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歡樂頌被吐槽續集魔咒 正午陽光資本狂潮中能否堅持初心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6月19日 14:25   第一財經日報

  三唱《歡樂頌》 內容專業主義也對商業負責

  接檔平均收視率高達3.62%的《人民的名義》,《歡樂頌2》並沒有太大壓力。雖然被吐槽“續集魔咒”,但“良心團隊”初心仍在

  陳漢辭

  盡管《歡樂頌2》在豆瓣上的評分是5.2,但並沒有阻止人們對《歡樂頌3》的期待,畢竟超220億次的全網播放量與破1收視率的雙數據,還是將這部劇推進了今年“現象級作品”的前列。有了這樣的好基礎,《歡樂頌3》的出爐是一種必然。

  “關於《歡樂頌3》,我還無法多说。”近日,《歡樂頌2》製片人、東陽正午陽光影視有限公司(下稱“正午陽光“)董事長侯鴻亮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

  侯鴻亮的坦然面對超乎記者的預期,因為《歡樂頌2》的口碑下降以及諸多爭議已引發了業界質疑,昔日的“良心團隊”在資本的狂潮中還能否堅持他們的初心?

  《歡樂頌2》利益最大化

  接檔平均收視率高達3.62%的《人民的名義》,《歡樂頌2》並沒有太大壓力。

  去年的4月,《歡樂頌》同樣成為市場的爆款,206億次的全網累計播放量以及好口碑引發的也是全民追劇,所以,當觀衆還沒有詮釋完祈廳長“勝天半子”的寒門奮鬥邏輯,就搬着小板凳滿懷期待着“五美”與冥冥中的自我影子出場。

  但是,除了要為演員紮實的演技點贊外,《歡樂頌2》並沒有逃脫“續集魔咒”的命運,像安迪的身體接觸、應勤的處女情結、五美的不接地氣等劇情成為大衆的吐槽點。最大詬病是該劇裏大量的廣告植入。有網友統計過,在《歡樂頌2》中“有名有姓”的廣告植入就超過50家,簡直把《歡樂頌2》演繹為“廣告頌”了。

  “《歡樂頌2》屬於商務合作的企業並沒有這麼多,有相當一部分是屬於提供各種幫助的贊助形式而已。”了解該劇實情的行業人士告訴第一財經。

  根據《歡樂頌2》的招商方案,《歡樂頌2》的廣告分為三大類:綁定人物的品類植入,工作、生活場景的品牌植入,和鑽石級別(限3家)的合作商。如果按照鑽石級別每家800萬元起、白金級別(限5家)每家500萬元計算的話,該劇的商務合作收入雖然沒有傳聞中的幾億元,但至少有數千萬元。

  “《歡樂頌2》是我們在商務合作商方面的一次探索,觀衆提意見是件好事。我們也只有通過不斷的實踐,才會知道哪些是應該拋棄的,哪些是應該完善的,才會找到一套電視劇行業的科學的商業文明體系。不過,單就收入而言,更為重要的還是版權收入。”侯鴻亮表示。

  “除了聯合購買為主流外,完全獨家銷售給視頻網站(不銷售給電視台)也是一種選擇,為了平台利益,好的精品劇單集也能賣到1000萬元。”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當然這樣豪氣的押注並不多見。屬穩扎穩打風格的正午陽光,在部分項目上有所突破,將網絡版權獨家銷售。例如,《外科風雲》就賣給了騰訊視頻。

  “《外科風雲》的獨家我們很早就談了,因為《外科風雲》是新的項目,可能成為黑馬,所以我們當時很早就定了這個項目,無論是價格還是形式,在當時都是一種突破。”騰訊視頻版權合作部總經理、企鵝影視副總裁韓志傑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可是,韓志傑想要談下《歡樂頌2》的獨家版權就難了。雖然對“續集魔咒”有一定心理預期,但各家都希望可以拿到獨家的播放版權。

  “這是正常的過程,為了平台利益好當然是要獨家。”韓志傑表示。

  侯鴻亮也面臨很大壓力,各家有出價,也都是各種人情,但還是選擇用一個平衡和顧及各家的方式:四家視頻網站聯合購買。

  《歡樂頌2》屬於聯合購買,而目前精品劇的版權市場銷售價格只增不減。

  精品劇的單集版權價格早已突破千萬大關。有報導稱《贏天下》和《如懿傳》兩部女強人主題的古裝劇甚至在視頻網站賣到了一集800萬和900萬的高價,加上在東方衛視和江蘇衛視每集300萬的售價,《如懿傳》單集總價高達1500萬,而同樣被湖南衛視收購的《孤芳不自賞》則達到了單集1000萬的天價。

  這樣計算的話,炙手可熱的《歡樂頌2》單是版權收入就接近5億元,加上商務合作收入,製片方總收入不菲。

  沒有對賭協議的加減法

  《歡樂頌2》會是正午陽光近幾年收益最好的項目嗎?

