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IA15070.18
-105.90
NASDAQ3423.56
-21.81
S&P 5001626.73
-9.63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廣州16家醫院捲入賽諾菲行賄旋渦 南方都市報
2013年08月08日 16:05
轉寄給朋友
列印

  葛蘭素史克案尚未了結,又有跨國藥企在華被爆出涉嫌行賄的猛料。昨日,同為世界製藥巨頭的賽諾菲被爆6年前向中國79家醫院的50 3位醫生,借“研究經費”名義,支付約169萬元的費用。

  賽諾菲方面昨日回應南都記者稱,尚不能確認媒體報導中所指的發生於2007的事宜,公司已啟動相應工作程序進行核實。

  由於被曝光的全國79家醫院中有16家來自廣州,並牽涉到31位醫生,昨日,南都記者還專門就此事聯繫了廣東省衛生廳的相關領導和涉事的部分醫院,不過,對方均未對這一事件置評,稱需要做進一步了解。

  事發“研究經費”

  依照代號為“培根”的爆料人的爆料,舉報材料匯總完成於2007年11月,集中反映了賽諾菲兩種藥物———“安博維”(厄貝沙坦片)、“安博諾”(厄貝沙坦氫氯噻嗪片)的銷售及“回扣”等情況。賽諾菲在2007年曾向北京28家醫院的262位醫生支付了80 .728萬元的“研究經費”,向上海24家醫院的158位醫生支付了62.576萬元。相比於北京和上海高額費用,賽諾菲給到杭州11家醫院的28位醫生的“研究經費”則為12.096萬元,給到廣州1 6家醫院的3 1位醫生總數為13.688萬元。

  舉報材料指,賽諾菲公司支付給醫生們的标準是,每個病例80元。上述四地,賽諾菲公司總計向79家的503位醫生,支付給了169.088萬元的費用。

  此外,由於“安博維”用於原發性高血壓和合併高血壓的2型糖尿病腎病的治療、“安博諾”用於治療原發性高血壓,及治療單用厄貝沙坦或氫氯噻嗪不能有效控制血壓的患者。上述費用多流向了涉事醫院的“心內科”。

  廣州16家醫院捲入

  具體到廣州方面,此番共有廣東省人民醫院、廣東省中醫院、南方醫院、中山大學附屬一院、中山大學附屬二院、中山大學附屬三院、廣州醫學院附一院、廣州醫學院附二院、廣州市第二人民醫院、廣州市紅會醫院、廣州市武警醫院、番禺中醫院、黃埔人民醫院、番禺何賢紀念醫院、廣州白雲區人民醫院及廣州市越秀區第二人民醫院均因此被捲入其中。

  這些被捲入的醫院均為“心內科”實力較強的大醫院。以廣東省人民醫院心內科為例,其這一學科即為廣東省醫學重點學科和“國內外知名的心血管臨床及基礎研究大型專業學科”。早在1990年,該院心內科即被批准為博士學位點,2003年又建立了博士后流動工作站。

  不過,對於自己醫院被捲入賽諾菲涉嫌在華行賄的問題,昨日,多家上述醫院負責媒體事務的科長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均表示尚未獲悉具體情況,醫院需要對事件作進一步了解。

  廣東省衛生廳一位主管醫政的負責人,也以在外開會為由,未對事件做相關置評。

  賽諾菲發聲明“自救”

  有了葛蘭素史克事件的前車之鑒,賽諾菲(中國)投資有限公司昨日第一時間就媒體報導中所稱的有關2007年事宜發了聲明,以圖自救。

  其聲明不但表示公司對於在中國的業務運營充滿信心,還強調,賽諾菲一直秉承正直的價值觀在全球範圍內開展業務。

  “我們在中國,和在全球其他地區一樣,以高标準的道德準則來規範我們的行為,嚴格遵守當地的法律和規章。我們對於任何違背合規準則的行為始終抱以零容忍的態度。”賽諾菲中國區媒體負責人如是指。

  在賽諾菲看來,相關報導中所提及的上市后臨床監測,是藥物發展的重要階段。上市后臨床監測可以有助於我們更進一步了解新藥的治療價值,並給醫生制定合適患者的恰當的個體化治療方案提供有價值的學術信息。上市后臨床監測在全球醫藥行業被普遍採用。

  賽諾菲方面昨日還指,尚不能確認報導中所指的發生於2007的事宜,公司已啟動相應工作程序進行核實。

  R D PA C一位總監昨日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表示,有關媒體對賽諾菲問題的報導還是一個報料,還沒有正式的定論,因此作為在華的跨國製藥協會,他們不便作出評價。

  是研究費還是回扣?

