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多家知名品牌金飾現質量偏差 黃金製品溯源難題待解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3日 12:21   中國經營報

  魏婕、蔣政

  近日,周大生、中國黃金、中國珠寶、中國金店等品牌金飾不合格一事引發廣泛關注。8月12日,甘肅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佈“關於甘肅省2019年第2批工業產品質量省級監督抽查結果通報”(以下簡稱“通報”),其中抽檢50 批次貴金屬首飾及製品,9批次不合格,主要是質量偏差、貴金屬純度項目不符合要求,周大生、中國黃金、中國珠寶、中國金店等品牌上榜,不合格率近兩成。

  之後,周大生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周大生”,002867.SZ)對金飾被檢出“缺斤少兩”做出回應稱,被檢出存在0.08g重量偏差的足金碧璽掛墜爲“經清洗拋光造成重量損耗”。中國金店在接受相關媒體採訪時表示,不合格產品是加盟店私自採購的。

  “由於黃金製品各供應鏈環節高度分散的特點,品牌方很難從源頭開始進行質量管理。”珠寶首飾供應鏈平臺款多多聯合創始人王志強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加上金價透明,黃金製品很難溢價,幾乎沒有利潤可言,而溯源需要成本,幾乎沒有企業願意在黃金製品上投入成本做溯源,使得品牌方對於黃金飾品的生產存在很大的盲區。

  質量風波

  通報顯示,周大生崇德商場專櫃中一款規格型號爲“足金1.88克”的足金碧璽掛墜不合格,原因是“質量偏差”。甘肅省產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院研究員林慧在接受《中國之聲》採訪時介紹稱,根據送檢的樣品和標籤上對比的結果,周大生的這款產品質量偏差超出了範圍,標準是±0.01克,而周大生的這款產品少了0.08克。

  通報公佈後,立即引發了公衆的關注和熱議。根據百度指數數據,以“周大生抽檢不合格”爲關鍵詞的搜索指數(以網民在百度的搜索量爲數據基礎,以關鍵詞爲統計對象)於8月14日達到頂峯,爲153950;資訊指數(網民的閱讀、評論、轉發、點贊、不喜歡等行爲的數量加權求和得出的數據)在8月16日達到頂峯,爲16619。

  周大生在官網上發佈聲明稱,被檢出質量偏差的產品“在該店陳列時間較長,經清洗拋光造成重量損耗,因店員操作疏忽沒有及時更新信息,造成重量偏差”。對此,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顧問邱寶昌表示,清洗導致金飾品損耗的理由站不住腳,無論什麼原因導致的“質量偏差”,相關企業都應該承擔相應責任。

  記者就產品質量、生產模式等問題向周大生董祕辦發去採訪函並持續撥打電話,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覆。

  曾任國家首飾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檢驗師的付書欽告訴記者,產品如果上櫃,標籤和證書裏體現的重量一定要和產品的實際重量相符,如果相差0.01克,可能是精度偏差導致的,但相差0.08克的話偏差就有些大了。而且從理論上講,一件全新的首飾如果沒人使用的話,是不用拋光的。有人使用之後,導致金屬表面不平或有刮痕等才需要拋光。但是拋光之後就會有損耗,商家就必須重新稱重、更新標籤。

  而民生百貨中國金店專櫃售賣、由中國金店有限公司生產的一款規格型號爲“足金4.77g”的足金合成立方氧化鋯戒指則有多達十項檢測項目不合格,包括產品名稱、質量偏差等。林慧表示,此產品的產品標識與送檢實物並不相符:“寫的是足金合成立方氧化鋯戒指,但是實際上它是一個足金合成紅寶石戒指,它們是兩種寶石類型,其他的不合格項目主要是因爲它們完全是兩種東西,所以顏色還有放大檢查不一樣。”對此,中國金店市場部經理回應媒體稱,不合格產品是加盟店私自採購的,會採取罰款、貨品下架的方式處理。

  “對於珠寶品牌、金飾品牌來講,質量是一切的基礎,出現這種問題容易讓消費者有上當受騙的感覺,讓品牌失去可信任度。”凌雁管理諮詢首席諮詢師林嶽認爲,多家金飾品牌(不乏此前口碑良好的品牌)出現質量偏差的問題,是因爲缺乏品控機制,或者是有機制但無執行所致。這些問題暴露出來,就是給企業敲響的警鐘,企業要拿出整改的決心來,對供應商、代工工廠、品控人員的監管執行到位,建立有效的考覈、淘汰機制,才能讓消費者重拾信心,不能以一句“員工疏忽”就應付了事。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佔領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消費者所購買的黃金飾品確有質量問題,則商家的行爲屬於摻雜、摻假、以不合格產品冒充合格產品,已經違反了《產品質量法》的規定。對此,消費者可以向市場監管部門舉報,並依法要求商家承擔三倍賠償的責任。

