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張一鳴馬化騰“口水戰”升級!抖音起訴騰訊索賠百萬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7日 07:43   21世紀經濟報道

  張一鳴馬化騰“口水戰”升級!抖音起訴騰訊,索賠百萬

  綜合

  此前張一鳴與馬化騰的朋友圈“互懟”,如今竟升級到了公司層面的訴訟。

  今日(5月17日)上午,海淀法院網發佈了案件快報《稱微信公衆號虛構視頻來源,抖音訴騰訊索賠百萬》。

  抖音短視頻訴稱,因微信公衆號“快微課”發佈的《抖音,請放過孩子》一文中,虛構其視頻來源,將明顯帶有“北京時間”、“秒拍”、“騰訊視頻”水印的視頻認定爲是來源於抖音短視頻的視頻,虛構事實、故意混淆視聽,侵害了抖音短視頻的合法權益。

  抖音短視頻以名譽權侵權糾紛爲由將騰訊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提供微信公衆號“快微課”的註冊信息及身份信息,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共計100萬元。

  原文如下:

  因認爲在騰訊公司運營的“微信”客戶端上,微信公衆號“快微課”發佈文章虛構其視頻來源,抖音短視頻以名譽權侵權糾紛爲由將騰訊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提供微信公衆號“快微課”的註冊信息及身份信息,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共計100萬元。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原告抖音短視頻訴稱,2018年4月2日,微信公衆號“快微課”在騰訊公司運營的“微信”客戶端發佈了《抖音,請放過孩子》一文,該文章內容引用了大量由用戶拍攝的孩子視頻、以及家長與孩子互動的視頻,其中將明顯帶有“北京時間”、“秒拍”、“騰訊視頻”水印的視頻認定爲是來源於抖音短視頻的視頻。該部分視頻內容含有危險動作,並且配上了“孩子一直在掙扎,一直在哭鬧”、“驚悚”、“嚴重外傷”、“玩兒上命”、“拿孩子的命開玩笑”等一些會引起讀者恐懼情緒的文字。

  抖音短視頻認爲,微信公衆號“快微課”在微信平臺上發佈的文章內容,虛構事實、故意混淆視聽,將一些並非來自於抖音短視頻的視頻認定爲來源於抖音短視頻,並以此作爲證據證明抖音短視頻在坑害孩子,對孩子不利,誤導廣大網友認爲抖音短視頻不利於孩子成長,引發廣大網友對抖音短視頻產品運營情況的負面評價,以及引導廣大網友卸載抖音短視頻。涉案文章發佈後,大量微信用戶受到誤導進行轉發、評論,並且短時間內包括搜狐網、百度百家號、一點資訊等大量媒體轉載該文章,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導致抖音短視頻名譽貶損、社會評價降低,侵犯了抖音短視頻的名譽權。騰訊公司作爲微信平臺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對於網絡用戶在其平臺上發佈的內容,應盡到必要的注意及審查義務,但騰訊在未經覈實、審查的情況下,允許網絡用戶在其運營的平臺上散佈不實言論,侵害了抖音短視頻的合法權益。

  目前,本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同日下午,對於抖音起訴騰訊一事,騰訊公關總監張軍在其社交賬號上表示,公衆賬號有完整的侵權投訴和處理流程,任何機構和個人都可以發起,也會第一時間處理。

  “4月8日接到抖音投訴後,已經審覈處理了一起賬號,自問流程無誤,來事不怕事,我們會積極應訴。”

  據新浪科技,騰訊回覆聲明全文如下:

  1、微信公衆平臺有完整的侵權投訴機制,一經覈實,馬上會進行相應處理。歡迎抖音及其它所有公衆平臺用戶通過侵權投訴機制向我們反映侵權行爲,微信公衆平臺對所有涉嫌侵權行爲的處理一視同仁。

  2、經覈查瞭解到,微信根據抖音4月8日的投訴處理了一批侵權帳號。其中”快微課”公衆號收到投訴後已經自行刪除了文章。如有更多後續侵權行爲,歡迎抖音通過微信公衆平臺侵權投訴系統向我們反映。

  3、截至目前,騰訊方面還未收到海淀法院相關訴訟文書。收到後,騰訊會按照法院訴訟程序積極應訴。

  4、點擊微信公衆平臺侵權投訴系統,即可發起投訴。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檢索發現,微信公衆號“快微課”原發的這篇《抖音,請放過孩子》確已顯示“被髮布者刪除”。

  但在微信公衆平臺上,目前仍有一些標明來源爲“快微課”的同名文章。

  在“快微課”後續推送的文章中,《抖音,請放過孩子》的作者“田媽”則稱,據今日頭條公關部統計有將近500個公號轉載。

  而這一數據,來自今日頭條微信公號於4月9日發佈的一則“喊冤”。

  文中稱:

