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洋河2018年有大動作?高層希望業績能與五糧液持平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16:50   中國經營報

  洋河的“帝國野心”

  孫吉正

  沉寂許久的洋河在2018年伊始便踏上新的征程。

  1月5日,洋河將以66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4.3億元)收購智利VSPT集團12.5%的股權。后者為智利第二大葡萄酒品牌,也是洋河的葡萄酒供應商。雖然洋河與該公司的合作已經許久,但在2017年不斷傳出洋河有意收購葡萄酒的傳聞背景下,洋河的此次入股逐步顯露出的“野心”,與茅台、五糧液相比似乎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版帝亞吉歐?

  從近年洋河的動作不難看出,它正在試圖構建一個“中國版帝亞吉歐”。

  提起帝亞吉歐,人們不免想起橫跨多個酒類的帝國,早在茅台股價全面崛起之前,帝亞吉歐曾穩坐世界第一酒企的寶座多年。帝亞吉歐的主營業務囊括了西方世界的主流消費酒類,葡萄酒、啤酒、洋酒等都悉數在內,甚至水井坊也已經是其控股子公司之一。其在洋酒界的地位由旗下各類著名的洋酒品牌組成,其中包括尊尼獲加、溫莎(威士忌)、百利(伏特加)等,可以说,帝亞吉歐涉獵了所有的洋酒分類。

  反觀中國的白酒,在類別上也是有着不同的區分,例如飛天茅台屬於醬香型,五普屬於濃香型,在國內一家白酒企業往往關注於某一香型而進行經營,這也几乎成為行業內的慣例。

  但洋河近年來的舉動卻改變了行業內這一固有印象。2016年7月,洋河低調收購了貴州的貴酒,貴酒原為黔春酒,曾是貴州三大麩曲醬香酒企之一。在此之前,洋河先后收購了哈爾濱市賓州釀酒廠、湖北梨花村酒業有限公司、寧鄉汨羅春酒業有限公司。仔細梳理后不難發現,這些酒廠的酒類包括了醬香型、濃香型等主流類型白酒,且這些酒廠的共同特點在於其本身具有相對久遠的歷史且規模不大,洋河在收購中不用拿出大量的資金。同時,記者也了解到,洋河還投入了對諸如芝麻香型等小衆品牌的白酒的研發和論證當中。

  洋河旗下的白酒是以濃香型為主,對於其他白酒類型的收購,業內曾有過諸多質疑的評價。但旗碩物聯諮詢經理苗紅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洋河曾是以收購起家,在江蘇地區收購了雙溝酒等競爭對手后成立蘇酒集團而一飛衝天,但對於上述貴酒等酒廠的收購,並不是單純的消滅競爭對手,“這些酒廠從體量上來看,根本無法與洋河這一巨頭相提並論,對於這些酒廠收購昭示着洋河更大的野心,如果说把對雙溝酒的收購稱為洋河旨在成為做清香型白酒的代表,那麼對於其他類型白酒的涉獵,則不妨稱為洋河對於打造酒類帝國的‘野心’。”

  對於葡萄酒的涉獵也無疑昭示了洋河的“野心”。早在2017年,曾有多方消息稱,洋河與國內多家知名葡萄酒企業接觸,傳言的對象包括中糧旗下的長城葡萄酒和王朝酒業。記者也曾向洋河方面求證,但洋河始終未承認也未否認上述傳聞。但隨着對於VSPT集團的入股,傳聞也得到了印證,洋河確有加碼葡萄酒的意圖,即使並未花落內資企業。

  據了解,智利VSPT集團是洋河旗下的葡萄酒品牌星得斯的第三家合作供應商,也是主要供應商之一,為其打造了星得斯鑽石和珍藏系列,年銷量高達200萬瓶。根據洋河2017年半年報顯示,洋河上半年紅酒業績僅為1.6億元,且同比去年營收略微下滑。

  但隨后也有業內人士曾向記者透露,在預調酒受到追捧的2014年和2015年之際,洋河也有加碼這一酒類的意圖,甚至多方接觸酒廠和論證,但隨着預調酒熱度的曇花一現,洋河也很快終止了這一計劃。“這些事情無疑说明了一個問題,在洋河看來,只要符合其目的,即能夠創造營收空間,洋河並不在乎其是屬於什麼酒類,在啤酒全面漲價之后,洋河去收購和入股啤酒企業都是有可能的。”苗紅说。

