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過期疫苗會議上區領導居然在笑?迴應:以後會注意的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4日 18:19   澎湃新聞

  過期疫苗會議上,區領導居然在笑?真相沒那麼簡單…

  澎湃新聞記者 陳珂

  江蘇金湖縣“過期疫苗”事件發生後,其近鄰、同屬江蘇淮安的洪澤區,同樣也捲入洶涌的輿情中——不是因爲被曝出了“過期疫苗”,而是區領導在接待羣衆時的一個“表情”。

  照片中“笑”的官員並非洪澤區委書記朱亞文,而是洪澤區委常委、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吳一航。網友提供

  
     日前,一組“緊急召開的過期疫苗會議,洪澤區委書記居然在笑”的照片在網絡上被熱傳。照片顯示,一位領導模樣的男子,扭着頭在笑呵呵地記錄着什麼,其旁的另一位領導則一臉凝重。

  有網民稱,這是前幾天淮安市洪澤區領導在接待來訪羣衆詢問“過期疫苗”事件時的照片。有網民認爲,區領導在這種場合居然有心情笑出來,而且持續在笑,是典型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心態,並沒有真正“將心比心”、“設身處地”地對待和處置孩子們的生命健康安全。

  對於上述傳聞,淮安市洪澤區相關區領導1月14日上午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引發爭議的照片確實存在,但照片中“笑”的官員並非洪澤區委書記朱亞文,而是洪澤區委常委、紀委書記、區監察委員會主任吳一航

  洪澤區區委常委、宣傳部長花羣也向澎湃新聞證實,事情發生在1月11日晚上9點多,洪澤區對羣衆就“過期疫苗”有關疑問的接訪,區委書記朱亞文並未出席。

  吳一航對澎湃新聞回憶說,金湖“過期疫苗”發生後,洪澤的羣衆也開始對洪澤是否有“過期疫苗”產生懷疑,許多人往疾控中心瞭解情況。因去的人數量較多,洪澤區委區政府便專門派出了一批領導幹部趕赴現場接待羣衆來訪,就羣衆關心的有關疫苗的問題進行現場解答溝通。粗略估計,當時現場有一百多人。

  吳一航說,他因爲對情況比較瞭解,又是該區疫苗管理情況調查組組長,便去到接待現場,同去的還有洪澤區委副書記、區長殷強。吳一航坦承,那個面露笑容的幹部,並非洪澤區委書記,而是他本人。

  “我們對工作有要求,接待羣衆,一杯茶、一張椅子、一個微笑,交流時不是冷冰冰的,所以(我)帶點笑容。”吳一航對澎湃新聞說。

  吳一航解釋,當時他之所以“笑”,一方面是因爲,金湖縣“過期疫苗”曝光後,洪澤第一時間組織了排查,沒有發現“過期疫苗”,因而與羣衆交流時“比較有底氣”。另一方面,則是“工作有要求”,“接待羣衆、安撫羣衆要熱情、客氣、親和一點,要有溫度,不能板着臉”。

  吳一航說,帶點笑容,也是因爲平時他“不喜歡拉着臉說話”,也是想讓大家能“更好地溝通”。他向澎湃新聞記者發來了一則當地老百姓拍攝的視頻,“看視頻,可以看出來,我在記錄羣衆訴求時是不笑的,就是擡頭跟羣衆交流時是面帶笑容的”。

  這個長約4分鐘的視頻中,完整記錄了當時接訪現場的情景。澎湃新聞記者看到,吳一航出現在鏡頭中的時長大約在1分鐘,他除了做記錄時沒有笑容,大部分時間是面露笑容的。

  視頻顯示,當有一位男性家長說“大家都是爲人父母的,出了這種事(過期疫苗)後,我們心情都很擔心。”這時,吳一航接過話說,“我們一樣擔心”。

  說起這樁“笑容門”事件,吳一航也談了他的看法。“我猜想,一方面截圖拍照上傳網絡的人,可能是覺得紀委書記一般‘鐵面’的多。另一方面,可能覺得區委書記聽起來更有影響力吧。”吳一航對澎湃新聞說,事發當天(11日)晚上,他就知道自己的照片被人發到網上了,但直到13日才發現影響擴大了。

  “應該是有人有意識做這個事,但我是問心無愧的”。吳一航說,“實際上,若真是(對羣衆)漠不關心,我們就不會接待羣衆,我也不會出面,我是搞(疫苗管理)調查的。實際上我可以不用去的。”

  吳一航對澎湃新聞說,發生“笑容”事件後,他也在反思,“以後我會注意的”。

  另據洪澤區分管衛生工作的副區長徐琳介紹,該區對疾控中心和14個接種點的庫存疫苗進行專項覈查,截至14日下午2點洪澤區未發現使用過期疫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