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甘肅臨夏醫療治亂:多家被查醫院現莆田人身影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19:36   澎湃新聞

  臨夏醫療治亂:多家被查醫院現莆田人身影,莆田健康總會關注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來源:澎湃新聞

  甘肅臨夏公安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查了6家民營醫院,包括院長、醫生在內的25人被刑拘,近日引發關注。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當地採訪發現,6家涉案醫院目前均已停業,其中5家系由福建人投資。

  據臨夏市公安局通報,被查的6家醫院分別是臨夏協和醫院、博愛醫院、現代婦科醫院、華山醫院、新陽光男科醫院和同濟醫院,均不同程度存在誇大病情、加價收費等非法經營活動,其違法犯罪行爲包括尋釁滋事、敲詐勒索、詐騙、強迫交易等。

  “公安機關還在接受舉報、收集證據,案子現在還在進一步偵查。”6月11日,臨夏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目前警方暫不方便透露具體案情。此外,涉案的多家醫院曾受到行政處罰。目前有3家被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2家被註銷,還有1家停業整頓。

  接受採訪的醫院工作人員稱,此次被查的多家醫院投資人、院長來自福建莆田。臨夏州衛健委副主任劉紅生向媒體證實,6家醫院中的5家法人代表是福建籍人士。

  6月11日晚,福建莆田健康行業總會執行會長兼祕書長吳曦東的助理向澎湃新聞介紹,總會已關注臨夏醫院被查之事,但目前不方便接受採訪,“一切以公安調查爲準”。

  事實上,今年來“查醫院”的整治行動不僅出現在甘肅。3月,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公安、市場監管等部門下文,要求各地開展醫療亂象專項整治行動。4月底,深圳警方查獲一起莆田籍人士以辦醫院爲依託實施詐騙的案件。此後,福建莆田健康行業總會發出通知,要求各會員醫院強化醫療質量控制,規範經營行爲。

  6家醫院被查後均停業,門衛養鳥消遣時間

  臨夏市公安局6月8日發佈的通告稱,該局積極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按照“有黑掃黑、有惡除惡、有亂治亂”的要求,偵破了6家醫院涉嫌違法犯罪案件。

  縣級市臨夏是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政府所在地,距蘭州約140公里。此次涉案的6家民營醫院,均位於臨夏市區。

  6月11日,門衛石靈俊一個人在臨夏現代婦科醫院值守。他把家裏養的麻雀帶來醫院做伴。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臨夏市解放南路一棟4層樓的粉紅色建築,就是被查醫院之一的臨夏現代婦科醫院。6月11日,澎湃新聞記者在這裏看到,醫院已停止營業,一樓僅有一條玻璃門未上鎖,推門而入,大廳空蕩蕩的,只有一人閒坐着——年過六旬的門衛石靈俊。

  石靈俊是臨夏本地人,三年前應聘到臨夏現代婦科醫院做門衛,每月工資從第一年的1500元漲到現在的1800元。他記得,今年5月29日上午11點多,醫院裏突然來了一些警察,把院長林國洪和工作人員帶走了。“包括醫生護士,包括做飯的搞衛生的,還有我這個看門的,一二十個人全部被帶走了。”石靈俊說,他和另外5人被帶到浙橋派出所,當天晚上做完筆錄後,他被要求回醫院繼續守門。

  “5月份的工資都還沒拿。”石靈俊現在擔心,以後的工資該找誰要,“林院長還沒放出來,老闆一年到頭很難看到。”不過石靈俊還是繼續堅守崗位。整個醫院四層樓就他一個人,爲打發孤獨難熬的時光,他將家裏兩個鳥籠帶來做伴,每個鳥籠裏養着一隻麻雀。

  臨夏現代婦科醫院二樓的每間婦科診室,都掛有錦旗。

  臨夏現代婦科醫院的一樓是候診大廳、收費處,二樓以上是門診、手術室和住院部。每層樓梯兩旁的牆上,掛着患者感謝醫院、上級專家蒞臨之類的醒目照片。門診區的每間婦科診室,都掛着病人致謝的一面面錦旗。

  “我們這裏醫生不多,有時三四個,有時一兩個,都是婦科。”石靈俊說,醫院的收費“可能比較貴”,但他不清楚有什麼違法犯罪的事。

  臨夏博愛醫院的一樓大廳。

  距離臨夏現代婦科醫院一百米左右,一棟面積不大的三層樓就是臨夏博愛醫院,樓外粉刷了醒目的藍色牆漆。一樓的門上了鎖,玻璃上貼的白紙寫着:醫院裝修,暫停營業。

  成立於2012年的臨夏華山醫院目前已停止營業。

  位於紅園路的臨夏華山醫院、位於解放路的臨夏新陽光男科醫院,都鎖了門,未發現值守人員。附近個體戶介紹,醫院是10天前關門的。透過玻璃可看到,臨夏華山醫院的大廳有些狼籍,報紙散落一地;臨夏新陽光男科醫院的樓梯邊,貼着“生殖整形”、“性功能障礙”之類的廣告。

