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王思聰押注網魚網咖 陪玩APP惹爭議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14日 10:26   中國經營報

  王思聰押注網魚網咖 陪玩APP惹爭議

  李昆昆,李正豪

  近日有消息稱,網魚網咖計劃今年赴美上市,募集資金2億~3億美元。資料顯示,網魚網咖1998年創立,主打“網絡文化+咖啡”的都市休閒模式,目前在全國擁有600多家營業門店以及1200多萬會員。

  當下網魚網咖面臨的最大挑戰在於,作爲傳統網吧升級版本的網咖模式,其最初吸引用戶的社交、娛樂功能等已經被弱化,無論網吧還是網咖,上座率都大不如前。《中國經營報》記者在北京實地走訪了一些網魚網咖門店,目測顧客人數大約能佔到網吧總電腦量的一半。

  另外,肩負着網魚網咖轉型升級重任的“陪玩”模式,近期一度無法正常使用。

  網魚網咖旗下游戲社交平臺——比心APP包含陪玩遊戲、叫醒哄睡、虛擬戀人等多個版塊。記者在比心APP上約到了一名身在武漢的陪玩男生,該男生告訴記者,他來北京時可以陪記者一起玩。針對線下“陪玩”的一些問題,記者聯繫網魚網咖方面,對方表示現在不便迴應。

  夕陽產業?

  6月11日下午,記者走訪了網魚網咖位於北京海淀區的線下門店,進入門店後看到,網吧門口有賣零食、飲料的檔口,整個網吧的上座率約爲50%,店內還有幾個服務人員。

  記者發現,當天下午在網魚網咖店內的顧客大都是在玩兒遊戲。其中一名顧客告訴記者,以前他經常來網吧,但現在來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來網吧玩兒遊戲主要還是因爲有氛圍。

  網魚網咖一名服務生告訴記者,他們門店每天的客流量有好幾百人,顧客“一坐就是一天,大概10個小時左右。”不過,其店長卻告訴記者,該門店的客流量每天大約二三百人,人均時長大概是5個小時。

  一位接近網魚網咖的人士向記者表示,上座率、客流量主要是跟門店所處的地段有關,門店位置不一樣,客流量會有很大不同。

  “有的門店一天客流量只有幾十個人,有的門店則爲一二百,甚至三百多。”店長稱,他們門店人均時長比較高,大概是5個小時,“其他門店都是4個小時”。

  艾媒諮詢分析師李鬆霖告訴記者,隨着移動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對傳統網吧、網咖行業帶來巨大沖擊。一方面電腦上網的使用率出現下降,手機不斷擠佔其他個人上網設備的使用時間。另一方面,公共場所無線網絡的覆蓋增強,已使公共場所成爲網民網絡辦公、娛樂休閒的補充。所有這些都表明,網吧或者網咖最初吸引用戶的社交、娛樂功能已經被弱化,這也是近年來網吧行業整體沒落的主要原因。

  “網魚網咖和傳統網吧最大區別在於服務理念不同。傳統網吧主要是提供互聯網連接服務的公共場所,爲沒有電腦和上網條件的人們提供一個經濟、便捷的觸網機會。而網咖則主要是爲消費者提供一個舒適又快速的上網環境,不僅提供網民玩家基本的上網服務,而且會提供餐食飲料等豐富的配套服務。”上述人士表示,在經營上,網魚網咖一般是分區經營,主要分爲休閒區、高端區、卡座區、無線網絡休息區等不同的上網環境,還有情侶包房、四人包房等定製套間。這樣的差異定位,其實是爲網咖在競爭上提供了新的活力。

  多家機構投資者撤出

  不管現實經營狀況如何,單從融資情況來看,網魚網咖還是頗受歡迎的。

  記者瞭解到,此前,網魚網咖基本保持着每年一輪的融資節奏,王思聰和黃曉明均爲網魚網咖的幕後股東。2015年網魚網咖B輪融資由王思聰的普思資本領投,經過此輪投資,王思聰持有網魚8.5852%的股份。黃曉明的廈門名嘉天成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持有網魚網咖0.7416%的股份。

  網魚網咖最近一筆2.1億元D輪融資發生在2017年1月,是由達晨創投、一村資本和明嘉資本聯合投資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8日,網魚網咖的註冊資本突然從D輪融資完成以後的5000萬元降至4495.3萬元,降低比例超過10%。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得知,4月28日,網魚網咖股東列表新增一家名爲遠鏡創投的投資方。而在此前的1月15日,有多達5家的機構投資人退出了網魚網咖的股東列表,選擇退出的投資機構包括D輪融資的投資方一村資本、C+輪融資的投資方上海永宣聯創、伯樂縱橫以及江銅投資。

