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土壤修復潛在市場超5萬億 污染者付費打開新盈利空間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5:55   第一財經日報

  土壤修復潛在市場超5萬億 污染者付費打開新盈利空間

  [實力較強的土壤修復企業分散在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湖南等19個省市,其中以北京最爲集中。有多家企業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的環境治理項目中嶄露頭角,不乏科研背景較強的企業和國企。]

  今年是《土壤污染防治法》實施的第一年,土壤修復大戲已經開鑼。

  2018年8月31日,全國人大通過《土壤污染防治法》。這是我國首次制定專門的法律來規範防治土壤污染,法律於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近日,中國戰略性新興產業環保聯盟(下稱“中國環聯”)、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相繼發佈研究報告,提出土壤修復行業必將迎來巨大的市場空間,行業規模將加速擴張。包括場地修復、耕地修復、礦山修復等在內,土壤修復潛在總市場空間合計將超過5.2萬億元。保守估計,2019年土壤修復市場空間在1571.5億元左右。同時,如何解決資金匱乏的問題,將成爲污染場地修復及再開發利用和土壤修復產業發展的關鍵。

  中國環聯表示,依據“誰污染、誰治理”的原則,污染地塊治理與修復由造成土壤污染的單位和個人承擔。污染者付費模式是一個新型的盈利模式,這將成爲一個從無到有的市場。

  摸底土壤污染信息

  根據原環境保護部、原國土資源部2014年發佈的《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下稱《公報》),全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工礦業廢棄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全國土壤總的點位超標率爲16.1%。

  《公報》分析稱,長期以來,由於我國經濟發展方式粗放,產業結構和佈局不合理,污染物排放總量居高不下,部分地區土壤污染嚴重,對農產品質量安全和人體健康構成了嚴重威脅。調查結果顯示,工礦業、農業等人爲活動以及土壤環境背景值高是造成土壤污染或超標的主要原因。

  第一財經記者從生態環境部瞭解到,2018年,生態環境部出臺了《工礦用地土壤環境管理辦法(試行)》,以及農用地和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完成農用地土壤污染狀況詳查並上報成果,共採集並分析測試70萬份樣品。26個省(區、市)建立了污染地塊聯動監管機制。

  此外,生態環境部還聯合有關部門部署開展了涉鎘等重金屬行業污染耕地風險排查整治、耕地土壤環境質量類別劃分試點和全國污染地塊土壤環境管理信息系統應用,建成了全國土壤環境信息管理平臺。

  在1月18~19日召開的2019年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上,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幹傑表示,今年,生態環境部將做好農用地詳查成果集成並向國務院報告詳查結果,穩妥推進企業用地調查。建立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和修復名錄,推進土壤污染綜合防治先行區建設和試點。

  隨着國家對土壤修復行業的高度重視,在資金支持上力度逐年加大,增幅超過大氣和水污染防治。

  數據顯示,2017年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資金預算數達112億元,比2016年執行數增加21.11億元。當年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資金執行數爲65.35億元,執行率同比減少41.66%,主要是因爲土壤污染狀況詳查尚未完成,土壤污染底數不清,相關項目儲備不足,資金需求減少。

  2018年,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資金預算數爲65億元,與2017年執行數基本持平。結合2017年的預算結轉資金,2018年實際專項資金預算調整爲111.65億元,基本與上一年專項資金預算數相同。

  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土壤與地下水修復專業委員會日前發佈的《2018年土壤修復行業發展評述和2019年發展展望》報告介紹,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土壤修復市場規模100多億元,其中工業類污染場地修復工程仍佔主要部分,合同額約70億元,而且資金規模愈來愈集中於大項目。

  上述委員會表示,《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出臺將逐步推動土壤污染防治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隨着公衆對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關注度上升,將促使污染場地修復項目、地下水修復項目持續增長。

  中國環聯發佈的《土壤修復行業2018年度發展報告》(下稱《發展報告》)表示,保守估計2019年土壤修復市場空間在1571.5億元左右。

  修復企業開始瓜分市場

  據中國環聯介紹,近兩年來,從事我國土壤修復的公司的數量出現了較大幅度的增長,2016年我國土壤修復相關產業的企業數量達2000家,而2017年這一數量增至2800家。

