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東芝旗下西屋電氣破産重組 對中國在建核電站無實質影響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29日 22:14   北京新浪網

  東芝旗下西屋電氣啟動破産重組,對中國在建核電站無實質影響

  澎湃新聞記者 楊漾 實習生 熊曉宇 來源:澎湃新聞

  日本東芝公司旗下的核能子公司、美國西屋電氣(Westinghouse)正式啟動破産重組程序。受核電業務巨虧拖累,曾是日本企業界驕傲的東芝(Toshiba),2016年財年虧損額或創下日本國內非金融類企業史上之最。通過對西屋電氣進行破産處理,東芝的資不抵債狀況可能會有所緩解,避免出現接連破産危機。

  當地時間3月29日,西屋電氣在其官網宣佈實施戰略重組。公告稱,美國西屋電氣有限責任公司及某些子公司和隸屬機構當天根據《美國破産法》第11章提出重組公司的主動申請。“由於美國 AP1000核電項目帶來的一些財務及施工挑戰,公司正在努力進行戰略性重組。”

  西屋電氣稱,公司已從第三方貸款方獲得8億美元的債務人持有資産融資(debtor-in-possession financing),在重組期間用於資助和保護其核心業務的運營。

  需要说明的是,不同於《美國破産法》第7章的破産清算,該法案第11章的本意是在法庭的保護之下、於債權人追索之前,給予債務人一定的時間進行債務和經營重組,進入第11章破産保護程序的公司業務照常進行。因此,當一家公司行至山窮水盡之境時,會援引第11章來重組業務,爭取再度贏利。通用汽車破産重組案、柯達破産重組案,都是歷史上利用第11章尋求法律救濟的典型案例。

  2006年,東芝斥資54億美元收購了西屋電氣77%的股權。但在美核電項目建設嚴重拖期超支及2015年的一起高溢價收購,導致了巨額損失。根據東芝3月29日發布的數據,2016財年(截至2017年3月31日)合併業績的最終虧損最高可能達到1.1萬億日元(約合99億美元),超過日立製作所在2008財年創下的7873億日元(約合70億美元)的虧損紀錄。

  因美國核電項目拖期超支陷入巨額虧損

  去年12月,東芝首度披露在美核能業務虧損具體狀況。東芝稱,考慮在2016財政年度財報中就在美核電業務計提1000億日元損失(約合8.5億美元),上述虧損額可能進一步擴大。日媒預計該項減記最高可能達到5000億日元(約合42.6億美元)。但在對西屋電氣進行重新估值之后,東芝於今年2月宣佈,在美核電業務預計出現約7125億日元(約合63億美元)巨虧,前任董事長志賀重范因此引咎辭職。

  上述巨虧,甚至超過了東芝2006年收購西屋電氣時所支付的54億美元。

  百年西屋曾輝煌一時。西屋公司的發展史,几乎是美國傳統電氣工業史的一個縮影。作為全球核電業的鼻祖,時至今日,全球近50%、美國近60%正在運行的商用核電站都是基於西屋的核電技術。

  1886年,火車空氣制動閘的發明者喬治·威斯汀豪斯(George Westinghouse)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創立了西屋電氣。人類第一台交流發電機、第一列交流電動力火車、首個鎢絲燈燈泡、全球首台短波廣播發射機、首台工業用核粒子加速器都出自西屋公司。核動力的應用在1955年被付諸實踐,當時西屋為第一艘核動力潛艇——美國鸚鵡螺號潛艇提供了S2W船用反應堆,此后,更多的核動力潛艇應用了該船用反應堆。

  喬治·威斯汀豪斯本人是交流電系統的瘋狂擁戴者,因此也是愛迪生的畢生“宿敵”。通用電氣公司(GE)及其前身愛迪生電燈公司,可謂是西屋電氣最大的競爭對手。在核電技術領域,兩家公司各有側重。通用電氣公司於20世紀50年代開發研製出沸水堆核電技術,西屋則專注於壓水堆核電技術。1957年,西屋為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座商用核電站提供了世界上首台壓水堆核電機組。上世紀80年代以前,德國、法國、日本等國家所採用的民用核能技術,几乎都來自西屋公司。

