開後經常只是一個跳轉鏈接,或者是一個二維碼,有的會提示‘因文章內容過於敏感,需要入羣才可瀏覽’;使用‘頂..進..去..一點’‘××財產曝光’等性暗示、低俗標題吸引眼球,但點開進入後往往沒有具體內容,有時在文章末尾或者標題下方顯眼處提示‘只有關注才可以看到具體內容’。”騰訊方面表示。

  此外,新京報記者發現,目前使用直接插入視頻,再配以一段文字的方式發文成了不少“標題黨”公號運營者喜愛的發文章方式。在記者收集的30篇“標題黨”文章中,有15篇文章內容是截取央視或地方電視臺已播出的“舊視頻”,再斷章取義輔以文字生成。如一篇名爲《太可怕了!死亡率100%,很多人家裏都有!一定要看!》的文章曾被多個地方公號轉載,並將標題改名爲“很多××地方的家裏人都有”,直接進行發佈。

  但記者查閱文章發現,該文章講的是狂犬病的危害,其主要內容節選自地方電視臺曾採訪的一名醫生的話語“狂犬病一旦發作,死亡率100%”,卻被公衆號配上文字改爲了“狂犬病是迄今人類唯一死亡率100%的急性傳染病!”曲解誇大了原視頻的內容。

  公衆號的“接文案”變現之路:一萬粉絲200元,可用誘導性標題

  新京報記者發現,這些文章往往只是吸引粉絲的手段,公衆號吸引流量,爲的是變現。

  在記者隨機選取的十個發佈“標題黨”文章的公衆號中,有九個公衆號存在變現痕跡,變現方式包括“接文案推廣”、“微信自帶廣告”和“書城充值導流”等。

  上述多種變現方式中,“接廣告主文案推廣”是這類公衆號最直接的變現形式。值得注意的是,這類廣告主花錢推廣的文章本身往往也是“標題黨”,因此讀者很難將其與微信公衆號底端註明“推廣”字樣的廣告區分開來。

  例如,一家日常推送生活服務類文章的公衆號,某日發佈了一個題爲《千萬不能再亂喝蜂蜜了,知情人士遠赴深山,揭開行業真相!》的文章,記者發現,該文章並未提供任何能夠“揭開行業真相”的證據,但卻在文章最後附上了一個蜂蜜銷售的二維碼。

  這類廣告推廣形式在業內被簡稱爲“接文案”。7月7日,新京報記者聯繫某家公衆號經營者諮詢後得知,其可以通過“接文案”的方式爲廣告主發佈推廣文案,且在發佈後並不會註明“推廣”字樣。發佈文案的價格爲“訂閱號200元一萬粉絲,服務號700元一萬粉絲”。

  這一推廣形式還衍生出了不少中介。7月8日,一名中介告訴記者,其認識多種類型的公衆號,包括養生、情歌、女裝號等,“可接減肥、豐胸、腰椎、痛風、蜂蜜、海蔘、燕窩、祛斑、祛痘、皮膚病、脫髮、痔瘡、小說、貴婦膏、婦科、鼻炎等文案,圖文、模板均可。具體價格要看你的文案內容是什麼樣的,什麼文案都能接。具體價格根據‘萬粉和跑C(即頭條位置)’各有不同。”

  新京報記者聯繫多家此類公衆號運營者及中介發現,“接文案”的價格各有不同,但一般均在200元以下。如7月7日,一家廈門的公衆號運營者告訴記者,“我們的電商女裝號萬粉160元,情歌號萬粉85元,標題需要素一點,不然做不了。如果要跑C,可以用一些誘導標題,但價格也貴一點。”7月8日,一個廣州的公衆號運營者則表示,“服務號接單的價格是萬粉210元到260元”。

  “只要有粉絲,公衆號本身就可以接微信自帶的廣告,除此之外,再接一些大號‘不屑於’接的小廣告主軟文推廣,這就讓中小型公衆號以及‘標題黨’等不是很規範的公衆號也有了自己的市場空間”。一名熟悉公衆號運營的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但需要注意的是,在此類小型公衆號上發佈廣告的廣告主,其自身的產品資質往往也存有疑問,如售賣‘三無’產品等,但公衆號運營者往往不會對此過多幹涉。”

  7月7日,新京報記者向某“標題黨”公衆號表示出“商務合作”意向後,對方表示,其運行有數量較多的小型公衆號,“粉絲數量大多一萬到三萬,都是中老年人活躍粉,幾百元即可做一次推廣。”當被問及何種廣告轉化率較高時,其表示“針對中老年的保健滋補品效果比較好”。

  與正規媒體發軟文時往往要註明“推廣”字樣不同,絕大多數此類公衆號發佈的推廣文案均沒有推廣標註。“只要條件符合,我們還能給你的文案標原創,價格是4000元。”7月7日,一名擁有13萬粉絲的健康類公衆號運營者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背後的利益鏈條:一個團隊控制19家公司,互相導流

  除了賣廣告以及做軟文推廣外,還有許多擁有多個公衆號的運營團隊通過互相導流,多級跳轉的方式最終將這些誇張、驚悚標題文章的流量吸引到了自己的小說站,通過閱讀小說充值的方式實現流量變現。

  在新京報記者隨機抽選的10個公衆號標題黨文章裏,有7家公衆號爲公司運營。記者查詢工商信息發現,這些公司的實控人往往旗下擁有多家類似小微公司,形成“公衆號矩陣”,而每個標題黨文章的背後,均會導流到自家小說站實現變現。

