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大公國際首次發布50國信用等級報告
2010年07月11日 23:27
轉寄給朋友
列印

  這是首個非西方國家評級機構第一次向全球發布國家信用風險信息

  新華社11日專電 (記者李延霞 安蓓) 我國專業評級機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11日在京發布首批50個典型國家的信用等級。根據大公國際的評價結果,中國信用等級本幣AA+、外幣AAA,高於三大評級機構評級;美國的信用等級本幣AA、外幣AA,低於三大評級機構的評級。

  這是世界首個非西方國家評級機構第一次向全球發布國家信用風險信息。

  全球金融危機日益凸顯出現行國家主權評級的缺陷和弊端,改革國際信用評級體系已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在此背景下,大公國際首次依據自己創建的新型國家信用評級標準,評價並發布全球50個國家信用等級。這50個國家分佈於全球各洲,歐洲20國、亞洲17國、北美2國、南美6國、非洲3國和大洋洲2國,50個國家的國內生産總值合計占到世界經濟總量的90%。

  根據大公國際的評價結果,中國信用等級本幣AA+、外幣AAA,美國本幣AA、外幣AA,德國本幣AA+、外幣AA+,日本本幣AA-、外幣AA。從整體信用水平看,本幣投資級以上級別(BBB-及以上)的國家占72%,投機級(BB+及以下)國家占28%,外幣投資級以上級別國家占74%,投機級占26%。從本外幣級別一致性看,本外幣信用級別相同的國家是38個;本幣級別低於外幣級別的國家有3個;本幣級別高於外幣級別的國家有9個,基本反映了世界主要區域信用風險的典型特徵,以及國家信用風險在世界範圍的佈局及變化情況。

  從大公的國家信用級別與美國三家評級機構——穆迪、標普和惠譽的評級結果比較分析來看,明顯地反映出在不同評級理念指導下,對具體國家償債能力在判斷上的差異。從大級別(不考慮+/-號的差異)的評定來看,美國三家評級機構之間的信用等級差異較小;大公與三家評級機構的差異則十分顯著,存在明顯級別差異的國家共為27個,占總數的54%。一致高於三家評級機構的國家主要集中在政治穩定,經濟表現較為優秀的新興市場國家;一致低於三家評級機構的國家主要集中在經濟發展緩慢、債務負擔日益沉重的發達國家。

  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是我國著名評級機構,大公國家信用評級啟動於2006年,從研究全球信用經濟的本質規律出發,反復探索影響國家信用風險的基本要素和它們之間的內在聯繫,對國家信用評價標準進行了開創性的研究。據悉,基於這一新型國家信用評級標準所進行的大公國家信用評級,每年的受評國家總數將超過100個。

  大公國家信用級別比美國三家機構一致高的情況

  序號 國家 大公 穆迪 標普 惠譽

  1 中國 AA+ A1 A+ AA-

  2 沙地阿拉伯 AA Aa3 AA- AA-

  3 俄羅斯 A Baa1 BBB+ BBB

  4 巴西 A- Baa3 BBB+ BBB-

  5 印度 BBB Baa3 BBB- BBB-

  6 印度尼西亞 BBB- Ba1 BB+ BB+

  7 委內瑞拉 BB+ B2 BB- B+

  8 尼日利亞 BB+ - B+ BB

  9 阿根廷 B B3 B- B-

  大公國家信用級別比美國三家機構一致低的情況

  序號 國家 大公 穆迪 標普 惠譽

  1 加拿大 AA+ Aaa AAA AAA

  2 荷蘭 AA+ Aaa AAA AAA

  3 德國 AA+ Aaa AAA AAA

  4 美國 AA Aaa AAA AAA

  5 英國 AA- Aaa AAA AAA

  6 法國 AA- Aaa AAA AAA

  7 比利時 A+ Aa1 AA+ AA+

  8 西班牙 A Aaa AA+ AAA

  9 以色列 A- A1 AA- A+

  備注:共有18個國家,受限於版面,取前9個。

  新聞背景

  國際機構屢遭“公信力”拷問 中國要有“金融裁判”話語權

  國際金融危機、歐洲債務危機使得金融市場“看門人”——穆迪、標準普爾、惠譽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諸多問題和缺陷不斷暴露。由此歐洲、亞洲等國家的本土評級機構開始致力於爭取國際評級話語權。