  由於深喉“培根”所爆內容涉及上市后臨床監測,昨日爆出的賽諾菲“研究經費”問題,引發業界熱議。

  “我是飽受屈辱的醫藥代表”這位此前在葛蘭素史克在華行賄事件中極為活躍的醫藥人士就直言非常不認同,“把四期臨床中研究者費用抹黑為行賄”的做法。在其看來,“如此鬧下去,中國醫藥研發會遭受嚴重打擊。”

  一位不願具名的廣州醫生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則指上市后臨床監測尤其必要。據其介紹,一個藥物在上市前的研究通常只涉及幾千例患者的安全性數據,而在上市后的病例會擴大至幾十萬例。這一監測將有助於提高藥物的安全性。

  “在我們看來,80元的費用其實很正常。我們平常幫企業做臨床前的動物實驗,也會有勞務費。另外,應該注意到,賽諾菲給出的費用,是按例計算,而不是按開出的藥物量計算,所以這並不屬於傳統意義上的回購。”這位廣州醫生如是說。

  不過,南都記者也注意到,賽諾菲昨日未就其聲明中所指的“上市后臨床監測”做進一步聲明。在南都記者詢問這一監測是否涉及四期臨床時,賽諾菲方面也未做進一步的說明。

  而據已經公開的資料,“安博維”和“安博諾”在中國上市后,曾在華展開過三個四期臨床試驗,即2003年- 2004年,“厄貝沙坦氫氯噻嗪復方片劑IV期研究:中國患者高血壓治療”;2006年-2008年,“厄貝沙坦在2型糖尿病高血壓伴微量白蛋白尿的研究”;以及2008年-2009年期間完成的“厄貝沙坦氫氯噻嗪復方片劑治療中國中重度原發性高血壓的療效和安全性研究”。

  與之形成對應的是,涉事的多家醫院的心內科專家曾在學術期刊上發布過相關研究報導。而“安博維”則於2007年獲得當時的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2013年升格為食藥監總局)批准,增加了“合併高血壓的2型糖尿病腎病的治療的新適應症”。

  [連結]

  賽諾菲7月曾遭工商造訪

  葛蘭素史克涉嫌在華行賄案曝光后,賽諾菲就已被工商部門盯上。

  依照賽諾菲中國此前的說法,“公司已獲悉瀋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於7月29日曾造訪賽諾菲(中國)瀋陽辦事處。目前尚不明確此次造訪的目的。和在全球其他地區一樣,賽諾菲在中國也同樣以高标準的道德準則來規範我們的行為,嚴格遵守當地的法律和規章。”

  目前,由於全球利潤下滑,賽諾菲正在逐步加大對中國區業績的期望。不過,其暢銷藥物波立維在華也面臨問題。美國司法部今年3月披露的消息顯示,該國FD A正就該公司旗下的重磅藥物波立維展開調查。FD A已經就這一全球第二大暢銷藥做出標籤警示,稱該藥對華裔人群無效率達14%。

  此番被爆出來的“安博維”和“安博諾”則是賽諾菲加注中國基層市場的首推藥物,這兩種藥物在中國早有仿製藥,且與仿製藥之間存在一定差價。

  南都記者 馬建忠 實習生 任詩然

其它企業動態新聞
深能源燃煤電廠被叫停后將在深圳外另選址 南方都市報
安全帶存在隱患 豐田全球召回37萬輛Tacoma皮卡 每日經濟新聞
新西蘭稱三批次産品涉毒 恆天然將獨立調查事件 京華時報
諾西被曝全球再裁員8500人 比例約為17% 第一財經日報
中儲糧職工套取2300萬公款入獄 求監友帶假材料翻供 揚子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