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光耀東方董事長去世引發百億家産爭奪 妻子發起訴訟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16:41   中國經營報

  光耀東方董事長去世 內地“爛尾樓之王”百億家産爭奪戰上演

  郝成

  一天之內,被醫院下達病危通知的李貴斌,卻蹊蹺地“出現”在8家光耀東方系企業的股東會上,且會場分別在北京、聊城、冠縣三地。核心內容,則是將自己名下股權以超低對價轉給弟弟李貴傑。

  知名地産商李貴斌病逝,身后百億資産引發糾紛。《中國經營報》記者核實,其妻子、央視女主播徐珺,已在山東、北京兩地發起諸多訴訟,要求確認多家企業股權變更無效。

  有鑒定指出,在相關企業股權變更材料中,李貴斌“簽名”几乎完全一致,疑似印章而非其本人簽名。另有來自醫院信息證實,李貴斌當時病危,外出開會或簽字的可能性几乎為零。

  無獨有偶,7年前另一場蹊蹺的股權變更中,也有類似手法——一家外商合資企業,被零對價轉給光耀東方系企業。包括北京西站周邊地産在內的幾十億資産,由此轉移。此事在公安經偵部門立案偵查后,查明其中出現假印章。

  兩次事件中,均有李貴傑的身影。而7年前的受損方,除了外企,也有一位女士。截至記者發稿時,光耀東方系相關企業及李貴傑未做回應。

  光耀東方系企業曾大手筆收購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長安街海天廣場等,因此一度被業界稱為“爛尾樓之王”。

  病危中的8次股東會

  在地産圈內,李貴斌曾被媒體稱為“爛尾樓之王”。源於其擔任董事長的光耀東方集團,曾發廣告在全國收購“已歇業或正在運營或拍賣的商場,或在建、停建的商場等”。

  公開信息顯示,李貴斌早年曾在聊城市某銀行支行擔任黨委書記、行長。“2003年4月,山東聊城一個春風沉醉的晚上,李貴斌決定辭去某銀行行長的職務下海,正式接手了名為‘新東方廣場’的爛尾商業項目。”媒體報導稱。

  2005年,李貴斌將光耀東方系企業總部遷往北京,並開始向全國擴展業務。2009年下半年,光耀東方拿下位於北京長安街世紀壇南的海天中心,更名為“光耀東方廣場”。此舉使光耀東方受到業界關注,媒體稱其為地産黑馬。期間,李貴斌的弟弟李貴傑,開始出任部分光耀東方系企業總裁等職務。

  李貴斌與妻子徐珺均為聊城人,倆人育有一兒一女,兒子八歲,女兒兩歲。“典型山東人,疼老婆孩子,但公司的事不會讓老婆參與。”員工稱,大家也都知道徐珺是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

  多名光耀東方系企業員工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近年來,李貴斌希望企業能在美國上市,為此,他常年熬夜辦公,健康狀況急劇惡化。“他以前曾患膽管癌,做過手術,很順利,但后來經常熬夜。”

  2016年末,李貴斌住院,2017年1月28日,醫院下病重通知。2月3日醫院下病危通知。2月13日,李貴斌病逝。

  但蹊蹺的是,記者獲得的大量工商變更材料顯示,就在醫院下達病危通知的2月3日,李貴斌曾“出現”在8家企業的股東會檔案中,會場則分別位於北京、聊城、冠縣三地。

  其中,北京有5家企業在這天召開了股東會:北京光耀東方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耀東方商業公司”)、北京光耀東方航天橋購物中心有限公司、北京光耀東方羊坊店購物中心有限公司、北京光耀東方時代購物廣場有限公司、北京光耀東方建築規劃設計有限公司。

  山東則有3家企業:山東冠縣萬澤商貿有限公司、山東聊城華信恆隆商貿有限公司、山東光耀利民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

  根據變更材料,這8家企業的股東會分別在各自會議室召開,並形成了股東決議、股權轉讓協議。總體而言,即李貴斌將名下股權轉給弟弟李貴傑,除其中一家企業標明對價為1200萬元外,其他均為零對價。

  而變更之前,上述公司股權多數為李貴斌持六成,李貴傑與李某某(李貴斌前妻所生兒子)各持兩成。這場變化看似家族內部股權轉移,但實則對於李貴斌的妻子徐珺而言,則變成了近乎清零的“出局”。

