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馬雲談“站隊”:私下都是朋友 商業競爭沒有對錯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2月05日 00:56   浙江在綫

  為什麼不參加飯局?馬雲首度對錢報記者笑说原因

  浙江24小時-錢江晚報記者 朱銀玲

  這兩天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挺熱鬧的。有人特地來取經,有人趕來見朋友,也有人關心這些大咖背后紛繁交織的故事。

  馬雲,大概是今年大會躺槍最明顯的一位。有人心疼他啊,丁磊、劉強東組了兩場關注度頗高的飯局,卻都沒有他;好心投入100億做公益,被人懟“太富有”。

  對此,馬雲會怎麼想?關於飯局,是真的沒被邀請,還是沒有赴約?關於那些看似玩笑的挑釁,他怎麼看?

  本報記者在會后對馬雲來了一次近一小時的面對面採訪。他说:“隨便聊,想聊什麼聊什麼。”

  沒穿拖鞋的馬雲

  “啊,來了啊,我還沒換鞋呢。”採訪約在馬雲此次大會期間入住的枕水酒店房間內。眼前的馬雲,穿着襪子站在地板上,愣在大家面前,左手還拎着一雙皮鞋。

  “先休息下,我換雙鞋,皮鞋真的是太不舒服了。”他招呼着。幾分鐘后,穿着布鞋,以及那件綠色的“加拿大鵝”羽絨服出來了。

  “冷不冷?屋裏坐吧。”

  “您這件真的是女裝嗎?”我問。

  “我不知道啊,我看網上说這是女裝,我都不知道。”他一臉懵,瞪大了眼睛,對我攤了攤手。邊上的隨行人員解釋:“馬總從來不買衣服,別人給他什麼,他穿什麼。”

  “坐這兒吧,這裏暖和。”招呼邊上的人坐下后,他靠在椅子上,接過同事給的,上面刻着“阿里體育 風清揚”的保溫杯,頭髮正好曬在陽光裏。

  “再給我幾顆這個吧。”“什麼?”“這個,松子,哈哈。”大概覺得之前的松子味道不錯,馬雲又抬起頭,跟同事要了一盤。就像貪吃的小孩。

  談飯局:聚聚挺好,貼標籤就不好了

  飯局的話題是不可避免的。我也直截了當。

  “確實沒人邀請我,當然,邀請我我也不一定有時間。我也沒去想過參加還是不參加。”他大笑。

  其實,早在前一天,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就告訴我,飯局當晚,馬雲已經在杭州辦公了。“杭州比較近,到了年底,事情也多。還有很多參加大會的朋友想去杭州看看,來的都是客,我得陪他們。”

  “飯局挺好的,大家難得一年聚在一起,我覺得挺好的。”他剝着松子,不緊不慢地说:“菜單呢重要也不重要,跟誰吃飯更不重要,千萬別搞到后來這頓飯被貼上標籤,那就沒意思了。但我覺得他們不是刻意的。”

  飯局對馬雲來说,就是家常便飯。吃,本身並沒有多大意義。

  “但是最重要是大家來了,飯桌上討論什麼,是不是聚在一起分享一些值得業內關注的。比如你想表達什麼信號,收到什麼信號。”

  有人表示心疼他的孤單,他咬了一顆松子,大笑:“一頓飯就能打垮我?開玩笑啊。哈哈哈”

  “多大點事兒啊,就一頓飯嘛。江湖是要講義氣,情意的,不講爭鬥。阿里巴巴今天要是想組一個飯局,不會亞於全世界任何一個飯局。”

  馬雲最喜歡的飯局,與工作無關,唱戲,吹牛,變魔術,天南海北。而在他心裏,烏鎮要留下的,不是一頓飯局,是思想。不能花絮變主菜。

  談公益:公益不是道德高地,也不能拿來攀比

  就像一個傳統節目。每年世界互聯網大會,馬雲都免不了要被劉強東懟。今年的話題是公益。

  劉強東说:“中國人富了,富到什麼程度呢?富到一個月掙一二十億很難受。”這話,是馬雲在前不久結束的世界浙商大會上,對浙商們说的。本意是企業大了,責任大了,壓力也就大了。