  上世紀90年代初起,時任西屋公司高管開始對公司業務大舉調整。1997年,西屋將非核能發電部門出售給西門子公司。兩年后,英國國有核能企業英國核燃料有限公司(BNFL)以11億美元將西屋核能部門收入囊中。2005年6月,英國核燃料有限公司宣佈轉讓西屋電氣股權,通用電氣、紹爾集團、三菱重工和東芝公司等世界能源電氣巨頭競相加入競購戰。最終,東芝以54億美元購得西屋電氣77%的股權。這一價格為英國核燃料有限公司對所售西屋股權最初估值的3倍。

  2015年12月,東芝公司通過西屋電氣以2.29億美元從芝加哥橋樑鋼鐵公司(CB&I)手中收購石偉公司(CB&I/Stone and Webster),后者主要從事核電站建設業務。交易完成后,芝加哥橋樑鋼鐵公司就該交易中的營運資本計算方法控告西屋,雙方對於應由哪一方承擔美國兩座核電項目延誤超支的相關潛在債務也展開了訴訟。此外,西屋作為美國AP1000核電項目的工程總包方,在項目出現工期延誤、費用嚴重超支的情況下承擔了巨額損失。加上福島核電站事故等因素影響,全球核電建設放緩。以上種種,均偏離了當初東芝收購西屋電氣時的預期。

  據共同社披露,包括同時申請適用破産法的持股公司在內,西屋公司的負債總額達98.11億美元。西屋在重整公告中稱,已與美國 AP1000核電項目的業主達成協議,在初步評估期內將繼續推進這些項目的建設。 此外,西屋將持續推進完成中國AP1000項目的建設, 在未來尋求其他潛在的核電項目。債務人持有資産融資將用於資助西屋公司的核心業務,包括支持運行核電站、核燃料和零部件製造、工程,以及核設施退役、去污、補救和廢料管理。

  東芝方面稱,未來將把西屋電氣從合併決算對象中剔除並退出海外核電業務,以重塑財務基礎。有消息稱,東芝希望將西屋股份出售給韓國電力並從美國核電業務中退出。

  對中國AP1000核電項目不會産生實質性影響

  目前,西屋電氣在全球共在建8台AP1000機組,分別是中國的三門1、2號機組,海陽1、2號機組,以及美國的Vogtle、V.CSummer各兩台機組。其中,三門核電站1號機組是中國從美國引進AP1000技術的全球首堆,AP1000項目也是中美兩國最大的能源合作項目。

  西屋電氣破産重組,是否會使中國AP1000項目受到拖累?現在看來不會産生實質性影響。

  綜合國家電力投資集團公司(下稱國家電投)與西屋公司官方消息,3月29日晚間,國家電投董事長、國家核電技術公司(下稱國家核電)董事長王炳華與西屋電氣有限公司臨時總裁兼首席執行官José Emeterio Gutiérrez、亞洲總裁劉信剛召開電話會議,溝通有關西屋在美主動申請公司重組的情況和進展,並對以下事宜達成一致意見:雙方將繼續履行已簽署的核島和技術轉讓合同的責任和義務,並在此基礎上開展和擴展雙方在核電領域的合作;雙方一致同意將繼續把中國AP1000項目作為共同的最優先順序任務,保證三門和海陽項目投入足夠的資源,全力確保儘早實現這兩個依托項目的裝料和商業運行;雙方高層將繼續保持密切的溝通,關注此次重組的進展情況。

  西屋聲明,此次重組不會影響到中國AP1000項目的推進和完成工作。國家電投消息顯示,雙方充分認識到中國AP1000項目的重要意義,將全力確保年內投産目標。

  成立於2007年5月的國家核電,是引進吸收AP1000技術和中國第三代核電技術自主化的實施主體。

  中國核電市場一度被稱作“萬國牌”。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中國先后引進了法國、加拿大、俄羅斯核電技術。多頭引進、多種核電堆型和技術標準並存,所需的工業支撐體系不一致,這給核電技術的標準化、系列化和國産化造成了很大困難。