  例如上文中提到的《5顆就能要人命?正大量上市,你肯定吃過!趕緊看》的“標題黨”文章,其運營團隊爲廣州一家網絡傳媒有限公司。新京報記者對該公司進行股權穿透發現,這家公司的實控人旗下共有19家註冊資本在3萬元左右的小微公司,且這些公司旗下大多有公衆號。

  新京報記者發現,這些公衆號的首頁一般會設置有一些頗具誘惑性的點擊選項,如“【禁】冰山美人”、“佳人影院”、“粉絲福利”等,選項的背後往往是情節精彩的小說,而在小說末頁,則會彈出“掃描圖片二維碼關注公衆號繼續閱讀”的選項,將讀者導流至擁有充值功能的小說站公衆號。根據工商資料,記者發現該小說站公衆號與上述“標題黨”公衆號的運營團隊其實均屬於同一實控人旗下,這就形成了多個“標題黨”公衆號向一個小說站公衆號導流,並最終變現的一條“標題黨變現產業鏈”。

  “實際上,由於接外部廣告的不穩定性,導流給自己的產品是‘標題黨’們生財的最穩定渠道,而對於沒有產品的新媒體運營人員來說,做小說站和漫畫站是最省事、見效最快的變現渠道。”有熟悉公衆號運營的人士對記者表示。

  新京報記者點擊某“標題黨”公號導流跳轉至的小說站發現,在該小說站閱讀一章小說要耗費33“書幣”,而充值的方式爲“30塊錢3000書幣”。這意味着看三章小說就要耗費1元錢。而在該站排名靠前的小說約有700多章,如果讀者充值看完全部小說,可能要花費超過230元錢。

  騰訊方面表示,其在對2018年騰訊關停的低俗公衆號和文章抽樣分析時發現,大多數低俗、時政類帖文同標題、同內容,其背後是數千個批量註冊、互有關聯、註冊資金不足10萬的小微公司。去年12月,一地方省市網信辦聯合騰訊公司安全管理部,封停發佈低俗和政治謠言信息的祕史縱覽、密案揭露等公衆號。查證發現,這些公衆號實際運營團伙,共控制了12家小微公司,註冊了104個公衆號。

  “2019年至今,微信團隊處理違規小說賬號6.6萬以上。其中永久封禁3900個。”7月5日,微信團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如何治理?多地聯合執法或是方向

  根據《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對公衆號內容場景,因公衆號實際運營者控制公衆號內容,屬於廣告發布者或者廣告主,應對公衆號帖文內容的違法廣告承擔責任;對外鏈場景,發佈外鏈人員和外鏈實際控制人作爲廣告經營者或者廣告主,應當對內容違法廣告承擔責任。

  事實上,不少公衆號“接文案”或自己發佈誇張標題文章的內容涉嫌違反《廣告法》,但許多運營者對此意識淡薄。如上海百問堂健康諮詢有限公司曾在其運營的微信公衆號上發佈“17年過100萬患者親身驗證”等內容的文章,根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官網,該公司因發佈違法廣告遭到了處罰。

  具體來看,使用“國家級”“最高”“最佳”類用語,使用或變相使用國家機關名義或形象的,違反《廣告法》第九條。而以介紹健康、養生知識等形式變相發佈保健食品廣告的,則違反了《廣告法》第十九條。而有的廣告軟文虛構消費者講述使用經歷,使用虛構或無法驗證的科研成果、調查結果、引用語等信息作證明材料的,違反了《廣告法》第二十八條。

  但需要注意的是,上述法規只能限制此類公號所接的廣告文案,而對於文章自身並無相應的法律法規予以限制。事實上,究竟什麼樣的內容才屬於“標題黨”,目前也並沒有嚴格的界定。

  “‘標題黨’之所以活躍,就是因爲它確實有用。有時低俗內容確實能夠帶來流量,但有被審覈‘斃掉’的風險,相對來講,只是把標題取得吸引人一些,能夠通過審覈,還能吸引點擊量,何樂而不爲?”一名新媒體從業者告訴記者,“在法規‘鞭長莫及’的情況下,各個平臺的監管策略就成爲了‘標題黨’們拿捏尺度的關鍵。”

  7月5日,微信團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標題黨”大概分爲恐嚇煽動、侮辱謾罵、兩性低俗、虛假誇大、摘要誇大、文不對題幾類,其中恐嚇煽動類文章往往會起危害公衆安全、有驚悚或極端內容,引起社會恐慌的標題,如“緊急,全是毒!你家也有!”而虛假誇大類文章則會故意使用誇大誤導字眼,實際內容與標題無關。“根據微信公衆平臺運營規範,此類違規文章一旦被發現,將進行文章刪除及賬號封禁等處罰。對於被判定爲標題黨的文章,我們也會通過替換標題等方式提醒讀者,以減少困擾。”

  “2019年至今,封禁及處理髮送低俗類內容的賬號27018個,刪除相關文章53240篇。封禁及處理誇大誤導、標題黨類的賬號28931個,刪除相關文章9200篇。”7月5日,微信團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互聯網違法廣告的引流、發佈以及廣告主、廣告經營者等主體大多不在同一地方,僅僅處罰一個環節,既難以取證,也難以達到震懾效果,違法者只需要換個地點註冊公司,換個服務器或者虛擬機就可以重新開業。行政執法具有較強的屬地管理特徵,要打掉完整產業鏈,需要多個地市聯合執法,分別對違法廣告鏈條的不同環節進行處罰。”騰訊方面表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