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上汽東風等"激戰"網約車市場 傳統車企或強勢"攪局"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10:27   中國經營報

  車市下行謀變 上汽東風等傳統車企“激戰”網約車市場

  付魁、劉媛媛

  2018年汽車市場負增長已成定局,恰逢共享出行界“一哥”滴滴身處調整階段,傳統車企紛紛殺入網約車市場,企圖爭奪出行這塊“大蛋糕”。

  1月9日,江淮汽車(600418.SH)旗下移動出行品牌“和行約車”正式上線,江淮汽車正式進軍網約車行業。而在三週前,上汽集團(600104.SH)移動出行戰略品牌“享道出行”也正式發佈。這意味着江淮汽車、上汽集團成爲繼吉利汽車、長城汽車、東風汽車之後進入網約車領域的大型車企。據統計,僅2018年下半年,就有9家車企先後進入網約車市場。

  在業內人士看來,傳統車企進入網約車領域,一方面是與共享經濟的興起有關,另一方面是車企意識到只停留在造車上,對企業的競爭力和未來的發展不利。

  不過,雖然車企都想在網約車領域分一杯羹,但目前國內大多數共享出行領域的企業都還沒有真正實現盈利,即使是用戶黏度最高的C2C平臺滴滴出行也還處在虧損階段,而諸如首汽約車、神州出行等B2C移動出行平臺也面臨着出行定價過高、個人用戶黏度不高等困境。

  對此,上汽集團享道出行方面回覆《中國經營報》記者稱,由於市場環境、用戶需求等已發生深刻變化,要滿足新生代用戶的出行需求,必須積極把握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與出行深度融合的發展趨勢,爲用戶提供“一站式”的出行服務解決方案。而現階段,盈利不是最核心的問題,去滿足多元化和差異化的出行需求才是公司目前思考得更多的問題。

  頭部傳統車企強勢“攪局”

  對於傳統車企來說,在整車市場銷量天花板逐漸顯現的時候,網約車行業不失爲一個新的機遇。

  據普華永道數據顯示,中國網約車市場的規模大約爲230億美元,超過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預計到2020年,中國網約車市場規模將達到720億美元,比2015年增長11倍。到2030年,美國、歐洲、中國出行服務市場的規模將達1.4萬億美元,屆時出行服務將爲汽車行業貢獻22%的收入和30%的利潤。

  正是在廣闊的市場空間與發展前景下,國內外傳統車企紛紛向出行服務領域拓展。1月9日,江淮旗下移動出行品牌“和行約車”正式上線。據江淮方面介紹,和行約車平臺採用自有車輛,配備專職司機,確保平臺、車、人三證齊全。公司計劃2019年將業務拓展到十個城市,完成一萬輛新能源車投放,三年內力爭達到自有車型5萬輛,業務覆蓋全國主要城市。

  江淮汽車集團總經理項興初表示:“和行約車是江淮汽車堅守制造業基礎上的戰略延伸,通過江淮汽車整車製造一體化的技術賦能與平臺深度融合,讓更多消費者享受新能源汽車帶來的綠色環保體驗和可持續移動帶來的便捷生活。”

  除了江淮汽車之外,記者注意到,僅在2018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國內就有三家車企相繼宣佈啓動網約車業務。

  2018年11月中旬,上汽集團宣佈推出“享道出行”品牌,進軍網約車業務。據瞭解,享道出行是上汽集團在2018年2月立項的戰略品牌,3月成立上汽移動出行基金,11月18日正式開始試運行;11月21日,寶馬宣佈在成都拿到網約車經營許可證,並於12月14日正式運營,這是第一家在國內拿到網約車牌照的國外車企;12月5日,東風汽車宣佈東風電動車輛股份有限公司獲得了武漢市客運出租汽車管理處頒發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這是東風汽車在全國內取得的第一張網約車經營許可證,公司將在“東風出行”平臺上運營網約車業務。

  實際上,整個2018年都出現了傳統汽車進軍網約車的風潮。2018年下半年,還有一汽、東風、長安、長城等自主車企紛紛宣佈涉足大共享出行業務。另外,大衆、戴姆勒等車企也分別選擇與本土車企合作的模式向網約車市場進攻。

  對於進入網約車市場的原因,上汽集團享道出行方面表示,作爲大型汽車企業,公司早已意識到,要滿足新生代用戶的出行需求,僅提供出行產品是遠遠不夠的。前幾年上汽集團就提出了“電動化、智能網聯化、共享化、國際化”的新四化戰略,加快向全方位的移動出行服務和產品綜合提供商轉型。上汽要做的移動出行服務,就是要實現“人的智慧出行、車的便捷服務、物的高效流動”。