  央視女主播被迫訴訟

  “他們算是典型的山東夫妻,男主外,女主內。李貴斌和圈內人吃飯喝酒,也很少帶徐珺出來,但他很疼愛老婆孩子。”與其相熟的地産商透露,李貴斌極寵愛小兒子和女兒,常拿出手機給朋友看照片、視頻。

  該地産商還透露,李貴斌前妻早年病逝,也因此,每年春節,李貴斌都特意陪前妻所生的兒子李某某一起過。“他去世前,兒女雙全,家庭幸福。有個说法是,他生前對老婆和3個孩子做過安排。”丈夫去世已近一年,徐珺方面至今沒有要到丈夫的遺囑,兩個年幼子女的安排仍然成謎。

  光耀東方集團物業遍佈北京、上海、河北、山東、山西等地。記者粗略統計,僅據光耀東方官網,其旗下大型物業即有22項,其中位於北京9項:光耀東方中心、光耀東方廣場、中電信息大廈、京威世紀建築大廈、新中關大廈、中關村時代廣場、世紀天樂大廈、美博匯大廈、CBD東舍。

  粗略估算,這些物業總價遠在百億之上。而光耀東方系企業中,多以一處物業即對應一個注冊企業,前述在2月3日變更的北京光耀東方商業公司,屬於早期注冊企業,形同集團公司,但也並不統領全部其他物業企業。

  在2月3日“一天三地8個股東會”之后,光耀東方系企業陸續開始股權變化,但變化形式,基本為將李貴斌股權轉至李貴傑名下。

  《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李貴斌最初在301醫院住院,但病逝前幾天,有過一次轉院。知情人透露,期間曾有律師及李貴傑在病房內,要求病床上的李貴斌簽署檔案,但彼時李貴斌連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來,幾次寫錯,以至於旁邊有人提醒他自己的名字該怎麼寫。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法院核實,徐珺方面已在北京、山東兩地發起多個訴訟,要求確認前述股權轉讓無效,且提交的相關鑒定指出,出現在一系列股權變更檔案上的李貴斌“簽名”,系手簽章而非簽字。

  且法院證實,徐珺方面已對部分公司股權申請凍結。但有財經圈人士透露,圈內已有人詢問,是否有人願意購買光耀東方旗下物業。

  而有律師指出,因為股權直接對應資産,盡管對方賣的是公司的物業,但是由於光耀東方集團股權糾紛已經進入訴訟階段,購買此類物業將存在極大的法律風險,此事一經公之於衆,便形成事實上的公告,如果有人還要執意購買涉訴房産,就不屬於構成善意取得第三方,徐珺母子完全可以后續以惡意轉移資産等訴由將之起訴、追回涉訴房産。

  有熟悉李貴斌、徐珺的人士透露,李貴斌去世后,徐珺母子三人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並沒有獲得相應的繼承權。相比於李貴斌生前對家用充足支持,現在母子三人生活几乎陷入困頓,且多次交涉無果,這才導致徐珺被迫發起訴訟,以維護母子權益。

  法院亦證實,多起訴訟發起的時間,是李貴斌病逝半年后的2017年7月。

  海天公司零對價往事

  徐珺之外,一個叫黃芳萍的女士,正在以刑事、訴訟向“光耀東方”索要屬於自己的權益。而所涉及的資産價值近70億元,且在那次“股權轉讓”中,同樣有李貴傑參與,也出現了假公章和零對價。

  黃芳萍系北京海天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天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該公司系中外合作企業,出資方為廣州市萬興經濟發展公司(以下簡稱“廣州萬興”)和隆格蘭(澳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隆格蘭”,系澳大利亞企業),其中,廣州萬興出資5500萬美元,占91.67%,隆格蘭出資500萬美元,占8.33%。

  而海天公司的合作方,則是北京市海淀區商業設施建設經營公司(以下簡稱“海淀商建公司”),該公司系北京市海淀區國資委出資企業。

  海天公司系“海天中心”的項目公司,該項目作為北京第一批對外招商項目,位於北京西站北廣場外,屬於西客站配套工程,建設面積26萬平方米。工程在2005年開始建設,於2008年建成主體。

