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周小明:應對美301調查要做兩手准備 打好三張反制牌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9月12日 15:18   21世紀經濟報導

  周小明:應對美“301調查”要做兩手准備打好三張反制牌“以戰止戰”

  特派記者 師琰 倫敦報導

  導讀

  周小明強調,打貿易戰並非好選項,雙方都要付出很大代價。雙方最好都做點妥協,達成協議。但問題是,對方開的價碼過高,承受不了時,怎麼辦?他認為,這次美國發動“301調查”的目標可能不限於削減貿易赤字,是否有更大目標和更深考慮,值得深思。

  “華盛頓不相信眼淚,只信奉實力。”周小明说。

  作為中國常駐日內瓦聯合國代表團前副代表,周小明曾長期工作在對西方貿易談判與合作的前線,深深領教過美國人的談判作風。針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8月18日對中國正式啟動“301調查”一事的前景,他強調“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備”。

  “我們有句成語, 叫‘委屈求全’。但有時候,委屈未必能求全,”他在日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要維護好自己的發展權益,我們就必須以攻為守,主動亮劍,以戰止戰,力戒被動應付,做到有備無患。”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后啟動的首個“301調查”是針對中國有關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和創新的法律或政策是否存在歧視性,以及是否對美國商業造成負擔或限制。“301調查”由美國《1974年貿易法案》“301條款”衍生,是冷戰時代美國應對與別國貿易摩擦的“終極殺器”,自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WTO)正式成立后,美國發動單邊制裁的數量顯著減少。

  中國曆史上曾5次被美國發起“301調查”,兩次是1991年在老布什任上,還有兩次分別是1994年和1996年在柯林頓任上。自1999年至今,僅有三個國家曾被列為調查對象:加拿大、烏克蘭和中國。上一次中國遭遇“301調查”,還是2010年奧巴馬上任次年。

  當時美國政府宣佈接受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請求,對華清潔能源政策措施啟動“301調查”。調查過程中雙方通過談判解決了相關問題,美方未採取相應措施。

  基於過往,對於這次“301調查”,國內不少學界權威都樂觀預計,美國最終向中國揮下貿易制裁大棒將是小概率事件。

  周小明強調,打貿易戰並非好選項,雙方都要付出很大代價。雙方最好都做點妥協,達成協議。但問題是,對方開的價碼過高,承受不了時,怎麼辦?他認為,這次美國發動“301調查”的目標可能不限於削減貿易赤字,是否有更大目標和更深考慮,值得深思。

  “我們有不少媒體在说,貿易戰打起來的概率不高,美國可能虛晃一槍,只是想在談判中提高要價,”周小明说,“這種觀點可能有偏差,我們要警惕美國的真實用意。”

  貿易戰將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21世紀》:自美國對中國發起“301調查”以來,媒體上討論最多的話題,就是中美一旦開打貿易戰,誰會更受傷?按照位於紐約的智庫經濟研究聯合會(Conference Board)最近公佈的研究結論,中美一旦開打貿易戰,中國將是最大輸家,對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的影響較小。你對此怎麼看?

  周小明:中美貿易戰誰能打贏?其實沒有贏家,唯有誰會輸得更多、輸得更慘。發起貿易戰一方是損人害己。問中國能不能打贏這場貿易戰,也是個僞命題。

  經濟研究聯合會的研究報告認為中國損失會更大的主要依據是中美相互出口在各自國民生産總值中所占比重。美國對華出口只占本國國民生産總值0.7%,中國對美出口占中國國民生産總值的3%。這樣看起來,似乎中國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度比美國對中國市場依賴度大得多,因此得出結論。當然,這份報告也提到,滲出效應會比較大。比如,美方有些企業可能會很痛苦,對美國消費者的影響也會立竿見影。

  中國是美國的第三大出口市場,僅次於加拿大和墨西哥。美國對華占到其出口總額的8%。按美方統計,去年美國對華出口達到1159億美元。中國已成為美國不少産品的大市場。

  中國是美國大豆和民航客機的頭號市場。美國60%的大豆和1/4的民航客機出口中國。中國同時還是美國棉花、汽車、半導體的第二大市場,其中棉花占14%,汽車17%,半導體15%。中美一旦打起貿易戰,這些美國産品肯定都要受損。

  其次,如果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産品實行高關稅,美國消費者就成了冤大頭,要為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政策買單。隨着商品價格上升,美國老百姓的生活成本肯定要增加。中美貿易戰也會影響一些美國企業,例如向中國提供中間産品的生産商和中國産品的分銷商。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件夾克衫從中國進口價格是40美元,在美國零售價200美元。這中間大部分利潤都是美國的進口商、批發商和零售商拿走了。如果關稅提高,他們的利潤空間就會面臨嚴重壓縮,或者不得不提高售價。

  除此之外,美智庫這份研究報告的致命缺陷在於,只看到了中美貿易現狀,沒有看到發展趨勢和中國市場的潛力,也忽略了美國占絶對優勢的服務貿易出口及美國在華企業投資收益。

  《21世紀》:你認為這個報告得出結論的依據不全面,那從未來發展趨勢看,中美貿易地位會如何改變?