  但是,對於“中國帝亞吉歐”頭銜感興趣的,並不止洋河一家。在被聯想收購之后的“河北王”老白干,憑藉著東家的資本力量,對山東等周邊地區的酒企採取了併購,其股東豐聯集團總裁湯捷在豐聯高管群的微信中提到:“通過此次合作,我們會成為上市公司最重要的戰略股東,有望共同成就河北的霸主地位,打造中國的帝亞吉歐。”

  但酒行業專家蔡學飛指出,想擁有“中國帝亞吉歐”的頭銜並不是那麼輕鬆,在茅台萬億市值的環境下,“帝亞吉歐”的頭銜更像是導火索,如果说以老白干的體量喊出這一口號,噱頭的成分可能更多,但當洋河顯露出這一苗頭時,對於茅台、五糧液來说,都會有所警覺的。

  根據歐睿信息諮詢的市場數據統計,在2016年,洋河的終端市場佔有量達到了3.1%,高於茅台和五糧液的2.2%和0.5%。高額的市場佔有量主要得益于洋河的深度分銷策略,通過業務員將渠道盡可能的下沉,完成終端渠道拓展和維護,強化了公司主體與終端零售的直接聯繫,使得洋河對於終端把控能力高於茅台、五糧液。

  “事實證明,洋河的深度分銷模式開始被行業內所認同和學習,茅台在2018年提出的不准一個子公司虧損的目標,很直接的就是要加強系列酒的經營和深度分銷,這也成為未來茅台保持強勢的手段之一;此外,雖然洋河對其他酒類都逐步佈局和規劃,但在消費者認知和産能上,還需要大量時間論證,例如洋河要做醬香型白酒,那麼飛天茅台是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因而‘中國帝亞吉歐’並不是一朝一夕所能達成的。”苗紅说。

  “司馬昭之心”還是“卧薪嘗膽”?

  “先國外后國內,先貿易后資本”曾是洋河對於葡萄酒産業的規劃。洋河對進口葡萄酒調研始於2008年,合作産品始於2013年。在2017年洋河與各大國內葡萄酒品牌謡言紛飛之時,洋河對VSPT的入股也算是印證了洋河對於規劃仍舊是在執行當中。

  在進入2018年之后,茅台漲價18%、五糧液集團24.9億元入股奇瑞凱翼,都吸引了行業足夠的目光,與之相比,市值剛剛突破2000億元的洋河,僅僅4億元的入股確實只能稱得上是一個“小手筆”。

  在2017年五糧液經銷商大會上,五糧液宣佈截止到11月份,五糧液集團的整體營業額約為730億元,而酒類業務約占三分之一,且五糧液提出在2018年,集團業績將超過千億元,那麼換算下來,五糧液在酒類業務的目標至少在350億元。

  如果按照洋河與五糧液前三季度的營收來比較的話,兩者的業績差距約在50億元左右。而在2016年,五糧液與洋河的營收差距在74億元。

  如此看來,洋河的階段目標超越五糧液正在實現的路上。但如果五糧液將2018年酒類營收定在350億元以上,那麼洋河需要將自身營收提高到400億元。即使樂觀地將洋河2017年的業績估值在300億元上下,那麼如果要在2018年超過五糧液,業績壓力仍舊有100億元左右。而根據接近洋河的相關人士透露,洋河的高層是希望在2018年能將業績與五糧液持平。與此同時,在進入2018年之后,洋河反超茅台股價的上漲速度,以超過30%的增長,暫時領跑了白酒板塊。

  與這些高調的數據相比,記者注意到在2017年的中報中,洋河經營活動的現金流減少了20億元,同比降低了69.19%,洋河在財報中給出的解釋為“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減少,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增加”等,但在2017年12月30日的公告中,洋河旗下的子公司入股江蘇星納赫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並共同成立江蘇疌泉新興産業發展基金。根據工商資料顯示,江蘇星納赫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7月份,經營範疇包括投資管理、股權投資、資産管理。

  結合之前洋河的動作以及超過五糧液的目標,洋河似乎已經有着縝密的計劃,“2018年洋河必定會有大的動作,但這些舉動是否能夠達成其‘小目標’,超越五糧液仍舊是一個未知數。”苗紅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