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推進消費金融服務供給側改革以及消費環境建設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09:0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建立多點支撐的居民消費增長格局

  來源:經濟參考報

  易行健

  (作者系廣東外語外貿大學金融學院院長、教授,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新常態下建立多點支撐的消費增長格局研究”階段性研究成果) 

  中共中央、國務院2018年9月出臺《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 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指出消費是最終需求,既是生產的最終目的和動力,也是人民對美好生活需要的直接體現,需要進一步加快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今年7月30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深挖國內需求潛力,拓展擴大最終需求,有效啓動農村市場,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在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挑戰,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需要破解制約消費擴大和升級的體制機制障礙,建立支撐居民消費增長格局的五個支柱。

  實施收入分配體制改革

  促進居民收入與財富平衡增長

  理論與經驗表明,從長期看,可支配收入與財富的可持續增長是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根本因素。十九大報告提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爲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近幾年我國居民可支配收入佔國民收入比重開始提升,但是依然不到45%,低於世界平均水平。要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佔比不但要從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入手,從長期看更要從供給側入手。在短期和中期內,通過減稅降費和提高轉移支付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佔比;從長期看,進一步推進要素市場化,打破產品和服務市場壟斷,在動態的經濟增長過程中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佔比。國家要依法加強對居民財產權的保護,讓更多的居民擁有滿足生活必需以外的財產,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穩步推進普惠金融發展,完善金融市場,增加資產的可投資渠道,推進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提高農村居民在土地增值收益的分配比例,重視增加農村居民的財產和財產性收入。

  在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與財富增長的同時還需要重視收入與財富差距問題。研究表明,衆多影響或促進居民家庭消費增長的手段和政策只在低收入與中低收入居民家庭有效。本課題研究所使用的多個住戶調查數據均顯示,35%左右的家庭處於收支基本相抵的狀態,而絕大部分居民儲蓄集中於高收入與高財富居民家庭。繼續推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改革,加快論證房產稅、遺產稅、特別消費稅等稅種,加大精準扶貧力度,加大對中低收入家庭的轉移支付力度,從而通過可持續增加中低收入羣體的可支配收入來提升消費潛力。從長期來看,徹底落實教育公平以及降低包括教育在內的人力資本投資差距和要素改革進一步市場化相結合將可能降低未來的收入差距。

  切實推進“以人爲本

  城鄉一體的新型城鎮化”

  改革開放40多年,中國的城鎮與農村均得到了快速發展,但城鄉二元結構依然沒有完全化解,城鎮居民與農村居民收入差距仍大。一方面,2018年,我國城鄉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達到2.68,同時城鄉居民享受到的公共服務差距也很大,極大地制約了居民消費的持續增長。另一方面,我國戶籍人口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差距依然很大,2018年這兩個指標存在16.21個百分點的差距。研究顯示,沒有城鎮戶籍的城鎮常住人口其平均消費傾向遠低於城鎮戶籍人口和農村居民,這種半城鎮化現象嚴重製約了居民消費潛力的發揮。中央提出的以城鄉統籌、城鄉一體、產業互動、節約集約、生態宜居、和諧發展爲基本特徵的新型城鎮化需要切實有效推進,這樣才能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

  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核心問題有兩個:一是推進向城鎮遷移的農村剩餘勞動力實現向市民的轉化,加快推進市民化進程,縮小常住人口與戶籍人口城鎮化缺口。建議成立新的政策性銀行專攻新型城鎮化建設與保障性住宅建設過程中的融資需求,較快實現農業轉移人口和城市居民的權利平等和社會融合。二是通過產業互動和城鄉統籌,真正實現以人爲本、城鄉一體的新型城鎮化。全面推進農村土地流轉制度改革,在大規模農村居民轉移後,通過市場化的手段有效提升農村土地規模化與集約化經營水平,較快速度提高農村居民的勞動生產率,持續降低城鄉收入差距。目前需要繼續加大農村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改造,完善農村地區公共保障服務、普惠金融服務、商貿物流服務等,有效推動農村居民消費升級、拉動城鄉消費聯動發展,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

