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美經貿關係: 壓艙石、摩擦點或新起點?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9日 16:25   第一財經日報

  中美經貿關係: 壓艙石、摩擦點或新起點?

  記者 喬依德

  [ 《上海公報》的精神是包容、雙贏,這也正是我們對外政策的着重點,在這一精神的鼓舞下,還是有希望使中美經貿關係成為推動中美經濟關係發展的新的起點的 ]

  戰后,美國的全球經濟戰略是其整個全球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以美國作為主導的、以規則為基礎的、開放式的全球經濟體系。具體表現為布雷頓森林體系所建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以及關稅及貿易總協定,即以后的WTO。

  隨着經濟全球化的推行,美國占世界經濟比重的相對下降,對全球性機構的興趣也在下降,力推地區性合作。特朗普政策更是在最近把這個趨勢推向了極端,即以取得短期實際利益為主導的經濟民族主義,對多邊或全球性的協議和經濟組織不感興趣,甚至於拋棄,傾向於採取單邊行動、進行雙邊貿易談判,或者不顧國際規則,強行推行損人不利己的各種貿易保護主義的做法。

  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在《上海公報》發表45周年之際,我着重講一下經貿關係在中美關係中的作用。

  中美建交的根本動因

  中美建交不僅改變了中美關係,而且改變了全球的地緣政治格局。建交的原因主要是中美雙方對地緣政治的考慮。當時中、美、蘇之間的關係都緊張,中美建交打破了這樣的一個局面:對美方而言,建交使其在對蘇關係中處於主導的地位;對中方而言,建交可以減緩當時來自北方的政治和軍事的壓力,改善周邊環境。以恢復中國在聯合國中的合法席位為標誌,中美建交后中國逐步融入戰后國際新秩序中。

  可以這樣说,中美建交在當時並沒有經濟上的考量,但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中國融入國際大家庭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創造了一個有利的外部環境。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戰略,對外開放主要表現在吸引外資、擴大出口,其中中美經貿關係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美國在當時乃至現在仍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市場,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對中國的投資增加了中國的就業,提升了中國的技術水平,更重要的是為中國的商品進入包括美國市場在內的全球市場打開了大門,從而中國走上了持續幾十年的經濟高速增長時期,特別是在中國加入WTO以后,這一勢頭更是不可阻擋。

  經貿關係成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解體、東歐劇變使得中美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再加上當時國內政治風波,中美關係一度處於不確定的狀態之中。隨后由於中央的冷靜應對,貫徹了小平同志提出的“冷靜觀察,站穩腳跟,沉着應付,韜光養晦,善於守拙,絶不當頭,有所作為”戰略方針,中美關係得以穩定下來,雙方經貿關係有了很大的發展,1979年兩國貿易額為24.51億美元,2016年中美貿易額為5196億美元。這樣的狀態下,雙方經濟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可以说中美經貿關係正在中美關係中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成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和“推進器”。每當中美之間由於中國台灣問題、人權問題等發生摩擦時,經濟上的交叉利益往往使雙方冷靜下來,克服這些困難。但是在過去幾年當中,由於美國提出了“亞洲再平衡”戰略以及東海、南海問題的出現與升級,使中美經貿關係所起到的“壓艙石”作用越來越成為一個問題。“壓艙石”到底能否壓住政治外交的風波和動蕩?

  會不會成為中美關係的摩擦點或

  新起點?

  最近由於特朗普上台,他關於中美關係、中美經貿關係無論是在競選還是當選后所發表的一系列言論以及從他挑選的內閣成員、其他高級官員的人選上都預示着中美關係、中美經貿關係將會出現一個不確定的局面。在習主席與特朗普的電話交談中,特朗普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在這種情況下,中美經貿關係更可能成為一個關注點。中美會不會爆發貿易戰,中美經貿關係會不會成為中美關係的摩擦點或引爆點?對此,我認為要拋棄以往的思維定式,要拋棄一廂情願的想法。當然,我們要化危為機,努力讓中美經貿關係成為中美關係的新起點。這是一個總的態度。

  具體有幾條做法:第一,針對匯率操縱國這一指摘,應該多與對方溝通,指出這一指摘是沒有事實根據的,也是違背常識的。現在人民銀行採取的各種措施是避免人民幣過快地貶值,而不是利用人民幣貶值來取得商品的競爭優勢。我們在匯率問題上要做到三個堅持:堅持把匯率問題和貿易問題分開來;堅持把雙邊談判轉化為多邊協商;堅持在國內進行金融改革和匯率形式機制改革,努力為施行浮動匯率創造條件。例如,在必要時,我們乾脆讓人民幣自由浮動,作為反制手段。

  第二,在貿易方面,要告訴美方,打貿易戰只能帶來兩敗俱傷的后果,會阻礙美國的就業,也無助於其實現“美國優先”的目標。根據某項研究,雖然2015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約占美國商品貿易逆差總額的50%,但如果按增加值計算,中國所占的份額只有16.4%,大部分增加值來自於其他國家和地區。中國是一個“世界工廠”,從事大量加工貿易,即進口中間投入品進行組裝,然后再將産品出口到最終市場。因此,把美國貿易赤字的主要原因歸結於中國是不合理的。同時,我們要准備好應對的手段。針對美國的高關稅,中國可以向美國的敏感行業徵收高關稅,即那些對美國市場或部門有重大的影響,但對中國而言並非關鍵進口或中國相對容易找到替代品的行業。這些行業包括:飛機、種子和水果、紙漿、動物飼料、木製品、皮革、棉花等。同時,我們要加強與美國各個州的經貿關係,在氣氛與時機合適的時候,也可以組織採購團赴美採購商品以減少我們對美國的順差。對於美方正在醞釀的邊境調節稅,我們要加緊研究,可以聯手歐盟等投訴世界貿易組織(WTO)。

  第三,投資方面,要抓住特朗普政府注重就業這樣一個考慮,可以加大在美投資,特別是鼓勵在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中車這樣一個模式是值得推廣的,即在政府合法得到地鐵車廂的訂單以后,在當地設立工廠,進行製造,以完成訂單要求的交付任務。這一模式使雙方都可得利。在這一過程中,我們應要求美方安全審查要透明化、規範化,為中國企業創造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

  第四,以外促內,以內促外。在國內我們也要進一步擴大開放,進一步縮短負面清單,特別是在現金製造業和金融服務業方面允許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外投資者進入。國內各方面的改革還是要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進行推進,特別是當前要給予關注的是産權問題,要做到“兩個堅持”:堅持發展公有經濟,堅持發展非公有經濟。任何過分的拔高公有經濟重要性的言論和做法對發展國內經濟都是不利的,同時對對外投資,包括對美投資也是不利的。

  我們在對外經濟關係中有個很重要的問題,即如何在對外承擔的義務與國內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兩者之間取得一個合理的平衡。我國一方面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另一方面又是一個發展中國家,這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如果對外承擔過多的國際義務,就會損害國內的社會正義和公平,會影響社會的穩定。中國是基本按照發展中國家的條件加入WTO的,布魯金斯學會的貝德最近提出建議:中國在對外經濟方面應該把自己作為一個發達國家,我認為是不能接受的。但是,考慮到外界對中國施加的越來越大的壓力,我們一味地強調自己是發展中國家也是行不通的,應該採取折中的辦法,走中間道路。

  《上海公報》的精神是包容、雙贏,這也正是我們對外政策的着重點,在這一精神的鼓舞下,還是有希望使中美經貿關係成為推動中美經濟關係發展的新的起點的。

  (作者繫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副會長、秘書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