  但從質量上看,高水平的公司數量依然不多,且企業來源複雜。《發展報告》稱,國內土壤修復項目在招標過程中,具體項目根據運作模式、內容及難度的不同,對企業資質及資金規模均有不同要求。中小企業同樣可憑藉核心競爭力在市場中保持優勢,而跨界參與土壤修復的央企則具備雄厚資金實力、政府資源等優勢。

  目前,實力較強的土壤修復企業分散在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湖南等19個省市,其中以北京最爲集中。有多家企業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的環境治理項目中嶄露頭角,不乏科研背景較強的企業和國企。

  中國環聯介紹,由於土壤污染具有較明顯的區域特性,現有技術的通用性有待完善,土壤修復項目的參與者傾向於本地的企業,中國土壤修復行業的市場格局基本初步形成:以“高能時代”爲主的修復企業分食長三角、湖南、湖北、吉林等地的中小型項目;“博世科”在其西南市場佔領了一席之地;“永清環保”佔據了西北重金屬污染治理市場;“中科鼎實”在北京、上海的重大修復項目中屢屢現身;“北京建工修復”憑藉其地理優勢和國企背景,主要聚焦於北京地區的大型項目。

  而隨着國家政策扶持力度出臺,未來,國家將會鼓勵治理技術完備、資金雄厚、綜合能力強的龍頭企業,培養一批有活力並且能持續生存的土壤污染治理的中小企業。

  在土壤修復的工程項目方面,中國環聯介紹,2007至2015年,已有29個省份發佈過土壤修復項目,但總體上數量並不多,最多的爲湖南省,共開展了300多個項目,廣西、江蘇、廣東的項目數量均已超過50個。目前土壤污染與治理市場呈現出由重污染區域和經濟發達地區,逐步向中部、西部乃至全國發展的趨勢。

  上述委員會表示,我國土壤修復政策和標準的可操作性需要進一步提高。目前出臺的管理政策較多,出臺的規範、指南、導則等技術文件內容較爲原則,缺乏可操作性,對具體工作指導性偏弱。

  多種商業模式逐漸成型

  《發展報告》介紹,土壤修復對於技術和資金要求都比較高,目前的商業模式主要有三種。

  首先是EPC模式,即政府出資,第三方企業治理。這種模式主要用於工業場地修復,由於污染企業關停或搬遷,主體責任不明晰,需要政府來承接出資責任。企業通過EPC模式參與治理,修復后土地有增值空間,政府通過土地出讓來變現。

  EPC模式在我國目前比較多見,項目運營週期較短,風險小,企業一次性獲得收益。但項目外包後,修復成本由政府承擔,同時資金數額受到限制。

  其次是PPP模式(又稱嶽塘模式),該模式主要適用於城市工業場地污染的修復治理,即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修復企業與政府成立合資公司,企業出資同時引入第三方社會資本,一起用於污染地塊的修復治理,待相關地塊修復好後,由合資公司負責進行開發利用,所得收益用於償付前期修復資金的本金、利息及合理的回報。

  《發展報告》認爲,PPP模式打破了行業發展的資金瓶頸,引入第三方資金,完善從修復到收益實現的機制,對於政府來說,改變了過去重治理過程、輕治理效果的做法。同時,該模式消除了因污染企業破產關停導致責任主體缺失、治理資金缺乏等問題,調動了企業在資金投入、技術研發等方面的積極性。但PPP模式對治理企業規模要求較高。

  另外還有耕地流轉經營模式,該模式即公司針對鹽鹼地與農戶簽訂承包合作協議,再通過相應的技術和藥劑進行改良,待達到適合種植後由修復企業經營或轉包,從土地的增產、增值中獲取一定的投資回報。

  上述委員會則將目前的土壤修復模式概括爲污染方付費模式、受益方付費模式和財政直接出資模式。

  委員會表示,隨着政策的不斷完善、技術的持續升級以及修復標準的逐步細化,行業壁壘將明顯提升,預計未來企業數量增速將放緩,先期進入土壤修復行業的龍頭企業具備更強的競爭力,一些在細分領域專業性強的技術企業也將脫穎而出。

  此外,《土壤污染防治法》明確“污染擔責”的原則,規定“土地使用權人從事土地開發利用活動,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從事生產經營活動,應當採取有效措施,防止、減少土壤污染,對所造成的土壤污染依法承擔責任”。

  《發展報告》認爲,污染者付費模式是一個新型的盈利模式,這將成爲一個從無到有的市場。隨着環保政策趨嚴,污染者付費將成主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