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里拉暴跌拖累人民幣跌逾300點 市場爭議央行穩匯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8月13日 10:38   21世紀經濟報道

  里拉暴跌拖累人民幣跌逾300點 市場爭議央行採取新干預措施穩匯率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8月10日,土耳其里拉大跌逾20%,也給人民幣帶來新的下跌壓力。

  截至8月13日19時30分,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Y)徘徊在6.8859,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393個基點,不斷逼近此前創下的年內低點6.8935;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則觸及6.8949,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431個基點,再度逼近6.9整數關口。

  “顯然,上週五里拉大跌令全球投資機構對新興市場貨幣的恐慌情緒迅速升溫,不少對衝基金對新興市場貨幣開啓了無差別沽空套利,即便人民幣擁有充足外匯儲備與資本跨境流動均衡平穩等良好基本面,也難以獨善其身。” Informa Global Markets新興市場分析師Christopher Shiells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管清友在近日舉行的微貸網7週年發佈會間隙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專訪時坦言,此次里拉大跌很可能觸發新興市場貨幣遭遇新一輪沽空潮。究其原因,縱觀過去數十年全球經濟發展歷程,只要美元進入加息升值週期,不少新興市場國家就會“習慣性”遭遇貨幣大跌與經濟危機,如今全球貿易衝突升級引發的里拉大跌,讓國際投機資本看到新的沽空套利機會。

  國泰君安證券對此發佈最新報告提出,在美聯儲下半年2次加息鐵板釘釘、美元強勢上漲趨勢延續的情況下,當前人民幣潛在的貶值壓力尚未完全釋放,不排除中國央行效仿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在9月份跟隨美聯儲加息步伐“提高”利率以穩定中美利差與人民幣匯率。

  日元套利交易退潮成幕後推手

  在多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看來,8月13日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逾300個基點,主要受到新興市場貨幣匯率集體下跌拖累。

  8月13日,在南非蘭特對美元跌幅超過5%、墨西哥比索貶值超2.4%、俄羅斯盧布兌美元匯率開盤下跌1.2%的情況下,人民幣也難以獨善其身。加之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下調234個基點,創下8月3日以來單日最大降幅,被國際投機資本解讀爲“中國央行以此釋放土耳其里拉崩盤所衍生的人民幣匯率下跌壓力”,令他們沽空人民幣套利變得更有“底氣”。

  “即便中國擁有充足外匯儲備、資本跨境流動平穩均衡等良好經濟基本面,他們也打算火中取栗。”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Credit Agricole CIB)新興市場高級策略師紀堯姆·特雷斯卡(Guillaume Tresca)直言。

  不過,在紀堯姆·特雷斯卡看來,對衝基金投機沽空並不是引發8月13日人民幣跳水下跌逾300個基點的主要驅動者,其最大的幕後推手是日元套利交易退潮。

  由於上週五里拉單日大跌逾20%引發新興市場經濟動盪風險加劇,大量投資新興市場高息貨幣獲取價差收益的日元套利交易資本迅速拋售新興市場資產迴流日本,令日元兌美元匯率一度升至6月底以來最高點110.08。

  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估算,過去兩天逾20億美元的日元套利交易資本正從新興市場資產撤離,其中包括離岸市場人民幣資產。

  “不過,相比其他新興市場貨幣遭遇持續沽空下跌壓力,人民幣匯率可謂率先企穩。”他透露,尤其在8月13日離岸市場突然涌現一股人民幣買盤後,沽空套利潮迅速偃旗息鼓。

  在紀堯姆·特雷斯卡看來,儘管人民幣匯率回到與美元指數的負相關性波動軌跡上,但是未來影響人民幣匯率漲跌的,並不是美元,而是歐元。究其原因,由於歐洲銀行業在土耳其擁有近千億美元信貸風險敞口,一旦土耳其政府推出的救市措施與外匯管制措施未能有效遏制里拉下跌,土耳其很可能遭遇債務兌付違約,引發歐洲銀行業遭遇巨大信貸壞賬損失,造成歐元大跌美元大漲,如此人民幣將面臨更大的下跌壓力。

  央行匯率調控工具“充足”

  隨着里拉“崩盤”引發新興市場貨幣跟隨大跌,人民幣能否守住“7”再度成爲外匯市場關注的一大焦點。

  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透露,13日境外離岸市場美元兌人民幣1年遠期(NDF)溢價持續維持在1.7%上方,預示越來越多國際投資機構認爲人民幣未來貶值幅度將擴大;此外7天期美元/人民幣期權隱含波動率持續在7%上方徘徊,也表明市場認爲未來人民幣波動幅度將加大,很有可能突破“7”整數關口。

  針對人民幣下跌壓力日益升溫,國泰君安等券商紛紛發佈報告認爲,中國央行很可能在9月跟隨美聯儲“加息”(包括提高銀行間市場逆回購利率),以此將中美利差控制在合理區間,避免資本流出壓力加劇導致人民幣匯率持續大幅快速下跌。

  Christopher Shiells對此表示,多數海外對衝基金並不認爲中國央行會跟隨美聯儲加息,原因是央行此舉可能擡高企業融資成本,反而對中國經濟增長造成“制約”,從而引發新一輪人民幣沽空潮涌。

  “他們更傾向押注中國央行重啓逆週期因子,甚至部分對衝基金已將逆週期因子納入人民幣匯率估值模型,以此洞察央行何時啓動新的匯市干預措施。” Christopher Shiells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管清友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其實央行可動用的匯率調控工具依然很多,比如此前央行將銀行遠期售匯業務外匯儲備金率從零調高至20%,一方面緩解遠期市場人民幣下跌壓力過大所引發的即期市場順週期行爲(機構集中押注人民幣下跌)升溫,另一方面通過擡高遠期購匯套利成本分化市場對人民幣下跌的預期,對沽空資本形成新的威懾力。

  “目前而言,這項措施效果不錯。當前境外離岸市場美元兌人民幣1年遠期(NDF)溢價幅度依然低於2015-2016年人民幣貶值期間的市場報價(約2%-5%),表明市場對人民幣持續大幅快速貶值的預期並不強。”他指出。不過,在美元鷹派加息持續升值、貿易衝突升級與美國製裁導致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相繼大幅下跌的共振下,不排除中國央行會採取新的干預措施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穩定在“7”以內。

  管清友提醒說,去年央行曾成功引入了逆週期因子,徹底打破了市場對人民幣匯率單邊下跌的預期,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年內低點6.9大幅反彈,當時不少押注人民幣跌破7的企業反而蒙受了較高的套保損失。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瞭解到,鑑於中國央行干預的威懾力,多數對衝基金仍然選擇按周借入離岸人民幣頭寸拋售沽空人民幣,表明他們不敢貿然押注人民幣短期內跌破“7”。

  (編輯:包芳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