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第三方支付生態鉅變進行時:備付金集中存管交卷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10:24   中國經營報

  備付金集中存管“交卷” 第三方支付生態鉅變進行時

  李暉

  隨着2019年1月14日備付金集中存管銷戶大限臨近,第三方支付自2016年以來的包括斷直連、備付金集中存管等一系列組合拳執行漸入尾聲。

  在過去半年多的過渡時間裏,支付機構已經基本完成了切斷直連銀行接口,存管遷移、註銷此前開設在商業銀行的備付金賬戶等工作。

  如果評估央行對第三方支付行業整肅的一系列措施,通過“斷直連”重回四方模式、備付金集中存管的表象之下,而銀行通道價格體系重估、機構盈利模式鉅變、線下費率進一步上調的一系列市場深層鉅變,在“有形的手”整肅調節之後,“無形的手”如何重塑行業生態和格局則是下一階段的重要看點。

  監管組合拳逐步落定

  距離2019年1月14日進入倒計時,多家第三方支付機構近期紛紛發表聲明披露斷直連和備付金存管的最新進度。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包括匯付天下、百付寶、拉卡拉、聯動優勢、寶付、隨行付、合利寶、易智付等多家第三方支付機構均陸續發佈公告,宣佈已提前完成“交易斷直連”“備付金100%集中交存”“按要求撤銷在商業銀行開立的人民幣客戶備付金賬戶”等系列工作。

  自2017年1月央行發佈《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備付金集中存交大幕拉開。2017年6月起,央行貨幣當局資產負債表新增了“非金融機構存款”項目,即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款。2017年6月末,這一數字爲840.77億元。2018年7月以來,在114號文督促下,備付金以階梯式節奏向央行存管賬戶遷移,截至2018年11月末,已經達到1.24萬億元。

  不過,支付寶、財付通關於備付金集中存繳進度尚未發佈公告。

  在迴應本報記者採訪時,螞蟻金服方面表示,支付寶目前已經實現了備付金集中存管賬戶開立、繳存,交易斷直連等工作。而騰訊FIT方面則向記者透露,財付通已按照央行要求的進度,推進賬戶備付金集中交存央行的工作。

  對此,北京一家中型第三方支付機構人士透露:兩支付巨頭由於業務體量、開戶數量和業務複雜度,目前難以100%實現備付金的集中存繳,但相關工作也會陸續進行。

  據記者瞭解,支付機構在銀行通常開立兩類賬戶,一個是備付金專用存款賬戶,一個是備付金收付賬戶,雖然監管規定備付金不計息,但實際操作中,由於用戶每筆交易的時間差等,尤其是預付卡業務,存款賬戶和收付賬戶之間會形成差額,這部分餘額或將成爲生息資產。

  而如果以目前商業銀行協議存款的活期利率計算,目前第三方支付領域“蒸發”的利息收益可達到數億元。

  對於備付金體量最大、資金沉澱時間較長的電商和社交場景,支付寶和財付通受到的影響首當其衝。騰訊FIT方面也向本報記者坦言:損失的利息收入和不斷上漲的銀行手續費成本總量,確實會造成相當大的成本壓力。而騰訊在2018年二季度財報中就表示:正致力通過支付及相關金融服務活動中其他地方的各種商業化舉措來減輕備付金集中存管帶來的影響。

  對於央行收攏備付金風險敞口的初衷,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在2017年全國兩會記者會上曾有過明確表態:“有一部分支付機構的動機和心思並不是想用新的網絡科技手段把支付搞好,而是眼睛盯着客戶的備付金。”

  銀行通道價格體系重估

  備付金集中存管後,對支付機構的利潤影響顯而易見。而帶來的另一個巨大變化,則是此前被屢屢提及的支付機構和銀行通道費率議價權問題。

  某華東支付機構合規部人士向記者透露:原來的通道議價規則主要會由支付機構和銀行協商談判確定,一般費用水平基本不會超過交易金額的千分之六,具體每個支付機構能從銀行拿到的價格,則一定程度上取決於支付交易量能爲銀行帶來的潛在備付金規模。餘額越高,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議價能力越強,一般情況下,年化收益率會比活期存款略高。

  北京一家市場規模排名前十的收單機構人士就告訴記者,地方性銀行吸存壓力導致此前其對擁有交易量的支付機構趨之若鶩,“曾有地方性銀行副行長帶隊與支付機構落戶談判的盛況,而機構方待價而沽希望提升備付金利率,壓降支付通道費用,用備付金換0費率通道的情況也廣泛存在。“

