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國內羊奶業遭遇寒流 陝西奶價今年3月以來跌幅超100%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2:26   第一財經日報

  國內羊奶價格現 “過山車”式暴跌

  欒立

  剛經歷了爆發的2018年,國內羊奶行業卻在2019年盛夏遭遇了一場寒流。

  近期第一財經記者調查發現,在國內羊奶的主產區陝西省,今年3月份以來羊奶收購價格暴跌,跌幅超過100%,部分地區奶價甚至接近了養殖成本線。而造成這一變化的原因,並非羊奶市場消費出現了倒退,而有很大偶然性因素,但這也同時暴露出目前國內羊奶產業發展的問題,要實現真正產業化仍待夯實基礎。

  暴漲暴跌的羊奶

  對於很多奶山羊養殖戶來說,2018年如同天降橫財,但2019年卻是另外一番光景。

  陝西渭南市富平縣一家奶站負責人向豔民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今年的羊奶價格很低,2018年羊奶市場收購價格一度漲到過9.6元/公斤,但今年到現在,羊奶的市場價格只有4元/公斤,有些地方還要更低。雖然他交奶的紅星美羚公司啓動了保護價制度,結算價格爲6.3元/公斤,讓向豔民沒有在這輪奶價下跌中損失太大,但他依然擔憂,去年各家奶企還在到處高價搶奶,怎麼今年就變得不好賣了?

  記者瞭解到,國內羊奶經歷了2008年和2012年兩次低谷,當時的奶價一度跌至3~4元/公斤,近年來,陝西的羊奶價格一直穩定在5~6元/公斤,但從2018年春節前開始,羊奶價格突飛猛進,漲到接近10元/公斤,當時陝西乳協不得不緊急召集省內重點羊乳生產企業,召開奶源管理工作會議,並公佈了鮮羊奶收購指導價,爲每公斤7元,上下浮動不超過10%,來遏制奶價上漲。

  而就在兩天前,陝西乳協又召開了類似的會議,而參與各方的討論話題則變成了目前如何穩價。

  陝西省乳品安全生產協會祕書長王偉民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2018年底,陝西羊奶收購價格還在8.5元左右,但從2019年3月份開始,價格突然就開始下降,收購價格直接回落到6.5元/公斤左右,半個月後,價格開始一路下跌,一直到目前的水平。而這樣的情況也同樣發生在雲南等其他羊奶產區。

  奶價暴跌的背後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羊奶企業負責人則一針見血地指出,目前羊奶面臨的問題,並非是因爲市場需求下滑導致,而是由於行業爲此前的一些投機性的做法埋單。

  記者瞭解到,權健事件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開啓聯合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等一系列舉措,對保健品行業進行整治,這也殃及了部分羊奶粉企業。部分羊奶粉的經銷商採取了和保健品類似的銷售方式,也同樣被整治。

  在今年年初,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在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媒體通氣會上,曾公佈14起典型案例,其中陝西美力源乳業在廈門的一家經銷商,通過會銷銷售美益源有機全脂羊乳粉,並違規宣稱產品具有疾病治療作用等違法行爲而被曝光。

  據獨立乳業分析師宋亮透露,會銷亂象並不是個例,有的大型羊奶企業的嬰配粉銷售不過3000萬元,而成人粉的銷售高達1億元,會銷暫停之後,企業銷售壓力倍增。

  目前不少羊奶粉企業並不重視品牌和市場建設,明知道會銷模式存在風險,但由於其銷售效果明顯,所以對這一做法保持默許。逐漸會銷形成了相當大的體量和規模,這也導致當國家出手整治時羊奶企業猝不及防。

  由於過於依賴渠道,部分企業不得不把利潤大頭讓出,而在2018年羊奶收購價格暴漲之後,加工企業的利潤無法覆蓋成本的增長不得不頻頻提價,有的企業短期內就上調3次甚至更多,這也打亂了經銷商的正常經營,導致經銷商積極性受損,也影響到了最終的銷售。

  羊奶產業化仍待夯實基礎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相比於牛奶產業,國內羊奶產業規模都並不大。陝西是國內主要的羊奶產區,公開數據顯示,陝西省共計34家羊奶粉生產企業,其中包括19家嬰幼兒配方奶粉企業。2018年陝西奶山羊存欄約240萬隻,產奶60萬噸,產值67億元,全產業鏈產值313億元。

  2017年開始,受配方註冊制和牛奶行業市場競爭飽和等因素驅動,羊奶行業突然轉熱,2018年,陝西省政府也趁勢提出了千億羊乳產業計劃,近期官方公佈的信息顯示,陝西將進一步加快羊乳產業發展,力爭到2020年,奶山羊存欄300萬隻,全產業鏈產值355億元,到2025年,羊乳產業產值突破千億元。

  但在業內看來,雖然羊奶行業前景光明,但此輪奶價和市場的大起大落暴露出的問題,也說明陝西爲代表的國內羊奶產業仍需夯實基礎。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羊奶企業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國內一些羊奶企業比較短視,過於依賴渠道,而在奶源建設和品牌渠道運營上缺乏足夠重視。事實上在這一輪市場波動中,做品牌做渠道的企業影響都不大。但今年的奶價低迷,對於養殖戶的積極性也會有影響,進而也會影響到整體產業發展。

  由於羊肉價格較高,因此農民一旦養殖奶山羊無利可圖就會轉而殺羊賣肉,但產業恢復並沒有那麼快,因爲奶山羊的養殖到出奶的週期要2年。

  紅星美羚副總裁劉潤東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採取保護價的方式高於市場價格收奶,相比於壓價收奶的企業必然成本會相對較高,但這樣做避免了上游養殖戶殺羊退出的情況,而這一模式保住的是公司上游的產業鏈。羊奶產業要做大,奶價就不能大起大落。從長期來說,奶企需要有穩定的上游奶源才能把產品做好,奶源也是下一步國內羊奶產業在未來競爭中的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劉潤東所說的優勢,是因爲國內羊奶產業也正在面臨着進口產品衝擊的問題,而其對手大多是國內知名的奶粉企業。

  比如在目前國內銷量最大的羊奶粉品牌,是澳優(01717.HK)旗下的佳貝艾特,是進口自荷蘭,2018年實現銷售20.3億元,同比增長近六成。而近年來國內羊奶粉市場的穩定增長,也引來了國內主要乳企的關注和加碼,比如聖元集團推出聖特拉慕、雅士利(01230.HK)推出的朵拉小羊都是進口產品,正在港衝刺IPO的飛鶴乳業也在加拿大投建了年產3萬噸的羊奶粉工廠。

  多位受訪者認爲,下一步面對進口產品,本土產品最大的優勢就是奶源臨近消費者,可以做到更新鮮的產品,因此羊奶企業應該有更長遠的眼光和戰略佈局。

  宋亮表示,國外的奶山羊養殖技術較爲成熟,且養殖成本遠低於國內,國外奶山羊的單產在1.1噸到1.3噸/年,而國內的只有600~800公斤/年,陝西爲代表的國內羊奶產業必然要面對國際的競爭。而如果未來,國外牧場意識到中國的市場機會,大量轉產養殖奶山羊,那麼國內的羊奶產業也將面臨牛奶一樣的進口衝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