  “做公益要高調,做慈善要低調。慈善是給予,公益是喚醒,喚醒更多的人參與。公益跟出錢沒關係,最重要的是各盡所能,有力量多出點,沒力量少出點。”

  此前,馬雲對媒體说了一番話,大意是:“企業有大小,能力有大小。有些企業做一個村挺好,有些大企業说我多做點,都挺好。”“我沒一句暗示,結果變成我們暗示了。我還沒去想過這個事。”

  在馬雲看來,公益不是道德高地,也不能拿來攀比。 “我最煩公益的極端主義者,自己做了點,別人不做就不行了。那就好事變壞事了。”

  “公益最主要是凈化自己的內心。在於喚醒人心,在於自己積極參與,公益不是道德高地,切記站在上面指責別人。大家各盡所能。沒有人有責任必須去做公益,也沒有權利去指責別人不做。做了是熱愛,而不是為了樹立榜樣。”

  他舉例:“如果婚姻裏,對另一半说,我對你是責任,那就不對了,應該是愛。”

  談富裕:中國人能全球買買買多好啊

  有人说,馬雲是首富,也有人说,馬雲跌落首富的位置。總之,一年中,他就在首富——不是首富——首富——不是首富的輿論中徘徊。

  “我肯定不是首富,誰也不想當首富。當首富要走的路是不一樣的,跟今天我做事的風格也不一樣,比如結構、股權都不一樣。而且,當首富多痛苦啊。”说這話時,他把五官都皺到了一起。

  馬雲也窮過,窮到一個月才過了一半,兜裏只剩下3塊錢;窮到一兩年都吃不到一隻鷄。“我一直窮到2004年,那時開始有點現金。我能適應沒錢的日子,不能適應有錢的生活。有人講窮,他們的窮我都感受過。”

  他说,他理解的首富,“富”應該是負責任的“負”,阿里巴巴做到今天這個規模,“公司這麼大,你得負責任。”

  有人说,中國人已經富到可以全球買買買了,卻還有那麼多的貧困人口生活在水生火熱中。

  做為全球買買買的發起者,馬雲有什麼話说?

  “中國人能全球買買買多好啊,如果中國人不能買買買,那麼過去三十年我們在幹嘛?我們的努力就是為了讓我們的后代活得更好。”

  “先富幫后富,我們就是先富幫后富最大的受益者。這也是我近幾年在我的朋友圈裏,企業家朋友群裏講得比較多的。但我並不覺得它是道德高地。比如我們拿出100個億去脫貧,這100億裏,絶大部分是員工自己掏的,這些員工也是先富幫后富的受益者,現在,他們也要去幫助更多的人;第二,我們最主要是行動,是參與,而不在於錢。有些字比較刺耳,結果讓企業家不高興,被捐助的也不高興。“

  “做慈善啊,有的時候也是對別人的一種尊重。把錢分給大家,這是土豪的行為。你能做慈善是你的福報。你要感恩這個時代,有些事情你要盡力而為之。“

  他说,“有些人很有錢卻很窮。金錢富有,沒有思想。真正的富有是內心豐富。信用是最大的財富。”

  談“站隊”:私下都是朋友,商業競爭沒有對錯

  在外界看來,強大的阿里也是孤獨的。

  那些曾經扶持、投資過的有幾家企業,現在看似站在了阿里的對立面。

  對此,馬雲是釋懷的。他把這一切歸為商業競爭的必然結果。

  “那些企業背后都站着誰?”馬雲说,他沒怪過誰。比如滴滴創始人兼CEO程維,還是從阿里出去的,“你問問他,跟我關係怎麼樣。我們私下都是朋友,都很好,都是外面傳的。有競爭肯定就存在外界看來的站隊。其實不是。我跟馬化騰關係也很好,我們經常在一起做公益。因為我們各自代表客戶利益,代表合作伙伴利益,股東利益,企業利益,沒辦法。”

  他说,阿里的戰法可能跟別人不太一樣。有些企業是“統戰思想”做得很好,而阿里是圍棋“共存思想”。

  “我們有我們的生態,我們的生態之強大,中小企業、消費者都是我們的生態。我們沒必要去團結誰跟誰干,那些打法不是我們的風格,但是商業競爭沒有對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290.0508
+58.4600
NASDAQ6775.3659
-72.2204
S&P 5002639.4399
-2.7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