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獵豹汽車“失速”:工廠生產趨緩 員工稱可能被降薪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3日 12:21   中國經營報

  獵豹汽車“失速”

  新辰、趙越、趙毅

  今年是獵豹汽車走過的第69個春秋。8月13日,獵豹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獵豹汽車”)在其微信公衆號發佈了一篇圖文,上面寫着“20年前往前衝的時候,就沒想過回頭”,頗有“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意味。而從近日以來頻傳的“經營虧損嚴重、降薪停產”消息來看,獵豹汽車在大環境裏“失速”。

  獵豹汽車相關負責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獵豹汽車全面停產的消息不實。然而,有獵豹汽車員工透露,不少獵豹汽車一線員工實際上已經處於停工狀態。記者試圖通過走訪及電話聯繫的方式向工廠直營店和經銷商瞭解獵豹汽車的產銷現狀,而從當前所獲取的信息來看,獵豹汽車銷量折戟背後,產品質量、渠道等問題亦逐漸顯露。

  尼爾森發佈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國消費趨勢指數報告顯示,68%的中國消費者偏好國產品牌。在汽車領域,有51%的消費者在未來一年傾向於購買國產汽車品牌。

  提起國產自主品牌,吉利汽車(0175.HK)、長城汽車(601633.SH)、比亞迪(002594.SZ)等名字耳熟能詳,而在屬於消費者偏愛的國產品牌行列,“沙場老兵”獵豹汽車又能否在征途上重新開闢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停產疑雲

  近期,一份獵豹汽車的內部文件在網上流傳,文件顯示,獵豹汽車高管以及全體員工普遍降薪,最高幅度50%。除此之外,獵豹汽車還陷入停產傳聞。事實上,獵豹汽車的情況並非個例,已有幾家車企爆出停產傳聞。

  8月中旬,記者實地走訪獵豹汽車位於湖南長沙的廠區。臨近當日中午,不同於一般廠區午飯以及午休時間員工進進出出、熙熙攘攘的景象,獵豹廠區門口顯得冷清,中午時間僅有零星幾位員工出入。

  一位獵豹汽車員工向記者表示,現在效益不好,車間沒什麼人了。這樣的說法,也得到另外一位獵豹汽車員工的證實,他直言,“最近快一個月了,沒怎麼生產。”另外,該員工向記者表示,公司近一週也不太可能正常生產,因爲馬上要到每年高溫假的時間,而一般情況下每年高溫假期都要十多天時間。

  該位獵豹汽車員工還向記者表示,獵豹汽車要給員工降薪,但是每個人幅度不一樣。“不過現在還沒聽說裁員。”該員工表示。

  對於上述情況,在網上已經被廣泛關注,一份獵豹汽車的內部文件顯示,長豐集團和獵豹股份公司高管在2月份已下調預支工資30%的基礎上,本次再下調20%,累計下調工資50%;研究院員工工資下調10%~50%;生產基地員工工資下調30%~50%;其他部門員工工資也均有不同幅度下調,幅度在30%~50%。

  上述文件還顯示,鑑於汽車行業的急劇變化,獵豹汽車生產經營虧損嚴重、生產基地開工嚴重不足等實際,集團研究決定通過薪酬調整、減負降費等方式,確保求生存渡難關。此前獵豹汽車方面也曾對媒體承認該份文件屬實。

  事實上,這已經是2019年獵豹汽車第二次降薪,早在2月,獵豹汽車就已下調了公司高管預支工資的30%。

  獵豹汽車周邊的商戶,也在抱怨獵豹汽車對自己生意造成的影響。一位商戶向記者表示,獵豹汽車不少工人有一個月不上班了。該商戶還直言,其實近幾個月獵豹汽車沒怎麼生產,人越來越少。“去年上半年之前,這個廠子有兩千人,但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情況就逐步變差。現在聽說目前上班的也就一兩百人,我們生意也大受影響。”該商戶坦言。

  不過,獵豹汽車相關負責人則向記者表示,獵豹汽車沒有全面停產,“網上那些是誇大其詞的謠言”。當記者繼續追問具體情況時,該負責人以公司目前不接受採訪爲由回絕了記者進一步採訪。

  頹勢難解

  事實上,2019年上半年,獵豹汽車銷量僅爲2.83萬輛。這與獵豹汽車前兩年的成績相去甚遠。數據顯示,2017年獵豹汽車年銷量達到12.5萬輛,2018年,獵豹汽車全年銷量爲7.76萬輛。