  三大評級機構中立性飽受詬病

  從由次貸危機引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到歐洲債務危機,穆迪、標準普爾、惠譽屢屢遭到“公信力”拷問。

  統計顯示,次貸危機爆發前美國三大評級機構在所有的次級貸款MBS債券評級中,給予了大約75%的債券AAA的高等級、10%AA級、8%A級,僅有7%的債券被評為BBB或更低。

  而去年12月中旬爆發的希臘債務危機也正是從評級機構下調希臘主權信用評級開始的。在希臘債務危機逐步升級並演變成歐洲債務危機的整個過程中,三大國際評級機構招致了歐盟的強烈不滿。歐盟委員會多次指責評級機構不負責任地下調歐盟成員國的主權債務級別,加劇金融市場的動蕩和不安情緒。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吳晶妹指出,由於系統性風險未納入評級模型,致使三大評級巨頭在美國次貸危機、希臘主權債務危機中暴露出明顯缺陷,評級理念的更新已迫在眉睫。

  此外,令三大評級機構飽受詬病的還有他們的中立性。目前,評級行業的收費機製為“發行人支付模式”,在這一機制下,評級機構的獨立性與發行人之間存在利益衝突。據介紹,2007年美國次貸資産規模為1.3萬億美元,而三大評級機構通過提供次貸評級服務獲取的總收入為18億美元。

  打破評級壟斷已成為國際共識

  當前國際社會越來越認識到信用評級的重要性。今年4月底歐盟宣佈要建立自己的信用評級機構。俄羅斯、韓國、日本等也紛紛制定相關法規,扶持保護本國評級機構發展。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吳紅表示,許多國家信用評級正被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通過掌握評級話語權抵制現行不公正的國際評級體系正在成為一種潮流。

  中國人民銀行的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我國直接融資占比為19.5%,全年直接融資額達到2.55萬億元。“由於直接融資完全是依賴企業的信用在資本市場進行融資,因此信用評級的標準、質量和權威在很大程度上決定着我國金融戰略的成敗。”吳紅說。

  構建自主評級體系迫在眉睫

  業內人士指出,掌控信用評級話語權的國家長期擁有最高信用等級,由此每年可以幫助其少支付數千億美元的債務利息。而我國卻因為評級話語權的缺失,政府和企業海外融資成本大增。

  另有專家表示,培養本土信用評級機構,爭取國際評級話語權,對維護我國金融主權、推動國際信用評級體系的重構具有重要意義。

  不過整體看,建設中國有影響力的信用評級等級體系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未來應盡快制定中國信用評級體系的發展規劃,以及相關法律法規,扭轉國際信用資源占用的失衡狀態,為我國爭取應有的國際金融話語權、規則制定權提供支持。

  (新華社專電 記者白潔純 李延霞 安蓓)

  相關新聞

  國家信用風險仍處於高位

  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昨日同時發布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指出2010年全球經濟雖然將結束收縮,但是産出恢復的速度總體將較慢且非常不平衡,全球政府債務規模繼續快速增長,國家信用風險總體水平仍處於高位。

