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正本清源 矯枉糾偏 消費金融:期待合規框架下創新發展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9日 15:49   

  正本清源 矯枉糾偏 消費金融:期待合規框架下創新發展

  來源:金融時報

  本報記者 張末冬 見習記者 徐貝貝

  人均收入的提高直接帶動了消費市場的繁榮,也必然促進了消費金融的發展。歷經多年成長,消費金融行業規模擴張明顯,但同時也積累了不少風險。當下,鼓勵消費更需要金融機構能夠在合規範圍內拓展業務,創新支持經濟發展。

  日前,在《2019中國消費金融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發佈會上,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近年來,各類金融機構加大對消費金融領域的拓展,包括商業銀行零售信貸、消費金融公司等主動尋求客戶門檻不斷降低,加上數據的分割和缺失,造成無法對客戶的真實債務狀況做出準確評估,觸發諸如共債等風險。

  不過,業內人士也表示,近年來,我國信用卡貸款發展較快,對比國際經驗,當前我國信用卡指標仍處於較安全水平,而對於風險則應提早關注。

  消費金融從快速成長到規模平穩

  我國消費金融經歷了快速增長,規模從2011年的不足7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近9萬億元。有報告指出,預計到2020年,消費信貸規模將達到10萬億元級以上,行業發展潛力巨大。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國消費金融行業一直由商業銀行主導。隨着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和小貸公司等陸續加入,消費金融格局已由“一枝獨秀”變爲“百花齊放”,主要參與方包括銀行、分期購平臺、電商平臺和消費金融公司、小貸公司等。

  從業務模式上看,消費金融包括兩種模式:一種是“直接借款式”,資金提供方直接借錢給消費者,消費者再從消費品提供商處購買商品,未來將錢直接還給資金提供方,比如“借唄”;另一種是“受託支付式”,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時,資金提供方直接代替消費者向產品提供商支付貨款,消費者再選擇不同方式向資金提供方還錢,比如信用卡、分期付款等。

  互聯網一度提升了消費金融的發展節奏。2014年京東搶先嚐試消費金融上線“白條”,2015年阿里發力上線“螞蟻花唄”,兩類產品對消費金融市場引領作用明顯,多家商業銀行也開始佈局互聯網消費金融領域。目前商業銀行主要形成了以信用卡和消費貸“兩條腿”走路的消費金融模式,且不同銀行策略不同。大銀行以消費貸固守優質客羣陣地,靠信用卡外拓用戶邊界,實現用戶下沉;中小銀行則以助貸爲橋樑,藉助互聯網平臺流量和風控優勢,實現規模快速增長。

  部分上市銀行的消費貸業務在去年實現了質的飛躍。在2018年的財報中這一現象更爲突出——在A股上市銀行中,光大銀行、上海銀行、寧波銀行、江蘇銀行的個人消費貸款均突破千億元。不過,在幾年的高速增長後,銀行消費貸業務整體增速開始出現放緩。

  從最主要的參與主體銀行來看,受監管趨嚴和部分資產信用風險暴露等影響,多家上市銀行2019年上半年的信用卡貸款規模增速下降明顯;在發佈信用卡資產數據的8家上市銀行中,有7家銀行在該領域的不良率上升。

  央行近日公佈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以下簡稱《總體情況》)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包括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在內的銀行卡應償信貸餘額爲7.23萬億元,相較年初的6.85萬億元增長5.55%。而2018年,銀行卡應償信貸餘額的全年增速達到23.33%。信用卡貸款餘額從2009年末的不到0.25萬億元快速增至2018年6月末的6.26萬億元,年均同比增速達50%。

  曾剛認爲,銀行的消費金融業務經歷過快速發展時期,按照當下人均持有量,原有市場已經相對飽和或者說進入一個相對平穩的階段。另外,鑑於風險上升、人均收入變化、經濟週期變化等因素,從銀行角度來看,也需要適度控制發展規模。

  整治消費貸違規行爲

  銀行在消費貸業務方面爲何出現整體調整?招商銀行副行長汪建中表示,招商銀行信用卡增幅略微慢一些,但達到預期目標,這是因爲基於風險形勢,從去年四季度開始便採取了主動適當控制信用卡增長的策略。

  他所提及的“風險”,指的是消費金融用途偏離以及日漸突出的共債問題。而這些問題也是當下幾乎所有銀行都在考慮的。

  “購房款不夠,消費貸來湊。”消費貸初創本意是爲了促進居民消費和個人金融業務發展,但貸出後的資金用於投資,違規流入股市、樓市等領域的現象卻仍時有發生。

  記者瞭解到,大多數銀行並不允許消費貸、信用貸等資金流入上述非消費領域。某外資銀行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監管方面一直都嚴格規定消費貸的使用用途和合規授信等,該行也在監測消費貸的使用用途,其中一個監測方法就是要求借貸人提供消費憑證。在授信方面,該行會通過調用徵信資料來衡量還款人的還款能力,同時還會考察借款人是否有其他銀行的借款記錄,綜合考慮授信額度。