  與此同時,一村資本、江銅投資、摩聚投資也從上海魚泡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東列表中消失。“魚泡泡”是網魚網咖旗下的玩約APP平臺,主打遊戲陪玩兒,受到“95後”等千禧一代的追捧和喜愛。不過,魚泡泡APP一度無法正常使用,經歷一系列的整改之後,現在已經改名爲“比心”APP。

  記者打開“比心”APP發現,該平臺主要提供陪玩兒遊戲、叫醒哄睡、虛擬戀人等有償服務。其中,虛擬戀人包括真實的男生和女生,陪玩兒價格是15、25、35幣(元)不等。記者以用戶身份體驗其虛擬戀人服務,一名虛擬戀人女生稱,她可以提供哄睡、虛擬戀人服務。一名虛擬戀人男生表示,“吃雞、王者、聊天、虛擬戀人都有”。

  記者發現,“比心”APP陪玩兒人士的接單量爲幾百、幾千、幾萬不等。其中,部分玩家狀態顯示可接“通宵”等字樣。因爲記者在北京,一名陪玩兒男生還告訴記者,他現在在武漢,來北京的時候可以線下陪記者。

  但一位接近“比心”APP的人士向記者表示,比心平臺核心業務聚焦線上電競遊戲陪玩兒,線下的陪玩兒業務應該已經全部取消了。如果在“比心”上約的陪玩兒人士要線下見面,建議投訴舉報,保障自己的權益。

  手遊衝擊

  儘管網魚網咖努力打造網咖概念多年,但很遺憾,人們去網咖的核心理由依舊是玩兒遊戲。

  一位網魚網咖用戶告訴記者,以前網吧火是因爲家用電腦沒有網吧網速快,網費也便宜。然而,“現在手遊真的很不錯,啥時候想玩兒就能玩兒,大多都玩兒手機遊戲了。”

  1998年,黃鋒創立網魚網咖以來,依靠“網吧+咖啡”的理念,通過加盟的方式快速擴張,成長爲國內網咖行業的龍頭。然而隨着移動互聯網的到來,手遊正在加大對網吧行業的衝擊。

  研究機構AppAnnie與IDC合作發佈的2018年遊戲行業移動增長分析報告顯示,自2014年移動遊戲行業在消費支出方面首次超越了家庭主機遊戲、PC端與Mac端遊戲之後,移動遊戲與其他平臺的遊戲消費支出差距日益增加。2018年,玩家在移動遊戲上的消費支出是PC端的2.1倍,是主機遊戲的2.8倍。報告還稱,2019年將是移動遊戲下載次數和應用商店內消費支出的大年。

  “因爲手遊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就是4G發展起來以後,發展勢頭一直很迅猛。網絡和智能手機硬件的支撐,再加上像王者榮耀這種現象級遊戲的出現,都推動着手遊的地位不斷提升。”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網吧的消沉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手遊的衝擊。

  該人士表示,以前有需求去網吧的,可能因爲沒有較好配置的電腦,去網吧可以和朋友一起去有社交互動性,甚至部分黑網吧接納學生消費者,這些學生消費者因爲在學校或者家裏不能打遊戲等。而上述這些情況,現在通過手遊都能解決。比如大部分人的手機都能承載一些熱門遊戲的配置要求、碎片化時間場景玩兒遊戲、直接線上社交互動等,使網吧的吸引力迅速下降。

  由於對遊戲內容的依賴性大,導致網咖的收入主要靠遊戲吃飯,這對於網魚網咖也存在隱患。

  《2018中國互聯網上網服務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18年上網服務行業網遊排行前三名的遊戲爲《英雄聯盟》《穿越火線》《地下城與勇士》,均是發行超過10年的老遊戲,新遊戲很難從中突破,獲客成本高,近年來只有《絕地求生》等少數幾款遊戲成爲端遊中的黑馬。

  李鬆霖認爲,要想獲得資本市場的關注,網魚網咖還需要有效拓展其生態和改善其運營。包括針對移動電競生態上的業務開發,可能是網魚網咖主要的發展方向。未來隨着5G落地,會讓遊戲速度極大提升,這對遊戲產業來說將是質的變化。比如探索線下手遊空間、佈局VR遊戲、加強電競賽事聯運等創新業務的開展,可能將成爲網魚網咖能否在資本市場拿出有說服力表現的關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