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易綱匯率表態透露人民幣依然是最強勢貨幣之一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3日 19:34   北京新浪網

  易綱匯率表態透露出的三個玄機

  市場交易者會充分關注央行的動向,而易綱行長在這個時間點表態,代表着央行的某種態度,這個表態足以讓市場交易者產生投資行爲上的變化,繼續“順週期”的操作會有更多顧慮。

  來源:央行觀察

圖爲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剛。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爲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剛。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7月3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大幅下調340點,即期早盤一度全線重挫,跌破多個關口。盤中,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和行長易綱先後發聲力挺人民幣。此後,人民幣出現兩波大幅反彈,較低點拉昇超過400點。其中,央行行長易綱的表態最讓人關注,這也是他在6月19日就上證綜指大跌發表聲明之後的再次表態。

  下面,我們試圖逐句分析易綱行長的講話,讀出他的弦外之音。

  玄機一:中美貿易戰是導致人民幣匯率近期貶值的“外部不確定因素”

  先來看第一句,

  “近期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我們正在密切關注,這主要是受美元走強和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有些順週期的行爲。”

  回顧近期的美元走勢,可以看到6月14日是一個關鍵的節點,6月14日美元指數收盤大漲1.43%,受美元指數大幅走高的影響,美元兌人民幣第二天跳空高開,之後的幾個交易日,人民幣呈現快速貶值的趨勢。從這個角度,我們就理解了易綱所說的近期外匯市場的波動是受到“美元走強”因素的影響。可以說,美元走強是這一波人民幣匯率走弱的導火索。

  圖一:美元指數走勢,畫圈的部分:6月14日美元指數大漲

  圖二:人民幣兌美元走勢,在美元指數大漲之後,6月15日美元兌人民幣跳空高開,隨後人民幣形成了貶值的趨勢。

  然而,隨後美元走勢趨向於平穩,人民幣的匯率卻繼續迅速貶值,要注意到的是,這期間正是中美貿易戰加劇的時刻。貿易戰的因素也就是易綱所談及的“外部不確定性”。

  對外經貿大學兼職教授趙慶明在接受《央行觀察》採訪時表示,中國的外匯制度依然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趙慶明強調“有管理”這三個字。在他看來,人民幣匯率走勢一定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政策意圖。

  莫尼塔研究的鐘政生寫道,伴隨中美貿易局勢的惡化,近期逆週期因子的作用的確出現了反轉。按照其對中間價的分解,6月18日以來,央行就沒有再動用逆週期因子對中間價進行升值調整,6月20日以來的5個交易日中,逆週期因子甚至發揮了助推中間價貶值的作用。而在此之前,央行曾頻繁運用逆週期因子進行升值調整,使得在本輪美元大幅升值的過程中,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始終貶值較少。

  誠如流行觀點所言,如果人民幣匯率貶值到7,就是貶值15%,這樣可以極大地抵消掉加徵關稅的影響。

  因此,此輪人民幣貶值的導火索是美元指數在6月14日的暴漲,之後,雖然美元指數保持穩定,但是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可能會導致央行傾向於一定程度上“放任”人民幣的貶值。

  下面,我們來看第二句話,

  “當前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金融風險總體可控,轉型升級加快推進,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大體平衡”。

  這句話沒有太多可以解讀的,強調中國基本面良好是管理機構一直的論調,更具體的情況可以參見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的文章《中國經濟韌性強、潛力大、風險總體可控》,整體經濟的穩定預期是金融市場穩定的基礎,而保持金融市場的穩定是央行的職責所在。

  玄機二:人民幣兌其他貨幣逆勢升值,所以人民幣放之全球依然是最強勢的貨幣之一

  第三句話

  “我國實行的是以市場供求爲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多年來的實踐證明,這一制度行之有效,必須堅持。”

  央行一直希望市場能夠不單純通過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來判斷人民幣的強與弱,而是更多的看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的走勢。近幾年來,央行一直在推動市場關注人民幣匯率指數,人民幣匯率指數從去年以來一直是上漲的,只是在近期有一定的下調。甚至在6月19日易綱在接受《上海證券報》的採訪時,他還曾表示,“今年以來人民幣是少數對美元升值的貨幣之一。”

  玄機三:易綱此時出來表態,說明在央行的眼中,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經接近需要“有管理”的區間

  同時,易綱在這句話中再次表達了中國匯率制度的內涵,那就是

  1)  以市場供求爲基礎

  2)  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

  3)  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

  這三點,在決定匯率制度上都有着重要的作用,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已經形成改革的共識,然而,這並不意味着不要管理,在關鍵的時點、關鍵的時刻,這三種因素的權重可能發生變化。

  “我們將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法國巴黎銀行中國利率匯率策略師季天鶴對《央行觀察》表示,“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這句話表明,央行在調控市場上有足夠的信心,工具箱裏可以使用的工具還有很多。市場交易者會充分關注央行的動向,而易綱行長在這個時間點表態,代表着央行的某種態度,這個表態足以讓市場交易者產生投資行爲上的變化,繼續“順週期”的操作會有更多顧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