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談印度稅改:理想很豐滿 現實很骨感?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9月11日 06:48   北京新浪網

  印度稅改: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來源:微信公衆號“廣安路9號議稅廳” 

  孫紅梅 吳穎

  2017年7月1日,印度在全國範圍內啟動GST制度改革。這場號稱“印度1947年建國以來最大一次稅改”已實施兩個月,其稅制設計、徵收管理以及運行效應受到了各方關注,必將對印度經濟社會發展産生深遠影響。

  01

  稅制設計 印度特色

  強勢推出。印度此次稅改醞釀良久。印度是聯邦制國家,由中央、邦和市縣三級政府組成,邦級政府包括29個邦政府和7個中央直轄區。此次稅改前,三級政府各自徵收不同的流轉稅,不僅稅種多,而且稅種設計複雜、不規範,存在重覆征稅、市場分割等問題。印度自2003年起開始討論實施GST改革的可能性,2006年提出改革計劃。在經過十多年的挫折反復和幾番險遭“夭折”之后,莫迪政府終於力排衆議,強勢推出GST改革。

  立法先行。為了掃除推行GST改革的法律障礙,2016年9月8日,印度總統慕克吉簽署了《憲法(第101修正案)》。隨后,陸續通過了中央GST法、綜合GST法、中央直轄區GST法等。2016年9月15日,按照《憲法(第101修正案)》的規定,印度成立了GST委員會,賦予其全方位決策權。

  雙軌設計。由於稅改會涉及中央與地方財權分配,為了獲得各邦支持而盡快推出稅改,印度GST改革並不是由中央在全國範圍內徵收統一的GST以代替各種流轉稅,而是在基本保障邦級政府征稅權和財政收入的前提下,實行一種變通的“雙軌GST”。所謂“雙軌GST”,指對邦內的貨物和勞務供應,由中央政府和邦政府分別徵收中央GST和邦GST,中央直轄區徵收中央直轄區GST。印度GST在全國範圍內針對相同稅目實行統一稅率,主要設有5%、12%、18%和28%四檔稅率。此外,對鑽石、未經加工的寶石以及金、銀等少量項目適用3%或0.25%的低稅率。特定奢侈品和有害商品在適用28%稅率的同時,還需徵收附加稅。出口適用零稅率,即進項稅允許抵扣(退稅)。

  利益補償。由於GST改革將直接影響邦政府的收入,中央政府除臨時開征“補償稅”以外,還建立了GST改革的利益補償機制,因GST改革造成的邦政府收入損失,5年內由中央政府補償。為此,印度專門設立了“GST補償基金”,與補償稅一起作為基金的資金來源。為保障邦政府及時取得補償收入,中央政府每2個月與邦政府進行一次預結算,年度結束后進行最終結算。

  02

  徵收管理 漸行漸改

  信息管稅水平有待提高。印度全民信息化水平偏低,各邦的信息化水平差異較大,短時期內要求實現全國統一的信息化征管,難度很高。印度專門成立了GST網絡服務公司,為了兼具私營部門的靈活性和政府的戰略控制性,聯邦和各邦政府占49%股份,非政府金融機構占51%股份。該公司開發了連接納稅人、聯邦和邦稅務機關、中介機構、銀行和國庫等的信息平台——GSTN系統。推出之初,該系統設計的合理性、穩定性和操作性等方面就受到納稅人和媒體的廣泛質疑。稅改實施以來,GSTN果然狀況不斷。例如,由於系統運行不穩定,納稅人稅號申請審批進展非常緩慢;網站分配稅號混亂,企業申請的稅號數量與網站分配的稅號數量時常出現不匹配的情況;新辦企業稅務登記過程煩瑣;網站無法打開;納稅人收不到確認郵件信息等。此前,由於登錄人數衆多致使GSTN兩天無法正常運轉,印度財政部發表緊急聲明,將GST提交申報和繳稅的截止時間從8月20日延長至8月28日。除申報時間外,一些重要的申報期限也一再推遲。

  服務尚待改進。印度稅務人員的能力和素質是GST改革中確保正確執行稅法、有效組織收入的重要因素。從2016年9月~2017年1月,印度全國海關間接稅研究院(NACIN)負責培訓了來自中央政府和各邦的近5.2萬名間接稅官員。印度在300多種報紙上,用印度語、英語和16種地方語言,刊出了65期廣告。GST推出前夕,廣告投放範圍擴大到700多種報紙。在全國各地近4500個地點,設置了GST幫助點,幫助納稅人履行法定義務。然而,由於改革准備倉促,大量基礎性徵管工作未能到位,給納稅人預留的准備時間太少,外加GSTN系統穩定性不足的問題,印度納稅人遵從成本顯著上升。印度一項調查報告顯示,GST改革運行月余,超過40%的中小企業仍然不清楚GST的征稅機制,有2/3的中小企業仍未安裝申報軟件。

  03

  改革成效 喜中有憂

  效應初顯。作為繼“廢鈔令”之后的莫迪又一大力作,印度GST改革實施兩月以來備受關注,各類效應初步顯現。GST改革后,印度已完成首次納稅申報。今年7月,印度GST稅收收入達到9228.3億盧比(約合人民幣950.5億元)。印度財政部部長傑特利聲稱,這一數字已經超過了預計的9100億盧比(約合人民幣937.8億元),是GST改革的一個良好開端。8月22日,印度金融穩定與發展委員指出,在GST結構性改革和廢鈔令的長期積極影響下,印度宏觀經濟將保持穩定。

  不容樂觀。盡管由於GST改革使印度宏觀經濟態勢總體向好,但部分經濟指標表現不佳。印度製造業和服務業7月的綜合採購經理指數(PMI)遭遇了數年來的首次暴跌,從6月的52.7暴跌至7月的46.0。其中,7月服務業PMI創4年來新低,僅為45.9。稅改實施兩個月來,衆多行業反應強烈,抱怨訴苦者不絶,罷工罷市者衆多,涉及紡織業、工程承包業、電影業、彩票業和糖果業等。同時,出口商普遍反應強烈,形勢不容樂觀。7月,印度出口額為225億美元,出口增速降至8個月來最低點。在GST制度下,適用零稅率的出口商在每個環節都要繳納GST,而只有出口后才能申請退稅,一般需要3個月~12個月才能獲得退稅。這樣,企業需要通過借貸來購進商品、支付稅款、還清利息,以彌補時間差對資金流的影響,這無疑使優惠政策的效用被削弱,反而加重了出口商的負擔,增加企業的生産成本,大大降低出口競爭力。

  長期看好。GST改革對印度的意義不言而喻,簡化了稅制,統一了全國稅率,打通了産品供應鏈條和進項稅抵扣鏈條,消除了跨邦交易中大部分的限制和重覆征稅,有利於減少和防止腐敗和偷漏稅行為,拓寬稅基,形成全國的統一市場,促進了稅收收入增加,投資市場拓展和中期經濟增長。改革完善了進口環節征稅體系,加之出口退稅制度,使得進口環節征管漏洞減少。印度財政部預計,GST改革將促進國內生産總值(GDP)增長約2%,並且有助於提升稅收占GDP的比重。

  作者: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