  不過,該人士坦言,上述方法不能保證100%控制消費貸流向。這也意味着,在正常的監管狀態下,消費貸資金流入違規領域的“漏網之魚”依然存在。

  記者從多家銀行了解到,銀行消費貸最高可貸30萬元。有股份制銀行個貸業務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客戶拿到貸款後如果直接進行消費支付,銀行能夠準確監測;但如果客戶將錢取出,銀行就很難跟蹤了。二三十萬元的資金在非熱點城市對首付影響很大。與此同時,個別房屋中介公司夥同某些銀行網點聯手操控消費貸資金“變身”後,流向樓市的情況也存在。

  上述《報告》的數據也印證,相較以房貸爲主的居民中長期消費性貸款而言,短期消費性貸款則對應着真正的居民消費。有關業內人士表示,2017年以來,中長期消費貸款與短期消費貸款餘額之比持續上升,由2017年初的23%上升至2018年底的30%以上,直至2019年初才有所放緩,而這種消費貸款期限結構變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消費貸流向了房地產。

  對此,監管部門正在加大整治力度。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銀保監會公示了30多張針對消費貸業務違規的罰單,其中有20張左右罰單是因爲消費貸資金違規流向房地產市場,罰單金額總計超過千萬元。

  值得關注的是,除銀行外,不少互聯網消費金融公司在用戶借款時甚至不要求提供任何用款方式證明。記者從某平臺嘗試借消費貸時發現,雖然標有“禁止用於購房、投資及各種非消費場景”的提示,同時合同中也顯示,合同項下貸款應用於消費用途,不可將貸款資金挪作他用,但記者隨便選擇一項借款用途確認後,即可申請成功,並未要求提供任何用途證明憑證。

  此外,信用卡套現用於違規領域現象時有發生。記者在北京市不少共享單車上也發現了一些“信用卡套現”的違法廣告。如何堵住信用卡套現資金流入違規領域已成爲近期監管層的重點考量。

  關注共債風險隱患

  個人消費貸款業務不良率的上升趨勢值得關注。

  2018年以來,伴隨消費貸、P2P平臺等市場放貸主體日益增多,消費金融市場債務風險不斷集聚,市場共債客羣資產質量波動明顯,並且此類風險有向信用卡行業傳導的趨勢。同時,部分借貸人收入穩定性的變化,導致其還款能力和還款意願有所降低,這直接導致了消費貸不良率的上升。

  據記者梳理,在剛剛發佈的半年報數據中,部分銀行消費貸、信用卡貸款不良率出現了不同程度上升。央行發佈的《總體情況》顯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達到838.84億元,環比增長5.19%,佔信用卡應償信貸餘額的1.17%。

  在個人消費貸款業務不良率上升的背後,共債風險已多次被提及。平安銀行表示,受到國際國內經濟金融形勢仍存在不確定性、共債風險上升等因素影響,消費金融行業風險有所上升,但整體風險表現仍維持在相對較低水平。該行自2017年底開始提前進行風險政策調整,重點防範共債風險,同時針對共債、高負債及高風險地區客戶採取額度管控、謹慎授信等措施,有效控制並降低了高風險客戶佔比。

  有數據顯示,多頭借貸用戶的信貸逾期風險是普通客戶的3至4倍,貸款申請者每多申請一家機構,違約的概率會上升20%。

  融360大數據研究院研究員李萬賦認爲,多數大銀行信用卡貸款不良率上升,主要原因是2018年消費金融行業的共債現象嚴重,再加上髮卡量和貸款餘額增速放緩,導致信用卡貸款不良率更加凸顯。另外,監管環境趨嚴,銀行對不良的認定標準更加嚴格,90天以上逾期不可再長期停留在關注類貸款,必須劃歸爲不良,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某些銀行不良率的上升。

  但共債風險並未影響所有銀行貸款的消費貸業務。如上所述,仍有銀行偏愛消費貸業務。一些中小銀行憑藉消費貸取得了不俗的業績,尤其是近兩年興起的聯合放貸模式,推動效果明顯。

  業內人士稱,資金充裕且成本低以及個人貸款比例較高的銀行,控制此類貸款規模是正常選擇;另一部分銀行則考慮到消費類貸款在信貸資產中的收益最高,或者銀行的資金成本比較高,需要通過消費貸保證利潤增長。而且如果消費貸佔比不高,增加投放也能讓貸款結構更合理。

  監管排查引導市場健康發展

  中國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辦公廳主任肖遠企近日在回應記者時表示,監管部門支持消費信貸發展,但發展相關業務必須嚴格按照監管規定和銀行信貸風險管理政策進行。近期一些信用卡業務違約較多,反映出銀行對信用卡消費風控不嚴。

  對出現的風險點,各地監管部門已有動作。

  不久前,北京銀保監局發佈《關於加強銀行卡風險防控的監管意見》(以下簡稱《意見》),13條措施中有5條直指信用卡業務。《意見》強調,轄內各銀行要確保個人信用卡透支用於消費領域,不得用於生產經營、購房和投資等非消費領域。