  周小明:從發展趨勢看,美國市場是一個飽和市場,中國對美出口增長空間有限。在飽和的市場擴大份額,好像虎口拔牙,往往是很困難的。

  中國恰恰相反。它是個高速增長的市場。2011年至2016年間,美國對華出口增速就大大高於中國對美出口增速。

  今后若幹年,中國經濟增長可望保持6-7%。普遍預計,在2030年以前,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的進口也將隨之大大增加。依我看,中國很快就會奪回“世界第一進口大國”這個稱號,而且會遠遠超出美國的進口量。

  中國進口市場在擴大容量的同時,産品結構也在調整,發生重大變化。這種變化和調整,恰恰是對美國有利的。以前,中國進口多的商品主要是燃料、鐵礦砂和中間産品。將來這些東西還會繼續進口,但主要增長點將是高檔消費品、高質量的農副産品和高科技産品這三大類。這正是美國的優勢所在。

  澳大利亞經濟依靠中國市場保持了十多年不間斷的增長。這在發達國家裏屬於絶無僅有。而中國今后進口增長點,恰恰是美國的優勢産業。美國企業在華有很大的競爭力,可以大有作為。

  《21世紀》:你剛才還提到服務貿易出口和對華投資,這份報告裏沒提到服務貿易。

  周小明:這份報告忽略了服務貿易——美國服務貿易出口占全球1/4強,有些年份甚至占到30%以上,是世界上頭號服務貿易出口國。美國的銀行、保險、專業服務、教育、旅遊、建築設計等都有很強的國際競爭力。

  在中美雙邊服務貿易中,中國長期處於逆差。根據我國商務部的數據,去年中國對美服務貿易逆差高達557億美元。(美國對華貿易逆差3000多億美元是指貨物貿易。)

  現代服務業也是中國未來進口的主要增長點。我國第三産業産值目前只占國民生産總值的50%多一點,發達國家都占到70%以上。在現代服務業領域,中國與美國相比差距很大,這也意味着有廣闊的合作空間。

  另外,從投資收益看,2015年美國在華企業獲得利潤高達360億美元。對這些真金白銀,那份報告也忽略不計了。

  從雙邊貿易發展趨勢等綜合來看,中美打起貿易戰,結果可能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至於誰是一千、誰是八百,那就難说了。

  “301調查”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21世紀》:在國際貿易領域,“301調查”曾是美國的“終極殺器”,但最近這些年已經很少動用了,上一次還是2013年對烏克蘭。你怎麼看待這次“301調查”啟動的背景?

  周小明:美國人對“301條款”用得的確是屢試不爽、所向披靡。不管對象是誰,包括德國、日本,往往美國的大棒揮起還沒落下來,對方就妥協了。

  中美打貿易戰,並非好的選擇。雙方都會損失慘重,付出很大代價。較好的辦法是,雙方各自做點妥協,達成協議。但是,我們應該看到,美國這次是有備而來。

  今年初,中美之間搞了個“百日計劃”,已經初見成效,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在中國超市已經能見到美國牛肉,中國還放開了美國大米和天然氣的進口限制,Visa和Master也可以進入中國市場了。

  中美首輪全面經濟對話7月19日結束。對於爭議焦點之一的中國鋼鐵出口問題,中國提出了限産方案,美國商務部長接受了。但他向特朗普總統彙報時,兩次遭到拒絶。

  《21世紀》:從歷史上看,美國對中國幾次啟動“301調查”,最終都達成了談判協議,制裁大棒並沒有真正落下。有不少觀點認為,美國政府這麼做是為了減少貿易赤字,提高在談判桌上的要價,並不會真正走到打貿易戰那一步。你認同嗎?

