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王石67歲再出發:小豬佩奇是他依然年輕的外在表現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31日 15:30   第一財經日報

  王石67歲再出發: 別萬科,回大學,馭當下

  記者 陳淑貞

  揮手告別萬科的熱血時代後,下一個33年,王石或還會有一個新“萬科”,不爲財富,只爲西西弗斯式的永不對命運投降 東方IC圖

  王石的微博停更了一年半,萬科股權大戰膠着的時候,無論他說什麼都會被無限放大,索性作罷。

  時間拉回2016年7月1日,萬科發佈8個公告,回覆深交所針對公司收購深圳地鐵資產的問詢,確立復牌時間。在此前數天,寶能要求罷免萬科董事會及監事會成員。

  這天晚上,王石微博轉發了萬科高級副總裁、物業事業本部首席執行官朱保全寫的一篇專欄,大意是一名萬科物業保安在突降大雨時,不惜用身體擋住防洪板。朱保全說,保安守護的不僅是業主的資產,還有萬科一直傳承的精神文化。風雨飄搖下,萬科依然帶有濃厚的理想主義色彩。

  此後王石微博停更。一年後,這出商業大戰終於有了結局。王石宣佈,把接力棒交給鬱亮,而他個人“事業未竟,仍在路上”。

  2018年1月23日,王石在北京水立方發起的一場跨年活動,主題是“迴歸未來”。3月2日,他把這場準備了“30年”的活動視頻轉發到個人微博,歷百戰後歸來。

  此時的王石並不落寞,萬科之外,天大地大。卸任萬科董事會主席後,王石一肩挑遠大集團和華大控股聯席董事長的兩職,他還主導個人創辦的體育教育公司深潛,擔着40個社會公益組織的職務。

  王石很忙,他把自己的時間分爲“3331”,30%給遠大、30%給華大、30%給公益,剩下的10%是個人時間。

  今年秋天,“3331”的時間分配會有所調整,因王石有意再續遊學計劃。這與王石有意創業的方向有關——教育,他要近距離觀察、感受世界級名校,並積累教育資源。

  人生67再出發。佩戴小豬佩奇手錶、穿小豬佩奇T恤,是王石心境開放、適應年輕人語言和好惡的具象表現。但微博的停更,使王石失去與80後、90後溝通的橋樑。他要用更多時間來重建這項工作。

  王石從上世紀80年代創業,走過一地荒蕪,帶領萬科從混沌叢林中脫穎而出。揮手告別萬科的熱血時代後,下一個33年,王石或還會有一個新“萬科”,不爲財富,只爲西西弗斯式的永不對命運投降。

  萬科、華大、遠大的共性

  王石的團隊把採訪地點定在位於深圳大梅沙的萬科中心,董事會名譽主席辦公室。

  5月末,深圳已是暑氣沸騰。他的工作人員說,辦公室空調只開26℃,有時候我們自己都覺得熱。空調設在26℃節能環保,可減少二氧化硫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辦公室的門、地板的主要材料是竹子,據說也是爲環保考慮。

  這是王石作爲公益人的一面。2004年,偶然之機,王石參與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創辦,此後便感受公益事業的召喚,跳脫出企業家身份的限制,去思考更宏大的社會命題。

  他說不清在卸任萬科董事會主席的前後,各花了多少時間在公益事業上,但加入的組織數量能提供旁證。“還在萬科的時候,我參與了15個組織。現在大概有40個。”根據萬科集團官網資料,王石現任聯合國基金會清潔爐竈項目全球理事、WWF世界自然基金會美國董事、故宮博物院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萬科公益基金會理事長、中國國際商會副會長、亞洲賽艇聯合會主席、深商聯合會理事會主席、深圳市社會組織總會會長……一串長長的詞條。

  王石退而不休,是個大忙人。他開玩笑,做他的祕書,最爲難的莫過於安排他的時間,“航空公司的航班調度可能最適合做我祕書”。

  光是公益組織,平均一週王石就得開兩個會,更何況還有華大控股和遠大集團的任職。

  王石到遠大和華大任職的消息最早是由他的好朋友、建業地產主席胡葆森對外透露。這時距離王石離開萬科才2個月左右,創始人退出房地產業明星公司帶來的慨嘆未退。

  一切有跡可循,2017年7月底開始,王石頻繁考察華大和遠大。華大的苔蘚植物、蕨類、仙人球、勒杜鵑,遠大總部植物園的毛竹、蝴蝶花鳶尾、柚子、繁星花陸續出現在他朋友圈中的“人與植物”專欄中。

  王石曾特意提起盧梭,這名思想巨人聲稱他本有可能成爲一名偉大的植物學家。他所撰寫的《植物學通信》被奉爲植物學經典,深入淺出地講述科目間的共性。

  在萬科、華大、遠大之間,王石也找到了共性。他說,“萬科的理念:讓建築讚美生命;遠大的追求:保護生命,讓人健康多活30年;華大的目標:基因技術讓普通人健康長壽120歲。”王石把他們理解爲熱愛生命的異曲同工。

