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資深貿易律師 批評川普貿易政策:極不負責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15:15   第一財經日報

  美資深貿易律師 批評川普貿易政策: 以極不負責方式 濫用法律工具

  馮迪凡

  在對約340億美元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徵關稅之後,川普政府又於美東時間7月10日晚公佈進一步對華加稅關稅清單,擬對約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10%關稅,關稅清單達195頁,其中涉及大量海產品、水果和化工產品。

  7月11日,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在網站上發聲明指出“中方對美方的行爲感到震驚,爲了維護國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中國政府將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與此同時,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努力,共同維護自由貿易規則和多邊貿易體制,共同反對貿易霸凌主義。與此同時,我們將立即就美方的單邊主義行爲向世界貿易組織追加起訴。”

  從發起對華“301調查”,到以加速升級方式拋出加徵關稅清單,川普政府挑起對華經貿摩擦的行爲在美國國民內部並不得人心。

  長期代表中國企業和協會應對美國政府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的美國博欽律師事務所(PerkinsCoieLLP)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何思(MichaelHouse)表示,本屆美國政府的貿易政策在美國並未得到一致認可,不僅其政策方向在美國(普通)人之中有很大的分歧,甚至在美國政府的高官當中也是具有爭議的。

  何思是在日前參加中國貿促會、中國國際商會組織召開的駐華商協會代表座談會上做出上述表述的。

  他還指出,在川普政府上臺後,在貿易問題上採取了一種非常有侵略性且不公正的做法,將多年以來的美國貿易政策扭轉了方向,可以稱之爲出現了突發性的徹底改變(sea-changing)。

  極不負責地濫用美法律工具

  何思指出,在川普政府2016年當選之前,多年以來美國政府都大致上秉持消除關稅壁壘、支持自由貿易的原則。

  “堅持自由貿易以及消除關稅壁壘是一項核心原則,該原則可以增進包括中美在內全球各國福祉。”何思表示,然而2017年初美國總統川普上臺後,“我們看到美國在貿易政策方面出現了突發性的徹底改變(sea-changing),川普政府並沒有遵循以往共和黨/民主黨政府所一貫遵循的降低貿易壁壘的原則。相反的是,我們看到了本屆美國政府採取了一種非常有侵略性的且不公正的做法,將多年以來的美國貿易政策扭轉了方向。”

  具體而言,若提起最近數月內的美國貿易政策,有人說,這是以一種極爲不負責任的方式在濫用美國的法律工具,從而對中國和其他貿易伙伴國家的對美出口產品實施貿易保護主義措施。何思指出,其方式爲使用232調查和301調查,在貿易自由化問題上開倒車。

  2017年8月18日下午,美國貿易代表(USTR)羅伯特·萊特希澤在聲明中表示,將根據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就中國有關法律、政策、實踐或做法可能不合理或歧視性地損害美國知識產權、創新或技術發展展開調查。此即所謂的“301調查”。

  然而,在2000年1月,WTO爭端解決機構通過了針對歐共體訴美國301條款案的專家組報告後,美方在此案中就以“明確、正式、再次及無條件”方式做出承諾,即USTR將僅依據WTO爭端解決機制裁決做出認定。

  換而言之,這意味着美國已經不能通過“301調查”單邊認定其他成員違反了WTO規則,在處理涉及WTO事宜時,美國須依據WTO規則和爭端解決機構的最終裁決。

  同時,川普政府還根據232條款對進口鋼鐵產品和鋁產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並對進口汽車及零配件啓動“232調查”,其名義均爲“國家安全”。

  何思對此總結道,美國政府近期的行動是與其在WTO協定下的義務相違背的。

  要讓美國人看到川普行爲不符合美國企業利益

  針對川普政府一方倒行逆施的貿易政策,美國內部亦出現了希望及時止損的訴求。

  何思坦言,目前在美國國內也出現了一些反制措施,至少有人想嘗試是否能夠找到一些更好的方式(進行制約)。

  他表示,譬如美國國會在數週內,有人提出要限制總統使用232條款的權力,並要求總統在採取措施之前需尋求國會的同意,此舉既反映了在美國國會中,有多人都同現任總統的貿易政策觀點不同。

  何思所指的是,美國國會民主、共和兩黨多名參議員在6月初曾聯合提出一項議案,要求美國總統在獲得國會批准後,方可以國家安全爲由對進口產品徵收關稅。

  這項跨黨派議案由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科克、北達科他州民主黨參議員海特坎普、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參議員弗萊克等10名參議員聯合提出。

  科克在聲明中指出,川普政府正在濫用國會給予總統的232條款授權,把一個內在經濟問題說成威脅國家安全,這不僅損害美國與盟友的關係,也會招致競爭對手的反制措施。

  弗萊克則表示,川普政府提議的關稅措施已對美國企業和工人產生負面影響,他敦促國會議員快速通過這項立法,阻止欠缺考慮的保護主義措施。

  不過,由於川普肯定將反對這項議案,而推翻總統的否決需要參衆兩院三分之二多數表決通過,同時許多共和黨議員出於選情需要,並不希望在今年秋季國會中期選舉前與川普政府公開叫板。

  對此,何思坦言,“現在要問的一個問題是,有什麼方法能夠最有效地結束美國政府當前的措施?”

  這不是一個容易的問題,何思表表示,可能需要一些混合型的解決方式,譬如各國必須仍堅持各方在WTO協定下的義務,同時,需向美國的業界表明,若繼續放任美國政府採取這種侵略性的且不具有建設性措施的行爲,這也將影響他們自身的利益。

  “長期而言,我相信美國的企業和人民都會看到這點的。”何思表示。

  7月2日美國商會發布報告指出,美國政府對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其實是對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徵稅,讓他們爲日用品和原材料支付更多費用;而其他經濟體對美國的報復性關稅將使美國出口商品價格更高、銷售減少,最終導致美國國內就業減少。

  實際上,中國作爲經濟全球化和全球產業鏈的重要支持者和參與者,很多出口產品都是在華外資企業所生產。據分析,美方公佈的所謂340億美元的徵稅產品清單中,有約200多億美元產品由在華外資企業生產,其中美國企業佔有相當比例。

  7月11日,中國商務部發言人表示,美方以加速升級的方式公佈徵稅清單,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們對此表示嚴正抗議。美方的行爲正在傷害中國,傷害全世界,也正在傷害其自身,這種失去理性的行爲是不得人心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