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金融時報:央行將相機決策 確保不因流動性收縮致風險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14:06   北京新浪網

  如何看待5月份社會融資數據大幅下降

  徐紹峯

  來源:金融時報

  如果把5月份社會融資數據與今年以來頻發的債市違約事件放在一起,人們會看到什麼?

  央行最新公佈的5月份金融統計數據顯示,5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爲7608億元,比上年同期少3023億元。

  與此同時,年初以來,國內債市已發生20起債券違約風險事件,其中,凱迪生態、中安消、富貴鳥、神霧環保等上市公司都是新增違約主體,涉及的債券面值總額達163.5億元。特別是今年4月份以來,違約風險暴露有加速趨勢。

  社會融資規模是全面反映金融與經濟關係以及金融對實體經濟資金支持的總量指標,主要指一定時期內實體經濟從包括銀行、信託、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以及信貸市場、債券市場、股票市場、保險市場和中間業務市場等市場獲得的全部資金總額。從今年前4個月的社會融資規模看,2018年1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爲3.0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6367億元;2月份爲1.1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828億元;3月份爲1.3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7863億元;4月份爲1.5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725億元。雖然總體趨緊,但尚屬正常,均未跌破萬億元大關。但5月份7608億元的社會融資規模,與上個月相比,跌幅逾50%,與人們此前預期的1.3萬億元相去甚遠,不能不引起關注。

  社會融資規模作爲總量指標,其新增規模的“斷崖式”下降,必然會在微觀經濟主體資金鍊上得到反映。在債市,最突出的體現便是債券違約風險事件的增多。

  讓我們看一看5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在各個細分領域的表現,看看這個月究竟發生了什麼。數據顯示,5月份,委託貸款減少1570億元,同比多減1292億元;信託貸款減少904億元,同比多減2716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減少1741億元,同比多減496億元;企業債券融資淨減少434億元,同比少減2054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438億元,同比少20億元。

  從數據不難看出,5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銳減,應當與4月27日出臺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也即業內所稱的“資管新規”有關。資管新規將銀行理財資金藉助集合資管、公募基金、保險資管、信託融資等通道輸血實體經濟的渠道都進行了嚴格限制,銀行表外業務急劇收縮。在此背景下,伴隨着金融反腐和金融去槓桿力度不減,反映在5月份各個細分領域的情況,便是數據出現了“同比減少”,也就是實體經濟獲取資金的途徑越來越少。當然,從年初海航集團的流動性危機,到盾安集團出現債券兌付風險,不斷增多的民企信用違約,甚至大型民企都出現了經營及流動性風險,都大大降低了金融機構的放貸意願。

  不妨看看企業中的佼佼者,也是融資渠道最多的上市公司,目前還有多少外部融資渠道?

  銀行信貸融資?難了。因爲銀行獲得存款越來越難,成本越來越高,疊加強監管帶來的金融去槓桿以及對民企信用風險的擔憂,商業銀行放貸熱情下降。

  債券融資?不容易。債券市場違約情況增多,上市公司也加入進來,且以民企爲主,讓債市風險偏好下降,並導致部分企業融資需求無法得到滿足。東方園林的債券融資便是典型。5月21日,東方園林發佈公告稱,公司原計劃發行首期規模不超過10億元的公司債券,但實際發行規模僅5000萬元。不僅是東方園林,截至5月底,銀行間市場和交易所債券市場共有超過300只信用債取消發行,涉及的募資規模接近2000億元。債市一級市場風險偏好下降,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巨大。如果債市市場情緒惡化,未來企業債務融資都將承壓。明年上半年,有接近1萬億元規模的AAA級以下信用債到期,這些企業的融資需求如果無法得到滿足,違約事件或仍會發生。

  增發股票融資?有點費勁。現在股市走勢較低迷,工業富聯、藥明康德、寧德時代等獨角獸“抽血”猛烈,很多上市公司股價早已跌破增發價,想如願實現增發融資,難度在不斷提高。

  股權質押融資?市場不給力。近一個月來,有超過20家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遭遇平倉,數量較4月份激增4倍。目前,A股2488家上市公司累計股權質押市值達5.7萬億元,其中有5528億元觸及平倉線,4189億元觸及預警線,涉險的股權質押超過9000億元。與此同時,場內質押新增部分參考市值達0.29萬億元,較去年同期新增部分下降近60%。

  上市公司尚且如此,遑論其他企業。顯然,金融去槓桿帶來的社會融資下降,正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實體經濟。

  有人說,5月份社會融資數據已經爲宏觀經濟敲響了警鐘,也對當前的監管政策提出挑戰。有人認爲,如果社會融資繼續維持低迷,在緊信用環境下,企業融資不足將進一步激發信用違約,促使金融機構收緊融資條件,造成惡性循環。這種擔憂不無道理,但也不必誇大。畢竟,一方面,雖然截至2018年6月5日,今年債券市場發生了20起違約事件,但不良率只有0.58%,比例不高,信用風險整體可控;另一方面,5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大幅下降的現象,在未來數月是否會持續,尚需觀察。同時,央行也在密切關注市場變化,將相機決策,通過貨幣政策工具組合使用,確保實體經濟不會因爲流動性急劇收縮,造成資金鍊斷裂,引發系統性風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