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全球三大經濟體深陷內憂困擾
2010年09月21日 04:11
轉寄給朋友
列印

  金融危機已經走過兩周年,但西方國家經濟依然困難重重,可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美國患上

  “政策刺激依賴症”

  美國經濟內生增長十分乏力,經濟依然高度依賴政策刺激。美國今年上半年經濟平均增長率僅3%(調整後不到2.2%),在歷次經濟復甦周期中屬較低水平。在大規模財政及貨幣政策刺激下,美國經濟仍顯疲態。

  三大需求出現不同程度放緩。隨着刺激性政策退出,美國二季度1.6%的GDP增長為三個季度以來的最低季度增長。庫存投資、消費者支出和貿易增長均出現減慢跡象,其中庫存投資的貢獻由一季度的2.64%下降至0.63%;個人消費支出有所減弱,貢獻了1.38個百分點;政府支出貢獻了0.86個百分點;凈出口是拖累GDP走低的最重要因素,對GDP負拉動3.37個百分點,為20年來最差。

  負財富效應依然影響美國家庭消費。美國私人財富縮水十分嚴重。根據美聯儲的資金流量報告,二季度美國家庭和非盈利組織的凈資産下滑了1.5萬億美元至53.5萬億美元,其中家庭財富減少逾1萬億美元。財富縮水嚴重制約消費支出,自2009年四季度以來,美國消費三個季度環比增長分別為0.9%、1.9%和0.6%,均低於GDP增長率,而且從現在的情況看美國家庭負債比率依然沒有止跌企穩跡象。

  金融系統對實體經濟的“輸血”功能沒有完全恢復。美聯儲政策工具中几乎沒有幫助銀行清理壞賬降低違約和核銷率的工具,而財政部的不良資産救助計劃從最初的購買銀行有毒資産改為向銀行直接注資,也未能幫助銀行緩解清償壓力,銀行惜貸嚴重,信貸增量下降,銀行現金在全部資産中的占比從歷史平均的3.2%上升到10%左右,美國消費信貸、工商業貸款、不動産抵押貸款增速均處於歷史最低水平,消費信貸更是連續數個季度下滑,金融系統不能真正“造血”,實現對實體經濟的資源配置功能,這是美國經濟難以自我修復的重要原因。

  “老藥方”是否奏效難以樂觀。金融危機以來,布什政府和奧巴馬政府實施了共計2.2萬億美元的金融救援計劃以及兩屆政府共計9820億美元(布什1680億美元以及奧巴馬814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美國經濟在短暫復甦後再遇增長迷霧,甚至有“二次探底”的風險。9月10日出台的包括企業、中産減稅以及基建的3500億美元的新經濟刺激計劃不及上一輪的一半,政策乘數和政策邊際效用越來越小,而帶來的最大負面影響是財政赤字的進一步擴大。預計,美國2010財年的財政赤字約達1.56萬億美元。從2010年到2020年,總支出將達到44.5萬億美元,比過去10年的24.5萬億美元激增82%,這也讓嚴重依賴政策刺激的美國經濟未來充滿着異乎尋常的不確定性。

  “單引擎”德國

  與“多速”歐洲

  得益於歐元貶值帶動出口,以及中國等新興市場的強勁需求,二季度以來,歐洲成為發達經濟體中升勢最為強勁的地區。然而靚麗數據難掩歐盟內部經濟發展不平衡的現狀,成員國經濟表現參差不齊,兩極分化愈發明顯,正使歐洲經濟一體化遭遇挑戰。歐盟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1.7%,創4年來最大增幅,這其中三分之二的增長來自於德國的貢獻,德國二季度GDP上漲3.7%,這一增長率是自1990年東、西德統一以來的最高水平。

  德國經濟的一枝獨秀無法掩蓋歐洲經濟整體發展愈加分化的不平衡現實。相比之下,同處歐盟核心圈的法國、英國經濟表現不盡如人意,兩國二季度GDP季環比僅分別增長0.6%和1.1%,不及德國的1/3和一半。其他國家的表現則更不盡如人意,PIIGS五國表現極為疲軟,表現最好的意大利也只是小幅增長0.4%,西班牙和葡萄牙僅增長0.2%,表現最弱的希臘萎縮1.5%,萎縮程度較前幾個季度有所擴大,成為歐元區16國第二季度唯一出現經濟負增長的國家。9月份,德國經濟景氣指數創19個月來新低,表明未來德國經濟難現上半年強勁增長態勢。預計,三、四季度德國單引擎驅動將使歐洲經濟戰車愈發艱難前行。

  日本弱經濟

  難抵“強貨幣”

  與歐元大幅貶值不同,日元走出了與其疲弱經濟相背離的走勢。今年4月以來,日元對所有發達國家和主要新興市場貨幣均大幅升值,9月上旬更是逼近1995年5月83.2的峰值。4月至今,日元兌美元已升值10.2%,兌歐元的升值幅度更高達16%,而對亞洲主要新興經濟體貨幣也有升值,其中兌人民幣、韓元、澳元升值均超過10%。

  日元大幅升值對日本出口的負面影響日益凸顯。自今年2月以來,出口已經連續5個月收縮,從底部剛復甦至2005年的水平;而進口二季度則與一季度持平。雖然貿易順差從危機時的底部快速反彈,目前恢復至2008年的水平,但凈出口對GDP的貢獻從一季度的0.7%下降到二季度的0.5%。日元的快速升值對日本經濟可謂是雪上加霜,日本二季度GDP折合成年率增長0.4%,增幅為3個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日元升值導致進口下降不僅使出口依賴型的日本經濟再次步入谷底,也加重了輸入性通縮的壓力。

  日本直接干預匯率並非首次,2004年3月以來,日本政府再次直接干預外匯市場。上一次,日本央行花費了14.8萬億日元,卻未能在2004年底將日元匯率從107拉到102。日元當前幣值飆升是因為:從升值的內在動力看,在過去15年裡,外匯套利交易最受青睞的融資貨幣非日元莫屬。自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日本基準利率就大幅走低,並長期保持在較低水平。投資者以極低的利率借入日元資金,經由外匯市場轉化為其他收益率更高的貨幣或金融産品,賺取利差。然而全球危機後,套利交易的最基本因素——利差逐漸消失,主要貨幣也都紛紛貶值,投資者不得不贖回日元平倉,推高了日元匯率。日本直接干預匯率只會産生短暫的效果,日本恐怕難以擺脫升值壓力,日本正陷入“弱經濟、強貨幣”的尷尬境地。 (作者系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副研究員)

其它國際經濟新聞
人民幣升不夠 奧巴馬K中國 聯合新聞網
十五年來最猛烈本幣升值讓日本政府頭疼 《環球企業家》雜誌
中俄興建千萬噸級煉油項目 深化能源合作 新華網
中俄能源談判代表第六次會晤舉行 新華網
希臘總理:希臘改革已顯成效 不可能破産 經濟觀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