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流動性環境平穩 央行靈活使用公開市場操作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6日 15:39   北京新浪網

  流動性環境平穩 央行靈活使用公開市場操作

  來源:金融時報

  本報記者張末冬

  當前流動性走勢及公開市場操作備受關注。

  日前央行發佈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今年一季度,由於影響銀行體系流動性供求的季節性、臨時性因素較多且時有疊加,按照穩健中性貨幣政策要求,中國人民銀行加強預調微調和預期引導,靈活搭配工具和期限品種開展公開市場操作,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穩定和貨幣市場利率平穩運行。

  在外界看來,當下流動性情況複雜,受國內國外多重因素影響,需要通過包括公開市場在內的多種方式進行調節。“目前,公開市場操作受市場流動性、投資者心理預期以及市場利率變化和實體經濟發展等因素影響。”新時代證券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表示,央行通過開展公開市場操作,可以有效引導貨幣市場利率走勢,進而改變投資者的心理預期和貨幣市場供需結構,最終向市場投放或回收流動性,保持人民幣值穩定和促進實體經濟發展。

  流動性壓力適度

  事實上,近期央行繼續多次開展公開市場操作。例如,5月14日,央行發放PSL 801億元,並開展1560億元MLF操作,全額續作本月到期量;10日,央行在公開市場開展了200億元7天期和100億元14天期逆回購操作,當日有500億元逆回購到期,淨回籠200億元;9日,由於有2000億元逆回購到期,央行重啓公開市場操作,在公開市場開展了600億元7天期和400億元14天期逆回購操作,淨回籠1000億元。

  中信債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分析認爲,5月14日的公開市場操作是延續5月剩餘MLF到期額,並未通過MLF超額釋放流動性,表明MLF仍爲央行貨幣政策調控的重要手段,但同時也顯示央行認爲當下流動性較爲寬鬆,無需大額投放,預計未來資金面仍以維穩爲常態。

  市場觀點認爲,當下,流動性投放工具更爲靈活,流動性環境平穩偏鬆,而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也隨行就市小幅上行。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陳冀認爲,跨節之後,市場流動性整體壓力不大,IBLI(交銀銀行間市場流動性)指數波動小且始終提示低流動性風險,DR(存款類機構間利率債質押的回購利率)系列利率保持平穩,DR007利率始終保持在2.7%附近上下小幅擾動。與此同時,與銀行間市場流動性關係較爲密切的同業存單發行利率也走勢平穩,也表明了過去一週銀行間流動性壓力適度。

  多種工具靈活性操作

  “從公開市場操作工具選擇看,央行主要通過逆回購操作向市場提供短期資金熨平臨時流動性擾動,通過MLF操作向市場提供中長期流動性支撐,PSL操作規模大增和定向降準正式實施補充長期流動性。”在談到各類工具的作用時,明明表示,從期限選擇看,逆回購操作以7天期爲主,輔以28天期逆回購操作,63天期逆回購操作次數和數量明顯減少,體現在春節前後對短期流動性平穩的關注,人民銀行流動性管理更強調靈活性;而MLF操作仍以1年期爲主,體現央行控制長端資金成本穩定的意圖並未改變。

  可以觀察到的是,年初至春節前,人民銀行啓用新創設的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CRA),並綜合運用普惠金融定向降準、中期借貸便利、逆回購操作等工具適時適度投放流動性,既對衝春節前現金大量集中投放等因素對流動性的擾動,也滿足金融機構對不同期限流動性的合理需求。春節後,人民銀行通過CRA到期和逆回購到期對衝節後現金回籠增加的流動性,將流動性總量保持在中性適度水平,同時針對監管考覈和政策預期等因素可能引起的短期波動提前佈局,合理搭配MLF和逆回購操作適度提高跨季流動性投放比重,維護了季末貨幣市場利率的平穩運行。

  在實際操作中,公開市場操作則適時適度發揮了價格槓桿作用。例如,3月22日,央行7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隨行就市上行5個基點,此後其他逆回購品種和MLF操作利率也以相同幅度上行。此次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小幅上行符合市場預期,反映了資金供求關係,也是市場對美聯儲3月21日再次加息的正常反應。《報告》指出,2017年以來,貨幣市場利率持續高於公開市場操作利率,2018年以來,雖有所收窄但仍有不小的利差,此次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小幅上行可進一步收窄兩者利差,有利於增強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對貨幣市場利率的傳導作用,也有利於市場主體形成合理的利率預期,約束非理性融資行爲,對穩定宏觀槓桿率可起到一定的作用。

  流動性維穩須應對複雜變化

  在潘向東看來,公開市場操作有三點值得關注的特點:一是央行通過降準降低公開市場操作頻率;二是公開市場操作幅度較小;三是央行從全面去槓桿向結構性去槓桿轉變。“《報告》明確提出‘要綜合考慮宏觀經濟運行變化,加強政策協調’,從去槓桿到調結構,從加強監管協調到加強政策協調,政策已經發生調整,其前提條件在宏觀槓桿率趨穩。接下來,有效控制宏觀槓桿率需要從結構上入手,也就是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提出的結構性去槓桿。”他強調。

  央行在《報告》中指出,將創新金融調控思路和方式,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實施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注重引導預期,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

  不過,央行在繼續提升流動性穩定的同時,或將考慮更爲複雜的因素與態勢。比如,華創債券研究團隊就認爲,《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細則逐步落地,機構行爲調整將伴隨細則的具體實施逐步進行,需關注存量業務調整帶來的資管產品贖回壓力以及相應的資產拋售引發的流動性壓力。

  對此,潘向東也表示,預計未來幾個月,央行公開市場操作依然在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的前提下,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維護流動性合理穩定,未來操作上不再侷限於此前公開市場操作的削峯填谷,將變得更加靈活,保持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充分體現市場供求,適度收窄二者之間的利差,修復市場扭曲,理順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排除未來繼續用降準代替公開市場操作的可能,但也會考慮到6月美元加息對人民幣的衝擊,保證流動性的同時依然維持穩健中性的基調不變,未來流動性依然會繼續維持邊際改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