  項目推進中,隆格蘭與廣州萬興還曾分別借給海天公司1.7億元和8000多萬元。但2008年9月9日,黃芳萍因涉嫌虛報出資被羈押,直到2010年9月9日恢復自由。

  而隆格蘭則在2010年年底,震驚地發現,海天公司的工商資料已經完成變更,成為光耀東方商業公司完全控股企業。轉讓協議則顯示,這次轉讓出價為零。

  隆格蘭隨即了解到,這次轉讓,黃芳萍也不知情。隆格蘭從后期開庭中獲得證據顯示,工商變更在2010年11月21日完成。在此之前,主管中外合作企業審批的北京市商業委員會,在當年9月18日同意了海淀商建公司從海天公司退出,並列明“同意你公司股東就上述變更而於2010年7月28日簽署的合營合同與公司章程修改檔案”。

  在2010年10月1日假日這天,北京商業委員會批准了廣州萬興和隆格蘭將各自擁有的海天公司全部股權轉讓給光耀東方商業公司,並收回海天公司外商投資企業批准證書。但蹊蹺的是,這份檔案並未標明其對應的股權出讓協議是什麼。

  后期訴訟中,北京市商業委員會提供的一份《股權轉讓協議》(以下簡稱“825協議”)顯示,在2010年8月25日,一個叫黃鵬(系廣州萬興總經理、海天公司董事長黃芳萍的哥哥,但並未在海天公司任職)的人,代表隆格蘭、廣州萬興及海天公司,與光耀東方系企業代表簽字。

  該協議標明了海天公司當時所擁有的資産、項目情況等,其中海天中心項目第一期住宅項目已經銷售完畢,但第二期工程寫字樓已經取得預售許可證書,尚未銷售。

  轉讓最核心的第四條“轉讓價款”標明,海天公司所有股權被以零元轉讓給光耀東方商業公司。債權則標明海天公司已經解決完畢和尚未解決的債務總額不得超過20億元。

  6年前刑事案件未了

  此外,一份標明為2010年7月30日簽訂的海天公司董事會決議,成為報送北京商業委員會審批的重要依據,但該檔案被指造假。海天公司只有3個董事:董事黃芳萍彼時被羈押,董事黃標作證沒有這個會議,而隆格蘭招聘來的毛志學,作為董事,其2008年前即已離職。

  “之前,隆格蘭每年都會收到海天公司發來的財務報表及項目進展報告,公司所擁有的實際資産價值,可以計算出來的,就算在當時,整體應該在70億元之上。”隆格蘭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除北京西客站附近的海天項目外,海天公司還通過70%控股北京森潤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森潤公司”),在南皋擁有200畝的地塊,且當時已經辦妥相關證件,並已經建設三分之一面積的別墅。

  2011年,海天公司原董事長黃芳萍,就前述北京市商業委員會的審批問題發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同意股權轉讓的審批。此案中,隆格蘭以第三人身份出庭,由此見到包括轉讓協議在內的多份證據。

  意識到問題嚴重性后,當年9月,隆格蘭派人向北京警方報警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其股權被零價轉讓給光耀東方,警方則以相關人員涉嫌職務侵佔立案。

  2013年,北京二中院曾向海淀經偵支隊詢問案情進展。警方告知,“825協議”經鑒定,其中所蓋的隆格蘭公章為假章。此后,隨着行政訴訟推進,另一份出現在變更后工商資料中的股權轉讓協議現身,這份簽訂於2009年9月26日的協議(以下簡稱“926協議”)顯示,除簽名、蓋章情況與“825協議”一致外,二者在多方面存在明顯區別。

  此外,一系列“授權委託檔案”也被當事方質疑完全造假。隆格蘭認為,大量造假之外,還可以從負債與資産情況比對,發現其中問題:海天公司明顯擁有償還債務的能力,為何會以零元出讓全部股權?

  證據顯示,在2009年簽訂“926協議”后,已經建成的海天中心住宅部分,即被以協議形式,由當時李貴傑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光耀東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代收售房款。該公司再通過借款協議,將錢借給光耀東方商業公司。

  過去6年中,隆格蘭曾數次派人或委託黃芳萍,追問警方偵查進展。黃芳萍稱,大量檔案顯示,李貴傑深度參與此事,且曾出現暴力事件。她還稱,在李貴斌去世前的2016年末,警方曾將黃鵬及光耀東方相關人員喊去問話,刑事案件似乎已有進展。

  目前,最高院已經受理廣州萬興訴北京市商業委員會的行政訴訟的申訴。而《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徐珺方面發起的諸多訴訟中,有一個即將於近日在北京開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