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降息潮涌:全球貨幣政策拐點來臨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20日 15:49   北京新浪網

  降息潮涌:全球貨幣政策拐點來臨

  來源:金融時報

  本報記者莫莉

  自美聯儲7月降息以來,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搶在卸任之前,全面重啓量化寬鬆政策,進一步確定了全球貨幣政策轉向的拐點來臨。本週,美聯儲寬鬆政策加碼——宣佈降息25個基點;除此之外,阿聯酋、約旦、沙特央行也紛紛降息。事實上,7月以來,採取降息舉措的還包括印度、土耳其、墨西哥、俄羅斯等多家新興經濟體央行。預計未來,美聯儲、歐洲央行以及日本央行或將進一步實施貨幣寬鬆,而亞洲等新興經濟體也將在未來數月迎來降息的高峯,全球可謂是降息潮涌。

  然而,再寬鬆貨幣政策終究不是“萬靈丹”。經過2008年金融危機後超級貨幣寬鬆“藥方”,全球經濟在獲得復甦的同時也面臨着許多問題和隱患,這些都是進一步的貨幣刺激所無法解決、甚至會加劇的問題。目前,國際貿易局勢的不確定性以及全球經濟放緩爲多國貨幣決策者帶來新的考驗和挑戰。僅靠貨幣寬鬆難以推動經濟全面復甦,全球經濟多重下行風險仍然盤踞。如何開出更好的“藥方”成爲全球決策者亟待破解的難題之一。

  全球經濟下行風險仍然存在

  自上一輪金融危機以來,多國央行採取的降息以及擴大量化寬鬆舉措,不僅導致本國利率已處於超低水平,還推動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居高不下,決策者貨幣刺激措施接近其極限。歐洲央行就是典型的例證之一。9月12日,歐洲央行利率決議會議,宣佈將存款便利利率從0.4%下調至0.5%,爲2016年3月以來首次降息。

  專家表示,歐洲央行此舉對於破解其經濟難題,可謂是杯水車薪。畢竟在長達多年的超級貨幣寬鬆之下,歐元區經濟和通脹看上去,仍舊疲弱不堪。當前再寬鬆升級,恐怕很難出現明顯“療效”。歐元區二季度GDP環比僅增長0.2%,較一季度減半,同比也僅增長1.2%,爲2014年二季度以來的低位。並且,作爲歐元區主要經濟動力的德國,二季度GDP環比下滑0.1個百分點,同比也下滑至2013年3月以來的新低。

  另外,歐元區生產呈現疲弱,8月製造業PMI指數僅47,爲2013年以來的新低,已經連續7個月位於榮枯線以下;歐元區主要經濟體除法國製造業PMI指數重回榮枯線以上外,德國、英國、意大利以及西班牙等持續位於榮枯線以下,尤其是德國更爲低迷。歐元區7月零售銷售環比增速由正轉負,由上月的1.2%下滑至0.6%,同比也較上月下滑0.6個百分點。8月CPI同比上漲1%,遠不及歐央行設定的2%通脹率目標,並且已經連續4個月低於1.5%,歐元區通脹持續低迷。

  在歐元區之外,美國方面最新數據顯示,雖然8月非農就業數據穩健,但製造業PMI與消費者信心回落,其中製造業PMI自2016年以來首次跌破50的榮枯線,表明增長下行壓力上升。日本8月數據進一步走弱,製造業PMI連續第2個月位於榮枯線下方。消費者和投資者信心疲弱,出口增速繼續下滑,機械訂單負增長。新興市場方面,8月以來,新興市場經濟數據振盪回升,但仍處於較低水平。新興市場貨幣經歷了7月的企穩後,在8月大幅貶值,股市回落。如若未來全球貿易摩擦繼續升級,全球貿易環境不確定性會繼續增加,對新興市場將帶來更大的經濟下行壓力。

  再寬鬆深層次問題難忽視

  相關經濟學家表示,寬鬆貨幣環境下形成的資產價格泡沫爲經濟的健康運行埋下隱患。以美國爲例,2009年開始的大規模量化寬鬆被稱爲“開着直升機撒錢”,向市場注入了大量的流動性。這種流動性的增長更多地體現爲商業銀行在美聯儲的超額準備金的急劇增長。2008年6月,存款機構超額準備金餘額僅爲22億美元,截至2019年7月已達1.38萬億美元,增長627倍;2008年7月至2019年7月年均增長率達65.9%。與此同時,M2年均增速僅爲5.1%,商業銀行信貸規模年均增速僅爲3.5%,流動性並未大規模進入實體經濟。資產價格的膨脹也吸收了美聯儲釋放的大量流動性,這也是“直升機撒錢”沒有造成通脹壓力的主要原因。

  超級貨幣寬鬆之下的美國金融市場風險積聚,對此,美國決策者早有警覺。多年以來,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多家美國機構,都曾對美股股價過高發出過警告。2019年1月的美聯儲例會上,在評價金融穩定性時,多位與會者對去年末金融市場波動性增加和投資者承擔風險的意願明顯下降表示擔憂。更爲糟糕的是,美聯儲9月的降息,被認爲是美聯儲被金融市場綁架、正式向金融市場投降。

  另外,量化寬鬆導致的貧富差距擴大也是政策制定者不得不面對的問題。美聯儲的量化寬鬆政策開啓了長達121個月的經濟復甦,但從中獲益的實際上只是少部分有錢有權階層。在低利率的寬鬆貨幣環境下,有錢人通過抵押資產和信用背書獲得大量低息貸款,轉而投向高收益理財產品獲益,實現政策套利;而窮人由於資產不足或信用背景較差無法進行此類操作。因此,量化寬鬆的製造財富效應實際上是對窮人的剝奪,導致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美國的基尼係數持續上升,從2008年的0.47上升至2017年的0.482,1%最富有的人佔據了財富總額的將近40%。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