  另外,記者瞭解到,周大生並非第一次被曝產品質量存在問題。2013年的“3·15”晚會上,央視報道顯示,河北廊坊周大生黃金專櫃處出售的千足金黃金項鍊經國家珠寶玉石質量監督檢測中心檢測,該黃金首飾的含金量爲994.4‰,銥的含量大於1.4‰。事後,周大生董事長周宗文出面道歉,稱將嚴格把關,讓消費者放心。

  溯源難題

  “周大生、中國黃金、中國珠寶等都屬於零售品牌,大多數沒有自己的工廠,即便有工廠,可能不到1%的貨品是自己工廠生產的,大多數的貨品還是品牌方從市場中選購的,但在珠寶行業,品牌商在整個環節中的話語權其實並不強。”王志強告訴記者,這就形成了經濟學中一個典型的零和博弈、囚徒困境,品牌方雖然在對於代工廠的生產監管中存在盲區,但沒有什麼特別好的辦法,基本也只有抽檢這一種手段,只能先把生意做下去。

  “其中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黃金產品沒有批次號,到批發商和零售商這裏就沒有跟蹤了。一旦商品出現問題,很難找出是哪個環節出的錯。而且很常見的一種情況是,一層商場裏面中國黃金、周大生、周大福、周生生這些店鋪背後的加盟商是一個人,加上黃金飾品的同質化程度很高,甚至有可能找不出問題商品是由哪個工廠生產的。”王志強說。

  山東青島一名金店加盟商張非(化名)告訴記者,國內做黃金珠寶的工廠95%以上集中在深圳的水貝工業園區,一年出貨量在十幾噸。一些特定的品類有品類保護,比如鑽石,只能從總部拿貨,像黃金、K金這種開放品類就從品牌方指定的地區性供貨商處進貨,然後到地區分公司打上品牌方的標籤,加盟商需要支付掛籤費,K金、黃金的掛籤費是5元錢到10元錢,鑽石是20元錢到50元錢。

  在年報中,周大生將自身的經營策略概括爲“輕資產、整合運營型經營策略”,周大生只負責品牌運營、渠道管理、產品研發和供應鏈整合,將產品的生產外包給專業的珠寶首飾生產廠商。

  “由於珠寶行業各供應鏈環節高度分散的特點,品牌方几乎不太可能從源頭開始進行質量管理。”王志強表示,在各個環節中,沒有一個通用的行業標準,僅僅有由品牌商主導制定的採購標準。如果發現質量問題,大部分品牌商只能通過罰款或終止合作的懲罰性的手段來後續彌補。而且對於一個行業而言,毛利如果足夠高,管理也會更輕鬆,但由於金價非常透明,有國際金價作爲指導,黃金製品很難溢價,幾乎沒有利潤可言,幾乎所有的品牌商都是拿黃金吸引客流,讓客戶到店裏面去買非黃金的、高利潤產品。“溯源需要成本,黃金製品利潤微薄,誰會在黃金上投入成本做溯源呢?這就是這個行業面臨的困境。”張非表示,除了溯源成本過高之外,溯源也無法爲黃金產品帶來溢價,“很難想象消費者因爲黃金產品可溯源而願意每克多掏十塊錢”。

  河北保定某鑽石品牌的門店經理李慧(化名)告訴記者,鑽石產品天然適合溯源,鑽石基本都有證書,國內的鑽石生產出來就會有一個特殊號,經過切割之後會給一個GIA的證書號,當它加工成鑽石產品,比如鑽石戒指或鑽石項鍊時,會有國檢證書號,這個證書號是唯一的,產品一旦被回收重做,國檢證書號就會被更新,所以由國檢證書號和GIA證書號,可以一直追查到這款鑽石產品是哪個工廠哪天生產出來的,甚至是這塊石頭是在哪年哪月生產切割出來的。

  至於此次事件中珠寶品牌所採用的外包代工模式,林嶽認爲這並不是導致珠寶質量出現問題的原因。“資產、外包、外加工、貼牌生產,這些都不是什麼新的商業模式,因爲很多環節需要藉助外力來完成,珠寶企業保留最核心的設計和營銷即可。國際一流的奢侈品品牌在全世界都有代工工廠、材料供應商,但因爲有足夠強大的選材、生產、品控標準以及專家型品控人才,就不需擔心代工的問題。對於國內的珠寶企業而言,關鍵是要建立起統一的行業標準,企業要嚴格執行品控機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