  臨夏協和醫院的玻璃門上貼着宣傳語:“家門口的北京協和醫院”。

  臨夏協和醫院位於北大街,一樓的幾扇門都鎖着,玻璃上貼着的宣傳語很醒目:“家門口的北京協和醫院”。一名門衛透過門縫告訴記者,醫院是5月27日被查的,“黃院長”和醫生都被警察帶走了。

  北濱河東路上的臨夏同濟醫院是一棟四層建築,一樓至三樓由醫院租賃,四樓是房東馬仲榮一家居住。馬仲榮告訴澎湃新聞,大概是5月29日,醫院負責人和醫護人員都被警方帶走,“現在院長和老闆都聯繫不上。”不過令馬仲榮慶幸的是,每年40萬多萬元的租金,醫院都會提前交。今年的租金交到了10月份。

  臨夏同濟醫院2012年與房東簽了爲期10年的租賃合同。

  與其他男科、婦科醫院不一樣,臨夏同濟醫院在馬仲榮看來,是一家綜合性醫院,“啥病都能治”。他覺得可能是由於收費貴的原因,平常來這裏看病的人不多,“聽說去年還虧損了”。

  涉案醫院組“宣傳隊”,整日上街發廣告

  臨夏市6家醫院被查一事,是在6月8日引發社會關注的。據當天澎湃新聞報道,臨夏市公安局發佈通告,公開徵集臨夏協和、博愛等6家醫院違法犯罪線索,並敦促涉案人員投案自首。

  警方通報稱,6家涉案醫院不同程度地存在誇大患者病情、虛增醫療項目、肆意加價收費、篡改醫療數據、超範圍或者無醫療資質人員從事治療等非法經營活動,以及尋釁滋事、敲詐勒索、詐騙、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行爲。

  警方發佈通告時,已經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25名。6月11日,臨夏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由於案件仍在進一步覈實和深挖,警方暫不方便透露具體案情。

  澎湃新聞通過“天眼查”查詢發現,臨夏市此次涉案的6家醫院,均是在當地註冊的民營醫院。其中,註冊最早的是臨夏博愛醫院,成立於2009年;註冊最晚的是臨夏協和醫院,成立時間是2017年6月。

  公開的工商信息顯示,6家醫院中的5家曾受到過行政處罰,分別涉及虛假宣傳、廣告經營違法、違規使用醫療器械、欺詐騙保等情況。工商信息中未發現行政處罰記錄的,是臨夏市新陽光男科醫院。該醫院2016年1月更名爲“臨夏市新陽光男科研究院”,仍從事醫療活動。2017年7月,這家醫院因未按規定報送年度報告,被臨夏市工商局列爲“經營異常”。

  臨夏新陽光男科醫院的入門口,透過玻璃可看到診療範圍的醒目字體。

  在宣傳方面,新陽光男科醫院的力度並不比其他5家醫院弱。臨夏市出租車司機馬剛(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他的一位女性朋友加入了新陽光男科醫院的“宣傳隊”,每天工資50元,整日上街發廣告傳單,甚至將陣地延伸到鄉下。

  “都是治療不孕不育、性障礙之類的廣告。”馬剛說,幫醫院發傳單的那位朋友向他透露,一些廣告傳單中的圖片“有些下流” ,“孩子看了不好”,因此前段時間被家長舉報,相關部門遂對新陽光男科醫院進行調查,並波及其他幾家民營醫院。

  這幾家被查的醫院,在一些患者眼裏口碑不太好。患者陳波(化名)在新陽光男科醫院治療早泄時,就有段痛苦經歷。“醫生說白細菌太多,清洗一下就沒事,醫藥費是7200元。”陳波回憶,他交了7200元后,醫護人員插管子到他尿道進行清洗。過了半小時,醫生說,要想痊癒得用他們一種藥,共8組,一組5500元。

  “我說我要走,不治了。他們就不給我撥管子。”陳波稱,他當時被逼無奈,付了12700元才得以離開醫院。後來他向工商部門舉報,醫院退了12000元。

  臨夏市衛健局醫管辦工作人員丁佩近日向媒體介紹,涉案的6家醫院普遍存在誇大宣傳、巧立名目收費等現象,“無形中加大患者診療費用。比如說,看某個病說好的500元,患者實際上要付一千兩千。”