  但如何看待議價權問題行業裏存在分歧。站在支付機構角度,喪失議價權確實會對其利潤產生短期影響。上述收單機構人士直言:“直連”下的巨大利差消失了。“基於備付金存管前提下,銀行會給予支付機構商戶相應的服務標準、配套措施,比如企業級賬戶商戶秒開,現在這可能都會有變化,甚至有可能向用戶去轉嫁。”

  一個明顯例子來自不久前微信支付和民生銀行關於提現手續費提高之爭。去年年底微信公告稱:自2018年12月18日起,微信提現至民生銀行卡,服務費已在0.1%基礎上增加0.05個百分點。不少業內人士認爲,這或許就與備付金消失後銀行與支付機構相關協議涉及的核心利益變化有關。

  但站在整個行業角度,上述措施的長期和行業影響顯然利大於弊。

  上述華東支付機構人士就認爲,這種通道成本上升的趨勢不太可能持續。“支付通道已成爲社會大衆普遍需要基礎服務,具有一定公共服務的屬性,過高的通道價格肯定會引起負面社會輿論,未來隨着備付金集中存管的全面落實,爲了穩定市場對於通道費率價格體系的預期,通道費率的議價權可能會逐步向網聯銀聯轉移,特別是在網聯逐步參與到通道費率的定價中後,可以發揮引導各方達成一套既能滿足社會公衆需求又能兼顧參與方經濟效益的通道價格體系。”

  有接近兩大清算機構之一的人士告訴記者:對這一問題認知應該是整個通道價格體系重塑了,不是簡單的議價權喪失問題。“此前很多中小機構在和銀行的通道談判中是弱勢,目前在協議平移的基礎上,未來可能有能力談判的可以自主談判定價,沒能力談判的可以由清算方撮合談一個統一定價。”

  跳出機構單一利益角度後觀察,備付金的集中存管其實破除了此前銀行與機構“直連”下的灰色利益鏈條。前述北京中型支付機構人士就告訴記者,上述議價權之爭此前其實在不少銀行與支付機構間已經過度。“此前支付機構在銀行多頭開立賬戶,接口標準和安全規範都不統一,支付信息遊離監管之外無法穿透,也會滋生洗錢、異化爲影子銀行等風險隱患,同時助長銀行對備付金的惡性競爭。”

  而在“斷直連”後,支付機構和銀行間已經沒有“直連”通道,備付金存管在商業銀行也就沒有意義,集中存管是水到渠成。寶付支付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不論是斷直連還是備付金集中存管都是監管機構對於支付市場進行穿透式監管,防範金融風險的具體體現。斷直連後重歸四方模式,將更突出網聯和銀聯作爲監管機構協管員的作用,從資金流和信息流雙管齊下,爲支付機構發展提供基礎能力框架。

  花式“求生”

  備付金集中存管政策在壓降挪用風險、破除銀行與機構直連利益鏈的同時,也對機構盈利模式進行了巨大幹預。此前支付機構盈利能力薄弱的問題被擺到了桌面上,破除“吃利差”的惡性循環發展模式已經迫在眉睫。

  或受備付金集中存管後成本上升影響,記者注意到,除了微信支付上調了部分銀行提現費率,包括拉卡拉、付臨門多家收單機構近幾個月來也逐步上調了收單費率。

  支付機構的傳統收入一般包括三塊,備付金利息、支付手續費和代理業務收入。在利息收入消失後,除了繼續增大業務規模擴充其餘兩部分收入來源,尋求多元化的收入結構成爲必然。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以來,隨着“斷直連”完成,此前支付機構不允許參與的聚合支付業務已經成爲很多企業的新業務轉型選擇。包括翼支付等頭部機構近期都曾公開表示進軍“聚合支付”領域,希望向營銷、導流等方向延伸。前述北京收單機構人士就透露:目前聚合支付導流利潤極其可觀,很多廣告根本不是按轉化而是按展示付費,不過此中灰產空間也在累積。

  記者瞭解到,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轉型方向主要有三類:第一類是向技術服務提供商模式轉型,對B端提供技術支撐和服務、風控等。第二類則是綜合金融服務發展,不斷疊加理財、信貸等高利潤服務。第三類則是通過渠道下沉中,聚合支付做精準營銷、導流等。此外,也有一些機構開始向無感支付、跨境支付等行業內相對藍海的領域傾斜業務比例。

  英凡研究院特約研究員米羅曾撰文認爲:目前支付行業顯然已經走到十字路口,支付的未來之爭,不在於什麼備付金利息、直連間連,而是生態之爭,支付終將普通化爲一種基礎工具,嵌入到生態之中。而打造怎樣的生態,選擇哪個垂直細分,是深耕C端,還是挖掘B端,這纔是重中之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