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北大醫藥代持案內幕:“李友”一年獲利1.9億元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5月19日 11:26   中國經營報

  北大醫藥代持案內幕:“李友”一年獲利1.9億元

  王迎春

  事情過去兩年有余,但北大醫藥(000788.SZ)的不少投資人仍忘不了2014年11月首個交易日的情景,令人驚恐。

  當天上午的交易與往常無異,股價甚至還有微幅爬升跡象,成交量也無特別之處,並沒什麼大單進出。午后開盤節奏陡變,價格突然從18.85元掉至16.99元,直接跌停。52分鐘后,北大醫藥股票被實施緊急停牌。當天晚間,上市公司發布公告,公佈了事情端倪。一家名為“北京政泉控股”的公司舉報了上市公司股東的關聯方涉嫌股票代持、內幕交易。三個月內,舉報者與被舉報者相互攻伐,自此一幕幕隱匿於抽屜中的資本交易浮出水面。

  舉報者郭文貴,人稱“邪性富豪”,卷巨款出逃國外,身負國際刑警的紅色通緝令。被舉報者核心人物是李友,他曾一手締造方正集團的資本版圖,如今已認罪伏法。

  事實上,雙方互撕之前,曾是親密盟友。2017年5月5日,證監會公佈了四份行政處罸決定書,每一份都與方正集團有關。深度發掘發現,北大醫藥6.71%股份代持關係的背后,是李友與郭文貴之間的一段甜蜜時光。

  鄭州初識

  5月5日,證監會在同一天內公佈四份行政處罸決定書,每一張罸單皆指向方正集團。如此大範圍、有組織且直接牽涉方正核心高層的違規,令方正集團的企業形象大打折扣。此種窘態與這家企業的出身形成鮮明對比。

  31年前,北京大學教授王選建立校辦企業,方正集團基業由此而來。據其官網公佈數據,截至2016年12月31日,這家校辦企業已然成為一個龐然大物,資産規模接近2400億元,員工約有3.5萬名,産業覆蓋IT、醫療、金融、地産、教育五大領域,擁有六家上市公司。

  方正集團成長如此迅速與魏新、李友等人資本運作分不開。李友,重慶人,此前被稱“凱地系”十虎將之一,1992年之前曾在河南省審計廳從事審計工作,后與張海結識,兩人曾共同成立河南心智實業有限公司,並將其發展成凱地系運作的重要平台。

  “凱地系”由張海一手搭建,他曾因爭奪健力寶一事而聞名天下。2001年至2002年短短兩年間,凱地系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先后得手或參股11家上市公司,直至舉牌方正科技(600601.SH)。這一次,張海與方正集團時任董事長魏新兩大高手可謂狹路相逢。兩人的對局,似乎也成為張海命運的重要轉折,短短幾年間,魏新將野蠻人張海的“凱地系”核心團隊分步瓦解,十虎將中的五人先后被方正集團吸收,其中也包括李友。2001年,李友進入方正集團,第一站正是方正科技。直到事發之時,李友已經是方正集團首席執行官。

  就在李友從事河南省審計廳工作的最后一年,李友遇到了郭文貴。當時曾因詐騙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的郭文貴從河南濮陽來到鄭州,並結交了一位60多歲的女港商,在這位被他稱為“好大姐”的幫助下,郭文貴做起了房地産生意,財富之路由此順利鋪展開來,他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大老闆”。

  數年后,鄭州第一高樓——裕達國貿大廈拔地而起,老闆正是郭文貴。此時,李友剛剛離開張海,來到北京進入方正科技。

  親密時光

  有了過往在河南的交往基礎,郭文貴與李友這兩個老熟人經常往來,關係更甚從前。直到今年5月5日,證監會的一紙行政處罸決定書讓兩人的商業聯繫浮出水面。

  為了引入新的戰略投資者,增加股份的流動性,以引進新的資金,2013年6月4日,北大醫藥的關聯股東——北大醫療産業集團有限公司拿出北大醫藥11.75%股權,向社會公開征集受讓方。幾天后,交易達成,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政泉控股”)以每股9.2元共計3.68億元的代價,接過了其中6.71%的股權。

  據證監會調查,銀行提供的來往流水揭出另外的答案。首期30%的保證金11040萬元,有6000萬元來自方正集團,方正集團轉賬給子公司,再把這筆錢分三撥轉至上海與深圳兩地三家公司名下,分別為A公司、B公司、C公司,最后這些錢全都流入鄭州浩天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鄭州浩天)賬上,鄭州浩天最后將這筆錢轉給政泉控股。

  保證金余款5040萬元則由北大資源集團有限公司用銀行票據以背書的方式,轉讓給A公司,由於A公司貼現后,經B公司、C公司轉賬給鄭州浩天,鄭州浩天最后將這筆錢轉賬給政泉控股。70%的尾款則由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向河南的兩家公司借入2.576億元,然后轉賬給政泉控股。

  也就是说,政泉控股獲取北大醫藥6.71%的股份,由方正集團、北大資源集團以及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錢。由此,證監會認定,政泉控股不過是替人代持。

  政泉控股的老闆正是郭文貴,上述代持事件的主導人則是李友,兩人的合作可謂無間。

  終成殘局

  一年之間,對這筆股份的處理頗耐人尋味。6.71%股權對應4000萬股北大醫藥股份。政泉控股先將這筆股權進行質押,融資2億元,其中1.9999億元轉入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賬戶。一年之后,政泉控股對上述一半股權進行解押,解押資金1.05億元則來自成都市華鼎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華鼎”)。事實上成都華鼎的這筆錢又來自向方正集團的借款。

  解押之后,政泉控股迅速出清所有對北大醫藥持股,交易額5.576億元,這筆錢轉入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賬上。

  對北大醫藥的減持正是由李友指揮。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代持操作中,記者比對四份處罸決定書,發現成都華鼎、A公司、C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皆為李友個人。而成都華鼎事實上持有方正集團18%股權,C公司事實上持有方正集團17%的股權,只是這筆股權仍未過戶,留在北大資産經營有限公司名下。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通過複雜的股權轉讓,李友等高管層僅以3.1億元,便掌握了方正集團35%的股權。

  不過,李友似乎並不想讓自己對方正集團的真實持股公之於衆,其以200萬元欠款,為過戶留下一個缺口。

  在與郭文貴的這筆代持交易中,李友動用方正集團的資金如自家錢箱。前一筆保證金中有6000萬元來自方正集團,后一筆解押股票時,1.05億元也是向方正集團伸手。

  “代持的一個目的是為了規避信披,也屬於內幕交易範疇,因關聯股東增持行為相當於控股股東增持。”四川一家上市公司張姓負責人说。

  上述持股交易於2013年9月完成,半年之后,北大醫藥啟動重大資産重組,引入新的資産。在重組預案公佈不到半個月,李友趕緊指揮對這筆股權進行解押、清倉。

  從指揮、佈局到資金調動,僅一年時間,這筆股權交易就帶來1.896億元盈利,即使扣除借款利息與費用,也相當可觀。恐怕李友也未曾想到,他的算盤被郭文貴給踢翻。

  最終郭文貴出逃,李友淪為階下囚,被罸7.5億元,終身市場禁入。郭文貴曾公佈自己的香港電話,記者試着撥打,電話無法接通,另外,記者通過其公佈的微信號與之聯絡採訪,信息溝通是順暢的,但截至記者發稿時並未收到相關問題的回復。

  (注:A公司:上海招強貿易發展有限公司,B公司:上海憶凌貿易發展有限公司,C公司:深圳康隆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