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近觀德意志:死了都要工作的德國人 北京新浪網
2012年09月19日 19:12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文/程嚴 新浪財經駐德國特約觀察員 (微博)

  “死了都要愛,不淋漓盡致不痛快。”流行歌手吼的是對愛情的態度。用到德國人身上,可以完美轉換成“死了都要工作”,因為他們對工作的“感情多深只有這樣才足夠表白”。德國人的工作態度和衍生出的社會文化現象,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德國成為最早從歐洲債務危機乃至全球金融危機中脫身的發達國家。一直都重視勞動的國家,至少不會第一個倒下。

  有人勤奮工作,為的是飯碗和房子;有人天生工作狂,純屬個人喜好;德國人愛工作,因為他們就是個“工作的社會”。德國人結婚生子、買房租房、社會關係無不受到工作文化的影響。

  “勞動實在太酷了”

  在臭名昭著的納粹集中營,其大門上都赫然掛着一句德語標牌:Arbeit macht frei,“勞動帶來自由”。這句話原本是德國語言學家羅倫茨-迪芬巴哈(Lorenz Diefenbach)的一部小說名字,但後來被納粹用作了奴役他國人民的口號。因為這段不光彩的過去,此話在戰後被視為禁忌語言。

  然而,對工作自覺或者不自覺投入的德國人,因為忌諱公開說“勞動帶來自由”,他們便發明出了另外一個短語:Arbeit macht geil,“勞動實在太酷了”。請注意,是太酷了,不是太苦了。

(奧斯威辛集中營門口掛着Arbeit macht frei“勞動帶來自由”的口號。圖片來源:路透社)    奧斯威辛集中營門口掛着Arbeit macht frei“勞動帶來自由”的口號。這句話原本是德國語言學家羅倫茨-迪芬巴哈(Lorenz Diefenbach)的一部小說名字,但後來被納粹用作了奴役他國人民的口號。因為這段不光彩的過去,此話在戰後被視為禁忌語言。(圖片來源:路透社)

  對於很多人來說,工作常常是無聊和煩惱的來源,但德國人卻能將之當成美好的事情。德國社會民主黨SPD曾經在競選的時候,為了讓選民相信他們對就業的重視,奇葩地想出這樣的口號:世界上漂亮的地方多得是,不過最漂亮的還是工作的地方!

  去年9月份,發端於美國的佔領運動也蔓延到德國,歐洲央行所在地的法蘭克福成為歐洲勞苦大衆佔領的主要目標。

  佔領法蘭克福期間,筆者採訪多位德國路人,他們行色匆匆,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參與遊行,很多人都表示,自己要工作,工作更重要,不能因為遊行而請假。繼續追問,“你們不反對銀行家的貪婪嗎?”答曰:“當然不滿意,但我沒時間去遊行。”

  經過長時間的跟蹤觀察,筆者發現佔領人群中多數人為失業者、流浪漢、退休人員、家庭主婦和學生這些閑暇時間較多的群體。佔領委員會組織的兩次聲勢規模最大的遊行,也都是在不工作的周六舉行,為的是吸引更多工作人群參加。

  工作是天職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打份小工、掙份小錢,是天底下普羅大衆工作的普遍目的。

  對於德國人而言,工作不僅是實現美好生活的手段,更是一種天職。著名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一書中分析道,資本主義的興起受到某種新教倫理的影響。其核心思想是“天職”,即在俗世當中,完成個人在其所處職業(Beruf)位置上的工作責任和義務,理性計算、小心謹慎、並追求經濟上的成功。這種以“職業”為生活重心的思想深刻地影響着德國人。

  就連德國人最喜歡的足球,電視解說評論運動員的表現,也是說某某球員努力的工作終於獲得了回報。在德國人看來,足球運動員首先是“職業”的,其次才是球員。他們技術有多巧,就說明他們工作的技能有多好。

  德國人對工作的態度,也反映在就業率上。根據聯邦統計局資料,從1970年到2002年,德國25歲到55歲人口的就業率從72%上升到87%。債務危機這兩年,德國更是創造了就業率歷史新高。

  諸如意大利、希臘、西班牙這些南歐國家,它們得到上天的恩賜,常年有陽光、沙灘、美酒和美食。自然的饋贈讓他們也更懂得享受生活。少日照、缺沙灘、日常只能啃麵包、嚼香腸的德國人顯然不是上帝的寵兒。不受上帝待見的德國人或許只能寄情於工作,才能得到滿足感和自豪感吧。

中德雙語勵志標語。無論是為財,還是為天生的某種職責,中德年輕人都知道要好好工作。(圖片來源:網絡)  中德雙語勵志標語。無論是為財,還是為天生的某種職責,中德年輕人都知道要好好工作。(圖片來源:網絡)

  工作第一 房子第二

  如果說中國是個人情的社會,那麼在德國學者眼中,德國就是個工作的社會。

  為了得到更好更穩定的工作,德國人會做出很多犧牲,比如不停地搬家、推遲結婚、不要孩子、結束已有的社會關係網等等。

  據統計,德國58%的人租房子住。斯蒂芬-施洛克(Stefan Schlocker)是法蘭克福地區Henning地産經紀公司經理,也是德國不動産協會(IVD)中部地區分會的負責人。他告訴筆者,很多德國人尤其是年輕人不買房的原因是,“不願意被房子捆綁住,因為那會束縛找工作的手腳”。

  “留德華”(留在德國的華人)都知道,很多夫婦尤其是年輕夫婦,雙方為了工作,常會選擇分居兩地,當“周末夫妻”,甚至是“月末夫妻”。

  法蘭克福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法蘭克福常住人口是70萬,但是一到白天,城市會多出30多萬人口,這些都是從德國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的來通勤一族。根據《法蘭克福萊茵美茵雜誌》統計,這些人多數是德國個城市的居民,也有遠至美國和中國的國際空中飛人。

  德國人工作第一,房子家庭都能委曲求全。如果說房子是中國人幸福感的最大來源,那麼當德國人得到一個心儀企業無限期的合同,高興地就像撿了只會下蛋的金鷄。有了這樣一份工作,即便他們還沒有房子,也會覺得無限安全。

  德國人當然也會抱怨工作時間長、工資低、待遇差。不過,抱怨歸抱怨,晚上回到家,照樣是洗洗睡,第二天該上班還是上班。實在不開心了,就尋思着到哪裏上班更開心。

  本文來自於新浪財經原創專欄集《全球新聞眼》如需轉載請務必標明文章來源和欄目連結,歡迎媒體洽談落地合作。意見建議請@全球新聞眼2012 (微博)

其它國際經濟新聞
福布斯公佈2012年美國富豪榜 比爾蓋茲蟬聯美首富 澳洲日報
減成本 四大行料掀分行關閉潮 澳洲日報
強調經濟仍需更多刺激 英國央行暗示將出手 澳洲日報
耐克批准80億美元股份回購新方案 北京新浪網
歐豬銀行 近一年存款大逃亡 澳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