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金融時報評標普入華:期待信用評級市場創新發展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9日 14:46   北京新浪網

  標普入華:期待信用評級市場創新發展

  來源:金融時報 馬梅若

  伴隨着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標普成爲第一家獲批在中國境內開展評級業務的外資評級機構,市場期待已久的信用評級市場對外開放取得重大突破。

  對此,各界普遍認爲,引入國際競爭者,不僅能夠帶來先進的技術和經驗,還能更充分揭示市場風險,促進市場合規發展,並有望吸引更多境外投資者。

  回溯過往不難發現,每次引入新的變量,市場總是爲之振奮。無論是外資或是民資獲准進入新的領域,鮎魚效應等均被視爲推動市場發展的積極因素。那麼,以外資評級機構在評級業務方面的“破冰”爲契機,評級業務能否迎來新的突破?

  應當看到,要實現上述目標,評級業務領域長期存在的三個問題值得充分探討。

  首先,評級業務是否越競爭越科學?

  評級機構最重要的是公信力,而這也是中國評級機構最重要的生存法則。

  2008年自美國而起的國際金融危機中,評級機構“放水”曾遭到廣泛斥責。美國司法部和州檢察機構對標普提出指控,認爲標普出於自身商業利益的考慮,誇大了信用違約掉期和次級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等一些金融衍生產品的信用評級,但這些產品在本質上帶有很大風險。最終,標普爲這次指控支付了總計近15億美元的罰金。

  儘管標普自身堅稱與司法部的和解只是爲了“終結拉鋸戰”,但其是否因業務競爭而放鬆標準仍未有定論。美國電影《大空頭》中就講述了這樣一個片段:儘管當時房貸違約率創出歷史新高,但是,對應的次貸MBS仍保持了3A評級,價格卻沒有如主角們預期下跌,當受到質問時,標普業務人員回答,如果我們不給他們3A評級,他們轉身就會去找隔壁的穆迪公司。

  這當然只是電影,而現實中牽扯的問題更多。無論如何,評級機構因數量過多而形成的競爭使得其面對機構反而弱勢,特別是新設立的評級機構有通過“放鬆評級”而獲得新客戶的傾向。這也給不斷髮展的評級業務、越來越多的評級機構提出了一個新問題:如何既發展業務又能保證合規可信?

  其次,誰爲評級機構付費?

  有業內人士提出,由發行人付費的商業模式決定了評級機構必須對“金主”負責,這在一定程度上異化了評級業務。如果改爲由投資人付費,有望改變評級模型低下、評級標準過寬的現狀。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紀志宏在《債券市場的機制建設》一文中提出,要繼續改進和推廣投資人付費機制。

  實際上,早在美國大蕭條時期,就是採用了投資人付費模式;而後續爲了實現業務規模的擴大化、收入的穩定化,才逐漸改爲發行人付費模式。這也意味着,要引導市場支持投資人付費模式,必須解決由於投資人分散、收費對象不明確且可能產生“搭便車”心理等因素造成的評級機構權益受損、資金不穩定、發展難以持續等問題。

  再次,外資評級機構是立新規還是入鄉隨俗?

  實際上,雖然此次標普在中國正式獲得評級資格,但其在華的評級業務並非從零開始。早在2008年8月,標普評級與上海新世紀資信評估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簽訂技術合作協議,在培訓、聯合研究項目以及分享信用評級技術等領域開展合作;2012年4月,標普評級與新世紀評級簽訂了全面戰略合作備忘錄。面對中國的巨大市場,標普表示,將以在全球推行的信用評級方法和標準爲基礎,制定針對中國市場的評級方法和標準;另一家國際巨頭惠譽也表示將專門制定針對中國市場的評級標準和方法。

  這種“中國版”標準引發了市場爭議。有觀點認爲,這種“雙標”有違市場原則,無異於一家新的本土評級機構,失去了引入外資評級機構的意義;也有觀點認爲,中國市場有其特色,照搬國際規則會導致“水土不服”。

  應當看到,兩種意見有各自的出發點,但都把問題推向了“極端化”。因地制宜並非憑空而來,參考中國國情並不意味着國外先進的模型和合規經驗就無用武之地,而引入國際標準也並非無參考價值。真正值得探討的是,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紮紮實實起到“獨立第三方”中的“獨立”之效。

  總之,中國評級市場要發展,不可能僅靠一家評級機構。但毫無疑問,標普入華是一個新的里程碑事件。如果能以此爲契機,確立一套透明、可追溯的嚴格評級標準,推動行業自律和機制改革穩步推進,並進一步打破“軟性預算約束預期”帶來的市場資源配置扭曲,才能真正實現充分揭示市場風險、刺激中國評級機構提高公信力,進而推動債券市場健康發展的目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