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我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劈波前行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5:18   北京新浪網

  我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劈波前行

  金融時報

  本報見習記者 解旖媛

  黃浦江外白渡橋對面,矗立着一棟古老的歐式建築。在外灘風格各異的歐式建築中,它並不起眼,但它對於我國資本市場的每一位參與者而言,都有着特殊的意義,因爲這裏承載着我國資本市場從無到有、從“拓荒”到蓬勃生長的幾乎全部記憶。它,就是浦江飯店。

  1990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大江南北,新中國第一家證券交易所——上海證券交易所在浦江飯店成立,我國資本市場從這裏起航。而今,這裏是中國證券博物館所在地,陳列於此的5000多件藏品,向人們訴說着中國資本市場的壯闊歷程。

  起源:百年探索嘗試

  在證券博物館三層的櫥窗中,一張張泛黃的股票引起了《金融時報》記者的注意。這是洋務運動時期一些公司發行的早期股票,其中,歷史最爲久遠的是“開平礦務局”股票。開平礦務局是我國近代最早實行股份制經營的企業之一,也是清朝晚期證券市場的一個縮影。

  證券在我國始於近代。晚清洋務運動期間,一些公司就發行過股票、債券。民國時期,在當時的北平、上海、天津等地,證券、商品交易所蓬勃興起。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革命根據地、解放區出於革命戰爭和經濟建設的需要,嘗試過發行證券,其中,股票和公債一度成爲籌措革命戰爭經費和經濟建設資金的重要渠道。1933年,閩浙贛省蘇維埃銀行股票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紅色政權發行的第一隻股票,被稱作“紅色股票”。解放戰爭時期,各革命根據地爲發展生產、支援前線,先後組織了信用合作社、生產合作社和消費合作社等,採取集股的方式籌措資金。

  證券在我國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揮着重要作用。新中國成立初期,證券發行與交易的一段短暫發展歷史是我國在社會主義制度下開放證券市場的有益嘗試。爲打破西方國家對於新中國的經濟封鎖,政府積極引入外資用於國民經濟建設。同時,開展合作化運動,採用股份制形式組織生產合作社、供銷社和信用合作社,逐步將個體經濟轉化爲集體所有制經濟。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證券市場開始全面恢復。隨着經濟體制改革的實施和深化,股份制經濟逐漸形成,股票、債券的發行和交易重新出現。

  證券博物館展出的老報紙見證了現代股票發行的歷程:1984年11月15日,上海《新民晚報》用淺顯易懂的文字報道了飛樂音響“接受個人和集體認購股票”的消息。新聞這樣寫道:“本市出現一家接受個人和集體自願認購股票的新型公司——上海飛樂音響公司。”1986年9月26日,“飛樂音響”和“延中實業”兩隻股票在中國工商銀行上海信託投資公司靜安證券交易部掛牌交易,兩家公司也因此成爲改革開放後最早的上市公司。1992年2月18日,“延中實業”“飛樂股份”試點放開股價,取消漲跌幅限制,到5月21日,兩隻股票的價格全面放開。由此,我國資本市場向着市場化再邁進一步。

  序幕:在黃浦江畔拉開

  1990年,浦江飯店孔雀廳內,一聲響亮的鑼聲宣告了上海證券交易所的成立,也引發了全國上下的熱烈討論。

  1992年,鄧小平在南方視察時指出:“證券、股市,這些東西究竟好不好,有沒有危險,是不是資本主義獨有的東西,社會主義能不能用?允許看,但要堅決地試。”這一番話打破了束縛,成爲資本市場發展的轉折點。

  “中國資本市場完全是改革開放的產物。”證券博物館保障部副總經理張衛東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證券行業經歷了從小到大、從區域到全國的發展壯大。

  當前,我國資本市場結構不斷優化,市場功能逐步發揮,制度建設逐漸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也在穩步推進。張衛東表示,我國資本市場發展步伐快速而穩健,只用了短短30年,就完成了西方資本市場200年的建設成就。

  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的成立,標誌着證券市場建設質的飛躍。1992年10月,國務院證券管理委員會和中國證監會的成立,標誌着資本市場開始正式建立全國統一的監管框架。1992年之後,我國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也給證券市場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巨大的機遇和空間。

  1992年,我國資本市場開始了第一輪擴張——國債發行逐年上升;股票發行募集資金額從1992年的94.46億元增至1999年的877.86億元,期間年平均IPO家數達120家。

  不少老上海人還記得當年浦江飯店門口的盛況。當時,股民通過證券公司開設的營業部購買股票,營業部通過派駐到上交所的“紅馬甲”(即場內代表)獲取股票交易行情。浦江飯店門外,股票交易繁忙的時候,常有股民騎着自行車飛奔而至。上交所股票交易大廳的行情屏幕正對着黃浦路,股民們就站在馬路對面,拿着望遠鏡看股票行情。

  證券博物館的展櫃內,一個股民的舊筆記本上密密麻麻地寫着每隻股票買入和賣出的價格。還有一頁泛黃的紙上寫着:“投資股票是一種高智商活動,必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要懂得經濟走勢、通貨膨脹率、地產房價……跌價適量買進,決不追漲。”

  很快,交易大廳不夠用了。從1993年到1996年,上交所從1個交易大廳擴張到8個,最多時有5000個交易席位。

  不過,很快隨着電子化交易方式的使用,交易大廳開始變得冷清。而今,上海證券交易所已搬至陸家嘴,成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

  揚帆:改革開放再起航

  鄧小平向時任紐交所CEO約翰·範爾霖贈送飛樂音響股票的場景如今被做成了蠟像,就擺在證券博物館的大門口。“這雖然是一個小的舉動,背後卻意味深長。它向世界宣告,社會主義體制也可以使用資本市場的手段,也表現出了我國對外開放的姿態。”張衛東說。

  事實上,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探索正是由此開始。

  1990年,上交所成立時的照片張貼在證券博物館的櫥窗裏。照片中,正在主持上交所開業儀式的時任上海市市長朱鎔基身旁,站着一位妝容精緻的女士,她就是時任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的鄧蓮如。彼時,香港尚未回歸祖國懷抱,鄧蓮如的到來則向外界宣告,中國的資本市場將面向世界。很快,1992年,B股市場建立起來。

  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資本市場在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創新股票、債券、基金、期貨、衍生品等產品,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服務體系的同時,逐步強化了市場監管,防範市場風險和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的制度措施,加快推動了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和國際化的步伐。時至今日,經過不到30年的發展,我國股票市場已經成長爲全球重要的金融市場,成爲國際投資者最爲關注的新興市場之一。

  2018年以來,資本市場改革正在步入深水區,以科創板和註冊製爲代表的改革正在加速,市場化和法治化一同推進,交易制度進一步完善。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腳步也更加堅定,互聯互通的機制建設步伐加快。滬港通、深港通投資額度不斷擴大,規則不斷完善,滬倫通起步前行,A股順利納入明晟國際指數、富時羅素國際指數,中日ETF互通中方產品發售……我國資本市場國際化程度不斷提升。

  站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的關口回望,資本市場與我國經濟發展相輔相成,共同壯大。

  百年潮未落,風起再揚帆。展望未來,我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也將再次起步。我國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的決心不會動搖,資本市場自主對外開放的腳步不會停歇,推動各國經濟金融合作共贏發展的信心不會改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