  王石不願透露他在華大、遠大履職的具體時間和負責掌控的方向。“等兩年後,由華大和遠大去說,更合適。”

  今年初,王石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華大基因獨董職務,這被外界解讀爲出任華大控股聯席董事長的鋪墊。而華大的掌舵者、控制人汪建此前受訪時曾透露,未來王石將關注華大控股的經營層面,而他會更聚焦基因技術層面。

  王石把時間分爲十份,由“3331”組成,30%給遠大、30%給華大、30%給公益,剩下的10%是個人時間。這是王石個人選擇的分配時間和精力的結果。

  老兵新途

  王石的前半生,世人再清楚不過。這位軍人家庭出身的鐵血漢子,在茫茫戈壁做了5年駕駛兵、在鐵路局做過技術員、在廣東省外經委下做招商引資、倒賣過玉米飼料、經營過科教儀器。

  及至萬科成立,王石迎來人生中的高光時刻。萬科從百億、千億到五千億,每一步都有王石的身影,即使在他淡出一線管理去登山和遊學,與鬱亮交接的漫長時期。

  王石和萬科一道,從懵懂走向成熟,他個人的成長實際上是時代發展的映照。觀察者從他身上倒推那一代企業家的奮鬥史,篳路藍縷、九死一生、波瀾壯闊。

  最後萬科已非王石的萬科,有人質疑萬科已丟棄理想主義,但高週轉下談情懷,實在有點奢侈。

  偶像黃昏如美人遲暮,令人惋惜,但強人王石並不打算止步於此。他尊敬的企業家、忘年交、老朋友褚時健74歲纔開始種橙、開展第二次創業,終成一代橙王。

  王石有意在今年秋天重啓遊學的計劃,屆時“3331”會有所調整,而遊學指向他再創業的方向。

  一開始王石只把深圳當作出國留學的跳板,“不曾想,做企業之後就沒動過窩”。直至2011年,王石纔到哈佛大學學習,那時,出生於1951年的王石已經60歲。

  王石一開始安排的遊學計劃是3年:一年哈佛一年劍橋半年以色列再半年伊斯坦布爾,“但實際上我在哈佛學了兩年半,在劍橋兩年,後來又加入了牛津。本來打算在牛津一年,結果才待了半年,因爲萬科股權之爭中斷了。”

  離開萬科後,王石給了自己兩年的過渡期,未來的方向需要尋找,於是他起身、行走,繼續去看世界。兩年過渡期內,一切皆不確定,唯二可確定的,一是華大和遠大的工作,一是遊學。

  “我的興趣更多是辦教育。我爲什麼到那麼多名牌大學去,一是爲了增長學識修爲,二是要積累資源。其實牛津和劍橋去一所學校就夠了,劍橋有很多牛津畢業的教授,牛津也有來自劍橋的教授,但爲了資源的積累上沒有障礙,我還是兩個都去了。”

  王石現在心裏有數的、能明白和溝通的,是45歲到他那個年紀的人。深潛是成人教育的雛形,是他在教育創業上的起步和嘗試。深潛以賽艇爲核心基因,目前除了最爲經典的企業家營以及面向青少年羣體的深潛少年班,還發展了賽艇俱樂部、大師賽、健康管理等業務板塊。

  “深潛從2014年辦到現在一共辦了8期,前六期的時候我還在萬科做董事會主席。但這是我個人的行爲,我用每年的廣告收入來支撐這個項目。現在深潛一是要規模擴大,二是要更正規,顯然需要更多的資金,這些是要摸索的。”

  而80後、90後和00後在王石掌握之外,微博停更後,他和80後的溝通渠道便中斷了,他不確定怎麼教育80後,而不確定就要做很多事情。

  接受第一財經採訪的當天,王石穿着筆挺的白襯衣和黑西服,胸前還彆着口袋巾,潔白衣袖下是一塊簡約的小豬佩奇手錶。實際上王石還有小豬佩奇的T恤,他穿着去划艇。

  小豬佩奇這個超級IP在國內莫名大火,深受年輕人的喜歡,不懂小豬佩奇就算不上“社會人”。王石是懂的。他一向緊跟時代潮流,2000年互聯網開始普及時,他就開通了“王石Online”的BBS,BBS熱潮消退後,他又先後開通博客和微博,玩轉自媒體,有了微信後,他更是一日數更朋友圈,像個網癮少年。

  “小豬佩奇”是王石依然年輕的外在表現,起碼心境上如此。他能卸掉身份、社會地位帶來的嚴肅感,保持感知時代的敏銳,這類人有再出發的勇氣。

  《朗讀者》在5月19日播出的節目中,王石出場。他朗讀的是古羅馬政治家、哲學家塞涅卡的名篇《論幸福生活》。“新兵蛋子一想到受傷就會大驚失色,而老兵則可以以大無畏的氣概去看自己身上流出的血,因爲他知道鮮血往往是勝利所要付出的代價。”

  人們記得王石、記得萬科如何成爲萬科,也會記得王石離開萬科。但只有王石自己知道,當時乘坐廣深地鐵抵達深圳,真正意義上掌握了自我命運的情景,那一天是1983年5月7日,也是當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