  2003年,國家核電政策走向清晰,新一屆政府決定將“適度發展核電”調整為“積極發展核電”,啟動一批新的核電項目,並引進世界先進核電技術,統一技術路線。經過三年的技術談判,美國西屋公司AP1000技術在與法國阿海琺公司EPR技術的角逐中勝出,成為中國三代核電的引進對象。

  2009年,中國三代核電AP1000自主化依托項目三門核電與海陽核電工程先后開工建設。由於反應堆冷卻劑屏蔽主泵研製等方面的問題,三門、海陽一期工程出現拖期,相比其原工程節點延誤了3年多。這也影響了后續AP1000項目及中國自主三代核電CAP1400示範工程落地。截至目前,影響AP1000首堆工期的主要問題已經解決。

  西屋的破産重組之所以對中國項目影響不大,主要是因為AP1000在兩國的項目建設模式截然不同。西屋公司此前向包括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內的媒體提供的一份聲明顯示,中國AP1000項目實施是由西屋向中方提供AP1000技術的智慧財產權使用權、工程和採購服務,由中方負責管理項目的建設和施工。事實證明,這對中國、西屋和東芝三方都是富有成效的合作模式。東芝的相關公告將不會影響西屋公司向中國所提供産品和服務的質量。

  重整公告中,西屋公司也強調了在亞洲、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的業務不會受第11章重組申請的影響。由於債務人持有資産融資也將用於支持這些地區,所以該地區的客戶將繼續獲得西屋一如既往的高品質的産品和服務。

  國電投方面表示,本次西屋公司申請重組,對中國AP1000依托項目建設、后續CAP1000批量化建設、CAP1400示範工程建設等三代核電自主化工作不會産生實質性影響。目前,西屋公司派駐浙江三門、山東海陽及上海的管理和技術專家隊伍穩定,狀態良好,AP1000依托項目建設和調試各項工作正在按計劃有序推進。三代核電自主化戰略已經實施十年,在國內核企及裝備製造企業的共同努力下,中國已全面具備了三代核電技術自主研發、設計、設備製造、工程建設及運營管理能力。

  東芝自救

  有分析稱,若東芝的半導體業務能如預期般以1.5萬億日元(約合134億美元)以上的價格出售,東芝就能擺脫資不抵債的狀態,該公司為出售剝離的半導體存儲器業務而舉行的第一輪招標已於3月29日結束。東芝公司社長綱川智在3月29日於東京舉行的記者會上就半導體業務的投標情況稱,對於解決資不抵債狀況“出現了足夠勝任的企業”。

  東芝曾是日本最引以為豪的企業之一。2015年7月,東芝因虛報營業利潤陷入會計醜聞,震驚日本企業界。東芝聘請的第三方調查委員會發布完整報告稱,在截至2014年3月的5年間,東芝虛報利潤1518億日元(約合12.9億美元)。為擺脫困境,東芝推進了一系列重組,比如出售醫療器械子公司和冰箱等白色家電業務。

  但核電業務的大幅減記,給東芝重振旗鼓的前景蒙上陰影。隨着在美核電業務巨虧帶來的財務風險不斷擴大,為求自救,東芝決定出售近年來的核心盈利部門半導體業務以改善財務狀況。此前,已有多家大型電子零部件廠商及投資基金對該部分業務展露興趣,美國硬碟巨頭西部數據(Western Digital Corp.)、韓國半導體巨頭SK海力士(SK Hynix Inc.)、台灣鴻海精密工業公司、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 Inc.),美國貝恩資本(Bain Capital)、美國投資基金銀湖(Silver Lake Partners)等都出現在候選名單上。

  綱川智在談及半導體業務的價值時指出“最少也有2萬億日元,現在也在不斷上升”,並表示在甄選對象企業時也會考慮技術流出問題。日媒稱,日本政府及産業界警惕其落入韓國或中國等亞洲企業之手。日本商工會議所主席三村明夫在東京向記者團稱:“抱有危機感。希望日本的廠商參與投標。”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由於西屋電氣的核電站業務與美國能源政策密切相關,因此日美兩國政府正在關注事態的走向。美國政府出於安全保障上的考慮,還對於東芝半導體存儲器業務的買家顯示出關注。據稱兩國政府將於4月在東京都舉行的日美經濟對話中磋商有關東芝核電以及出售半導體業務的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