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結構性改革助力全球經濟復甦 需警惕逆全球化風險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9日 16:19   第一財經日報

  結構性改革 助力全球經濟復甦

  記者 徐燕燕

  “世界經濟:穿越不確定性”是本次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開篇話題,來自世界各國的經濟學家從各自的研究領域分析全球經濟的現狀、面臨的挑戰以及對未來的發展提出建議。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成員、辦公廳主任余斌表示,2016年世界黑天鵝事件頻發,2017年世界政治、經濟領域依然存在許多風險點,比如美國政策調整以及地區熱點事件,加上逆全球化思潮抬頭,都對全球經濟走勢帶來不確定性。

  “但是,不確定性不等於偶然性。”他認為,“當前全球政治、經濟領域不確定性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很大程度上是長期結構性失衡的必然結果。要順利穿越不確定性,根本在深化結構性改革。中國政策積極推進結構性改革,世界其他主要經濟體也需要結構性改革。”

  全球經濟復甦處在重要關口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表示,當前全球經濟復甦處在重要關口。經過金融危機后8年的調整,世界經濟出現新曙光。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主要經濟體指標有不同程度改善,G20製造業PMI加權值持續位於擴張區域,大宗商品市場逐步回暖,持續多年的通縮風險有所緩解,國債收益率逆勢上揚,金融市場風險偏好有所提高。當前形勢下,若為了維護一時利益,關起門來搞貿易保護主義,切斷資本、商品和人員流動,尋求自家獨享的安全避風港,將會使世界經濟復甦面臨更大不確定性,而順應全球化發展趨勢,克服全球化負面效應,打造全球化升級版,推動全球化向更加包容、更加公平、更有活力、更可持續的方向發展,將為全球經濟開闢更加光明的未來。

  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保羅·羅預設為,世界普遍採用了房地産開發的模式和思路來創造經濟增長點,現在我們要反思這種模式是否正確。

  “城市大規模開發在不斷進行,但要複製這樣的模式就需要提高警惕,我們有可能面臨一些新的突發的問題。”保羅·羅默稱,新世紀以來,我們的建築規模急劇擴張,几乎要在現有的基礎設施上增加100倍。我們需要眼光長遠,先把基礎打好,不要急於建設。“緊急的問題往往並不重要,而重要的問題也不是一時能夠解決的。”他表示。

  經合組織幕僚長、G20協調人加芙列拉·拉莫斯表示,盡管近年來世界經濟都面臨着嚴峻的挑戰,但挑戰已經超出了預期。經合組織預計,2017年世界經濟的增長速度是3.3%,2018年是3.6%,仍低於危機前的4%的增長率。但是,中國依然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

  她認為,當下全球經濟面臨的主要風險包括,某些經濟展望和資産價格出現了脫節;因為財富的分配不均,反全球化情緒有抬頭的趨勢。跟中國有關的風險是私營部門信貸的過度增長,以及高負債率、高槓桿等。

  不過,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張濤看來,情況或許沒有那麼悲觀。全球經濟復甦的動力在不斷增強。經濟增速回升的展望讓我們看到了積極樂觀的跡象。其中,新興市場國家在過去幾年提供了70%的增長,未來仍將會保持這樣的比例。而美國的一些財政刺激手段已經就緒,歐洲盡管進展緩慢但也在不斷復甦。

  張濤認為,當下較大的挑戰包括金融環境的大幅收緊,尤其是美聯儲加息后的前景令人擔憂。其次是來自政治局勢的發展,或許會阻撓經濟一體化的進程。此外,還要確保全球人民都可以從增長中受益。

  “所以,我們需要考慮增長在經濟和政治方面的影響和后果,我們應該有意願做更多的工作,促進全球發展能夠更包容、更加均衡。”張濤稱。

  他表示,對於發達國家,我們需要刺激需求,也需要解決公司負債過高的問題,幫助它們清理資産負債表。在新興市場,需要它們有穩健的宏觀審慎的監管和金融市場,特別是在中國,中國正在轉向可持續發展的路徑,它的發展如果能夠成功,對中國自己、對世界都是有益的。

  世界銀行前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考希克·巴蘇則認為,“轉折點”一詞可以非常恰當地描述全球經濟的現狀。“世界經濟現在已經進入非常困難的時期,增長在放緩。但是,比放緩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國家的經濟表現有一些分化,這也意味着有一些新的機會。”他認為,如果發達國家關上國門,中國在全球會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中國可以利用這樣的資源大有作為。此外,印度、墨西哥等國家也值得矚目。“這些國家都可以使用勞動力連接技術,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從而能夠在世界面臨的困難中獲得更多的收益。”

  需警惕逆全球化風險

  對於全球經濟而言,美國總統特朗普未來的政策走向的影響至關重要。

  對於特朗普未來的經濟政策走向,美國前貿易代表巴爾舍夫斯基表示,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但是有兩個方面會對其政策構成影響。第一是他在競選中做出的承諾,就是經常在媒體裏講的話。第二是他所在政府裏某些人的觀點。在他看來,特朗普的政策是會更孤立主義、更民族主義、更多靠向保護主義這一側。“我們能知道的是會有調整變化,只是不知道調的幅度和方向到底有多猛。”他稱。

  那麼,特朗普的貿易政策會對全球貿易構成怎樣的影響?

  巴爾舍夫斯基指出,過去幾十年全球化的進程中,隨着GDP的上升印證了全球經濟是從中受益的,包括實現了大規模的減貧。其中受益最多的國家就是美國和中國。美國過去幾十年也一直在努力推動全球化和市場化的開放。但是,目前這個趨勢正在逆轉,因為美國深層次還存在着對全球化的疑慮。

  她稱,在此前一個調查中,加入全球經濟體系對美國是否有利,其中86%的學者認為美國確實從中受益,但49%的公衆答案是否定的,這说明對此問題,民意上已經出現了非常深刻的分裂,也就是保護主義的抬頭。

  這在特朗普公佈的最新政策中可見一斑,包括違背世貿組織協定,要提升關稅、封閉邊境等。“也許這些做法並不會扭轉全球貿易發展的總趨勢,但是我們想看的是這僅僅是一個小幅度的政策調整,還是預期着以后大規模的政策轉型。”巴爾舍夫斯基表示。

  她認為,美國如果脫離這種全球化的進程,風險很高,對中國尤其如此。中美兩國都肩負責任,要保證世界市場的開放,而且也有責任建立一個互利共贏的雙邊關係。這意味着中國需要進一步地進行經濟改革和開放,減少歧視性的措施,這樣才能保證全球化的活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