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金融支持“三農”:多在“造鏈”上下功夫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15:01   北京新浪網

  金融支持“三農”:多在“造鏈”上下功夫

  金融時報

  馬梅若

  “三農”問題無小事。

  改革開放以來聚焦 “三農”主題的中央“一號文件”多達20個。而自2004年以來,中央“一號文件”更是連續15年籌謀“農事”。就在2018年年底前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紮實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切實抓好農業特別是糧食生產也被列入2019年重點工作;而在隨後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全面深化農村改革,切實落實強農惠農富農各項政策,着力改善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保護和調動億萬農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紮實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也被視爲穩定經濟社會發展大局的重要抓手。而作爲發展的重要支撐,如何以金融更好地支持“三農”成爲一個迫在眉睫的命題。

  隨着基礎性的網點鋪設、服務站建立與金融知識普及工作逐漸進村,金融服務如何轉換爲真正的生產力、轉化爲民生福祉考驗着金融機構的智慧。日前,浙商銀行原行長、有着30多年金融從業與管理經驗的劉曉春就農村金融問題撰文提出,部分金融機構提供的金融服務與鄉村實際需求並不契合。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受限於規模、傳統思維等因素,當地不少農戶並無天然的貸款需求,反倒是部分生活習慣不良的人利用貸款吃喝,最終也無法償還所借貸款;對於勤勞的農戶而言,更大的問題不是缺錢,而是如何把其生產的優質產品銷售出去。

  實際上,上述金融服務 “遇冷”客觀存在,但農村、農業、農民真的不缺錢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這種表面化階段性的金融供需失衡現象,甚至是“反常”的供大於求的現象,實則是規模過小、產業鏈不完整等因素造成的金融需求的“不成熟”。

  應該看到,對於這一問題已有不少地區開展了行動。在普惠金融理念逐漸取代傳統直接給錢給物扶助的方式之後,本輪金融扶貧、支持“三農”工作從開始即強調可持續,不少地區引入了財政、金融、龍頭企業、村級合作社和貧困戶共建機制,試圖發展當地的特色、優勢產業。

  但是,從更全局的角度來看,上述合作主要還是停留在初級階段,主要解決的是“生產端”的規模效應問題。在銷售端,或依託企業兜底銷售,或依託對口支持單位“購買”來幫扶。從短期來看,對於“扶貧”有益,但在企業的商業可持續探索上仍顯不足;而對於特色產業的理解,也停留在當地固有的優勢資源上,然而“資源有餘、特色不足”,不少同質化的項目、產業被開發,諸如生態旅遊、農產品電商銷售等雛形初顯,卻未形成品牌效應。除了當地人外,所推出的產品和服務鮮爲人知,並未從根本上打開局面。

  究其原因,無論是單個農戶未挖掘合理的金融需求,還是一定的資金支持和政策支持下形成產業雛形但競爭力不足,其根本桎梏在於未改變農業生產、經營的基礎形態,前者屬於單戶作戰,而後者多是把農戶集中在“企業”內單企作戰,比前者雖有一定的規模優勢和抗風險能力,但仍未形成完整的產業聯動。在某種程度上,這意味着如果鄉村實體發展的模式不改變,所謂的金融支撐力度可能極其有限。

  對此,要真正實現農村金融的有效介入,不僅是對現有“三農”金融需求的支持,更是對新需求形成的刺激與挖掘,甚至是成爲新需求形成過程的助力。對此,劉曉春建言,要組織產業資本進入農村,建立主要農產品的期貨市場,推動相應的期貨、衍生產品、保險等金融工具進入農業及農村市場。同時,依據相關農產品的種植、養殖、加工生產、消費及銷售規律,推動形成相應的產業集羣,圍繞着這些產業集羣,自然地形成勞動力市場、服務品市場,以此降低“豐年減收”的市場風險,改變農業優質勞動力匱乏、農村“空心家庭”的尷尬格局。

  毫無疑問,“三農”建設非一日之功。基礎性的金融服務滿足有其必要性。但是,30多年來農村金融服務未實現根本突破,或許正在於上述現實的“窘境”所提示我們的,金融支持實體經濟,遠非提供資金和服務這麼簡單。隨着一些基本業務的成型和常識的普及,未來金融支持“三農”的着力點更在於支持鄉村形成完整的“產業鏈”上。除了像注水一樣不講效率填滿或真實或出於慾望而滋生的金融需求,不如引好溝渠,爲農業農村現代化、產業化、鏈條化發展等更隱性、中長期的需求打下基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