  汽車分析師任萬付告訴記者:“網約車領域是滴滴等帶起來的一種出行服務熱潮,現在在行業內已經達成一個建立汽車生態圈的共識,廠商搶灘網約車也是爲了佈局未來的汽車生態圈,不僅僅是把自己作爲產品的製造商。”

  行業激戰或迎裂變

  目前,國內網約車主要有兩種商業模式。一種是以滴滴、易到爲代表的C2C模式,即車輛和司機來自汽車租賃公司或私家掛靠,網約車公司僅提供運營平臺;另外一種是以神州專車、首汽約車爲代表的B2C模式,即網約車公司自備車輛和專業駕駛員爲用戶服務。兩種模式各有優劣,而傳統車企的加入,帶來了一種新的模式,即“新能源汽車+共享出行”的B2C差異化服務模式。

  最近兩年,網約車行業競爭格局變化不大,滴滴長期佔據行業榜首之位。根據第三方數據調研公司易觀提供給本報記者的數據顯示,2018年11月,網約車市場活躍用戶數量排行榜中,滴滴、嘀嗒、首汽分列前三名,其後是優步、神州專車和美團打車。其中,其中滴滴活躍用戶數量達到9695.3萬,第二名嘀嗒出行的活躍用戶數量僅955萬。

  不過,受到兩起順風車事件影響,滴滴的用戶信任度正在接受考驗。有觀點認爲,車企網約車在車輛統一性、司機服務標準化、運行安全性與商業模式上都比滴滴更具有優勢。

  目前來看,B2C模式的網約車公司正在奮起直追。吉利集團戰略投資的出行服務平臺曹操專車則於日前獲得了長春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這是曹操專車繼在南京、成都、北京等地之後,取得的第71個城市的網約車牌照。

  曹操專車方面回覆稱,車企切入出行,絕非爲了賣車,而是爲了適應未來出行需求。不同於其他互聯網行業,出行市場不會一家通吃。未來消費者將人手三四個出行平臺,基於服務、價格、車型、效率、響應時間等不同維度,根據需求選擇服務。各家車企涌入後,基於不同城市的市場份額,形成各自的比較優勢,市場將出現重組。

  盈利困局難破

  雖然網約車已經成爲各家車企爭奪的“香餑餑”,但不容忽視的是,目前國內大多數共享出行領域的企業都還沒有真正實現盈利。

  數據顯示,滴滴出行2018 年上半年虧損高達 40.4 億元,比2017年全年虧損金額25億元還高出61%。而在成立至今的6年裏,滴滴共虧損了近400億元。

  即使面臨鉅額虧損,滴滴們還是需要通過補貼來搶佔市場份額。據統計,2018年上半年,滴滴包括高峯期補貼、接單和服務獎勵、乘客優惠等在內的總補貼返還金額超過117億元。高額的成本投入和冗長的盈利期,再加上運營思維的艱難轉變,讓網約車企業面臨巨大的考驗。

  在這種情況下,網約車企業只能通過不斷的融資來補血續命。據瞭解,斑馬快跑在2018年10月底宣佈完成3億元的融資,加上之前的幾輪融資,累加融資金額超過12億元;曹操專車在2018年1月獲A輪融資,融資金額爲10億元。

  首汽約車CEO魏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直言,公司成立至今已經三年,不能長期處於虧損,需要保持企業自身原動力的健康指標,盈利是公司的一個既定目標。“我們是追求長遠發展的,所以我們要做好準備,假設我不去不斷融資的話,是不是能夠自己活下來。我們希望能夠縮短虧損期,快速盈利。”

  任萬付認爲,網約車企業未來或許能實現盈利,但短期之內是不會有盈利的,目前盈利還不是企業的重點,需要把模式和佈局考慮清楚,利用網約車去佔領哪一部分市場,未來要達到什麼樣的規模等。

  “其實做生意不盈利是不現實的,但是盈利需要規模,所以必須把規模做大,往盈利方向走。要想盈利也需要政策環境,競爭環境的確定性。”曹操專車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存有幾個不確定因素,第一個因素是網約車新政地方政府執行的態度和力度是什麼樣的,如果不執行,市場的競爭就是不公平的;第二個因素是出租車和網約車會往什麼方向發展,中國出租車改革的方向是什麼。如果確定了,也是公司要思考怎麼盈利的時間點。

  上汽集團享道出行方面向記者表示:“盈利不是我們最核心的問題,目前主要採取穩中求進策略,不盲目尋求擴張、燒錢,對於整車廠來說,這是戰略轉型必須要走的一條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