  周小明:過去幾次“301調查”,雙方都做了妥協,主要是中方妥協。俗話说,“破財消災”,用比較小的代價換取平安,還是值得的。

  有媒體说,美國啟動“301調查”,是為了減少貿易赤字。真是這樣嗎?7月份中美舉行全面經濟對話時,雙方已經同意採取措施減少貿易赤字。

  在我看來,美國搞“301調查”,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迫使中國在貿易上做出更大讓步以外,不排除有更大的目標和更深的考慮。

  特朗普班子裏有一些對華強硬派。已經辭職的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公開说,美國正在與中國打一場事關一切的“經濟戰”,發誓要與中國“一決雌雄”。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則認為,中國政府打造國家龍頭企業,是嚴重扭曲全球市場的行為。在此背景下,美國發動“301調查”的用意就顯得十分耐人尋味。“301調查”是不是煙幕彈呢?

  這次“301調查”把“中國製造2025”當作目標,直指我國創新驅動的發展戰略。在這事關中國發展權益的重大問題上,中方恐難做出讓步。

  要打破美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想法

  《21世紀》:你也認為,最好結果是雙方達成協議,但是,如若達不成協議怎麼辦?

  周小明:一是,用好貿易爭端多邊解決機制,把美國告到世界貿易組織。

  美國對華搞“301調查”,不惜冒破壞全球貿易體系的風險。中美打起貿易戰,殃及池魚,其他國家也會受影響,包括一些美國的盟友。

  美國為什麼啟動“301調查”?首先是心虛,美國對在世貿組織得到自己希望的結果沒有信心。失道寡助,這次美國的行動就沒得到盟友的公開支持。其次是美國的“經濟霸權主義”作崇。世貿組織的規則當初是美國牽頭制訂的。現在美國卻撇開世貿組織,私設公堂。在WTO同美國打官司,我們的勝算比較大。

  二是——而且更主要的是——打好反制牌。以往貿易糾紛談判常常是在人家提出的方案基礎上進行討價還價,有必要跳出這個框框,以攻為守,主動提出我們的要價。

  《21世紀》:能否具體談談該怎麼反制?

  周小明:美國人在談判桌上往往是盛氣凌人的。華盛頓不相信眼淚,只信奉實力。要維護好自己的發展權益,我們就必須主動亮劍,以戰止戰,力戒陷入被動應付的局面。

  對美國,我們不但要曉之以理,更要“曉之以害”:讓美國明白打貿易戰他們需要付多高代價;讓他們意識到,在市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在談判桌上也撈不到,打破他們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幻想,在氣勢上要“平起平坐”。

  為了做到這一點,就要制定反制目標,要挑選對美國殺傷大的産業和産品。這是第一點,要準。第二要狠,要有一定力度,打痛對方。我覺得,我們手頭有不少牌,關鍵在於打好自己的牌。

  《21世紀》:在你看來,有哪些牌在談判中打出最有效?具體怎麼做?

  周小明:主要有三張牌:第一張是未來牌,第二張是服務(貿易)牌,第三張是監管牌。

  未來牌——要鎖定美國對華出口的大宗商品,如飛機、農産品等;同時,緊緊盯住美對華出口潛力大的産業和産品,在中國市場主要增長點上下足功夫。中國市場對美國的重要性,不但體現在眼前,更多體現在未來。

  中國是只績優股,更是只潛力股。誰不持有,誰就吃虧。由於中國市場巨大的潛力和增長性,美國很難承受被拒於中國大門之外的巨大損失。

  服務貿易牌——目前,中國已經是美國很大的市場了。服務貿易出口拓展對美國非常重要。去年美國在全球的服務貿易順差達到2500多億美元。如果在我國服務業的市場準入上,美國不能享受其他國家一樣的待遇,對它來说, 就如骨鯁在喉,空有優勢,無法發揮。

  監管牌——可以參照歐盟的做法,對在華的美國跨國公司進行兩個調查:一是反逃稅調查,二是反壟斷調查,以此來維護中國消費者和中國本土企業的權益。

  這些年,歐盟對蘋果、臉書、星巴克、麥當勞、亞馬遜、英特爾這些美國跨國公司都進行過調查,最近對谷歌開出20億美元的罸單。近日,德法意等國家建議對蘋果這些高科技公司實行“平衡稅”,就是把營業收入,而不是利潤作為征稅基礎,以補償這些公司避稅而給東道國造成的稅收損失。美國跨國公司在中國賺得鉢滿盆滿,反逃稅和反壟斷調查合法、合理,符合國際慣例。

  打貿易戰從來不是個選項。我們不想打貿易戰,希望通過協商解決爭議。但如果有人非要強加在我們頭上,那我們不能束手待斃。有備才能無患。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切切實實打好自己手中的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