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政策+實力”成就雙名片 資本市場高水平雙向開放穩步推進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20日 15:49   北京新浪網

  “政策+實力”成就雙名片 資本市場高水平雙向開放穩步推進

  來源:金融時報

  本報見習記者張弛

  隨着我國金融市場開放程度的不斷擴大,國內資本市場與全球資本市場的聯動性日益增強。與此同時,我國經濟金融的穩健運行,爲外匯市場和人民幣匯率保持合理穩定提供了有力的基本面支撐,這使得我國金融市場受青睞程度“直線提升”。MSCI、富時羅素、標普道瓊斯以及彭博巴克萊等國際主流指數相繼將我國股票和債券納入其指數體系,更是進一步吸引愈來愈多的外資涌入國內市場。

  近年來,爲切實推動金融市場開放,爲境內外投資者創造更加友好便利的投資環境,一系列實質性舉措先後應運而生。今年6月份,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宣佈了進一步擴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9項政策措施,並表示將紮實推進對外開放措施落地實施。

  取消QFII/RQFII限額

  近日,經國務院批准,國家外匯管理局(以下簡稱“外管局”)宣佈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並同時取消RQFII試點國家和地區限制。此舉標誌着我國資本市場開放步伐的進一步加大,也意味着對我國當前跨境資本流動風險監管提出更高要求。

  作爲境外投資者投資境內金融市場的主要渠道,QFII/RQFII自誕生以來,就爲我國金融市場穩步開放和深化發展不斷“供能”。據同花順iFinD統計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末,已有292家境外機構獲得了累計1113.76億美元的QFII批准額度;222家境外機構獲得了累計6933.02億元人民幣的RQFII批准額度。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QFII/RQFII申請獲批的投資額度較未放開額度限制前的投資總額度仍相距較遠。對此,有不少市場人士表示,此次取消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更多的是從其積極的象徵意義出發,給出中國資本賬戶會進一步開放的承諾,因此在短期內不會引發外資大量流入。但從中長期看來,這一舉措對穩妥有序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以及提升跨境投融資便利化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隨着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穩步推進,我國資本市場的大門愈敞愈寬,在QFII/RQFII放松管制之際,隨之可能帶來的風險也不容忽視。對此,外管局副局長張新表示,人民銀行、外管局等金融管理部門將進一步完善相關宏觀審慎管理,探索更多的價格型宏觀審慎管理手段,逆週期調控相關跨境資金流動;在微觀監管上,外匯管理局將強化登記管理,加強穿透式監管和跨部門監管。

  與滬港通相比,QFII/RQFII提供了更加廣泛的可投資證券,此次全面放開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將進一步放大我國股票和債券納入國際主流指數的積極效應,提升我國資本市場的國際認可度。

  國際指數“納A”將再下兩城

  紐約時間2019年9月6日,標普道瓊斯指數公司宣佈,將包括147只大盤股、251只中盤股以及701只小盤股在內的共計1099只A股正式納入標普新興市場全球基準指數,該決定將於9月23日開盤時正式生效。據瞭解,按照當前25%的納入因子,A股在標普新興市場全球基準指數中所佔權重將達到6.2%。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標普指數納入的A股名單中並不包括創業板股票,1099只個股全部來自於滬深主板及深市中小板。業內有關人士表示,國際指數納入A股,在個股篩選上有嚴格的標準,現階段的創業板股票沒有滿足標普指數相應的市值標準和流動性要求,但隨着我國經濟不斷髮展,後期創業板股票的投資價值會逐漸得到國際資本的認可。

  隨着三大國際指數對A股納入進程不斷加速,外資紛紛加碼A股市場。年初以來,雖持續受到外部因素干擾,北上資金的淨買入額依舊不斷增加,今年6月、8月及9月中上旬均出現明顯的淨流入跡象。8月27日,MSCI二次擴容生效日當天,陸股通單日淨流入高達112.7億元。下週一,標普道瓊斯指數納入A股與富時羅素A股擴容的第二階段將同時生效。對此,國盛證券表示,當天陸股通淨流入A股或創下歷史新高。

  國際指數“納A”雖能爲A股注入資金活力,但從以往經驗來看,北向資金流量往往並不會嚴格按照納入時點進入A股市場。隨着近期A股市場回暖,上證指數於上週重返3000點,據同花順iFinD統計數據顯示,8月29日至9月16日,北上資金已連續12個交易日實現淨流入,累計淨買入額469.1億元。據民生證券估算,國際重要指數提升A股納入比例將爲9月帶來超450億元被動資金,爲11月帶來超200億元被動資金,若考慮主動資金在內,年內將有近3200億元外資流入A股。

  在開放中適應開放

  今年以來,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動作頻頻。4月份,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6月份,滬倫通正式啓動,同日,滬倫通下首隻全球存託憑證(GDR)產品在倫交所掛牌交易;7月份,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宣佈了11條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政策措施,將原定於2021年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提前到2020年;9月份,外匯管理局宣佈取消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證監會出臺了資本市場“深改12條”,以改革促開放。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截至9月19日,滬股通成交37091.22億元,深股通成交33594.42億元,兩者均保持激增態勢。

  與此同時,我國資本市場也面臨着由開放帶來的諸多風險與挑戰。由於我國證券市場發展時間較短,上市公司質量及投資者專業化程度有待進一步提高,相關法律法規和制度體系也仍待完善。如何在國際化的大環境下有效控制輸入性風險、保障我國金融市場健康有序發展是穩步推進開放過程中必須平衡與把握好的關鍵問題。對此,張新表示,將在開放中適應開放,切實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風險,維護國家經濟金融安全,依法依規維護外匯市場秩序,嚴厲打擊跨境套利和違法違規行爲,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