  今年5月,臨夏衛健、公安、市場監管等部門開展了醫療領域專項整治。據5月21日《民族日報》報道,此次整治行動對臨夏市現代婦科醫院等9家民營醫療機構進行監督檢查,發現了亂收費等34個突出問題。5月底,臨夏警方對6家民營醫院的違法犯罪線索立案偵查。

  丁佩介紹,目前,6家涉案醫院中的3家已被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另有2家醫院已註銷,還有1家停業整頓。

  實際上,針對醫療亂象的整治不僅僅發生在甘肅臨夏,全國許多地方近期也已陸續展開。今年3月,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中央網信辦、國家發改委、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下發了《關於開展醫療亂象專項整治行動的通知》,這項專項整治行動爲期1年。

  依據《醫療亂象專項整治行動方案》的責任分工,公安機關按照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的銜接機制,對衛生健康、市場監管等部門移送的涉嫌犯罪案件,依法立案偵查。

  5家被查醫院由福建籍人士開辦,莆田總會已關注

  澎湃新聞採訪發現,臨夏公安機關此次調查的民營醫院中,有多家醫院的投資人和管理者來自福建莆田。

  工商資料顯示,在臨夏市註冊的協和醫院、博愛醫院、現代婦科醫院、華山醫院、新陽光男科醫院、同濟醫院,其法定代表人分別爲黃德營、吳天恩、遊碧光、李天賜、王清忠、郭文楷。

  據臨夏現代婦科醫院的門衛石靈俊介紹,該院的院長林國洪是福建莆田人,“大老闆”遊碧光也是福建人;臨夏協和醫院的福建籍門衛證實,該院投資人黃德營系福建人。

  臨夏同濟醫院所租賃場所的房東馬仲榮告訴澎湃新聞,2012年與他家簽訂10年醫院場地租憑合同的,是來自福建莆田的郭文楷等人。

  “(涉案的)這6家民營機構,其中有5家的法人代表是福建籍,有1家是甘肅籍。”臨夏州衛健委副主任劉紅生向媒體透露。

  福建省,特別是位於福建東部沿海的地級市莆田,可謂中國民營醫院發展的“大本營”。

  從上世紀80年代起,一些莆田人從依靠偏方治性病、牛皮癬開始,發家後承包公立醫院的科室,再發展到自辦醫院。到2000年以後,整形美容醫院成爲“莆田系”的主力軍,搭配傳統的男科、婦科醫院和各類門診,形成了較完整的產業鏈。

  2014年6月,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成立。據當年公開報道,該會在全國擁有8600多家民營醫院會員,提供了100多萬醫護人員就業,年營業額達到2600億元。根據國家衛健委官網的數據,當年全國民營醫院1.2萬個。“莆田系”醫院在全國民營醫院數量上的佔比,超過70%。

  莆田健康產業總會曾在一份公開材料中提到,幾十年來,莆田籍人士投身於民營醫院發展熱潮,爲滿足羣衆看病個性化、多樣化的需求發揮了積極作用,但也“走過很多彎路”,民營醫療行業仍存在虛假宣傳、醫療欺詐等違法違規現象。

  2016年,一個叫魏則西的22歲大學生患者,讓“莆田系”的聲譽遭受重創——魏則西根據百度搜索的排名,到北京的一家腫瘤專科醫院治療,花20多萬元治療一年多後,因病情惡化去世。

  2019年4月,深圳警方查獲的一起涉嫌詐騙案件,讓“莆田系”再次受到輿論關注。據深圳龍崗警方公佈,犯罪團伙主要嫌疑人蘇某某等人系福建莆田人,先後成立深圳山水醫療公司、昆明安定精神病醫院,並在長沙、廣州聯繫莆田老鄉開辦的民營醫院承包精神病科室。此後,他僱傭一些人在醫院網站冒充醫生,通過“話術”誘騙患者前來就醫。收費時,儀器治療等價格是正規醫院的十倍左右。

  4月27日, 莆田健康產業總會發布聲明稱:“我會全體會員務必以此爲戒,進一步加強內部管理,立即安排自查自糾。”聲明稱,將對內部會員嚴格監督管理,設立黑名單制度,嚴肅處理違規會員。

  莆田健康產業總會發表聲明後的第二天,執行會長兼祕書長吳曦東接受中新網採訪時說,總會目前有6000多名會員,這幾年自查自糾中做了大量工作。深圳警方查獲的蘇某某並非會員,卻因打上地域烙印而讓行業蒙羞。他表示,“民營醫院有能力也有勇氣,與‘不法’切割。”

  不過,一個月後,甘肅臨夏6家民營醫院被查,又讓“莆田”成爲輿論關注的熱詞。

  6月11日晚,澎湃新聞記者撥打吳曦東的手機,其助理接聽電話後表示,總會已經在關注臨夏6家醫院被查之事,“一切以公安調查爲準,吳會長現在不願意接受採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