  對此侯鴻亮並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表示,自己在山影集團所運作的項目沒有賠過錢,商業是需要負責的。對於熟悉侯鴻亮團隊的人而言,這句話最簡單的理解就是,體制內尚且如此,體制外自然也不會差。

  2011年,孔笙帶着李雪、孫墨龍兩位導演成立了正午陽光,注冊資金為300萬元,2014年,侯鴻亮辭職,加盟正午陽光,定位是獨立製片公司,目標是用三到五年的時間做品牌化發展。“公司的品牌化,公司不想做上市,但會和上市公司是合作伙伴的關係,我們只專注做內容。”侯鴻亮表示。

  當《琅琊榜》、《僞裝者》、《歡樂頌》相繼登場后,這個五年計劃提前實現,這同樣是讓整個團隊始料未及的。

  正午陽光的高速運轉“停不下來”。侯鴻亮说:“我們連將孔笙隨意起的‘正午陽光’改名為‘得闲’的時間都沒有。”

  正午陽光的金字招牌與穩定又優秀的創作班底,正是資本最渴求的一類企業。

  在各類資本追逐后,2016年初,華人文化基金旗下的蘇州志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為了正午陽光的第一大股東(持有25%股份);幾個月后,正午陽光投資人(股權)又一次變更,該公司的股權上升到35%。

  “與黎瑞剛見了一面后,雙方很快就確定了合作意向。大家算是同類人,就是共同把內容做好。”侯鴻亮表示。

  合作就這樣愉快地決定了。華人文化與正午陽光並未簽署對賭協議,正午陽光的團隊算是沒有束縛。有了資本的加持,可以生産更好的內容,但這並不表示正午陽光可以一成不變地保持初心一年只打磨一兩部戲。

  2016年,正午陽光出品的戲就有五部,從工作量上也不允許“黃金三角”共同打磨一部精品,由此五部劇變成了孔笙以及孔笙的“弟子”分別執導。

  已啟動上市計劃

  衆所周知,藝人經紀收入在影視公司的所占比重並不小,甚至一度成為一些上市公司財報中的中流砥柱。

  而隨正午陽光出品的《琅琊榜》、《僞裝者》、《歡樂頌》身價倍增的藝人多達十幾位,如果有好的團隊運作,對於正午陽光無疑是加分的。

  事實上,《琅琊榜》《歡樂頌》火爆后,相關的影視城、政府合作項目接踵而來,侯鴻亮也曾迷茫過一段時間——正午陽光究竟是做全産業鏈的影業公司,還是專注內容的製作公司?為此,他帶骨幹團隊去好萊塢考察后,最終還是決定聚焦內容生産。

  侯鴻亮曾表示很欣賞HBO(美國家庭影院頻道)的商業邏輯,HBO專注具有品牌效應的原創內容,盡管每年産量不多,但每部劇的製作水準都相當高,吸引大量的用戶持續關注它,其旗下劇目成為全球售賣的超級IP。

  但HBO的成功背后依托的是美國的工業文明:只對付費用戶服務,其70%以上營收是來源於頻道付費訂閲用戶。

  相較於美國的成熟市場,國內的付費頻道則處於“兩頭堵”的困境:一頭是需要承擔高昂的節目製作費用和上星傳輸費、落地費,一頭是面向有線電視用戶的“付費”銷售非常艱難,在高清化播出的大背景下,很多付費頻道難以轉型升級。

  值得欣慰的是,中國視頻會員市場已呈現爆髮式增長趨勢。截至2016年12月,中國視頻有效付費用戶規模已突破7500萬,增速為241%,預計今年的中國視頻付費用戶將超過1億。

  不過,付費用戶何時能夠支撐起內容生産的企業?這還得打個問號。

  以HBO商業邏輯為努力方向的正午陽光勢必行進艱難,在不成熟的市場環境下,內容專業主義者或許連生存都將會是問題,而讓正午陽光去追求規模和資本的主流也未必契合團隊的初心。如此,與華人文化基金的合作算是不錯的選擇,其對正午陽光的投入是長綫的,希望能夠作為合作伙伴,在內容生産行業里長期走下去。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正午陽光的上市計劃已啟動,處於初級階段。這也是正午陽光某種形式的自保,畢竟現在市場發展變化很大,通過上市可以梳理公司的組織等構架,從而變得更強大並保持自身特色。

  至於這樣的抉擇,能否給內容專業主義者的良心團隊加分,那就要看時間的累積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