  就在4月6號,我們已經針對“快微課”的稿件,進行了闢謠澄清說明:1、文章引用的視頻,其中一部分根本不是來自抖音;2、文章惡意歪曲來自抖音的視頻,嚴重傷害了拍攝視頻的孩子父母;3、抖音被很多家長當作是一個記錄和分享美好的平臺;4、作爲平臺,抖音一直很關注未成年人問題,從來沒有推卸過這類責任。

  我們澄清說明後,“快微課”刪除了相關文章,但百萬粉絲大號,“周衝的影像聲色”卻接過接力棒,繼續轉發。同時很多其他母嬰賬號,以來源“周衝的影像聲色”爲由,開始了新一波轉發。

  根據我們的不完全統計,這一波依靠着“快微課”首發——首發後被舉報謠言後刪除——“周衝的影像聲色”助推的稿件,在20多個小時內,微信公衆號轉發達到了460篇。

  綜合雙方的表態來看,在“快微課”的《抖音,請放過孩子》經投訴被刪除後,抖音短視頻與騰訊公司(或者說微信平臺)的矛盾在於:

  前者認爲,其他網絡用戶繼續散佈相同的“不實內容”,侵害了其合法權益。

  後者則認爲,微信根據抖音4月8日的投訴,已處理了一批侵權帳號;後續侵權行爲歡迎抖音繼續通過侵權投訴系統向微信反映,“一視同仁”。

  究竟誰是誰非,相信海淀法院最終會給出公正的裁判。

  但聯繫此前那張廣爲流傳的馬化騰、張一鳴在朋友圈“互懟”的截圖,可以看出,今日頭條和騰訊在短視頻領域的角力,也就是抖音和騰訊微視之間的競爭,其實早已開始。

  抖音與微視的“短”兵相接

  抖音成立於2016年9月,距今只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但抖音在今日頭條的流量支持下得以迅速崛起,成爲時下最搶風頭的短視頻平臺。

  在艾媒諮詢給出的2018年2月短視頻平臺排名中,快手、秒拍、抖音分別以2億、1億和9653萬用戶量位居前三,但就用戶增長來看,抖音以76%的增幅高居第一。

  中國科學報稱,在電商數據分析師余思敏看來,今日頭條多個產品快速崛起,在國內影響力明顯增強,是讓騰訊、微博等感到不安的原因。

  ▲今年兩會期間接受記者採訪時,馬化騰曾表示:“現在的短視頻非常火,我也想注意一下短視頻”

  另一方面,騰訊在2013年推出微視之後,明確將其定位爲8秒短視頻分享社區,但經歷了不溫不火的階段之後,於2017年宣佈關閉應用。

  今年4月,微視帶着新logo和slogan,進行了今年來的首次重大更新,新增視頻跟拍、顯示歌詞字幕、一鍵美顏或美型三大功能,並打通QQ音樂千萬正版曲庫——這被看作是騰訊在短視頻領域的奮起直追。

  但也有人認爲,從產品形態、內容上看,它變得和抖音越來越像。

  ▲微視(左)與抖音(右)

  中國科學報記者對比發現,抖音和改版後的微視確實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

  兩個應用均通過“下刷”更新內容,屏幕右側評論、點贊、轉發的功能也基本相似;

  兩個App都有“五個功能”,其中有四個功能是相同的,同時抖音和微視均會推送某些內容相似的視頻。

  不過,兩款產品在私信、頻道等部分功能上稍有不同:微視可以通過QQ、微信關注更多好友內容,且其頻道上有多個話題分類,這都是抖音所沒有的。

  爲何微視盯上的是抖音而非快手?微信公號“刺蝟公社”認爲,快手是“騰訊系”產品,而快手模式不可複製,且其行業老大地位暫時不可撼動。而抖音的模式並非原創,其平臺上的作品也有了明顯的套路可循;更重要的是,抖音已形成了一套成熟可行的商業模式,即除了傳統的信息流廣告外,品牌營銷纔是重點。

  爲了給“親兒子”提供競爭籌碼,騰訊除了打通QQ音樂的千萬級版權曲庫外,還整合騰訊平臺遊戲、動漫、影視、綜藝等提供內容,又支持QQ空間爲微視提供了流量支持。當然,還離不開大額補貼。

  那麼,抖音和微視,究竟誰能勝出?

  21世紀經濟報道稱,儘管目前今日頭條在政策監管領域受到很大打擊,甚至一貫的價值觀理論也鋒芒藏盡,但從目前來看,抖音依然勢如破竹,騰訊旗下新任大將微視還在成長期。

  易觀新媒體行業中心分析師馬世聰則認爲,視頻觀衆並沒有特別高的忠誠度,在產品功能上有一些創新之處才能吸引用戶波動的注意力。

  刺蝟公社也指出,微視得到騰訊內部的各種支持,但同樣的模式想要“制勝”還是得“出奇”,即微視區別於抖音的亮點何在。如果找不到那個創新點,微視很難對抖音造成實質性衝擊。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綜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