  大公國際認為,2010年全球財政收入會有所提高,但仍未恢復到2008年的水平,在財政支出繼續上升的作用下,赤字占國內生産總值仍將高達6.8%。

  報告認為,國家信用風險複雜化主要表現在發達國家信用風險普遍惡化同時出現局部危機,其未來發展演變具有較大不確定性。首先,宏觀經濟增速與債務增速之間的差距明顯拉大。宏觀經濟狀況是債務規模和長期利率的關鍵決定因素,更高的産出增長率會有效抑制債務增長和收益率的上升。由於自2008年以來發達國家的宏觀經濟表現已經無法支撐債務增長的速度,大公國際預計2010年在主要發達國家,政府10年期國債利率將出現一定幅度上升或債務短期化現象加劇。一些在2010年經濟仍為負增長,而債務增速卻很快的國家利率上升和債務短期化的幅度將最大。

  其次,歐美髮達國家金融部門復甦前景仍不確定,國家信用危機又提高了金融機構的融資成本和系統性風險,也對利率上升構成潛在壓力。再次,國內私人儲蓄率低,國際資本流入的可持續性下降。除德國、日本、挪威等少數國家外,發達國家國內私人儲蓄率普遍偏低,政府債務的應債主體中國際投資者占很大比例。

  報告指出,盡管全球總體國家信用風險水平仍在高位,但是各地區風險的幅度,可控的程度差距很大。中東和非洲國家在金融危機爆發前總體上都保持了財政盈余,拉美和東亞國家略有赤字,除少數國家外,這些地區各國債務水平普遍較低,加之受金融危機影響較小,總體經濟形勢在2010年將加速好轉,因此金融危機爆發後債務雖有所上升,但風險上升幅度尚可控。

  (新華社專電 記者李延霞 白潔純)

  新聞連結

  大公國家信用等級

  對應符號及主要特徵

  AAA

  政府管理經濟和社會的能力強,政策連續、穩定、有效,能夠有效促進經濟發展;經濟繁榮、多樣化,抗衝擊能力強,經濟體制靈活、運行穩定,增長潛力強勁;金融體系能夠較好地促進經濟體系的發展,並有很強的抵禦來自金融體系內部和外部風險的能力;政府債務負擔低,有較強的財政預算執行能力;相較於外債規模,外幣資産流動性充足,幣值穩定;長期內不存在債務清償問題。

  AA

  政府能夠有效地管理經濟和社會,突發性政治事件不會對社會穩定及經濟發展造成嚴重影響;經濟繁榮、多樣化程度較高,抗危機能力較強,經濟運行穩定,經濟體制能夠較靈活調整,以保證經濟長期、持續增長;金融體系與經濟體系的發展相匹配,防範和抵禦金融體繫系統性風險的能力較強;債務規模適度,財政收支平衡狀況理想;外債規模少,外幣資産充裕,幣值穩定;中長期內不存在債務清償問題。

  政府有效管理經濟和社會的能力受現實存在的地緣政治風險及社會緊張因素的制約;經濟體系具備長期快速發展的潛力,但容易受到外部衝擊的影響;金融體系在不斷快速發展的過程中,來自內外部因素引發金融體系風險的可能性在加大;相比於財政收入的增長,債務增長較快,在中期,政府償債壓力增加,政府收入和支出方面的改善受到限制;公共和私人部門的外部融資需求較大,嚴重的外部衝擊會導致流動性出現問題,但融資能力較強;短期內不存在債務清償問題。

  CCC

  政府管理經濟及社會的能力差,國內局勢或地緣政治狀況十分緊張;宏觀經濟運行不穩定,高通貨膨脹,甚至惡性通貨膨脹;無法籌集足夠資金來滿足當期償付需求的風險很大;貨幣大幅貶值,外幣資産枯竭,缺少外部融資渠道;存在現實的違約可能性。

  D

  出現債務違約。

其它國際經濟新聞
(國財)日企積極與中國連手進軍世界 擔心技術與經驗外流仍歡迎中資進入 澳洲日報
(國財)奈及利亞 是下一個巴西 澳洲日報
(國財)新英相的兩難習題 澳洲日報
(國財)南韓預估年經濟成長率升至5.9% 澳洲日報
LG化學美國建廠儀式 奧巴馬將破例出席 朝鮮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