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十五年來最猛烈本幣升值讓日本政府頭疼
2010年09月21日 04:07
轉寄給朋友
列印

  避險時刻

  十五年來最猛烈的本幣升值讓日本政府頭疼不已,對投資者來說則是好機會

  文 劉冬

  最近一段時間裡,几乎沒有誰比日本央行官員們更緊張了。短短幾個月內,日元便成為了全球交易員們最喜歡買入的貨幣,大量資金的流入使得美元對日元的匯率屢屢被刷新—僅僅在9月8日下午7點,美元兌日元匯率徘徊在83.75附近,盤中一度跌至15年來的新低點83.34。

  盡管對於喜歡去海外度假的日本消費者來說,日元的飆升的確意味着計划行程的大好機會,然而在日産、索尼、佳能等製造類企業眼中,這卻成了其今年所要面對的頭號難題:如果日元繼續上升,很多利潤率低的出口産品將不再盈利。

  這種形勢使得日本政府不得不保持高度警惕,9月8日,日本財政大臣野田佳彥在國會上正式對外表示:“如果需要,我們要採取大膽的行動,當然,這將包括直接干預匯市。”而自2004年以來,日本政府從未採取過直接干預措施。

  糟糕的是,在不少外匯分析師們看來,日元的升值趨勢還將繼續。“如果日本政府阻止日元升值的努力無效,日元很可能在今年年內打破1995年的紀錄,即美元/日元將跌破79.75。”摩根大通駐日本的外匯分析師Tohru Sasaki對《環球企業家》表示。

  避險

  在多數分析人士看來,日元的這一輪大規模升值,更多歸因於其避險貨幣角色。雖然徘徊在泥淖中的日本經濟多年未見起色,但在美元、歐元走軟的形勢下,日元正在充當着全球避險資金的安全港,其避險地位甚至不亞於黃金。

  事實上,由於房地産和消費市場的復甦跡象並不明顯,美國經濟前景依舊愁雲慘霧,甚至國際社會擔憂其可能“二次探底”。今年第二季度,美國經濟GDP增速從第一季度的3.7%驟降至2.4%,增速明顯放緩,同時近期公佈的樓市、就業市場和消費開支數據也並不樂觀。

  正是如此,海外投資者尤其是持有全球60%外匯儲備的亞洲各國央行紛紛減持美國國債,轉而增加歐元、日元資産,通過多樣化的配置來降低風險。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數據,中國、韓國、馬來西亞和印度近期都減持了美國國債。

  相形之下,日本經濟雖並未明顯好轉,但受金融危機的影響要小得多,日本發展速度已基本在人們的預期之中。對於很多基金經理來說,由於目前日本的利率已接近於零,日本央行大舉放鬆貨幣政策的空間有限,甚至在一些經濟學家們看來,日本央行是主要央行中“最不可能採取激進舉措的”,這無疑也給那些推高日元的投機者們帶來了信心。

  招商銀行外匯分析師劉東亮認為,日元的走勢和美國國債的收益率走勢呈高度負相關:美國國債收益率越低,日元的走勢就越強,這一點在次債危機爆發後尤為明顯。他認為一直到明年夏天,日元走勢都會比較強,“中間會有反復,但整體會比較強。”

  “渡邊太太們也是此次日元大幅升值的重要原因。”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羅納德·麥金農對《環球企業家》表示。在過去二十年的時間裡,日本股市的表現一直乏善可陳,而日元匯率則一直高高在上,這使得大量以日本家庭主婦為代表的散戶投資者投資於外匯市場。盡管8月1日,日本出台的新保證金交易規定部分限制了散戶投資者對日元的追逐熱情,但在之前的日元升值進程中,這些投資者仍然起到了不小的推波助瀾作用。

  憂心忡忡

  對於嚴重依靠出口的日本經濟來說,缺乏基本面支撐的日元升值談不上任何可喜之處。目前,豐田、本田、日産等汽車廠商正越來越擔心出口到美國的經濟型轎車還是否能夠盈利,豐田公司執行副總裁Atsushi Niimi 甚至表示,“考慮到現在的匯率形勢,在日本本土生産雅力士和卡羅拉汽車再銷售到美國的商業模式已經行不通。”

  其中,最直接打擊的是這些公司的股價,其中日産的股價下跌了近20%。野村證券測算,1美元兌換的日元數每減少1日元,日本主要的400家出口企業2010財年的利潤將減少0.5%。分析認為,日元升值可能促使日本企業進一步加快向海外轉移生産基地。

  然而對於日本政府來說,是否干預匯率便成了兩難選擇。除了來自豐田們的壓力,日本國內長期的通貨緊縮問題將因日元升值變得更加嚴重。長期以來,日本失業率基本維持在5%以上,國內消費一直低迷不振,成為制約日本經濟增長的最大障礙。如果企業業績下滑、國內産業進一步“空心化”,將進而影響到就業和消費。

  但政府幹預匯率不僅面臨道德困境,能否達到預期效果還是未知數。長期以來,日本干預匯率都不得不看G20的“臉色”,而G20國家則一向強烈反對貨幣操作。此前很多投資者都認為85.00價位是一個敏感點,日本政府可能將在該價位附近干預。但至8月下,85.00很快成為“波瀾不驚”的過去時。

  事實上,日本央行曾經有過直接拋售日元的經歷,但都以失敗收場,在美元貶值的背景下,大規模拋售日元反倒會吸引那些急於結清美元頭寸的投資者,“那時市場上所有想賣掉美元的人都會把目光放在美元/日元市場,反而進一步推高日元匯率。”Tohru Sasaki表示,“過去的經驗也證明了這一點。”

  不過,出乎市場的預料,日本政府在9月15日突然出手干預外匯市場。日元兌美元匯率在當天早上一小時內突然下跌2%至84.59日元,交易員們估計日本政府緊急投入了24億—35億美元的流動性。日本財務大臣野田佳彥隨後召開新聞發布會證實了干預傳聞,並表示可能還会干預。不過鑒於日元升值的基礎仍將長期存在,干預效果需等待時間檢驗。

  在日本東京三菱銀行的中國區行長柳崗廣和看來,日元升值的壓力已並非一朝一夕,日本製造企業可以通過將工廠轉移到國外的方式來應付這一局面。此外,日元的長期升值對於日本企業的對外投資和併購則是個利好消息,上世紀日元大規模升值時便誕生了大量的併購交易。就在最近兩個月內,日本電報電話公司以31億美元收購南非一家資訊科技公司,這是日企在非洲最大規模的併購交易。

  而對中日貿易來說,日元升值的直接影響卻並不大。日本對華出口産品以工程機械、整合電路、精密儀器等技術密集型産品為主,我國對日本的出口則以農業、紡織為主。雙方存在較大的産品差異和互補性,因此貿易結構相對穩定。商務部研究院部主任趙玉敏對《環球企業家》表示,中國與日本直接競爭的行業企業並不多,“對韓國會更有利。”

其它國際經濟新聞
中俄興建千萬噸級煉油項目 深化能源合作 新華網
中俄能源談判代表第六次會晤舉行 新華網
希臘總理:希臘改革已顯成效 不可能破産 經濟觀察網
科隆世界影像博覽會Fotokina開幕 德國之聲中文網
中俄合資千萬噸級石化煉油項目在津奠基 國際在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