  加快實物消費與服務消費供給側改革步伐

  供給側改革是推動居民消費平穩增長、促進居民消費結構升級的核心環節,國內消費品市場有效供給不足,從而使進口和境外消費需求快速上升,反映出中國國內消費品供需結構存在錯位,國內消費品供給不能完全滿足國內消費者對消費品的高品質及新功能的要求,形成“消費需求外溢”。因此,需要進行供給側改革創新供給,激活消費需求,從而切實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不斷滿足居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消費品和服務消費供給側改革主要指的是消費品和服務消費的供給需要更好地滿足消費需求的個性化與多樣化。

  加快實物消費與服務消費供給側改革的核心問題有兩個:第一,形成更加成熟的實物消費細分市場,培育實物消費的新增長點。建議相關部委定期發佈進口消費品種類數量,並且運用大數據分析方法研究跨境實物消費的特徵與發展趨勢,倒逼國內相關消費品行業的轉型升級,並通過市場化手段引導和激勵國內相關消費品行業轉型升級、優化生產結構,培育中高端消費品品牌,提高產品質量;推進汽車消費、綠色消費、信息消費等重點消費品領域轉型升級,優化商貿設施物流設施空間佈局,推動傳統商貿創新發展,高標準佈局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大型消費商圈。第二,放寬服務消費領域市場準入,創新服務消費供給。伴隨着平均教育水平和可支配收入的大幅度提升,同時老齡化與少子化趨勢日益明顯,丁克家庭與單身人羣佔比逐年增加,文化旅遊體育消費、健康養老家政消費、教育培訓托幼消費等服務消費具有巨大的發展空間,需要疏堵並舉,加強相關公共配套基礎設施建設、積極培育新的服務消費新業態。

  完善公共保障體系

  推進消費金融服務供給側改革

  完善公共保障體系、推進消費金融服務供給側改革是提升居民消費能力、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重要保障和支持因素。研究表明,支出的不確定性是中國居民家庭高儲蓄動機至關重要的原因,而金融服務供給不足導致的流動性約束又加重了預防性儲蓄動機,從這個角度而言公共保障體系完善與金融體系改革將成爲緩解居民家庭“不敢消費”的重要保障和支持因素。公共保障體系完善主要包括如下幾個方面:第一,加快推進“建設型財政”向“公共財政”轉型,提高民生型財政支出佔財政支出的比重;第二,加快推進養老保障體系和醫療保障體系改革,讓目前的中老年家庭有一個比較穩定的收支預期;第三,積極探索低收入羣體基本生活現金補助、實物補助和救助補助相結合的社會補助方式,更好發揮社會保障體系的兜底作用。

  提升居民消費能力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要包括如下幾個方面:第一,讓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利用數字技術和科技手段發展普惠金融,在風險良好定價與承擔的條件下提高中低收入居民家庭金融服務的可得性,緩解居民家庭在創業與消費方面的流動性約束。第二,全面落實“保險業姓保”的要求,加快保險服務業的開放,穩步提升商業保險密度和深度,穩步推進商業保險產品創新和商業保險監管,更好地發揮商業保險對於居民家庭風險轉移和共擋的功能。第三,有效解決住房金融市場融資渠道單一和政策性住房金融發展滯後共存的難題,加快培育住房租賃市場,構建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長效機制,增加多層次住房供給,保持住房價格基本穩定,減緩住房投資對居民消費的擠出效應。第四,因地制宜推進消費金融模式創新,同時構建居民家庭槓桿率快速上升與居民家庭債務積壓的監控與預警機制。

  統籌推進消費環境

  與理性的消費文化建設

  統籌推進消費環境與理性的消費文化建設是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基礎性作用的長期保障。消費環境涉及到商品的生產環節、供應環節、貿易流通環節和後續評價環節等,消費環境能顯著影響消費結構、消費質量和消費水平。建議加快完善消費品和服務消費標準體系建設、加強消費領域信用體系建設、健全消費後評價機制和消費者維權機制,以改善市場環境、生態環境、社會環境爲目標,研究促進生態文明、和諧社會建設的消費環境的體制機制條件。推進建立可持續的生產方式和消費方式,倡導和培育遵循人、自然、社會和諧發展這一客觀規律的理性消費文化。旗幟鮮明反對過度負債消費、反對過度消費、反對奢侈型消費與炫耀性消費、反對成癮性消費,最終達到消費與生產、需求與供給的相互促進與平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