  汽車分析師任萬付表示,獵豹汽車今天的局面,除了去年到今年急轉直下的市場,其自身原因也不可忽視。比如,獵豹汽車國六車的佈局相對滯後。

  近日,記者實地走訪獵豹汽車廣州4S店瞭解到,目前,廣州獵豹汽車4S店沒有國六的現車,如果需要購買,還需要等待一個月。與此同時,即使等待一個月時間,目前獵豹汽車的國六車型,也沒什麼優惠。

  “CS9國五車優惠兩萬元,要是分期買首付兩千元就行。”一家獵豹汽車4S店的銷售告訴記者。而另外一家獵豹汽車4S店的銷售也向記者推薦國五車型,他表示,“CS9的國六剛剛上市,還要預訂,現在在廣東地區買國五車9月1日前上牌就沒問題。”

  事實上,2019年7月1日起實施《輕型汽車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中國第六階段)》(即“國六排放標準”)。不過國五車在9月1日之前依然可以上牌。

  另外,北京、上海、天津、廣東省、江蘇省、浙江省、安徽省、河北省、陝西省、河南省、海南省以及山西省的8個城市等地區均已從7月1日開始實施國六排放標準,北京、上海、廣州以及天津等地更是一步到位地實施“國六b”排放標準。

  與獵豹汽車形成對比的是,記者走訪廣州多家其他品牌4S店,發現這些4S店內早有了國六現車。

  任萬付解釋,一般車企規劃一款新車需要兩年左右的時間。國五標準升級到國六不可能像原來國四升級到國五那樣,尾氣添加處理裝置就可以完成,而需要實打實技術研發。相比而言,國六A標準還好,可以臨時過渡一下。而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實施的國六b標準,需要企業大力研發。

  除了國六車型推出時間的滯後,獵豹汽車的質量問題,也對其品牌造成一定影響。

  2019年1月,獵豹汽車宣佈因質量問題在全國範圍內召回14萬輛CS10汽車,幾乎等同於該款主力車型近兩三年裏售出的總量。此前,記者也曾報道獵豹汽車出現底盤異響,發動機異響,方向機失靈等情況。

  另外,在2017年度C-NCAP碰撞試驗中,由安徽獵豹汽車有限公司生產的CS10 1.5T CVT尊貴型總得分47.4分,僅得到3星評價,位列倒數第一。據C-NCAP官網顯示,該次試驗車型合計40款,其中只有3款得到3星評價,7款獲4星評價,30款獲5星評價。

  值得關注的是,近一兩年,獵豹汽車還推出新能源汽車,但是市場反響平平。

  淘汰賽將至?

  獵豹汽車的情況並非個例。

  2019年5月,全國30多家重慶力帆汽車授權經銷商的代表集結重慶力帆中心總部維權。2019年6月,華泰汽車也爆出三大基地停產。而海馬汽車2018年報也顯示,其2018年虧損16.5億元。2019年前7個月,海馬汽車累計銷量爲1.71萬輛,同比下滑62.35%。

  缺乏國六車型,也是北汽幻速、力帆汽車等品牌共同面對的問題。

  任萬付分析,部分二三線自主品牌車企,本身人才、資金、技術方面相對缺乏,導致新車型特別是國六車型研發和推出速度較慢,失去市場先機,而此前推出的多款車型又沒有完成品牌積累。此前中國汽車市場上漲時期,還可以跟隨在品牌力較強的車企後面分一杯羹。但是目前市場急轉直下,一二線品牌都在降價保市場份額,二三線品牌的處境便岌岌可危。

  數據顯示,在目前市場之下,部分品牌銷量實現逆勢增長。

  比如,廣汽豐田官方發佈2019年7月銷量快報顯示,廣汽豐田今年7月實現銷量62000輛,比去年同期增長21%;1~7月累計銷量373224輛。

  汽車分析師顏景輝向記者表示,前幾年中國SUV市場火熱,部分自主車企抓住這一機會取得不錯成績,但自身品牌力、營銷和技術都沒有趁機提升。而經過幾年的暴漲,中國汽車SUV市場增量空間已經到頂,部分自主車企瘸腿的問題也暴露出來。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汽車品牌在SUV市場的佔有率超過60%,2019年前7月則降至52.7%。

  任萬付直言,隨着車市的下行,中國汽車品牌的淘汰賽可能提前拉開序幕。部分在中國車市快速增長時期沒有完成品牌積累和技術革新的車企首當其衝。現在,部分自主二三線品牌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如果此輪轉型不成功,可能面臨被時代淘汰的命運,所以對於這些品牌而言,現在是最關鍵的時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