  具體如何監測?北京銀保監局表示,會加強對信用卡小額多筆循環套現還款、境外套現等新型套現風險特徵的分析,採取有效措施防範信用風險延期暴露、共債風險向銀行集聚以及跨境洗錢等風險。

  近日,浙江銀保監局下發《關於進一步規範個人消費貸款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針對信用卡預借現金、大額分期等領域用途管控弱化,《通知》重申,一是嚴格遵循消費定位,除服務“三農”的信用卡外,不得辦理用於非消費領域的信用卡;二是嚴格預借現金業務管理,預借現金額度原則上不得超過非預借現金業務授信額度;三是嚴格專項分期用途管控和交易監測,規範與中介機構合作行爲,切實防止套現行爲。

  《通知》要求,浙江各銀行機構要按照“金額越大、管控越嚴”的原則建立差異化貸後用途管控機制,累計用款超過5萬元的,要在賬戶分析、人工排查等方面提高跟蹤強度;累計用款超過30萬元的,要嚴格收集消費用途憑證;累計用款超過100萬元的,原則上要實地核驗消費用途。

  針對多頭授信,《通知》明確,對於在其他銀行已有3家及以上消費貸款授信(用信)的須審慎介入,確有真實、合理消費需求的須實行更爲嚴格的用途覈實、支付管理和資金跟蹤措施。同時,要建立違規用款“灰名單”制度,對於自查和內外部檢查發現的違規用款借款人要納入名單管理,限期退出且後續消費貸款業務審慎准入。

  廣東銀保監局則將關注點放在“代理處置信用卡債務”上。其發佈風險提示稱,近期,監管部門收到消費者反映,有“維權人士”謊稱可以代理處置信用卡債務,而監管機構在調查處理過程中發現,這類行爲會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消費者應防範其中的風險,包括收取高額佣金、增加還款費用、個人徵信系統留有不良記錄等。

  有地方監管人士向記者表示,事實上,目前不少地區出臺的相關規定並不是針對消費貸的新政策,多數主要是重申及加強引導,對盲目且出現風險隱患的消費貸敲響警鐘。

  創新與規範並重

  因噎廢食不是監管的目的,在規範的框架下有序發展才是監管的意圖。

  “既要發展消費金融,同時也要約束居民在消費領域債務過度的傾向,出現了問題必須要用創新手段和加強監管手段加以管理,使得消費金融能夠均衡發展。”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

  談及如何堵住個人消費信貸資金違規進入非消費領域的漏洞,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商業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應將消費貸款發放時限控制在5年以下,並要求客戶提供用途證明。對30萬元以上的消費貸款執行受託支付規定,將貸款資金支付到合同約定用途的借款人交易對象,減少被挪用的風險。同時,要合理覈定信用卡額度,儘量減少多頭授信,嚴控過度授信,從源頭上降低客戶特別是年輕客戶過度透支的可能性。比如,應嚴格落實“剛性扣減”要求,在確定持卡人信用額度時,扣除在其他銀行已獲得的額度。

  不過,不能只盯着商業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大型科技公司、互聯網平臺對資金流向基本沒有管控,進入樓市、股市的比例可能更高。董希淼表示,要加大對各類互聯網平臺的清理和整頓,加強監測。同時,應修改相關制度辦法,將虛構貸款用途、挪用信貸資金的行爲納入徵信系統,提高借款人違規成本。金融機構還可以適時建立“灰名單”“黑名單”等制度。

  另外,個人消費貸款業務直接面向個人,消費者權益保護尤爲重要。除了騷擾、威脅、暴力催收外,近年來消費金融行業的“高利貸”問題也不少見。《通知》明確要求銀行機構做到六個“不得”:一是不得濫用客戶隱私信息和非法買賣、泄漏客戶信息;二是不得通過盲呼等方式向不特定客戶電話營銷;三是不得對明確表示不願被打擾的客戶再次電話營銷;四是不得違規搭售;五是不得對與債務無關的第三人催收;六是不得采用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不當行爲催收。

  李揚認爲,近幾年消費金融發展到了一個新階段,在結構升級背景下研究消費金融創新與規範是非常有意義的。

  消費金融市場還存在一定的空白,這也意味着消費金融仍有足夠的創新空間。《報告》指出,結構性失衡的問題是當下我國消費金融發展的一個“痛點”。具體來看,對比發達國家80%以上成年人可從銀行獲得消費金融服務,我國僅有40%的成年人可以獲得傳統金融機構服務,“長尾客戶”市場仍有空間,尤其是在消費升級背景下,紅利如何獲取也是金融機構需要探索的。

  相關監管人士也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消費金融是擴大內需、推動消費升級的重要工具。監管支持金融機構去挖掘市場,不僅是信貸資金,在金融產品、渠道、服務的方式上也要有創新,但是必須要符合規定,不能通過消費貸款製造風險。另外,也不能因爲怕存在風險隱患就不發展消費金融。正規銀行機構要做好消費貸業務,把市場不良參與者擠出去,達到良幣驅逐劣幣的正面效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